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五十三章 投鼠忌器
    张铁一拿过水晶球,精神力一渗透进去,就感觉到在刚刚这几分钟的时间内,齐老怪已经用水晶球关闭了神庙的所有进出门户,神庙内的气温更是一下子就全部降低到了藏兵之山山顶的水准,而且空气越来越稀薄……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外面的各个骑士一定已经惊慌失措,感觉到了神庙之中生的变化。

    而通过寻踪之羽,张铁感觉到天禄堂的太上长老张安国,还有6仲明,此刻两个人都在神庙大门的入口处。

    张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水晶球,让神庙外面的气温和空气恢复正常,然后,一下子打开了神庙的大门。

    在神庙大门打开的瞬间,张安国和6仲明一起冲了进来,也是在同一瞬间,看到有人族的大地骑士冲进来,魔族男爵动了,他的身影只是一个闪动,就一把抓住了捧山真人的脖子,带着捧山真人飞快的退到林浣溪的身边,一脚踩住林浣溪的脖子,一下子就给自己的手上抓了两个人质,然后推到神殿内部的一处墙壁面前,目光闪动着,看着神庙内的变化。

    这个时候,最吃惊的其实是张安国和6仲明。

    神庙大殿内的情景,对于第一眼看到的两个人来说,实在是给两个人太大的冲击了,太诡异了,两个人都没想到进入到神殿之后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一冲进来,两个人都同时大吃一惊。

    齐老怪死了!

    这个大地骑士的无头尸体就倒在张铁面前,似乎是被张铁干掉的,因为张铁一只手拿着齐老怪的脑袋,一只手拿着一个水晶球,整个人就站在齐老怪的身边,虽然张铁的身上也有一些伤势,但至少他还站着。

    大殿之中多了一个魔族!

    捧山真人和林浣溪此刻就在魔族的手上。

    张安国冲到山顶,捧山真人和齐老怪已经消失,而在神殿大门的门口,还有一些血迹,后来整个神庙金字塔内的空气和气温开始变化,张安国接到了在藏兵之山各处的天禄堂骑士用遥感水晶传来的警讯,就脸色大变,猜测可能已经有人进入到了神殿之内,控制了神殿中枢,但无论如何,天禄堂的太上长老都没想到自己进入到神殿看到的会是这么一个场景。

    哪怕是想象力最丰富的人,也不可能想象得出刚刚这里到底生了什么。

    只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刚刚在神殿之内,生过一场血战。

    “放开浣溪……”看到自己的妻子生死不知,被魔族男爵踩在脚下,一向温文尔雅的6仲明眼睛就红了,双眼简直要喷火,就要向魔族男爵冲过去。

    魔族男爵只是脚下微微一用力,一惊恢复过来一些的林浣溪就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6仲明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谁要敢冲过来,这两个人就先给我陪葬!”魔族男爵恶狠狠的说道,眼中凶光四射。

    对魔族男爵来说,此刻的情况,同样险恶无比。

    水晶球再次落在了张铁的手上,张铁控制住了整个神庙的门户中枢。

    人族的大地骑士还有一个完好无损,除了这个大地骑士之外,人族在这里还有二三十个黑铁骑士,这二三十个黑铁骑士可以组成至少个三位一体战阵。

    如果张铁这个时候关闭神庙门户,他在这里被一个大地骑士和二十多个黑铁骑士用车轮战围殴的话,他再有一条命,今天也要交代在这里。

    还有一点就是,一直到现在,魔族男爵都不知道崔老怪是怎么死的,刚才他虽然在应付着捧山真人,但实际上,也还分出了一丝精力注意着齐老怪那边的情景。

    齐老怪的实力是压倒性的,只是几分钟,齐老怪已经把那个叫崔离的大汉蹂躏了一番,最后像小鸡一样的抓在了手里,叫崔离的那个大汉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一切都没有问题。

    然后,就是那么眨下眼皮的功夫,齐老怪死了,他的人头被崔离抓在了手里。

    如果是演戏的话,情节跳跃都他妈的还有一点过渡和预兆,就算是下雨,至少也要打个雷,再不济天上也要有点云彩吧,但就这一下,完全没有任何过渡,任何的预兆,胜利在手掌控全局的齐老怪一下子就掉了脑袋。

    一个大地骑士,在掐住了一个失去反抗能力的黑铁骑士脖子的时候,死了……大地其实突然死了?

    崔离怎么做到的?

    魔族男爵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魔族男爵才对张铁有了一种忌惮。

    齐老怪在掉脑袋的时候,正在做两件事,第一件事,齐老怪的手掐着张铁的脖子,与张铁的身体保持了较长时间的接触,第二件事,齐老怪当时正要施展他的血魂寺秘法。

    在经过一番短暂和缜密的逻辑分析之后,魔族男爵猜测,齐老怪的死,估计十有与这两件事相关。

    张铁的身上,或许隐藏着某种恐怖的剧毒或者是危险的东西,刚才自己追杀了这个黑铁骑士那么久,都没有任何事情,齐老怪在占据上风的时候,也没有事情,这一碰到那个黑铁骑士的身体,一抓住那个人的脖子,齐老怪就死了,难道不奇怪吗?要么,第二个可能,就是齐老怪倒霉透顶,他的血魂寺秘法,突然出了问题被人抓住机会……

    魔族男爵不愧是魔族之中的贵族,无论智慧还是战力都不是一般魔族的大地骑士能比的,只是经过一番分析,虽然还没弄清楚真相,但是真相却已经出现在他的推测之中。

    ……

    “齐老怪是魔族三眼会……的人……召集众人……击杀魔族骑士……”

    被魔族骑士抓在手里的捧山真人,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冲进神殿之中的天禄堂长老的疑惑,一下子鼓足力气,大吼了一声。

    捧山真人刚刚叫出这么一声,咔嚓一声,整只手就被魔族骑士硬生生的折断,不由闷哼了一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也就是捧山真人这一句话,让冲进神殿之中的天禄堂长老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了到底谁才是敌人,说实话,刚刚看到张铁提着齐老怪头颅的时候,冲进来的两个人都无法确认张铁到底是敌是友,现在好了,所有的矛头就指向了魔族骑士一个人。

    张铁为什么能击杀齐老怪,捧山真人为什么会重伤落入魔族骑士之手,这些问题,虽然也让人好奇,但这个时候,却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怎么对付眼前的这个魔族骑士,才是最重要的。

    冲进来的张安国原本是侧身而立,同时对着张铁和魔族骑士,这个时候,他动了一下脚步,脸色瞬间严肃无比,身上的战气鼓动,变成正对着魔族骑士。

    魔族男爵虽然最不愿意面对被所有人族骑士围殴的情况,但这个时候也不由凶悍的瞪着张安国,“用你们华族的话来说,今天我就算死在这里,也要拖几个垫背的,我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垫背的,谁要做第三个?”

    ……

    在击杀了齐老怪之后,张铁一直格外的沉默。

    张铁沉默,是因为惋惜,他感觉到了齐老怪死亡后他的脉轮能量的消散,但在这种时候,他也无法做什么,因为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在快击杀齐老怪和慢慢炼化齐老怪的地之脉轮之间,他只能做出一个选择,他也只能做出那个选择。

    这是大地骑士完整的地之脉轮啊,这样的脉轮,地元素的含量充沛无比,绝对大补,这样的一个脉轮吸收掉,自己估计就能进阶黑铁二变。

    张铁心中暗叹。

    也是在沉默之中,张铁的心如水晶一般的明澈起来,在张铁的大脑之中,他将从他遇到魔族男爵开始的每一个细节,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最终,让张铁印象最深的,却是齐老怪当时和魔族骑士讨价还价时说的那句话。

    ——我的地之脉轮受过创伤,现在还未恢复,而且我还有两门秘传战技,刚好借这次献祭让其突破,达到圆满境界……

    ——血祭……恢复……血祭……脉轮恢复……

    张铁的所有的脑细胞和全身的神经因为“血祭”和“脉轮恢复”这两个词都变得无比躁动起来。

    越是内心激荡的时候,张铁表现得越是平静。

    张铁深深的看了魔族男爵一眼……

    这个时候,张铁的眼神特别,眼神之中,已经不完全是仇恨。

    当然,别人都不可能读懂张铁眼神之中的意思。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这就是华族智慧的凝结。

    妈的,拼了,怎么也要试一试。

    “你走吧!”张铁开了口,对着魔族男爵开了口,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就让神殿之中所有人的眼光再次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张铁表情平静的看着魔族男爵,丢下了齐老怪死不瞑目的脑袋,“你放下捧山真人和林浣溪,我们也不为难你,让你离开神庙金字塔,已经死了一个人了,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地方拼得鱼死网破,你斗不过我们,而我们要杀你,也要付出代价,至少你现在手里的两个人马上就要性命不保,大家不如各退一步,你放人,我们让你离开,等离开神庙之后,大家要打要杀则随便……”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