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三十六章 大厅血战
    傀儡战偶杀不胜杀……

    在捧山真人,齐老怪和天禄堂的太上长老之后,张铁是第四个用深渊战枪穿透傀儡战偶胸口,将傀儡战偶震成一地金属碎片和零件的人。∽↗

    张铁以为这会是终结,哪里知道,傀儡战偶的碎片和零件落在地上,没过半分钟,那些碎片和零件就自己动了起来,开始自动重新聚合在一起,慢慢又变成了傀儡战偶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张铁想起的是小时后他在家里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弄一个皮鞋盒,皮鞋和里丢一些钉子和螺丝一样的东西,然后拿一块磁铁,在皮鞋盒的底部慢慢移动,皮鞋盒里的那些钉子螺丝之类的东西就会自己动起来,聚成一团……

    在五岁之前,张铁对这样的游戏总是乐此不彼,而这个时候,看到那些散碎在地上的金属零件也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磁铁在地下操控着他们重新组装聚集起来的时候,张铁只觉头皮麻,他也终于知道捧山真人为什么会需要一个小队来和他一起探索这座神庙遗迹的原因了。

    拥有准骑士近身战斗力的傀儡战偶可以被击毁,击碎,但这只相当于傀儡战偶的整个个体而言,组成傀儡战偶的那些最细微的零件,却无法被击毁,哪怕是大地骑士的攻击都不行。

    血肉之躯的骑士有可能会被击杀,但对那些零件来说,它们只会被暂时性的击散,然后用不了十分钟,那些零件又会重新聚集起来。投入到战斗之中。

    这不是和傀儡战偶在战斗,这是和千千万万个无法被击毁的细小零件与齿轮在战斗。

    除了傀儡战偶之外。整个大殿似乎都有着某种会自动“痊愈”的能力,刚才张铁在地上轰击出来的痕迹。不到十分钟,那些痕迹就开始慢慢的淡化,乃至最后消失……

    整整两个多小时的苦战,大家一边战斗一边突进,也只是刚刚通过了面前这个大厅的三分之一的距离。

    无时无刻,都有大堆的傀儡战偶朝着众人冲过来……

    ……

    “轰……”的一声炸响,张铁的长枪带着刺破空气所拥有特殊的厉啸,再次穿透到一个傀儡战偶的胸膛之中,随着张铁的战气勃。傀儡战偶的身体炸裂开来,无数的零件齿轮像天女散花一样的四散开来。

    这已经是张铁干掉的第六个傀儡战偶……

    在战偶的一只蛛腿炸飞的时候,张铁眼疾手快,一把把那只蛛腿抓在了手上。

    看到菲尔顿他们哪里情况吃紧,正在被七八个傀儡战偶围攻,张铁随后就冲到菲尔顿他们身边,右手拿着长枪挥舞出一片枪花,一招大范围的攻击使出,眨眼之间一片枪雨就落在了了正攻击着菲尔顿他们的七八个傀战偶的身上或者是盾牌上。在一片暴雨般的撞击身中,围困着菲尔顿三人的傀儡战偶的阵型就被张铁一击打乱,菲尔顿三人危机立解。

    只有这种时候,所有人才感觉到和张铁是队友有多么的幸运。

    张铁一击击散傀儡战偶的阵型。马上就有两个傀儡战偶朝着张铁冲了过来,度飞快。

    “滚!”张铁右手持枪,单手就再次把一只傀儡战偶挑飞。而他左手上拿着的那只蛛腿,则抡起。狠狠的砸在了另外一个傀儡战偶的盾牌上,将那个傀儡战偶砸得滑出了十多米。

    那只蛛腿的重量将近有两百多公斤。前细后粗,拿在张铁手上,完全被张铁当成了一根模样奇怪的棒槌在用,但就算是棒槌,在张铁恐怖的力量与技巧之下,同样令人生畏。

    张铁右手枪,左手腿的挥舞起来,身边就是一片空气被撕裂的鬼哭狼嚎之声,他冲到傀儡战偶的阵型之中,如猛虎下山,一个人就把一堆傀儡战偶弄得人仰马翻。

    菲尔顿冲到张铁的身边,和一个傀儡战偶硬碰硬的来了几下。

    中间,两个人有过短暂的交流。

    菲尔顿,“你拿着傀儡战偶的一只断腿做什么?”

    张铁,“我想看看没有这只腿傀儡战偶还能不能再次恢复过来,你不觉得这挺好玩吗……”

    “我靠!”来太夏这些年,菲尔顿已经学会了华族的我靠,这个我靠,基本上相当于他们的法克。

    所有人中,估计只有张铁此刻还觉得好玩,还有工夫来做实验,想试试拿着一只傀儡战偶的断腿,能不能阻止破碎的傀儡战偶再次复原。

    如果没有外人在,张铁此刻想做的其实是把这只断腿丢到黑铁之堡的混沌深渊,看看吧这只断腿彻底消融之后这些傀儡战偶还能不能那么牛逼……

    除了无法使用战气攻击和不能飞行之外,这些傀儡战偶的战力简直太恐怖了,如果这些傀儡战偶在离开神庙和金字塔也能拥有这样的战斗力,谁的身边能有这样的傀儡战偶十万个,组成一个傀儡战偶的军团,绝对能天下无敌,这是真正的不死军团。

    就在这时,人族骑士队伍之中的第一个伤员出现了……

    那是齐老怪队伍之中的一个骑士。

    在战斗中,那个骑士高高的跳起,跳高三十多米,似乎想从前面的几个傀儡战偶的头上跳过去……

    挡在他面前的几只傀儡战偶在他跳起的时候,傀儡战偶的身体同时下沉,然后就像蜘蛛一样,同时跳了起来,两把大剑和一把长枪,同时朝着那个人刺了过去。

    事实证明,在失去飞行能力的时候,一个骑士跳入到空中与敌人交手,把身体的起落交给惯性,是一种危险和愚蠢的事情。

    三个比他能跳的大地骑士都没跳,在地上稳扎稳打,他跳了,那就要承受跳的后果。

    他似乎也没想到这些傀儡战偶可以跳这么高。

    在空中,他吃了一惊,在慌忙挡下三个傀儡战偶的一击之后,他的护体战气瞬间被击破,他的身体,同时被砸落回了地面。

    地面上的一个傀儡战偶身体仰起,在他的身体战气被击破的瞬间,把手上的长枪投掷了出去。

    那个人也没想到傀儡战偶还能有投掷的本领。

    长枪的目标是他的小腹,是想要他的命,慌乱之中,作为骑士的他本能的一掌隔空拍在了长枪上,长枪枪头一沉,避过了他的要害,穿过他的大腿,带起了一片鲜血,更让那个人出了一声闷哼……

    落在地上,那个人就地一滚,然后用最快的度拿出一瓶药剂灌入到了口中。

    ……

    几分钟后,一个缺了一只腿的傀儡战偶双目通红的朝着张铁冲了过来,度比起其他的傀儡战偶也只是慢了一丝而已。

    拿在张铁手上的那只断腿开始一伸一缩的剧烈挣扎起来,给张铁的感觉,就像让他抓住了一只活着的,奔跑蛮牛的后腿一样,那只断腿挣扎的力量非常的大,如果是一般人,根本拿不住,但张铁不是一般人,他拿住了,断腿上传来的力量,比起张铁的手劲儿来说,不值一提。

    看到张铁拿着断腿不放手,那个傀儡战偶完全就像是疯了一样的追着张铁要和张铁拼命,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架势,格外的疯狂。

    在纠缠了一阵之后,张铁手上拿着的那只断腿开始越来越烫,慢慢的,就像烧红的铁,开始变得烫手,随后,啪的一声,断腿自动解体,变成无数更加细小的零件,从张铁的手上掉落到了地上,然后那些零件就像跳珠一样,在地上弹跳着,朝着那个少了一只腿的傀儡战偶涌去,慢慢在那个傀儡战偶的身下凝聚成了一条腿的模样……

    这些傀儡战偶太牛了,在这样的场合,这些傀儡战偶几乎不可战胜。

    而更牛的,则是无数万年之前制造了这些傀儡战偶的人。

    张铁心中感慨,手下却丝毫不停……

    完全恢复过来的傀儡战偶再次冲过来……

    几分钟后,又在张铁的手上变成了碎片……

    ……

    所有人一边突进一边和傀儡战偶血战。

    这是真的血战,因为自从齐老怪队伍之中的第一个骑士受伤之后,无论是天禄堂的队伍还是捧山真人的队伍,都开始有人受伤,而且受伤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宫子耀的肩上,都被一个傀儡战偶的长枪刺破,挂了彩……

    但好歹,没有人在这里出挂掉。

    如是差不多又是将近四个小时的血战之后,大家终于突破到了大厅的最后一段,距离突破这个大厅,已经不到百米,就在前面,那一道扇形的墙面上,一道道的拱门已经触手可及。

    到了这个时候,队伍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差不多已经精疲力尽。

    “哈哈哈哈,各位,老夫就先走一步了,已经到了这里,大家就自求多福吧……”齐老怪突然爆,哈哈大笑着,身上战气狂涌,身上升腾起一个巨大的血色蟾蜍的法相,眨眼之间就击退了他面前的一排傀儡战偶,整个人的身形如电,以诡异的身法穿过一片傀儡战偶的刀山剑林,第一个突出大厅内的重围,然后就消失在那边的一道门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