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十九章 相见不相认
    “两位老哥,那个女人是谁?”来到宫子耀和周书樊两个人的旁边,张铁直接开口问道。【

    宫子耀和周书樊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和张铁同行的这几天,两个人都知道“崔离老弟”性格直爽,但没想到会如此的豪放,才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子,喜欢了就直接冲过去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半点含蓄也无,这样的人,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书樊苦笑了一下,“崔离老弟,坐下说话!”

    张铁坐下了,眼睛却依旧看着周书樊。

    经过张铁刚才那么一打岔,潘多拉却没有了弹奏的**,而是停了下来,直接走出了酒吧,刚刚站起的骑士之中,那两个刚才没说话的华族骑士,也跟着站起,随着潘多拉走了出去,其他的几个骑士则一个个满是不舍的看着潘多拉离开,还有两个家伙转过头来对张铁怒目而视,似乎是责怪张铁打扰了他们的好事。

    “这个女子,来到雄狮要塞已经一年多了,是魔杀谷的公主,魔杀谷宗主的孙女,叫潘多拉!”

    周书樊直接通过传音的方式告诉了张铁潘多拉的信息。

    听到这个信息,张铁的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一脸的惊讶。

    神圣金兰花帝国的公主,脱线皇帝海歌七世的女儿,太夏七大宗派之一魔杀谷宗主的孙女,围绕在潘多拉身上的这些身份让张铁都疑惑了。

    潘多拉的身上有着明显的异域风情,带着西伯人的血统,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魔杀谷宗主的孙女?

    心里这么想着,张铁就把问题问了出来。当然,也是用传音的方式。“周老哥,这个女人身上一看就带着异域血统,怎么会是魔杀谷宗主的孙女?难道魔杀谷的宗主也带着外族血统?”

    “太夏七大宗门的领袖人物怎么可能带着外族血统,听说潘多拉是魔杀谷宗主巫鼎天的一个小女儿当初和一个在太夏游历的次大6的皇帝一见钟情生下来的,前些年一直生活在太夏以外的地方,圣战爆后才回到了太夏,魔杀谷为太夏七大宗门之一,实力强悍,禁忌诡秘之处颇多。其中内情到底如何,就不是外人能知晓的了!”

    “那这个女人在雄狮要塞干什么?我怎么感觉不到她的骑士气息,她应该还不是骑士吧,魔杀谷的宗主把自己不是骑士的孙女丢到雄狮要塞是什么意思?”

    “崔离老弟,这一点你就看走眼了!”宫子耀的传音在张铁的耳边响起,“这个潘多拉在雄狮要塞可是非常有名的,听说她的身上觉醒了两种顶级的天阶血脉,一个是黑暗之体,黑暗之体的一个作用就是可以完全把自己的气息收敛住。不管多强大,看起来都像是普通人一样,另外一个则是噩运诅咒,与她作对的人都会倒大霉。这两种血脉,都是太夏巫氏一族所特有的顶级血脉,配合着魔杀谷的秘传。这个女人来到雄狮要塞的这一年,斩杀的魔族骑士已经过了五位!”

    听到这话。张铁真正震动了一下,张铁不由想起当初见到潘多拉时潘多拉在野狼山谷的一群女生中被排挤的情形。因为所有的女生都说跟潘多拉在一起会莫名其妙的倒霉,所以弄得潘多拉在野狼堡中几乎都是孤零零得一个人,没有什么朋友,难道这就是潘多拉身上的血脉力量造成的?而自己在与潘多拉相遇之后,遭遇的几次危险,潘多拉都非常的自责,或许那个时候的潘多拉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某些特殊的血脉力量,这样的力量,也让潘多拉变得孤僻和敏感起来……

    张铁还知道,在太夏的许多豪门之中,甚至是在太夏的普通百姓之中,都是禁止华族女子与外族通婚,这样的通婚,常常被看做是羞辱家门的表现,想到潘多拉当初身为神圣金兰花帝国的公主,却不得不蜗居在黑炎城这种地方,也没有回过太夏,难道这些也和她的母亲是魔杀谷宗主的女儿有关系?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或者是来源于魔杀谷的某些压力,那个想要在黑铁时代创造强大机械部队的脱线皇帝海歌七世才不得不把潘多拉从皇宫之中送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

    潘多拉好像就从来没说起过她的母亲。

    潘多拉成为骑士的确完全出乎张铁的预料之外,不过想想太夏七大宗门所拥有的恐怖资源和强大背景,在潘多拉本身已经觉醒了强大天阶血脉的基础上,作为魔杀谷宗主的巫鼎天在几年时间里把潘多拉推到骑士的位置上又有什么困难的呢?自己都能成为骑士,何况是太夏七大宗门的一个公主,作为七大宗门公主的这个身份,比起神圣金兰花帝国的公主身份,不知道又要高出几千倍,而且听说好像太夏七大宗门内部,都拥有着时间之塔这种稀缺到极点的资源,拥有着强悍的骑士造血能力……

    张铁一下子明白了很多。

    不过这种时候,看到潘多拉还活着,能过得好,而且有了如此强大的背景和靠山,张铁已经很满足了。在经历过次大6的魔灾之后,见识过数亿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悲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到刚才前面那一颗,张铁对潘多拉的最大的期望和祝福,简单到只有两个字——活着!

    潘多拉还活着,张铁心中一块石头就落在了地上。

    潘多拉的手上还戴着自己送给她的戒指,这让张铁心中满是欣慰,也很感动,但此时此地,无论是自己还是潘多拉,却都无法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种种感动,到了这个时候,还剩下多少?是依旧不变,还是只留下一个怅然而美好的回忆?张铁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在潘多拉心中还有多少的分量。

    人的成长,环境的变化,时间和空间的推移,身份地位的改变,种种这些,都有可能会让曾经的单纯不再单纯。

    自己是太夏廷尉府的通缉犯,同时被太夏官方和那股隐秘的力量追杀,自己的这个身份干系太大,隐藏在背后的敌人太强,自己就像一颗随时要爆炸的炼金炸弹,让张铁都不敢突然之间贸然相认,怕给潘多拉带来不测的麻烦和危险。

    这种时候,哪怕有千言万语,也只能自己憋回自己的肚子里。

    张铁刚才主动的表现,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一时冲动和好玩,而是张铁在刹那之间深思熟虑之后做出来的——那是一个由头,有了这样的开始,就算以后他再接近潘多拉,再维护潘多拉,对潘多拉再好,那别人也不会联想到别的地方了,只会想到这是一个想要追求潘多拉的男人正常的表现。

    张铁对潘多拉的感情依然一如往昔,很多时候,真正关心一个人,爱一个人,你也可以有自己的方式。

    作为魔杀谷公主,本身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甚至是那别具风情的美貌,都让潘多拉在雄狮要塞可以轻易的拥有大批的追求者,刚刚的场面,对潘多拉来说,早已经见怪不怪,骑士都很自信,整个雄狮要塞之中的骑士,喜欢直来直去的并非只有张铁一个人。

    潘多拉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张铁。

    张铁却知道那个人是潘多拉……

    两个人相见不能相认。

    张铁整个骑士之心的全部注意力,一直到潘多拉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才依依不舍的重新收了回来。

    分别多年以后,张铁和潘多拉的再次见面,就这样突然的开始,又淡然的收场,整个过程波澜不惊,就如同陌生人之间一次在酒吧陌生的邂逅一样。

    张铁重新打起精神,脑海之中,盘旋的依旧是潘多拉的容颜和两个人曾经的点点滴滴……

    ——我还是你的有情人么?

    张铁悄悄在心中自问了一句,他也不指望潘多拉能听见。

    已经走到铁血塔外面的潘多拉却慢慢停下了脚步,潘多拉微微的皱着好看秀气的眉毛,不知道为什么,在离开铁血塔的这一刻,她的心中,突然莫名的多了一丝像是错失了什么珍贵东西的惆怅,这股惆怅,让她的心拧了一下……

    天空有电光闪过,然后有雷声隐隐传来……

    潘多拉抬起头,看着雄狮要塞上空的雨幕——

    良久之后……

    “我还是你的有情人么?”潘多拉的眼中多了一丝迷离,喃喃自语了一句。

    那一夜的雨,也是这样的大,那个人,却已经不在她的身边,正在亡命天涯,令她牵挂。

    “小姐……”看到潘多拉停下了脚步,跟着他的两个骑士中的一个人走了上来,轻轻的询问了一句……

    潘多拉闭上了眼睛,几秒钟后,潘多拉重新睁开眼睛,眼中的神色已经重新变得冷淡和决然,“去第一深渊……”

    十多分钟后,三道流光一样的身影,冲出了雄狮要塞,没入到昏天暗地的雨幕之中……

    ……

    分别多年以后,张铁和潘多拉的再次见面,就这样突然的开始,又淡然的收场,整个过程波澜不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