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十二章 离开神庙
    沸腾的岩浆之海上,深渊飓风依旧肆虐,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推移到了黑铁历9o3年的1月……

    自两年前探索神庙遗迹的人族骑士小队离开之后,整整两年,这里再次成为了无人区,每年,除了某个特定的时候这里会有人的踪影之外,其余的绝大多数时间,哪怕是凑巧来到这里的人都找不出一个来。

    一只生长在地下世界中铁皮蝾螈从黑暗的洞穴之中钻出,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能让自己生存下去的食物,终于,在这只铁皮蝾螈在黑暗之中摸索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靠着它对食物气味的特有感知,这只铁皮蝾螈,在靠近岩浆之海的边上现了一些难得的美味。

    那些美味,是一些已经彻底风干的肉干和水瓜之类的东西,在这些东西的旁边,还有一个酒瓶,酒瓶里的酒已经干了,但那些常人已经无法下咽的风干的肉干和水瓜之类的东西,对铁皮蝾螈来说,却依旧可以下肚。

    地下世界的生物都有着自己生的本领,强大的生物可以利用自己的爪牙捕获足够多的猎物,而弱小的生物则会展出更多更杂的食物链条以及相的消化能力,铁皮蝾螈无疑就是属于后者的一员。

    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肉干被铁皮蝾螈囫囵吞枣的吞下,然后进入到铁皮蝾螈满是胃酸的胃室之中,铁皮蝾螈的胃酸有着强的腐蚀和分解特性,在铁皮蝾螈胃酸的浸泡下,肉干开始分解出石头所无法分解的铁皮蝾螈所需要的营养物质和能量。

    铁皮蝾螈一边在进食,一边也抬着一个脑袋。两只眼睛警惕而灵动的盯着四周,一有风吹草动,它就会以最快的度溜到最近的那片由岩石和山壁组成的阴影之中。

    在铁皮蝾螈的印象之中,面前的这片岩浆之海和岩浆之海上的深渊飓风,是所有生物都难以穿越的屏障。它需要注意的地方,只是深渊飓风和岩浆之海的另外一边就可以了。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当一只战靴从岩浆之海中踏出,而且一步步朝着海边走来的时候,这只铁皮蝾螈的反应慢了一拍。等它看到从岩浆之海中走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铁皮蝾螈被吓得像受惊的猫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整个躯干像弓一样的弹起,然后一下子就屁滚尿流的逃窜到了岩石缝隙的阴影之中。

    或许,在这只铁皮蝾螈逃走的时候。它那没有多少脑细胞的脑子里还会在想着这么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可以生活在沸腾的岩浆之海中,这样的生物,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危险无比的存在……

    张铁看到了仓皇逃走的铁皮蝾螈。

    这是一种有点像四脚蛇,也有点像娃娃鱼一样的地下生物,这种生物的皮肤有剧毒。

    这么一个地下世界的小东西,张铁自然没有功夫理会。

    在从岩浆之海走上来的时候。张铁已经把白银密藏的盾牌收到了自己的随身空间装备内。

    说来有些神奇,这两年在把藏兵之山搜刮过来之后,张铁居然在藏兵之山中找到了一件和他从魔帅手上缴获的盾牌一样的盾牌。两个盾牌都是白银密藏,大小款式完全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半点的区别,这样的现,让张铁瞬间明白了过来——或许,在能制造白银密藏的那个遥远年代。这些所谓的白银密藏,有许多。都是那个年代的大规模普及的制式装备,就如同太夏军队里装备的武器一样。同样的东西,不是一把两把的制造,而是大规模的批量生产。

    正是这样的现,让张铁自嘲自己以前实在太小心了一些,缴获了一件白银密藏还不敢拿出来,早知道同样的盾牌有很多,就算自己拿出来,谁又能知道自己手上的盾牌是从魔帅手中缴获的呢。

    所谓的做贼心虚,就是这个道理了。

    正是靠着这件白银密藏的盾牌和自己大地级骑士的护体战气与这一个月来吃下了大堆烈焰红莲莲藕所拥有的强的抗热性,张铁完成了一件以前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从这片沸腾的岩浆之海的地下,快的游到了岸边。

    这是张铁第一次见识到赵元本事的时候赵元所做的事,当时张铁简直惊为天人,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今天自己也能勉强做到了。

    这就是进步,几年前,就连张铁也不会想到自己能有在岩浆之中游泳的一天。

    此刻的张铁,已经再次变为了崔离的容貌,整个人披头散,胡子拉碴,搭配着他那铁塔一样的外形,看起来非常吓人,有些凶神恶煞的味道。

    铁皮蝾螈跑到了暗处,张铁一步步的走到刚刚铁皮蝾螈所在的地方,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地上的酒瓶引起了张铁的注意。

    酒瓶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些风干的零碎食物,地面上一些石头的缝隙之内,还残留着一些灰烬,张铁蹲了下来,仔细看了看,用手捻了捻地上的那些灰烬,脸色古怪了起来。

    那些残余的少量灰烬,应该是烧过的纸钱,那些纸钱上刷过一层金粉,所以烧过之后留下的灰烬和一般的纸片不一样,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随着他的老爸老妈也烧过这些东西,看眼前的样子,就在不久前,似乎有人在这里做过祭奠。

    这里?祭奠?

    这里有什么好祭奠的?谁会吃多了来这里祭奠?

    张铁感觉一切都有些莫名其妙,他摇了摇头,往前走去,然而还没有走出几步,他就看到岩浆之海旁边的一片岩壁之上,有刻着一片一个个斗大的血红大字,那是一幅挽联。整幅挽联笔走龙蛇,如夜雨惊雷,气势凛冽,但字里行间,却又满怀悲愤之情。

    ——大丈夫生当如此,好男儿死必如君!

    挽联的上面,有一行字,崔离老弟千古。

    挽联的下面,还有一行字,捧山真人泣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