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三十七章 女人心
    既然号称老怪,又不是很讨人喜欢,所以,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总会做一些让人牙痒痒的事情,把自己自私自利的性格展露无遗。∽↗

    比如说这个时候,众人任在血战,齐老怪却突然爆,第一个突围而出,然后把所有人甩在了后面。

    不知道他和他带领的那队黑铁骑士之间有什么协议,但此刻,张铁感觉,大妹子白素仙他们,完全就是齐老怪的工具,只要能帮助齐老怪过了这个傀儡战偶大厅,他们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齐老怪走得干脆利落,而一个大地骑士的突然离开,却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人族骑士队伍的战力,特别是齐老怪那支队伍的战力。

    将近六个小时的苦战,在即将穿过这个恐怖的大厅的时候,大多数骑士已经精疲力竭,齐老怪的离开,瞬间就让他的那支队伍雪上加霜,短短两分钟,就又有一个骑士挂了彩。

    大妹子白素仙身法飘逸灵动,手上一条软鞭犀利刁钻,能钢能柔,绝对在黑铁骑士的水准之上,从突入大厅到此刻,他们队伍之中受伤的人已经有了三个,但大妹子还好好的。

    但女人始终是女人,就算她战力不差,但在六个小时艰苦的拉力赛中,她的体力也慢慢的消耗了差不多,此刻的白素仙,脸色已经变得有些不正常的苍白,鬓角香汗淋漓,原本飘逸灵动的身法,在一堆傀儡战偶的攻击下,已经显出一丝迟滞。她的护体战气的厚度只剩下原来的四分之一,还在非常不平稳的波动着。好几次,傀儡战偶的战剑几乎是擦着她的脖子和鼻尖越过。仅剩下四分之一的那点护体战气,其效果,已经不足以再保证她的安全,完全一击即溃。

    傀儡战偶不会死,但骑士却会死,如果这条大厅的通道再长一半,如果只有两个大地骑士突围进入,有可能大地骑士都要被熬死在这里。

    捧山真人和天禄堂的太上长老都没有爆出全部的实力,因为自始至终。两个人身上的法相都没有出现,除了这两个人之外,所有骑士之中,几乎就只有张铁依旧生龙活虎,周身战气旋绕,一条火龙随身飞舞,拿着一杆深渊战枪,宛如战神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大开大合,横扫千军,完全和傀儡战偶一副硬碰硬的架势,居然半点不见疲态。

    “啊……”大妹子那边的大妹子白素仙传来一声惊呼。张铁转过头,就看到大妹子白素仙的长鞭缠绕在了一个傀儡战偶的脖子上,却不想那个傀儡战偶突然丢下盾牌。蜘蛛半身猛然立起,用手使劲儿一拉长鞭。已经气虚的白素仙下盘一个不稳,就被那个傀儡战偶扯得飞了过去。那个傀儡战偶站立的身子前俯下冲,手上的长枪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和厉啸声,就当胸就像着大妹子白素仙高耸的胸口戳来。

    傀儡战偶可不懂什么叫审美,它的眼中,只有敌人,没有罩杯。

    这一下事突然,白素仙避无可避,脸色已经绝望,眼看白素仙就要被傀儡战偶的长枪穿胸而过,眨眼之间就要被重创……

    张铁冲了过去,想都没想,就一把抱住了白素仙,然后一下子转过了身,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的承受了那个傀儡战偶的一击。

    张铁现,自己还是心软,如果那个女人不是十恶不赦,他还真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被一个傀儡战偶重创和击杀。

    这一击的力量非常的大,虽然没有一击击破张铁的护体战气,但也让他的护体战气震动了起来,更是一下把张铁击得飞了出去。

    张铁飞出去的方向是横飞,落在地上,张铁一只手抱着白素仙,就在地上滚了起来。

    在这样的战斗中,哪怕是骑士,躺在地上,也是极其不利的。

    周围傀儡战偶的大剑,长枪狠狠的朝着两个人戳了下来,一双双蛛足更是像锋利的叉子一样的往着两个人狠狠的踩下。

    犀利的攻击如雨点一样的朝着张铁与白素仙落了下来。

    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都这个时候了,张铁自然不允许白素仙再受到什么伤害,要是他要救的人在这种时候还挂彩,那岂不是挺没面子,老子好歹也是身经百战,而且修炼的是大帝级的功法好不好,这点能都逞不了吗?

    在那些攻击落下来的时候,张铁再次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白素仙,有好几剑和好几枪,就直接戳到了他的身上,震得他气血翻滚。

    张铁自衬皮粗肉厚,又有恢复之躯垫底,就算被戳砍几下,也能挺得过去,并不十分畏惧。

    而这样的情景,在别人的眼中,却是惊心动魄,眨眼之间就有可能分出生死胜负。

    其他的骑士只看到张铁抱着白素仙滚在地上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傀儡战偶举起又落下的刀山剑林,暴虐而又恐怖,那些砸空的攻击落在地板上,整个大厅都传来隆隆的声音。

    宫子耀,周书樊还有菲尔顿三人都心中一惊,连忙冲过来救张铁。

    张铁没注意到,在他用身体护住白素仙,抵挡着朝着白素仙砍来刺来的那些武器的时候,原本脸色苍白的白素仙在他的怀中,抬着头,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慢慢平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恐惧……

    不知不觉,白素仙把脸轻轻贴在了张铁的胸口,用耳朵听着张铁胸膛内奔腾的血液和心跳,两只手抱住了张铁的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去你妈的!”在硬挨了几下之后,张铁终于找到机会,就用躺着的姿势,拿着长枪,横扫开来,就在他的周围的地面上扫出一个半径四米多的横截面。

    傀儡战偶的长枪和大剑被张铁扫开,那些朝着两个人踩下的蛛足更是一下子被张铁扫断扫折了四五只。

    张铁一下子再次从地上跳了起来,抓住一个空档,想都不想,一只手抓住白素仙的宫装长裙的腰带,就像投掷标枪一样,一下子就把白素仙朝着大厅外面投掷了出去。

    张铁的力气何其之大,这一下把白素仙投掷出去,连傀儡战偶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素仙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被张铁投出了大厅之外,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在齐老怪之后,白素仙居然成为第二个突破了大厅的人。

    地上有一条明显的分割线,两边的地板都有着不同的颜色和花纹,战在那条分割线之外,分割线内的傀儡战偶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白素仙就站在那条分割线之外,看着张铁,只是剧烈的喘息了几口,白素仙就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支药剂来喝下……

    ……

    宫子耀和周书樊几个人原本想突围过来救张铁,但是还不等他们冲过周围的傀儡战偶的封锁来到张铁这边,就已经看到张铁再次生龙活虎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而且一跳起,就把白素仙丢出了战圈。

    一个脖子上还缠绕着软鞭的傀儡战偶朝着张铁冲了过去,看到这个战偶,想到自己刚才的狼狈,张铁怒吼一声,跳了起来,双手持枪,以枪做棍,狠狠的往着傀儡战偶的脑袋上砸去。

    傀儡战偶举盾而挡,但这一击的力量,实在出那个傀儡战偶本身承受能力的极限太多。

    傀儡战偶的盾牌瞬间变成零件散落,接着它的一只手折断,再然后,张铁的深渊战枪如泰山压顶一样的砸在了它的脑袋上,将它的脑袋砸成一堆四飞的零件碎片……

    傀儡战偶没有死去,就算掉了脑袋也没有死去,而只是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和判断感,东倒西歪的在原地转起了圈圈,已经失去了攻击能力……

    太猛了,所有看这一幕的人,心中再次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家伙还是人吗?”菲尔顿在远处毫无顾忌的把所有人心中的话吼了出来……

    还不等别人来救,张铁再次横扫一片。

    ……

    身边白影一闪,张铁楞了一下,怎么都没想到,刚刚被他丢出战圈的白素仙,居然还不顾危险,再次重返大厅的战场。

    白素仙抓起了自己的长鞭,就在张铁身边,把长鞭舞得像雨一样,护住张铁。

    张铁没有感激,而是大怒,感觉自己的心血白费了,刚刚那几下百挨了,这个白素仙什么疯。

    张铁对着白素仙就咆哮了起来,“你他妈的有病啊,都出去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一个娘们儿在这种时候逞什么强?”

    被张铁骂了,白素仙一声不吭,只是把手上的钢鞭舞得更密了。

    ……

    最后这百米左右的距离,大家激战了将近十分钟,所有人才最后突出了傀儡战偶的重围。

    在所有人冲出那条分界线之后,大厅内的傀儡战偶们就停止了所有的攻击,在大厅内游荡了一了一会儿之后,一个个再次回到了自己站立的位置,就像雕像一样,不言不动,站成了两排,眼中的红光熄灭,就像刚才什么都没生一样……

    ……

    一脱离大厅,大多数的骑士就像劫后余生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