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十二章 出关(五一第十更)
    ps:看《黑铁之堡》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若得有情人,愿为田舍郎。↗朝牧青牛去,暮采野花回。执花插霜鬓,同看彩云灰……”

    1o月11日,幽州,三泉郡郡府吹雪城中的一座十八层的华丽高阁之上,一个女子,穿着一袭华丽的红裙,站在高楼最高的一层上,看着远处天边的夕阳落山时满天的彩云从灿烂到慢慢失去颜色,变得灰寂,寥落而寂寞的喃喃一遍又一遍念叨着张铁写下的那诗……

    当再次念到开头那句——世间难得者,唯有有情人——的时候,一滴眼泪从那个女人的眼角落了下来。

    不是有情人,如何能写得出这样让人心碎的诗句。

    风起,吹得女人红群在高阁的栏杆边上飞舞起来……

    那篇文章之中那个少年用平时的语言讲述着自己从黑炎城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历程,女子就如同一个姐姐,看着邻家的一个青涩少年,慢慢在自己眼前一步步的长大,慢慢顶天立地。

    昨晚,在看到少年对他的父母说一个女人夸他有志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时候——她忍俊不禁。

    在看到那个少年最后让曾经伤害过他的那个女人在他的公寓里安然住了一晚离开的时候——她心中一松——谢谢你,我恨你——只有女人能明白女人在那种时候的心情,她知道。就凭那六个字,那个少年说的就是真的。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又可能在成熟之后还因为退婚这样的打击而变成一个狂魔呢?

    文章前面的都很轻松,就像在游山玩水。她也陪着少年从黑炎城一路走来,只是当那少年走到福海城的时候,当文章写到最后的时候,哪怕是她,也忍不住心中泛起一股寒意——那是一个杀局,恐怖的杀局……

    少年逃出生天,她的心中也不禁一松,到了今日,她的脑海之中。那篇文章的一切都已经淡去,只有那一诗和曾经在幽州城见过一面的那个面容却在她心中萦绕,怎么也挥之不去……

    女人看着晚霞落下,星辰升起,最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回到阁楼之中,坐到了梳妆镜前,有些怅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鬓角。

    作为骑士,她依旧满头青丝。容颜艳丽,半点不显老,但那个能与他“执花插霜鬓,同看彩云灰”的人又在哪里呢?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遇不到一个那样的人。又该如何的寂寞,这再美丽的容颜,又有谁欣赏。

    女人拿起一朵素色的钻石珠花。插到了自己的鬓角,最后又拿下来。换了一朵更漂亮的再插上去,看看。又拿了下来……

    连续试了二十多件漂亮奢华的珠花头饰,女人都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到最后,女人手一撮,梳妆台前所有的珠花宝石全部化为齑粉,她身后的两个服饰她梳妆的侍女吓得连忙跪下……

    感觉到阁楼上突然勃的气息,一个幽灵一样的人影也一下子出现在她的房间之内。

    女人的声音再次变得冰冷,一家之主的威严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告诉师门的几个姐妹……张铁张穆神之事,其中多有蹊跷,几个姐妹就不要再去追杀了,那样的人,是不会入魔的……”

    “还有,三泉郡中所有城市,从今日起,将金乌商团的全效药剂列为各城储备!”

    说完这些,女人又想到了什么,冰冷的声音突然多出一丝恨意,“对了,让郭五带人去将吹雪城中的道德社给我砸了……”

    “这个……城中的道德社前些日子已经被人砸了,现在还没重建好呢……”那个黑影咳嗽了两声,小声说道。

    “那就去再砸一遍……”

    “……”

    ……

    太夏,轩辕之丘……

    一个穿着一身素袍的人正在一个荷花池边悠闲的喂着池中的金鱼,喂金鱼的人神态悠然,全神贯注,一个小时都没有说一句话,更似乎没有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三个人……

    老人手上丢下的是没有生命的面团,而那没有生命的面团,落到水里,却变成小蝌蚪的样子,在水中摇摆游动,活灵活现,引得一群池塘中的金鱼不断的追逐抢夺,在水里掀起阵阵的浪花……

    站在这个素袍老人身后的三个人在这一个小时之中,三个人的后背都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

    老人喂完了金鱼,拍了拍手,转过来,看着三个人,淡然的问了一句,“想好了吗?”

    “我……我明天就去瀛洲……调查这件事……”其中一个冷汗流得最多的人用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喂金鱼的老者不怒,但这个老者沉默的时候,却比怒更可怕。

    已经很久,这个老者没有在他们面前沉默这么长的时间了。

    “吞党的宅子大了,也应该打扫一下了,怀远堂的一个黑铁骑士,就让老夫一夜之间千夫所指,让轩辕之丘道路以目,难道你们想看到我成为天下的笑柄么!”老人叹了一口气。

    那三个人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一个个的腿都在颤抖,“不敢!”

    “怀远公后继有人啊!”老者摇了摇头,再也不说话,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小院……

    ……

    瀛洲,天水郡,范家宗祠大殿……

    在一堆家族长老的面前,短短几个月时间,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不止十岁的范籍正正说着那晚的情景。

    “我看到张铁的时候,他虽然……虽然在做禽兽之事……但的确的确穿着衣服……”

    范家的长老们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许多人都长叹了一声……

    ……

    “给我查……”秦家家主震怒。一掌拍碎了自己面前的翡翠桌案……

    ……

    几日后,太夏各州的青楼之中。已经有花魁,抱着琵琶。自己谱出曲子,开始弹唱一曲《有情人》……

    “世间难得者,唯有有情人。

    江山如粪土,不屑霸者讥。

    余皆匆匆客,秋离春不归。

    若得有情人,愿为田舍郎。

    朝牧青牛去,暮采野花回。

    执花插霜鬓,同看彩云灰。”

    一曲《有情人》不知道引得太夏多少青楼女子的眼泪,一个个纷纷打听如今太夏。还有谁能做出这等诗句……

    有情之人读了这诗,岂不更寂寞……

    ……

    在光明之山做了一次标题党,平平静静的把自己的遭遇写了一篇文章出来之后,张铁就开始了闭关。

    张铁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文采,他写的整篇文章,也就是他真实人生的部分经历和感受,甚至包括他写下来的那有情人的诗也一样,写到那个时候,他心有所感。然后就写了出来。

    光会对着所有人说自己是冤枉的,那是没有用的,张铁不喊冤,他只是想让别人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别人自己做出判断。他拿不出证据,就只能影响别人的判断。

    看文章的都是骑士,都是在光明之山的骑士。都是在现实世界中掌握着巨大权柄,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同时这些人的智力也绝对在平均水准之上。

    这就够了。

    掌握血魔灌顶**的脉轮三转以上的骑士。

    秦五的来历。

    轻而易举就查询到范籍正的心脏长在右胸的势力……

    这些都是线索。

    证据不一定代表真相,但真正的真相却一定能让人出共鸣。

    这是一次曝光。张铁把陷害他的那些人,第一次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他没有能力和那些人对抗,他的能力比起那些人来说微不足道,但那些人始终是见不得光的,那些人的势力比起整个太夏人族的正义力量,同样微不足道,所以那些人才要藏头露尾。

    那股势力是隐藏在太夏和人族之中的恐怖毒瘤。

    这不仅仅是自己和那些人的私人恩怨,更是人族和太夏与那些人的恩怨,自己没有必要一个人扛着,自己现在也扛不动,所以,就把这事摊开,让所有人来扛。

    古语云,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看到文章的骑士中,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对那些人生出戒备之心,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骑士想要探求一下福海城事件的真相,这股力量,就比张铁和怀远堂加起来还要大上一百倍。

    无论是瀛洲的范家还是秦家,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后,也一定会有所警醒和反思。毕竟自己说的可都是真的。

    这是自保,也是反击,更是作为一个华族骑士对太夏危机的提醒。

    自保有二,一个是降低太夏骑士和廷尉府对他的通缉力度,至少不要把他当成过街老鼠,二是让太夏的目光聚焦在怀远堂和他的家人身上,以后如果有谁还想对怀远堂与他的家人不利,那么,所有人都会联想到张铁在这篇文章中曝光出来十有**是魔族的力量。将怀远堂与自己的家人置身于光明之山所有骑士的关注之下,这比什么保护都要强。

    张铁不奢望一篇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文章就能让他彻底洗白,要是那样的话,那可真是笑话了,太夏的律法,也如同儿戏,他希望的是,通过这次的“告白”,可以让在太夏黑得紫的自己,变成一个灰色地带的人物。

    这个时候的吞党同样也无法置身事外站在岸边看热闹,因为吞党同样有嫌疑,自己拿不出证据不要紧,只要看了文章的骑士对吞党有那么一点怀疑,对吞党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有了那么一点看法,吞党就必须要想办法证明和撇清自己。毕竟勾结魔族这顶帽子,哪怕是太夏三公站在一起,也顶不住。

    这是吞党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毕竟自己在文章之中对涉及到吞党的内容。没有一丝一毫是假的,自己对吞党的怀疑也是有理有据。吞党或许可以不用在意自己的看法,但吞党却必须在意整个光明之山的骑士对他们的看法。

    顺带。张铁也在文章之中为全效药剂不着痕迹的做了一次广告。

    让全效药剂进入太夏国家级的六库采购储备目录,这是决定他们张家未来气运的家族战略,事关张家无数代人的利益,哪怕他此刻被人通缉,这个战略,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要坚决的执行下去,这一代人不行,下一代人接着来。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妥协和退缩。

    ……

    1o月19日,在来到雄狮要塞12天之后,张铁结束了自己的闭关,在骑士塔中睁开了眼睛。

    结束闭关的原因,则在于张铁身上的最后一根地元水晶,至此,彻底的消耗完毕。

    修炼室内,张铁站了起来,伸伸手。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上的肌肉筋骨就响起一阵类似琴弦颤动和钢铁摩擦的声音。

    手上最后的那根地圆水晶已经变得透明,张铁直接就把它丢到了黑铁之堡,拿出崔离的骑士晶牌看了一眼。在那块新的骑士晶牌上,金黄色的龙鳞刚刚亮起了3o鳞。

    把新的骑士晶牌收好,张铁就下了楼。在二楼的卧室里洗了一个澡,从行囊之中拿出一套干净利索的野战服换上。收拾了一下,穿上了一件与他身材相仿的多功能战术披挂。穿上一双金属战靴,就来到一楼,直接打开骑士塔的门走了出去。

    雄狮要塞的上空,依然笼罩着那层奇异透明的能量罩,但能量罩外面的天空上,那层神秘的云层出朦胧的白光,这层白光,也预示着,此刻在地表,应该是白天。

    张铁看看天空和远处那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的金字塔,摸了摸光头,就直接朝着雄狮要塞对着地元界那一边的城门小跑过去。

    那道门,在雄狮要塞,叫做地元门,是真正进入地元界的门户。

    而通往地面通道的那扇门,叫兵州门。

    整个雄狮要塞,就只有一前一后两边门可以进出。

    出去的时候,同样要刷一次金属身份牌,作为记录。

    地元门哪里,同样有两排骑在地龙坐骑上的骑士在守卫着。

    不断有雄狮要塞中的骑士离开地元门,进入到地元界的那片神秘的世界,也不断有流星一样的光华从远处飞来,降落在地元门外,刷卡进入雄狮要塞。

    一走出那隧道一样的高大的门洞,张铁直接就腾空飞起,向着远方飞去。

    地元门外面的地形,是倾斜向下的,广阔无边,就像在一个巨大山谷尽头最高处的堡垒一样,俯视着整个贝形的山谷……

    整个山谷方圆数十万公里,寸草不生,地面上也是光秃秃的一片,没有任何的遮拦。

    在天龙中朦胧的白光下,山谷中亮晶晶的一片——那是许多普通水晶的反光,整个山谷的石头和沙砾之中,有大量的一品和二品水晶。

    如果在地面上,这里可以算做是宝地,仅仅那些水晶,虽然品阶不高,但也价值不菲,但在地元界,对来到地元界的人来说,谁又会在乎一点普通的水晶,就算你运满一飞舟这样的水晶回去,恐怕还不够你飞舟出动一次的成本……

    张铁的目标,是雄狮要塞外的第一深渊……

    那是人族骑士与魔族骑士在地元界中的战场……

    ……

    罪过,罪过,大家原谅一下,光明之山的一干骑士们可没有读过老虎的《黑铁之堡》……

    老朋友回头重来o在今天又成为黑铁的盟主了,再次开疆拓土成就霸业,谢谢,五一了,希望大家都快乐!

    老虎明天也休息一下……(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