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一章 盘龙山下
    雍州,太夏三十六上州之一,紧邻东北督护府地界,位于太夏东北督护府以南区域,与东北督护府下属琼州相邻,是太夏西河督护府下辖大州,也是西河督护府枢机驻地。↗

    雍州土地面积4.1亿平方公里,总人口87亿,升平数百年,繁华无比,雍州拥有甲级城市257座,这个数量,就算在太夏的上州之中,也在中游以上。

    雍州有三十四个郡,鹿野郡位于雍州西南部,郡中有被称为鹿野九岳的诸多名山,山中多茶,鹿野之茶为雍州一绝,其中最负盛名的野春,就是产自鹿野郡九岳之一的浮灵山。

    盘龙山在鹿野郡的中部,也是鹿野郡中的九岳之一,连绵1oooo多公里,横穿数郡之地,因为其如龙盘,故而得名。

    盘龙山不仅奇,而且秀,传说盘龙山风水极佳,为雍州龙脉之一,也因此,在盘龙山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紧紧挨着盘龙山的,在雍州境内,就有爱莲城,赫光城,律森城,珀银城,天渊城和泽云城六座甲级大城。

    顺着泽云城外往东2oo公里不到,在龙盘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地方,就是六营镇。

    六营镇是一座清幽宁静的小镇,整个镇子人口不到5万,时间刚刚到了五月底,一个消息就瞬间引爆了六营镇——离家外出学艺十多年的崔家少爷崔离回来了。

    六营镇外出学艺闯荡的年轻人也不少,原本一个崔离回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崔离在六营镇有点名气。但也不会如此的轰动,特别是对一个已经离开六营镇十多年的人来说。但是。听说那天半夜崔离回家的时候,直接就像一团天火流星一样从天而降。落在家中,红光四射,把他家中的一干仆役和邻居都吓得够呛,还以为走水了,一个个提着水桶要去救火……

    火自然没有救成,而最终,所有人现,是崔家的少爷崔离回来了。

    崔离回来时的异象对小孩来说可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对上了年纪通晓事故的人来说。却有着极不寻常的意义,这意味着——崔家——六营镇——有可能出龙了!

    出龙是大事,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六营镇,就算是六营镇所在的桐光县,有史以来也没有出过龙。

    也因此,整个六营镇轰动了起来,而且这样的消息,只是短短三日,就传到了桐光县县令的耳朵里。

    火急火燎跑到县城告诉县令消息的。正是六营镇的的贾亭长。

    桐光县县衙的后花园之中,听着贾亭长的消息,已经在桐光县县令这个职位上呆了八年的李县令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你说你们六营镇有人出龙了?”六十多岁。一派优容的李县令听到这个消息,连拿在手上喝茶的茶杯都忘记放下了,转过头。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贾亭长。

    时间刚刚进入六月,天气渐热。坐着车从六营镇跑了7o多里地到县城的贾亭长鬓角已经有些汗意,脸色也有一点不正常的红。

    “没错。县令大人,正是我们六营镇的崔家出龙了!”贾亭长连忙说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确定?”李县令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正色说道。

    看着李县令的严肃的脸色,贾亭长微微犹豫了一下,悄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我问过崔家的邻居,他们说在崔离回来的那天晚上,的确是直接从天而降,带着光和火,又快如闪电,声势有些吓人,而且当时的场景不止一个人都看到了,大家都这么说,除了骑士,我想没有谁有这样的本领!崔家的下人这两天一个个都喜气洋洋,有人问起,崔家的下人仆役都说他们家的少爷是骑士了!”

    “真是你们六营镇崔家的少爷,这个崔离我以前也听人提前过,只是小有名气,怎么就突然成为骑士了,你不会认错吧?”李县令的身子微微俯了过来,脸色更加的凝重了。

    “不会认错,昨天我还亲自到崔府拜访了一下,看到了崔家的少爷,和他说了两句话,那崔家的少爷离家十多年,模样虽然有点改变,但人还是那个人,而且他还认得出我来,而且我感觉崔家少爷的身上,有一股气息,非常的慑人,双眼开阖之间瞳孔之中有似乎有火光闪动,我只是和他说了几句话,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李县令摸了摸自己保养得极好的那一把美髯,思考片刻,“看来,我也得到六营镇亲自拜访一下这位崔家的少爷了,要是崔家真的出龙,这桐光县在本官的手上,能立起第一座威风牌坊,光耀乡里,也算一件佳话……”

    “大人说得既是,既是!”贾亭长连连点头,“不知大人何时要来六营镇,我也可以略作安排!”

    “我看,就明天吧!”

    李县令心中也是一片火热,能在桐光县中立起一座威风牌坊,那他的名字,也算和这威风牌坊捆在一起了,等到他百年之后,人们在这桐光县能看到这威风牌坊,能记起他李纯风的名字,则也不枉他在这里当了这些年的官。

    太夏的官员,都是高薪养廉,峻法肃贪,官员中贪财者极少,而求名者极众,李县令自然也是一个喜欢求名的人。

    桐光县要立威风牌坊的话,整个县里,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为牌坊立碑做传,供人瞻仰,所谓大丈夫三不朽者——立功,立德,立言,这能给威风牌坊立碑做传,也算小小的“立”了一把“言”,借着威风牌坊而抒己情怀抱负,将来要是威风牌坊所宣扬的这个骑士出了名,来这里瞻仰的人多了,那他跟着也可以沾光一把。当今太夏的文士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靠着一篇刻在威风牌坊前的文章或诗词名扬天下,挤进名士行列。

    ……

    贾亭长离开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3日一大早,李县令轻车简从,脱下官服,穿着一身得体考究的便服,就让自己的司机开着车直接到了六营镇。

    李县令带的人不多,很低调,如果那个崔少爷没有出龙,他大张旗鼓去拜访,只是一个笑话,如果崔少爷出龙了,一个县令还在骑士面前抖排场,更是一个笑话,所以,这一次,低调点最好。

    到了六营镇,贾亭长早已经在镇子外面的公路边等候。

    为了显示自己的尊重,李县令直接就在镇外下了车,和贾亭长步行到崔宅。

    镇外是公路,而镇内的路,都是石板水泥路,显得非常的干净,特别是到了崔宅附近,这两天崔家的邻居街坊更是一个个每天天一亮就把门前的地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用水冲过,看起来非常的清爽干净。

    崔家在六营镇是大户,崔家的院子,就在盘龙山脚下,前前后后也占据了差不多七八亩地,来到崔家外面,就可以看到崔家的院子里绿树成荫,崔家的门前,还有一颗高大的槐树,更是冠盖如云,一颗树的树荫就遮了门前半亩大的一片地。

    “大人,这里就是崔宅了!”贾亭长介绍道。

    “能够出龙的人家,果然气象不凡!”李县令摸着胡须,看着崔家门前的那颗大槐树,点了点头,“你看这颗树,像不像有人给崔家的门头在打着伞!”

    “大人一说,还真是如此,越看越像!”贾亭长说着,直接上了两阶台阶,来到崔家的大门前,用手拿起门上的铜环,“砰砰砰……”的敲响了崔家的大门。

    “咯吱……”一声,崔家的大门打开,一个驼背的六七十多岁的老头从门里露出半个身子,扭着脖子抬起头,用有些昏花的老眼打量了外面一阵,才看清楚是谁敲门,“啊,原来是贾亭长……”

    贾亭长和颜悦色的说道,“我今天带县令李大人来拜访你家少爷,你家少爷现在在家吗?”

    “啊,真不巧,就在刚才,我家少爷和阿福他们上山给老爷和夫人扫墓去了!”驼背的老头回答道。

    贾亭长转过身,看着自己身后的李县令。

    李县令沉吟了一下,问贾亭长,“你知道崔家的墓地在哪里吗?”

    “知道,就在山上,离这里有七八里的山路!”

    “那就不用在这里等了,我们就一起上山,也顺便到崔家的墓地看看,本官也有许久未登山了,刚好今天天气好,可以运动一下。”

    “好!”

    和开门的驼背老头说了一声,贾亭长直接就带着李县令往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直接上山。

    “崔家的下人怎么都如此老弱?”

    “大人有所不知,崔老爷和崔夫人在的时候,两人都是一片慈心,家里的仆役下人,收留的都是一些老实人,其中有一半,都是有残疾的,崔老爷和崔夫人去世之后,崔家少爷也宅心仁厚,把这些下人留了下来,没有把他们赶走,这十多年来,崔家少爷外出拜师学艺,这些人果然都老老实实的留在崔家,没有一个人走的!”

    为了方便控制,毒狼朱量给崔家找的下人都是心眼少,没牵挂和身体多少有些不便的老弱病残,世易时移,到了这个时候,这件事反而成了崔家仁义的象征。

    “不错!”李县令满意的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