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男爵的悲剧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魔族男爵尝试了很多次突破到神殿的中线位置,这是最后一次,在这一次之后,面对着张铁控制着的围殴他的三根武器,一直到最后倒下,魔族男爵都没有能力再次突破到以前的位置。如果说之前的那根深渊战枪的枪头在围攻他的时候,那是一头野狼和一头疯狂野牛的较量,在这样的较量下,魔族男爵还有反击的余力,还能拖着撕咬在他身上的野狼冲向张铁,那么,在围攻他的武器的数量再次增加了两根之后,撕咬在野牛身上的野狼的数量变为了三只,这只野牛再疯狂,再凶悍,也会慢慢变得疲惫下来,步履蹒跚,最终倒下。那一道道的伤口,一滴滴的流血,还有一次次传递到他身上的打击与刺穿,让魔族男爵一点点的虚弱了下来,护体战气在承受攻击的时候波动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薄,传递到魔族男爵身上的伤害也越来越大……在这样的攻击下,一块铁都会融化,何况是一个血肉之躯。因为以前没有和神御主宰战斗过,所以魔族男爵不知道是否所有的神御主宰都能像他面前的这个一样,可以通知控制很多武器,在战斗中,就像完全赋予了那些武器生命和灵性一样,让那些武器完全各自进行着毫不相干的攻击。尖锐的深渊战枪的枪头的攻击路径是中路。也是他身体的主要部位,其攻击的方式,主要是闪电一样的快刺穿。有一截战枪的枪身攻击的是他的脑袋和肩膀。那一截战枪的枪身攻击他的时候,就像有一个无形的隐形骑士漂浮在他面前的虚空之中,拿着一根根子,劈头盖脸的朝着他的脑袋和肩膀猛砸,他跑到哪里,那根棍子就跟到哪里,甩都甩不脱。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猛砸。第三节战枪的枪身攻击的是他的下盘。贴着地面,在离地三尺以下的高度,不顾一切的猛扫,只要一个不注意。稍一分心,那节棍子就要落在他双腿的护体战气上,那巨大的力量传递到他的腿上,震得他锥心的疼,似乎不把他的双腿打断决不罢休一样。魔族男爵的反击,则全部被张铁身前的那面盾牌抵挡了下来。那根深渊战枪的三个部分,一个部分穿心,一个部分砸脑袋,一个部分则要打断他的腿。无时无刻没有停歇,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让魔族男爵从愤怒。恐惧,最后一直到无力和绝望……再次坚持了十个小时之后,魔族男爵的护体战气终于崩溃了,带着一股大地骑士的悲壮崩溃了,随着护体战气崩溃的,还有魔族男爵的体力和战斗意志。在与一个神御主宰在这种极端不利于他的环境之中受虐一样的战斗了过二十个小时。魔族男爵崩溃了。在崩溃的瞬间,魔族男爵以为自己马上会死。会被深渊战枪的枪头贯穿自己的心脏,瞬间被撕得粉碎,但他却没有死。深渊战枪的枪头没有贯穿他的心脏,而是刺破了他小腹下面空虚的气海。一直在他脑袋上盘旋的那根铁根没有砸碎他的脑袋,而是砸碎了他两只手肩膀一下的两只手臂,瞬间让他的手臂上的每一根骨头碎裂成了无数片。攻击他下盘的那根铁棍砸敲碎了他的小腿和膝盖。所有的攻击,几乎是同时生。剧烈的疼痛让魔族男爵不由自主的跪到地上,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惨叫声未停下,深渊战枪的一节枪声突然插到了他的嘴里,只是一搅,魔族男爵一口的利齿全部崩碎。魔族男爵仰天摔倒在神殿的地面上,满嘴血色的冰渣,两只手脚如被小孩弄乱的面条一样软软的扭曲着,嘴里吐着血泡,血一离开他的身体就冰冻了起来,魔族男爵彻底的失去了所有反抗和挣扎的力气,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这就是与神御主宰战斗的结果,魔族男爵支撑了二十多个小时,而等到最后分出胜负,却连一秒钟都不要。魔族男爵倒下,神殿的温度突然一下子恢复了正常,因为如果这个时候还保持在那种低温的状态之下,气海被破,身受重伤的魔族男爵有可能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了就要死去。张铁停下了手,慢慢走了过来,白银秘藏的盾牌和水晶球就漂浮在他身后的虚空之中,跟着他一起飘了过来。宽阔空寂的神殿之中,这个时候,张铁的战靴踩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格外的响亮清脆,那战靴咔咔的脚步声的回音在神殿之中响起,也带着一股特别的气势。这个时候,张铁的心中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自豪,澎湃,带着一股巨大的兴奋,让张铁都有些激动。这就是战神大地骑士的感觉吗?张铁问自己,这一次的战斗,毫无疑问,将是张铁人生之中的一个巨大的,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突破,在这次突破中,他正面战胜了一个魔族的大地骑士,这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以前在威夷次大6的时候,才是一只脚跨入大地骑士门槛的魔帅一个人就弄得威夷次大6天翻地覆,怀远堂的长风伯爵处心积虑,老谋深算,也才刚刚进阶大地骑士不久,而且以大地骑士的实力稳坐幽州刺史之位,由此可见一个大地骑士的分量。这个时代,许多小型的次大6上,是根本没有大地骑士的,就算在太夏这样的人族核心国家,一个大地骑士,也是一州刺史和车骑将军的等级,雄霸一方,所以,张铁能正面战胜一个大地骑士,对张铁来说,绝对有着划时代的意义。魔族的大地骑士不是齐老怪,如果说齐老怪是被张铁用计杀死的话,那么魔族的大地骑士,可以说是硬打硬碰的败在了张铁的手上。张铁来到魔族骑士的面前,低下头,看着躺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的魔族的大地骑士。俯视着一个被自己打倒的大地骑士,这对张铁来说,让他充分感觉到了一个征服者所拥有的那种难以言语的快乐……“杀了我吧……”因为满口的牙齿都被张铁打掉,这个时候的魔族男爵说话都依旧有些不清不楚了,但还是能基本听得懂他的意思。“你想得美……”张铁笑了笑,抽出了身上的噬金三棱匕,就像杀猪屠狗一样,踩住魔族男爵的一只手的肩膀部位,蹲下,然后如外科医生一样拿起魔族男爵的一只手,就在魔族男爵略带惊恐的眼光之中,顺着魔族男爵手臂上肌肉和骨骼的脉轮,划开魔族男爵的手臂,然后用手指抓住魔族男爵手上的一根黝黑的大筋,使劲儿一抽,魔族男爵双眼瞬间一鼓,就惊天动地的惨叫起来。骑士同样会疼,而且骑士因为身体的强悍,肌肉和筋骨都比常人强大得太多,面对抽筋这种酷刑的时候,其痛苦,也比常人多出几倍。所以,张铁一抽他的筋,以魔族男爵的意志,都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魔族男爵断裂的手臂因为张铁抽筋的这个动作,指爪和胳膊都变得怪异的扭曲起来。噬金三棱匕的光华闪动了一下,张铁直接把魔族男爵一只断掉的手臂上的大筋给切了下来……张铁把那根大筋放在自己面前看了看,就像丢垃圾一样的丢到一边,随后又站了起来,来到魔族男爵的另一边,同样踩着魔族男爵的肩膀,如法炮制,将魔族男爵另外一只手上的大筋抽出切下。就这么两下,就直接让魔族男爵疼得昏死了过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