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二十六章 强力击杀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张铁第一击就能突破魔族骑士的攻击,直接把手上的匕插入到魔族骑士的身体之中。

    与张铁交手的那个魔族骑士没想到。

    捧山真人没想到。

    张铁自己也没想到。

    因为无论是张铁破开魔族骑士的刀气还是随后他的度,乃至于他手上匕的锋利,都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如果没有强悍的噬金三棱匕,如果没有长时间在水下和天空之中锻炼出来的对气流和压力的敏感,如果不能把这份敏感依靠着强的技巧好感悟转化为自己的优势,如果不是那个魔族骑士恰巧在他冲过去的时候对他出了一招远程攻击……

    如果没有这些,张铁都不可能在刹那间就做到这一步。

    《无间鹏王经》模拟出来的《烛龙流光遁》的度已经达到真正《烛龙流光遁》的七成以上,那一瞬间,当张铁把刀气的压力转为动力的时候,张铁真正的度,将近达到《烛龙流光遁》度的两倍。

    这是暴击。

    由强的度还有力量,在特定的时间和条件下完成的暴击。

    魔族骑士没想到张铁的度能那么快,力量能那么大,更没想到张铁的手上那把诡异的≮,◎.匕在靠近自己的时候能在张铁的度和力量的配合下瞬间洞穿自己的护体战气。

    魔族骑士的护体战气原本也没有那么容易被一击洞穿,那一瞬间,魔族骑士已经感觉自己的护体战气被那把犀利的匕压缩割裂到了极致。但还有反弹的能力,是张铁手上强悍恐怖的力量。就像用匕刺穿钢铁一样,硬生生的突破了魔族骑士护体战气在那个点上的极限承受能力。

    魔族骑士在惊愕了不到十分之一秒。随着刺入到他身体内的匕爆出来的战气对他的二次伤害,他终于怒吼了起来,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一紧,却是在他的护体战气被刺破的那一瞬间,张铁的另外一只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魔族骑士双眼通红,举起手中那把乌黑的大刀向张铁的脑袋上砍去。

    “去死!”张铁也煞气勃,怒吼一声。手中的匕狠狠的从魔族骑士的小腹旁边横剖上撩出一道凄厉的伤口,然后再次把匕拔出来,再次狠狠的捅了过去……

    魔族骑士的那一刀,只将张铁的护体战气割开了三分之二,但却并没有完全破开,刀锋贴着张铁的鼻子前面几寸滑了下去……

    张铁的匕,却再次洞穿了魔族骑士的护体战气,插入到魔族骑士小腹的另外一边,再次狠狠的一搅……

    张铁抓着魔族骑士的手。让魔族骑士跑不掉,两个人就在空中,一个人用大刀,一个人用匕。贴身互砍,一时之间,血肉横飞……

    ……

    曾经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知道城中的一些帮派中的混混,在做生死决斗的时候。采用的就是一种非常逞强斗狠的办法双方的各自把自己的一只手和对方拷在一起,然后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把匕。做贴身肉搏……

    这种来自于社会最底层混混的决斗方式,残酷,血腥而又爆烈。

    张铁此刻与这个魔族骑士的战斗方式,正是那种混混们的决斗方式,这种方式,比的,就是狠辣,就是胆色,就是谁先挺不住……

    对张铁来说,到了今天,他丰富无比的战斗经验还有战斗技巧,再加上他的胆色实力还有眼光,已经可以让他在电光石火之间,抓住头丝一样一丝微不足道一闪即逝的机会,最后锁定胜局。

    从他抓住魔族骑士手腕的那一刻,最后的结果其实就已经确定了……

    只是和张铁对拼了三下,那个魔族骑士的脸色就彻底变了。

    张铁再次刺来,他已经不是主动的砍向张铁,而是开始格挡张铁的攻击。

    但在这种比近身战更加近身战的战斗之中,两个人紧紧的锁在一起,在同时失去灵活与腾挪的状态下,一个骑士想要防守住另外一个骑士的攻击,又谈何容易,更何况,魔族骑士已经受了伤,不轻的伤……

    ……

    张铁与捧山真人的参战,瞬间就把战斗的场面逆转了过来……

    一击击飞一个魔族骑士的捧山真人如猛虎下山一样,狠狠追着那个被他击飞的魔族骑士冲了过去,手上的攻击如连珠炮一样一刻不停的出。

    那三个魔族骑士三位一体的战阵瞬间就被撕破。

    捧山真人大地骑士的气息还有张铁那强悍到非人的表现,让另外两个骑士同时一惊,在人族骑士瞬间翻盘,不仅人数过他们,而且还有一个大地骑士加入战团之后,那两个魔族骑士当机立断,几乎就是不约而同的转身就跑……

    而与这四个魔族骑士战斗的三个人族骑士也不含糊,三位一体的骑士战阵同时追着那两个逃跑的魔族骑士就消失在了浓浓的雾气之中……

    ……

    几分钟之后,与捧山真人交战,做着最后垂死挣扎的魔族骑士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自头部以下被捧山真人一拳粉碎……

    听到那声惨叫,张铁手上的匕也如灵蛇一样滑过了自己面前那个魔族骑士的咽喉……

    魔族骑士脖子上的血如喷泉一样的喷出。

    魔族骑士惊骇欲绝,只是用恐惧的眼光看着张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感觉着自己崩溃的地之脉轮的能量朝着张铁抓着他的那只手上涌去,如被一个无底的黑洞吞噬……

    地之脉轮一崩溃,魔族骑士最后的护体战气瞬间消散,再也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

    张铁抓着他,当然不是只为了逞强斗狠。

    魔族骑士想大叫,但他一张口,漏风的脖子和气管涌上来的只是一口浓浓的鲜血,让他情不自禁的喷了出来。

    捧山真人朝着这边飞了过来,张铁感觉自己已经把这个魔族骑士的脉轮炼化得七七八八了,当下也不客气,噬金三棱匕寒光一闪,就直接插入到了魔族骑士的心脏,接着一掌打出,魔族骑士的身体一下子就炸成一片碎肉……

    张铁手一捞,隔空抓住了魔族骑士的黑色战刀还有头上的那对牛角……

    “好!”看到这一幕,飞过来的捧山真人眉头抖动,忍不住大声的叫了一声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