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四卷 第六十章 秘库和炼狱
    刚刚从齐老怪身体内分离出来的金属牌还带着齐老怪身上的血迹,张铁念头一动,直接从黑铁之堡内召唤出一股水流冲洗在那块长方形的金属牌上……

    清澈的水流在张铁身前三尺的空中凭空出现,就像打开的水管龙头,直接冲刷在了那块金属牌子的身上,溅落的水流又凭空消失,被张铁送到了黑铁之堡的混沌深渊,半滴都没浪费。↖

    水流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非常的神奇,简直像梦幻一样,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看着的话,一定又会大声惊呼为神迹。

    金属牌子则在空中自动翻滚着,就像在洗澡一样,半分钟的功夫,被水流冲刷了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再也没有半点污秽。

    张铁一伸手,金属牌子落在了他的手上,虚空之中的水流一下子也停了下来。

    这块金属牌子的大小和形状有点像大头兵们的身份铭牌,张铁一把牌子拿到手上,就感觉到了这块牌子沉甸甸的分量。

    牌子很厚重,长度约有八厘米,宽三厘米,高两厘米不到,争块牌子用珍贵的紫金和秘银打造,在张铁正对着的这一面的牌子上,有着亭台楼阁和一座座上峰的图案,工艺巧夺天工,制造技艺绝对在张铁的大匠师之上。

    翻过牌子,在牌子的另外一边,则刻着一只形似乌龟的神兽,神兽上驼着一碑,碑上几个华文的篆体小字——血魂寺玄武秘库。

    秘库这两个字让张铁心快的跳了一下——难道是空间装备?

    随后,张铁的一道精神力就打入到了这个金属牌中。

    在精神力刚刚进入到这个空间的瞬间,张铁就感觉到了这个空间装备中似乎包裹着一颗纳珠。

    这的确是一个空间装备。而随着齐老怪的死亡,齐老怪在这个空间装备上面留下的精神锁印已经彻底的崩溃。张铁没有半分阻碍就进入到了里面。

    一到里面,张铁的嘴巴就一下子张大了。整个人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这个空间装备里面的空间太大了,除了黑铁之堡这种神器之外,这是张铁到现在为止见过容量最大的空间装备,这个空间装备里面的空间,完全就是一个长宽高过5o米,总体容积大于125ooo平米的大仓库。

    相比起张铁从魔帅手上获得的那个总容积好不到3o立方米的小小的空间戒指,这个空间,完全就是一个巨无霸。

    这样的空间装备,已经是空间装备之中等级非常高的极品货色。

    再看了看这个空间装备上的文字——血魂寺玄武秘库——既然这个东西是血魂寺的收藏。以血魂寺能让太夏七大宗门联手围剿的底蕴和能力,能有这样的空间装备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样的空间装备太珍贵,估计就算整个血魂寺拥有的同类的空间装备也绝对不会多。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是华族传说之中的四大神兽,能以四大神兽之一来命名,那就说明血魂寺拥有的同类的空间装备有可能也不过四件。

    了!

    仅仅是这么一件空间装备,这次的神庙之行就大了。

    张铁笑得嘴都咧了起来……

    齐老怪的私人物品都在这个空间内不起眼的一角。连这个空间百分之一的利用率都没有达到。

    在齐老怪的那些东西中,张铁看到了堆积起来的大堆的金灿灿的金块和一箱箱的金币与世俗的财物珍玩,这些东西,粗略一扫。加起来可能有三四亿金币。

    除了这些之外,在那些如小山一样堆积的金银财宝旁边,还有一个药剂架。上面放了一些药剂瓶,药剂架子的下面。腌菜罐子一样的大陶罐也放了四五十个,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药剂架的旁边,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几个水晶盒,而在架子和桌子的旁边,还零零散散的有一些准备好的食物与几个零散的箱子与几件看起来不错的刀剑之类的武器……

    这才是齐老怪的身家。

    看看这些东西,就估计齐老怪还有许多的后手,但可惜,他的那些后手还来不及使出来,他就挂了,地狱之中,齐老怪一定郁闷无比。

    这个时候也不是盘点齐老怪资材的时候,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张铁也就压抑着心中收获的喜悦,把这块血魂寺的玄武秘库收起,继续朝着魔族男爵走了过去。

    魔族男爵已经再次清醒了过来,在张铁灌下的全效药剂的功效下,他的脸色已经好了一些,手脚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除了失去行动能力之外,一切都正常。

    和张铁战斗了二十多个小时,被张铁打断骨头,敲碎牙齿,破掉气海,抽筋断筋彻底瘫痪手脚的活动能力,这些伤势虽然不轻,但对骑士来说,却并不是致命的伤害,作为大地骑士所拥有的强悍生机并未打折多少。如果不是被破开气海与手脚不能行动,只要再休息几个小时,魔族男爵就可以恢复相当的战力。

    躺在地上的魔族男爵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走过来的张铁,“你不用得意,就算我今天被你血祭,你也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血祭你?谁说要血祭你的?”心情很好的张铁和颜悦色的问道。

    “哼哼,不要装了,血祭熔炉都打开了,你不想血祭我,又想干什么?”魔族男爵已经做了必死的心里准备,也就没有和张铁客气了,这个时候,他还想不出除了血祭之外,张铁还能在自己身上捞到什么东西。

    事实证明,魔族男爵还是天真了一点,他以为张铁的神御主宰的身份已经是张铁最大的底牌,对张铁还有的底牌,对张铁想干什么,一直到现在,他都摸不清,他甚至搞不懂张铁为什么既要瘫痪他,又要给他吃药,这样的人物,在这样的地点与张铁作对,注定要悲剧。

    “或许你不相信,我打开血祭熔炉的目的是为了救你……”张铁脾气很好的来到魔族男爵的脑袋面前蹲下,一只手已经摸在了魔族男爵的脑袋上——多么充沛的地元素啊,进阶大地骑士的人地之脉轮已经完全凝聚,其脉轮凝聚的地元素的含量,也不是普通的黑铁骑士能比的。

    “救我!”魔族男爵冷笑着,“想骗小孩吗?”

    “我不骗你,你马上就知道了,现在你都是我手上的鱼肉,我骗你干什么……”

    魔族男爵还想说什么,但是突然之间,他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紧,张铁的一只大手,就像抓着一个球一样,一紧抓着他的脑袋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在把魔族男爵提起来后,张铁的一只手抓住魔族男爵的脑袋,一只手则抵住了魔族男爵的背上的脊椎,将魔族男爵举了起来。

    魔族男爵虽然体重不轻,但他的这点体重,对张铁来说,完全和一根稻草没有区别。

    看着张铁眼中那莫测的光芒和嘴角的那一丝磨刀霍霍的笑容,被举起来的魔族男爵突然感到恐惧了起来,“啊,你要干什么……”

    “我在给你创造被治疗的机会啊!”

    张铁说着,炼狱轮回秘法动……

    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凝固好的地之脉轮如同被重锤狠狠的敲打了一下一样,魔族男爵脸色大变,怎么可能有秘法能攻击骑士的脉轮?

    脉轮再次一震,又一次敲打……

    随后,敲打的频率越来越快,魔族男爵的地之脉轮的震动也越来越频繁起来。

    “你是炼魔?”

    魔族男爵的这一嗓子吼出来的恐惧,简直已经肝胆俱裂,脸色变形,作为魔族的贵族,他终于想起了一个让所有魔族骑士都闻之色变的人族骑士,魔族骑士对那个人族骑士的恐惧,并非完全因为死亡,而是那个人除了**之外,还会摧毁魔族骑士的信仰。

    对所有的魔族骑士来说,每一个魔族骑士的生命,他们生命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魔神哪里得来的,即使他们死亡,他们的一切,也会完全回归到魔神的怀抱之中,别人无法拿走,但那个炼魔,那个恐怖的人族骑士,却能将骑士最宝贵的脉轮炼化吞噬,让魔族骑士即使死亡也无法让自己再完整的回归到魔神的怀抱之中,这是最可怕的。

    “忘了告诉你,我还是炼魔的徒弟!”张铁笑了笑,手上继续用功……

    “啊……”魔族男爵大声惨叫,宛如被一群野人凌辱的天真少女一样的大叫了起来,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神殿之内。

    对任何一个魔族骑士来说,炼狱轮回秘法带给他们的,那才是真正的炼狱。

    ……

    大地骑士已经凝聚成的完整脉轮就像已经浇筑好的钢筋混凝土,其坚固的程度,远远不是还未进阶大地骑士的黑铁骑士的脉轮能比的。

    在炼狱轮回秘法无休无止的的轰炸与熔炼之下,整整四个小时,魔族男爵的地之脉轮才一下子奔溃……

    地之脉轮的奔溃让魔族男爵一口鲜血再次喷出,整个人一下子彻底萎顿了下来。

    奔溃的地元素像冰块一样的融化,绞碎,然后就猛的被抽离……

    魔族男爵的身体筛糠一样的颤抖着,而张铁的眼睛,则越来越亮……

    充沛纯净之极的地元素汹涌的涌入到了张铁的脉轮空间之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