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三卷 第十九章 再见赵元
    张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再次睁开眼睛,张铁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内,身上依旧是一副衣衫褴褛的样子,但因为硬抗下大地骑士愤怒一击带来的伤害,却已经不翼而飞了,他的整个体能,又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体内战气的运转,似乎还更流畅了一些。

    在重新恢复意识之后,想到之前生的一切,张铁都感觉就像在做了一个梦一样。

    一直到现在,张铁都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自己就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要让一个华族的大地骑士来动手将自己击杀,理由既然还是为怀远公清理家门?

    法克!

    山洞外面有光透出,预示着外面已经是白天。

    张铁站了起来,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山洞。

    这个山洞里有石床,石椅,石桌,石碗,就在石床之上,还有一具已经盘膝坐化的白骨,白骨旁边的石桌上上,放着一个莹白的玉盒,不过那个玉盒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

    张铁打量了一下这里,也没有动这里的东西,而是直接走出了山洞。

    一出山洞,映入眼帘的就是脚下一片洁白翻滚的云海和云海中若隐若现的一座座山峰,这个山洞同样也在一座非常高的山峰之上,不过山洞的两边有石头和悬崖凸出来,还有一些松树,这里显得非常的隐蔽,就算是从空中飞过,不贴近这里仔细查看的话,也绝难现这里还有一个山洞。

    眼前的景象壮美脱俗。让张铁的呼吸都不由细了下来。

    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影就站在山洞外面的一片悬崖边上,背着手。安静的看着脚下的那片翻滚流动的云海。

    那个背影,看起来有些瘦小。头已经雪白,但却透出一股孤独却又天地间唯我独尊的强大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再看到这个孤独挺拔的背影,想到黑炎城外阿比安大师庄园地面上出现的那片湖面,张铁却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师傅!”张铁轻轻的叫了一声。

    那个人影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正是张铁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的赵元。

    如果算上张铁在时间之塔渡过的那些年,张铁和赵元。已经几十年没有见面了。

    “哭什么,我都没哭呢!”赵元看着张铁,再次叹了一口气,“想我赵元纵横天下,从来快意恩仇,自诩为星空之下强者的一员,炼魔之名在人魔两族之中也不算是无名之辈,没想到我一辈子收了一个徒弟,那个徒弟每次见到却都被人追杀得像狗一样。总弄得岌岌可危九死一生的,你说是你该哭还是我该哭!”

    赵元这么一说,张铁的脸也有些燥热,仔细想想。从当初被天寒城甄家的杂碎在海岛龙窟下面追杀遇到赵元拜师到现在,的确每次见到或者有可能见到赵元的时候自己混得都不怎么样,黑炎城和阿比安大师拼命的那次是这样。这次更是莫名其妙,如果自己真被人干掉了。恐怕自己到死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想想自己这个师傅霸占着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第一名的位子这么多年,被太夏七大宗门悬赏百城通缉击杀仍然活得这么滋润。毛都不掉一根,自己也真是够窝囊的。

    张铁惭愧得低下了头。

    “好了,没想到这些年没见你,你居然已经晋升骑士,这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外,看来你自己也有一些机遇,只是上次在威夷次大6黑炎城,我感觉我送给你的魂晶碎裂,你的气息也消失,我去找你,却没找到,我当时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赵元半点都不做作,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张铁也很干脆,直接把他和阿比安之间的事情说了出来,连阿比安是影魔的身份和秘密都交代了,除了黑铁之堡,再无任何隐瞒,因为没有黑铁之堡,这件事也稍微让张铁加工了一下,那根噬金蟒的牙齿的来历也往后推了推,不过大致的事情经过却说得很清楚了。

    在阿比安大师留下的一个隐秘之地,他在最后关头用噬金蟒的牙齿干掉了阿比安,让阿比安大师的能量回流,不仅让他在特殊状态中沉睡了几年,而且还把他身体的明点点燃了大把,让他快的进阶,同时也激活了他的幻瞳神脉。

    交代完黑炎城的事情,张铁也把自己在威夷次大6上如何抗击魔族,如何在卡雷山脉的地下遇到时间之塔,如何进阶骑士的过程说了一遍。

    这些经历,让赵元听了都暗暗惊讶,没想到张铁的际遇会如此之奇。

    “你说你获得的那颗噬金蟒的牙齿现在可在?”

    张铁直接从手上戴着的戒指空间之中把那颗噬金蟒的牙齿拿了出来,自此得到这个戒指之后,原本很多放在黑铁之堡内的常用之物,包括一些药剂,武器,还有金银财宝之类的,他都转移到了戒指的这个空间之中,在这种情况下,谁又能想得到张铁狡兔三窟,这个戒指的空间装备,只是他涌来掩人耳目的东西呢。

    赵元抚摸着那根噬金蟒的牙齿,细细的感觉了一下,暗暗点了点头,以炼魔的感知,他自然能够感觉到这颗噬金蟒的牙齿之中一直到这个时候还残留的一些细微的能量回流的痕迹,由此,也印证了张铁说的那些话。

    “这颗成年噬金蟒的牙齿倒是一件奇物,只是这种形态有点浪费了,也罢,这次居然能再遇到你,我就帮你加工一下吧!”赵元说着,身上气机一动,张铁一下子就感觉到元素界中的庞大能量往赵元的身上涌去,这种感觉,有一点像白银秘藏的武器凭空显现的能量反应有一点相似。同时,赵元手上拿着的那颗噬金蟒的牙齿也变得通红起来。开始出红光……

    拿着那颗成年噬金蟒牙齿的赵元的手快的动了起来,那度。即使以张铁的眼力和观察力,也只能勉强看清一点。

    在赵元的动作中,着红光的那颗噬金蟒的牙齿的形状慢慢在改变着,只是几分钟后,赵元停了下来,他的手上,那颗噬金蟒的牙齿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造型狰狞。寒光四溢的三棱匕,赵元重新把这把三棱匕丢给了张铁。

    “这东西,你在骑士阶也能用,比起一般的符文武器来,要强上不少,只要你注入战气,除了白银秘藏和少数特殊装备无法刺穿之外,绝大多数的装备和黑铁骑士级别的大多数护体战气,你都可以刺穿。而且他还有一些能力,可以吞噬转化被你刺穿的生物的少部分气血能量回补于你,让你的体力气血快的恢复,如果是你在绝境之中与敌人战斗。它可以让你坚持得更久!”

    看着手上勉强还能看到一点噬金蟒牙齿影子的这把三棱匕,再听着赵元的话,张铁心中对自己这个师傅。真正的敬畏起来,这种眨眼之间炼形化物。制造装备信手拈来的本领,简直完全出了他的想象。

    “多谢师傅。您真是太牛了!”张铁真心实意的说道。

    听着张铁的夸奖,赵元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这一辈子听别人的夸奖听得太多了,但听自己徒弟的夸奖,可还是第一次,张铁的那个“牛”字,让赵元很受用。

    “为师前些年就离开了威夷次大6回到了太夏,原本为师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前几日突然听到了你在幽州大破通天教的消息,原本我还有些不确定是你,但也抱着一线希望,想到幽州看看是不是你,我到了幽州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你还活着,随后又听说你已经到了瀛洲福海城,说要和瀛洲范家定亲,这才又赶来瀛洲,想见你一面,你来瀛洲不是定亲吗,怎么会被人围攻,连瀛洲的车骑将军都想要动手将你击杀?”

    听到赵元一说,张铁才明白那天晚上坐着飞舟出现最后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那个穿着盔甲的大地骑士,居然是瀛洲的车骑将军,怪不得那么生猛。

    不过这件事,对张铁来说现在也还完全蒙在鼓里,听到赵元问起,他也只能苦笑一下,“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我已经离开了福海城,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没想到却一下子落入到别人的阴谋陷阱之中,差点小命不保!”

    “陷阱?”赵元眼中寒光一闪。

    张铁于是把他到福海城一直到那天晚上遇到赵元之前的所有事情都详细说了一遍。

    “你说那个把你从飞艇上引走的黑衣蒙面骑士后来和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在你面前一下子被从他们身上冒起的黑色火焰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赵元的神色也认真了起来。

    “是的,师傅,我一直到此刻都想不明白,一个黑铁骑士,怎么可能会如此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为了引我上钩,居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那设局的人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大了!”张铁摇了摇头说道。

    “那两个人不是黑铁骑士,他们只是被人操控的傀儡!”赵元看着张铁,语气之中也多了几分凝重。

    “傀儡?”

    “不错!”赵元点了点头,“太夏有一门秘法,叫做血魔灌顶,这种秘法可以让一个十级以上的人,在经过血魔灌顶灌顶之后的短时间内,拥有成为黑铁骑士的力量……”

    ……(未完待续!

    ps:ps:很高兴贴吧的书友们能喜欢老虎的黑铁,大家能因为这本书相识,也是一种缘分,黑铁最初的立意和中心就是着眼在因果两个字上,大家看了这么久的书,我想,也应该知道一点因果的道理,在贴吧贴“内涵图”的朋友,特别是小纯洁兄弟,其目的或许只是出于好玩或者想活跃贴吧的气氛,并无恶意,但这样的行为,于因果上,却是在主动破坏自己的功名气运,自己给自己的未来制造很多障碍,结果会很不好。就如同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走入泥泞之中,老虎忍不住在这里提醒一句。希望以后在贴吧贴图的朋友们,多贴一点健康积极的阳光图,照亮别人,也照亮自己。

    美丽的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一颗,它生长在我们心中,果子成熟了,不用你摘,就自然落下,在你的身上和生活中显现出来……

    因这本书相识的每一个朋友,老虎都希望大家能打开自己的智慧和觉知,能有一个美满幸福的人生,老虎希望大家心中的那颗小树,永远落下的,都是能让大家变得更好的,甘甜美丽的果实!

    周末了,以这段话,送给喜欢这本书的每一个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