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章 福祸相依(两章合一)
    血魔灌顶**?只是一个只听名字就可以让人感觉到这种秘法的诡异和恐怖的秘传……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张铁心中一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瞬间清晰了许多。∮頂∮点∮小∮说,

    “在经过血魔灌顶**的灌顶之后,一个十级以上的人,在短时间内,都可以爆发出黑铁骑士的战力,而且整个人的神魂心智都会为人所夺,完全就是一个高级的血肉傀儡,而根据被灌顶的人的等级能力还有灌顶人的等级能力的不同,这种秘法同样有高下之别,我见过最厉害的血魔灌顶**,可以让一个接受血魔灌顶**灌顶的战灵在一周之内保持在接近半步大地骑士的战力水准之上,在施展血魔灌顶**的人放弃控制他所控制的骑士傀儡的时候,就会出现你刚刚所说的情景,那个人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就会被从体内升腾起的黑色火焰化的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

    听到这里,张铁就像抓住了一点什么,“在太夏谁能施展这种秘法?”

    “血魔灌顶**最初是太夏血魂寺的绝顶秘传,60年前,太夏血魂寺因为犯忌,被太夏七大宗门联手剿灭,现在已经销声匿迹,在剿灭血魂寺之后,太夏七大宗门都缴获了不少血魂寺的秘藏和秘籍,血魔灌顶**已经外流,有可能已经为太夏七大宗门所获,同时血魂寺中也有不少漏网之鱼在当初逃过一劫隐藏起来,所以现在太夏能施展血魔灌顶**的人,可能来自太夏的七大宗门。也有可能来自血魂寺,更有可能来自获得血魔灌顶**修炼秘籍的其他人!”

    血魂寺。没想到自己又接触到这个名字,张铁微微恍惚了一下。他现在所掌握的摄魂禁断大术,就是来自血魂寺,他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再次听到血魂寺的名字。

    血魔灌顶**也来自血魂寺,而血魂寺能被太夏七大宗门联手剿灭,这也从侧面说明血魂寺当初在太夏有多么牛逼,普通的宗门,也用不着七大宗门同时出手应对,只是血魂寺的秘法从自己接触到的看来,若是用来作恶。实在危害巨大,这也难怪血魂寺会犯忌。

    摄魂禁断大术可以流到威夷次大陆的三眼会家族的手上,那么,血魂寺的其他秘法的流传就更难说清了。

    张铁想了想,“那就是说我不可能通过血魔灌顶**找到什么线索啰?”

    “线索是有的,但那线索就是告诉你也没有用!”

    “为什么?”张铁奇怪的问道。

    “血魔灌顶**能让一个十级以上的战士在短时间内拥有骑士的战力,这战力可不是白来的,施展一次血魔灌顶**对施展者同样有着不小的损耗,所以。能施展血魔灌顶**的最低要求,都是脉轮三转以上的幻影骑士,以你现在的能力,一个脉轮三转的幻影骑士要击杀你。实在易如反掌!你们整个怀远堂现在最强的战力也不过是二转的大地骑士,你们拿什么和三转的骑士去斗?”赵元看着张铁,“而且这个陷阱。布置得天衣无缝,那个假装你的血肉傀儡。在福海城一定是做了人神共愤之事被人发现才被人追到荒野,而在荒野之中。那两个血肉傀儡一消失,证明你无罪的证据就此湮灭,追击你的人就到了,所以那个人不是你也变成你了,你根本无从辩驳,更何况后来你还在几个人面前当场击杀了秦五,这一下,更是坐实了你的罪名,让你再无洗脱的可能。若是以前那个人还不敢光明正大的杀你,但你现在只要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瞬间就将你击杀,不要说你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你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你现在的情况,只能离那个人越远越好。”

    张铁沉默了下来,整个人也瞬间冷静了下来,“自己”在福海城究竟做了什么事呢?秦五临死之前的那一声大吼让他猜到了一点,秦家的那个少爷,估计已经被“自己”干掉了,但如果只是这么一件事的话,瀛洲车骑将军要击杀自己的时候说的那一番话又是什么意思,自己和吞党的恩怨天下皆知,怀远公和吞党的恩怨也天下皆知,吞党坏了自己的婚约,自己击杀吞党中人,可以说是鲁莽,可以说是疯狂和目无法纪,但绝不可能让怀远公蒙羞,所以,除了击杀吞党中人之外,“自己”在福海城一定还做了别的什么事才会让其他人如此的愤怒……

    不知道为什么,范籍正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张铁的心中晃了一下,让张铁一下子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心中瞬间冰冷……

    范府退婚,自己颜面受损,要是自己在范府做出一些什么事,那么,所有人都可以理解成自己恼羞成怒的报复……

    除了范府之外,自己再干掉几个道德社的人,然后被人发现,追出幽州,在野外遇见,一场大战,秦五还“莫名其妙”死在自己手上……

    恐怕现在自己已经上了太夏廷尉府的通缉名单了!

    这样的陷阱,环环相扣,丝丝相连,任何一个环节都合情合理,顺理成章,没有留下任何把柄——毒,真毒,毒辣到了极点!恐怕是自己刚刚离开幽州,这边已经在布置了……

    这个陷阱不光是要自己死,还要把自己君子的光环彻底泼污,同时还让怀远堂在瀛洲站在范家和秦家这样的豪门对立面,打击怀远堂,这是一石三鸟之计,如果设计这个陷阱的人是魔族的通天教,那么,这个计策就是一石四鸟,因为他还让太夏的豪门家族内耗起来……

    是谁在背后布置的?

    吞党还是魔族?甚或是想要同时打击自己和吞党的其他人……

    吞党可以演苦肉计,魔族是报复和搅动太夏内乱,其他的人和势力则有可能包藏着其他的祸心

    秦五是一个线索。但秦五只是秦家的一个供奉长老,一个秦家这种豪门聘请到的高级护院。更是背后之人布置的必要之时就可以随意牺牲的高级棋子,从秦五的身上。也不可能发现太多的东西。但能让一个黑铁骑士心甘情愿的死去,这背后之人的手段,更加让人心寒。

    秦五之死,让他的罪名一下子彻底盖棺定论,再难翻动。

    这一下,张铁才明白什么叫做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天下之大,对他来说,却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喊冤的地方。

    这是绝杀!

    突然想到什么。张铁打了一个激灵,“师傅,我这次睡了几天?”

    “两天!”赵元说道,“比我预想的要快很多!”

    听到自己已经睡了两天,张铁当着赵元的面就拿出自己与老哥的遥感水晶,开始联系。

    赵元也知道张铁在干什么,不说话,就在一旁默默的等着。

    只是瞬间,遥感水晶那边就传来了老哥的回应。双方用秘号很快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张阳:你还好吗?家里人很担心你。

    张铁:我很好,没事,老妈怎么样?

    张阳:老妈很担心你,家里人都不相信你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家人的信任让张铁心中温暖了起来。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和老哥联系……

    张铁:事情太复杂,我被人陷害了。一句话说不清,你先安慰一下老妈。告诉老妈和老爸我没事,毛都没掉一根。让他们不用担心,特别是老妈,这段时间她的心疾刚刚有所好转,千万别让老妈再犯病。

    这也是张铁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自己无论遭受什么样的委屈陷害,张铁都不担心,他最担心的是家里的老妈知道他在外面的情况弄得旧病复发。

    张阳:我知道!

    张铁:琳达她们呢?

    张阳:琳达她们也很好,她们肚子里的孩子也都两个月了。

    在张铁来瀛洲之前,张铁屋里的五个女人,琳达连上爱梅和爱雪两姐妹,也都各自怀上了张铁的孩子,张铁又完成了一次播种,为让老妈当上张家幼儿园的园长向前又走了一步。

    张铁:那天我离开福海城后,福海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边沉默了两秒钟……

    张阳:他们说你心高气傲,因为范家退婚之事大受刺激,在那天晚上入魔了,迷失心智心怀愤恨,在福海城中灭杀了范籍正满门,还将范籍正的女儿奸杀,范籍正想要阻止你,左胸心脏位置却被你的战气击穿,但因为他的心脏长在右边,所以侥幸活下来,范籍正说是亲眼看到是你做的事情,他是指正你的第一个人证。在你离开范府之后,你又到了福海城的一处私人会馆之内,将在会馆内聚集的福海城道德社的一干骨干成员,包括社魁杨玉山和瀛洲秦家少爷在内的37人全部杀死,手段残忍,秦家的供奉长老秦五和当时在福海城中的两名骑士追你追出福海城,在荒野之中,当着瀛洲车骑将军的面,秦五也被你击杀,随后你被瀛洲车骑将军冯岳轮击伤之后用计逃脱,现在太夏廷尉府已经在下令通缉你,格杀勿论,瀛洲秦家,范家等众多家族悬赏3亿多金币和一座城池要你的人头,穆元长老来过家里一趟,说轩辕之丘的廷尉府已经派专员来幽州调查这件事,马上就到幽州,家族之中与我这里能与你联系的遥感水晶按要求要统统上缴,以后不能再与你私下联系,否则就犯下包庇之罪,要我做好准备。

    张阳的这一段信息内容很大,张铁足足用了两分钟才把里面的内容消化完,事情比他料想得还要糟糕,用入魔砸了他的君子招牌,无论是人证,苦主,物证,罪行已经全部齐全了,担任过幽州廷尉的张铁多少知道一点太夏廷尉府的规矩,能让太夏廷尉府下令通缉,格杀勿论,那么就是说这件事在太夏已经是证据确凿的铁案,影响恶劣无比,再难翻转。

    张铁的心中苦涩起来,没想到。范家退婚的事情居然会成为别人诬陷自己入魔的突破口,也是整个陷阱的开端。布局之人心思太恐怖了……

    张铁:我离开福海城后,有人假装成我的样子在福海城行凶之后又把我从飞艇上引到野外与从福海城中追击出来的骑士碰上。秦家的秦五有问题,在冯岳轮到来之时,他故意死在我的手中,让我再难洗刷罪名,百口莫辩,这件事水太深,布局想要杀我的人实力太强,整个怀远堂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无论如何,老哥。你告诉老妈和琳达她们,事情不是我做的,同时,我也有自保的手段,无论如何不会死。

    张阳:好的,我也会把你的话转告给穆元长老,让怀远堂知道你是受人诬陷,你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金乌商团在太夏有很多分部,那些分部的资源我现在都能调动。

    张铁:不需要。我会照顾好自己,为了避免麻烦,这是我用这个遥感水晶与老哥你最后一次联系。

    张阳:你多保重!无论如何,要活下去!

    张铁:我会的。巴利他们以后就要老哥你多照顾了。

    张阳:好!

    自始至终,为了怕自己无意中泄露张铁的消息和行踪,张阳都忍住没问张铁现在身在何处。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与老哥联系完之后,张铁就把手上的遥感水晶搓成粉碎。

    张铁又与怀远堂联系。

    那边传来两条消息。都很简短,第一条消息——廷尉府有高手到幽州。不要回幽州!

    第二条消息更是只有三个字——多保重!

    看来,连怀远堂都认为这件事是他做的了。

    看了看手上那个怀远堂的长老戒指,张铁脱下,想了想,直接丢到了戒指上的储物空间内。

    张铁第三个,联系的是金权道的管奚逸大掌柜,这是他作为暗金大掌柜的联络人。

    ——对于你在幽州遭遇吞党打压和范家退婚之事,我深感惋惜,但对你报复福海城道德社和范家的手段,金权道实难认同,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金权道无法接纳一个被太夏廷尉府下令通缉格杀的人,这是我们的底线,因此,你的暗金大掌柜的身份,也就到此结束。不过恪于道义与我们合作的契约,关于你彼得汉普雷斯的身份金权道不会以任何方式泄露给廷尉府或者任何人,我们不会为要通缉你和要找你报仇的人提供任何协助,同样,我们也无法对你提供协助,请理解。

    看完这份措辞礼貌而客气的回应,张铁也感觉到了里面的那份疏远的味道。

    张铁给管奚逸大掌柜回信——不要让唐德牵扯到这件事中,同时帮我转告他一句,福海城中的事情,不是我干的,我人肉沙包都做过了,泡妞被打击是经常的事情,退婚这种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他在黑炎城教给我变装的那一招,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有的人甚至有更高级的手段。

    在这种时候,张铁无须向金权道解释什么,这是他做人的尊严,但唐德是他人生的启蒙老师,教会了他很多东西,更是他的朋友和半个兄弟,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他让管奚逸给唐德带一句话,他不想这个家伙对他失望,把他看成丧心病狂的人,至于其他的人,信也好,不信也好,其实无所谓了。

    管奚逸大掌柜那边沉默了几秒钟——我会转告唐德,不过唐德已经申请在幽州金乌城建好的时候,要到金乌城做金鹏银行的经理。

    ……

    这个家伙……

    张铁苦笑了一下,随后也把和金权道联系的遥感水晶戒指从手指上摘下,捏碎了里面的遥感水晶……

    ……

    “体会到了吗?”等张铁联系完一圈,赵元才悠悠的开口。

    张铁楞了一下,“师傅你说体会什么?”

    “除了实力,世界之大,谁能常伴你左右?”赵元悠悠开口……

    赵元一说,张铁的确体会到了,这种时候,无论是家族还是组织,都无法再依靠,能让自己再关键时刻保命的,除了自身的实力,再无其他。

    不过这件事,让张铁心中唯一感到安慰的就是。无论自己是否被人诬陷,是否做了这件事。都没有影响牵连到家人,这就是自己成为骑士的好处与《太夏律》在太夏铸起的法律底线——掌控世间武力和权力的骑士犯事若会牵连无辜家人。骑士们恐怕早就要造反了。

    体味了一下赵元话中的意思,张铁开口问道,“师傅你是要我现在跟你学炼金之术,好增加自己的实力?”

    “你若学炼金之术,以你的资质,为师为你灌顶之后,你苦心孤诣30年可入门,再用功30年,炼金之术可略有小成。但你现在已经是骑士,一身恩仇,你还有耐心静得下心来从头学起炼金术,为的就是在60年后能略有小成吗?”赵元大有深意的看着张铁。

    张铁沉默。

    是啊,自己现在难道真的能拿出60年的时间来修炼炼金术,为的就是要有小成吗?更关键的是,别人会给自己60年的时间吗?

    年少时的梦想,有时在现实面前,却会如此的无力。令人叹息。

    自己梦想成为炼金师,现实却不允许,阴差阳错的,自己却成为了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驭兽师。符文炼器师……

    看到张铁沉默,赵元突然大有深意的问道,“你知道为师为什么叫炼魔吗?”

    “那是说师傅炼金之术强大无比。又快意恩仇,令人敬畏!”

    赵元摇了摇头。“你说到了一点,但这确不是最关键的。何为魔,自然要以非常本领行非常之事,能以血盆大口吞噬天下才能叫魔,人族炼金师何止千百,能以魔字为号者,天地下独我一人而已!”

    “那是指师傅实力强大无比,远超同济?”

    “为师再强大,也不过是四转的苍穹骑士而已,可以算强者,但绝非无比,师傅的对头们也不必师傅要差,这天下的苍穹骑士又何止为师一人!”赵元再次摇摇头。

    “那师傅为何叫炼魔?”张铁抓了抓头问道。

    “炼金,炼金,金石生于天地,可炼,人族生于天地,可炼,魔族生于天地,可炼,世间有形万物,不过一团能量,能量无生无死,无人相,无魔相,无金石相,世间无物不可炼,炼尽天下,无有人魔金石之别,方为魔!”赵元的语气充满了睥睨天下的霸气,让张铁都未之震慑。

    “炼尽天下!”张铁喃喃自语,“何为炼尽天下!”

    “所谓炼尽天下,就是在为师眼中,所谓的骑士,也不过是一根会行走的元素水晶而已,遇到不顺眼的,无论人族魔族,他们的命运,也就是成为为师凝聚脉轮突破境界的消耗品……”赵元说着话,一直点在张铁眉心之间,一些玄奥之极的信息一下子就涌入到张铁的大脑之中,再也不会忘掉……

    那些信息,是一部秘法,一部除了炼金之术外,让赵元纵横天下令人畏惧的秘法。

    秘法只有“相貌”,没有文字,因为文字苍白无力,多有失真,所以顶级的秘法,在开口即是伪,留字既失真的情况下,都不立文字,只能心传,意会,神悟。

    秘法的名字,叫做《炼狱轮回》……

    秘法最后凝聚出的“相貌”——是一只张开黑洞一样的巨口,吞噬天地的奇异神兽。

    “君子入魔则断圣路,若踏圣路,则入魔之说不攻自破,万神临身,千祥云集,这个世间,除了实力,谁能证你清白,除了搏杀,谁能带你踏入圣途,不再炼狱中轮回,如何吞噬天地,脚踏九霄……”赵元说着,只是一步,就跨入到了眼前的茫茫云海之中,只有声音在张铁的耳边回荡,“能把《炼狱轮回》秘法传你,在世间留下一点薪火,我之心愿了却大半,将来你若能脉轮四转,可把与你为敌之人追杀得像狗,就算站在廷尉府门口撒尿,别人也当看不见你的时候,你可到地元界的诸神之域找我……此地是青州东部的连云山,往东就是瀛洲,距离福海城3万8000多公里,平时人迹罕至,我也是以前来这里时偶然才发现这里有一个骑士坐化的洞府,洞府玉盒之中,有一部《烛龙经》,是坐化的骑士留下的,留待有缘,《烛龙经》是侯爵级的修炼经典,也算珍贵,但对我无用,里面的战技倒有点意思,你随意处置吧,乘此机会,你在此地可安心感悟《炼狱轮回》几日,山下多险途,骑士者,人中之龙,龙者,大可吞吐天地,行云布雨,威临万方,小可纳芥藏形,游于溪水,与鱼虾共戏,和光而同尘……”

    耳边余音袅袅,那个孤寂绝傲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消失在张铁的眼前……

    ……

    张铁就站在悬崖边,看着山下的云海,不言不动,一站就是三日……

    三日后,张铁身体动了动,发出一阵爆响,周围的云气都围绕着张铁的身体像脉轮一样的转动了起来。

    片刻之后,云气消散,张铁睁开眼睛,眼中神光灿灿。

    张铁重新返回洞中,走到洞中的石桌面前,把石桌上的玉盒拿起,吹了吹玉盒上的灰尘,打开了玉盒。

    玉盒里,果然有一块用秘银包裹着的,看起来奢华无比的高级的水晶秘籍,张铁拿它,浸入精神力一查看,《烛龙经》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就映入到张铁的识海之中。

    这本《烛龙经》除了有着系统的明点点燃的修炼步骤之外, 让张铁意外的是,里面还有几套相配合的秘传战技——一《烛龙焚天枪法》《烛龙金身》《大日烛龙掌》,还有《烛龙流光遁》。

    除了《无间鹏王经》之外,无论是侯爵级的《烛龙经》还是里面的战技,这几乎是张铁接触到的最高级的修炼秘籍。

    张铁收起这些秘籍,看了看那具坐化的白骨,直接拜了三拜,就在山洞旁边找了个地方,挖开土石,将其入土为安。

    做完这些,张铁身形一动,就飞入云海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