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五十二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
    张铁躺在地上,并没有昏迷,齐老怪和魔族骑士的对话,他完全听在了耳里,捧山真人的情况,他也看在了眼里……

    如果是一个小兵在战场上,装死有时候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而在这里,在这个神殿之内,在一个魔族一个三眼会大地骑士的眼皮底下,无论装死还是装昏迷,都不会有半点作用。

    张铁的头正对着神殿的大门,当神殿大门在齐老怪的控制之下缓缓关闭,让在外面的人连进来都成为不可能的时候,张铁的心也沉了下去,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是他长这么大所经历过的最凶险的时刻。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那么好奇,不用来这里,可能情况还不这么糟糕,但既然来了,张铁也没有后悔,因为如果他不来,他现在在神庙之外,在藏兵之山的某处,那么,水晶球在手上的魔族骑士估计也不会让他们好受,那时的境况》无>错》也绝对不会比现在好多少。

    那个水晶球是整个神庙的控制中枢,现在依然完好无损,只要水晶球在手上,整个神庙,也就是这个巨大的金字塔空间内的所有门户,气温,甚至空气的供给流动都可以被控制,这是张铁刚才拿到水晶球用精神力进入到水晶球之后就知道的事情。

    门户,气温,空气,这三个词儿听起来很简单,水晶球这个控制中枢的功能感觉就像一栋房子的门户钥匙和空调开关,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在这里。就是这三个基本的功能,却能要了一堆人族骑士的命。因为哪怕就算是骑士。被困在一个条件极端恶劣甚至根本无法让人生存的极限环境之中,也不可能坚持太久。

    张铁挣扎着半跪着爬了起来。又吐出一口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在齐老怪的控制下,刚才还冰冷刺骨的神殿的温度,已经恢复到了二十四五度的怡人水平,让人如在梦幻之中的同时,也对那个遥远时代的文明,生出敬畏之心。

    张铁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就听说过一种关于金字塔的理论,那个理论是他们的博物课老师讲给他们听的——许多的大型金字塔,都有着干预和调控局部区域气候的能力。张铁以前不怎么相信,一直到了此刻,他才觉得那个理论有可能是真的。

    殿的温度变得怡人了,但是更大的危机却已经迫在眉睫,如火燎心。

    张铁扫了一眼神殿。

    要动用底牌了吗?

    张铁问自己。

    张铁的底牌有两张,第一张底牌是黑铁之堡,黑铁之堡的存在让张铁哪怕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也有着活命的希望,而张铁的第二张底牌则是他所进阶的那个最神秘,最强大的骑士职业。从当初与魔帅一战到现在,张铁还没有真正展现过他的那个能力。

    但是这两张底牌,在这里,就算动用。也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第一张底牌,张铁如果动用,他可以保证自己活命。但大殿中的捧山真人和林浣溪,则有可能难以兼顾。此刻还在藏兵之山的他的那几个朋友,宫子耀。周书樊,还有菲尔顿等人,则绝对凶多吉少。而就算这次他躲过去,也意味着他用心经营的崔离这个身份以后再也无法见光,被判了死刑——可以想象,当魔族和三眼会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能力的时候,他们会做些什么,恐怕到那个时候,崔离要面对的就不是面前的这两个大地骑士了。

    而第二张底牌,这个时候就算动用,张铁拼尽全力,估计能对付得了齐老怪和魔族骑士中的一个人,面对两个毫无伤的大地骑士,他进阶的那个骑士职业再牛也没有多少胜算。

    怎么办?

    只有拼了!

    张铁的眼神变得坚毅起来,慢慢的挣扎着站起……

    齐老怪和魔族男爵都看到张了张铁挣扎着站了起来,但是两个人都是随意瞟了张铁一眼具没理会了。特别是齐老怪,埃了他全力一击,张铁能在这个时候还能站起来就已经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他才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黑铁骑士现在对他还能有什么威胁,哪怕是张铁毫无伤他也不会把张铁放在眼里,何况只是这种时候。

    感觉已经胜券在握,再也没有人能威胁两人,齐老怪和魔族男爵在协商着最后的“战利品”的划分,着急想先把好处吃到嘴里……

    “捧山真人和崔离归我,那个女的是你带来的,归你,大殿外面的那些骑士,大家平分……”齐老怪开口说道。

    “好处都被你占了,用这么多的骑士血祭,你吃得下么?”魔族骑士冷笑。

    双方现在只是合作,完全谈不上信任,面对利益,自然是一个都不轻易松口。

    “我的地之脉轮受过创伤,现在还未恢复,而且我还有两门秘传战技,刚好借这次献祭让其突破,达到圆满境界……”

    “你需要的,我自然也需要,这里的大地骑士归我,他们两个归你,外面的那个大地其实如果你能最后把他摆平,也归你,其他的我们平分!”这是魔族男爵的方案。

    “这不可能!”

    “难道你想和我用拳头来说话么?”魔族男爵的脸上,已经有了杀气。

    齐老怪眯着眼睛认真的看了一会儿魔族男爵,最后终于妥协,“那等到要对付天禄堂长老的时候,你要和我一起出手!”

    “成交!”

    两个人几句话商量完毕,就各自转身走向自己的“目标”——魔族男爵走向捧山真人,而齐老怪则走向张铁。

    看到齐老怪走向张铁,想到张铁的难缠,看在齐老怪手上的那个水晶球的份上。魔族男爵提醒了齐老怪一句,“这个黑铁骑士实力强悍。诡计多端,不是一般的黑铁骑士可以比拟的。你保管好你水晶球,小心不要在一个黑铁骑士手上吃亏!如果你能暂时留着他,过一会儿我用其他的黑铁骑士和你交换,我要活剐了他,让他看着自己被我亲手血祭……”

    齐老怪大笑,带着几分嘚瑟和炫耀的说道,“哈哈哈哈,一个黑铁骑士而已,老夫什么黑铁骑士没见过。太夏七大宗门的精英折在我手上的也不止一个了,这个人还有用,我不会马上血祭了他,还会把他放出去,这个人在下面的那些骑士中人缘不错,而且此刻除了这里的几个人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我有一门血魂寺的移神控魂秘法,刚好可以控制住他,让他暂时为我所用。到外面作为我的内应,在收网捞鱼的时候关键时刻可以省下我们不少的手脚!”

    有一句话说得好,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嘚瑟。连鬼神都讨厌嘚瑟的人,所以人一嘚瑟,都不会有好结果。

    齐老怪不知道。就是他刚刚嘚瑟的这几句话,让已经准备亮出自己的第二张底牌暴起一搏的张铁瞬间改变了主意。

    移神控魂秘法?

    张铁也会。而且张铁催动张这门秘法的,是他强悍到变态的精神力。

    此刻的张铁。对《摄魂禁断大术》中各秘法的修炼,绝对已经达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

    齐老怪很自信,特别是对自己掌握的血魂寺的各种秘法很自信,他做梦也想不到,就是他面前的这个大个子,同样修炼而且精通血魂寺的这一门移神控魂秘法……

    齐老怪更想不到的是,张铁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怎么样的一个高度……

    ……

    “杀……”

    张铁在等待着齐老怪走过来的时候,捧山真人已经暴起,整个人身化流光,带着一股血气,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对着魔族男爵冲了过去。

    大地骑士的尊严,让捧山真人即使明知此刻已经没有胜算,即使已经身受重伤,难以与人动手,但还是主动起了攻击,绝不束手就擒。

    虽然平时话不多,个子不高,待人性子也冷淡,但在骨子里,捧山真人极其刚烈。

    他才刚刚一动,身上的伤势瞬间迸,他的眼睛里,耳朵里,鼻孔之中和嘴里,就同时喷出了七股黑色的血,而在他身上的血气之中,一轮奇异的长虹贯日的虚影瞬间就显现了出来……

    长虹贯日,寒风颯起,烈士刺客,舍身之击!

    “没想到你还觉醒了华族先祖血脉之中最强的一种刺客血脉,可惜,如果你不受到重创,你这一击,我都要退避三舍,而现在么,你这一击,还有以前两成的威力么……”魔族男爵嘴上说着,轻松的避过了捧山真人的一击,然后只是一拳,就再次把捧山真人打得飞了出去,在空中洒下一片鲜血……

    ……

    “杀……”捧山真人再次暴起,全身飙血,舍身一击,朝着魔族骑士冲去……

    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布衣之怒,厉于天,自有浩气长存……

    ……

    看着眼前的捧山真人,张铁的眼睛湿润了……

    “你这个狗杂种,老子和你拼了!”张铁就像狂一样,怒吼一声,朝着齐老怪冲了过去,似乎只有一股血气只勇……

    ……

    只是几分钟后,“困兽尤斗”的张铁就已经被冷笑着的齐老怪一把掐住了脖子,整个人凄惨无比,连挣扎的能力都失去,似乎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

    抓着张铁脖子的齐老怪一把把张铁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凑过一张丑脸,“看着我的眼睛……”

    齐老怪的话中似乎有一股魔力一样,一听这话,张铁就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就看向了齐老怪的眼睛。

    齐老怪的眼中,两团鬼火一样的幽光,直直刺入到张铁的眼睛之中……

    ……

    齐老怪修炼的移神控魂秘法的魂体进入到张铁的识海之中……

    在进入到张铁识海的那一刻,齐老怪就吓了一跳,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这片识海,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识海都不相同,实在是太浩瀚,太广阔了,而且奇怪的是,张铁的这片识海,完全就是一片迷蒙的雾气,让他连方位都无法辨别。

    赶紧找到崔离的魂体,将其制住。

    齐老怪的魂体在张铁的识海之中流光一样的飞了起来。

    突然之间,识海之中天地一暗,正在如流光一样飞行的齐老怪的魂体只觉周围空间一暗,他抬头,只见云雾之中,一个宛如百丈巨人一样金光闪闪的陌生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的身高,只是刚刚达到那个巨人的膝盖。

    在这个巨人面前,齐老怪的魂体一下子变成了站在怒目金刚面前的三岁孩童。

    等等,怎么这个人和崔离长得不一样……

    齐老怪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但已经不会有人回答他。

    面孔陌生而又带着一丝让齐老怪说不出来的熟悉的巨人金刚冷笑着,抬起一只脚,就在齐老怪一声恐惧的大叫声和飞窜之中,一脚踩下,将齐老怪的魂体踩成了碎片……

    移神控魂秘法瞬间反噬,而且是最凶猛的反噬……

    ……

    抓着张铁脖子的齐老怪突然浑身一震,七窍喷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痴痴呆呆,抓着张铁脖子的手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垂了下来……

    张铁眼中厉光一闪,脚一挑,掉在地上的噬金三棱匕一下子就到了他的手上,然后一挥……

    齐老怪的脖子喷出一股血柱,脑袋一下子就飞了起来……

    张铁闪电般的插回噬金三棱匕,一只手抓住齐老怪飞起的脑袋,一只手抓住从他手上飘起来的水晶球,大喝了一声,“住手……”

    ……

    张铁喊住手的时候,捧山真人那边也分出了最后的结果,魔族男爵一脚把捧山真人踩在了脚下。

    听到这边的大喝,魔族男爵转过头,看到的,只是捧山真人倒下的无头的身体和被张铁抓在手上的脑袋,当然,还有重新落回到张铁手上的水晶球。

    在齐老怪手上转了一圈之后,水晶球又回到了张铁的手上。

    齐老怪死了,张铁还活着吗,除了张铁,谁都不知道在刚刚那一瞬间到底生了什么,齐老怪看似在张铁的识海之中耽搁了一点时间,但那点时间,在识海之外,其实连半秒钟都不到……(未完待续……)

    第三十四卷第五十二章关公面前耍大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