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五卷 第十五章 同行
    曾经,因为彼此间实力的巨大差距,张铁差点被魔帅虐得像条狗……

    现在,同样因为彼此间实力的巨大差距,张铁则把一个和魔帅差不多的魔族的准大地骑士虐得像条狗。≤

    如果换一个场景,这个叫萨拉斯的魔族骑士或许还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变得如此的狼狈,但此时此地,眼中只有白大妹子的萨拉斯在欲火中烧之中被张铁一招偷袭得手,那也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萨拉斯不是壁虎,无法断尾求存,张铁的那一击,几乎同时一下子就把他身上的第三条腿和另外两条腿大腿以上的部分全部抽断了,可谓是一枪断三腿。

    深渊战枪上强悍到非人的力量,除了抽断了萨拉斯的三条腿,还让他的脏腑剧震,几乎瞬间就受了重伤,一口鲜血在被张铁抽飞的同时,就在空中狂喷而出。

    实战经验丰富无比的张铁又怎么会错失眼前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趁你病要你命,强大的战技轰击就像暴雨一样的把萨拉斯包围了。

    白素仙远远的看着张铁狂虐魔族骑士的身影,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腿上传来的疼痛,让白素仙知道,这不是做梦。

    这个声音,这个身影,正是她以为再也见不到的那个人。

    两年前,白素仙以为自己对崔离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了,而这个时候,再次看到崔离。她陡然之间又觉得陌生起来。

    眼前的崔离,强悍得简直已经出了白素仙的想象。

    这一次。风水轮流转,轮到那个魔族骑士释放出自己的战气狼烟了。

    在崔离的轰击中。魔族骑士也选择释放出了自己的战气狼烟,这就像一个以前人族通行的sos的求救信号,在生死关头,魔族骑士同样在期待着奇迹的生。

    可惜奇迹最终还是没有生,没有魔族的幻影骑士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给张铁同样的一个“惊喜”。

    只是几分钟后,随着萨拉斯的一声惊天惨叫,他的整个身体,在张铁双掌爆出来的一轮烈日一样的光芒中,被张铁一掌轰碎气化。变成了漫天的血雨灰尘,融入到了那一片翻涌的黑色雾气之中。

    战斗结束。

    整场战斗,最后在白大妹子的眼中,就定格在张铁的《大日烛龙掌》中的一招“翻江倒海”上,张铁使出这一招的姿势,在白大妹子的眼中,简直霸气无比,男人得不能再男人。

    张铁抓着魔族骑士头上的那一对特意留下的牛角,重新飞来到了白大妹子的眼前。

    “你究竟是人是鬼?”白素仙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张铁。还不等张铁开口,就先问了一个问题。

    “哈哈,我当然是人了!”张铁哈哈大笑,“要是人变成鬼就能把魔族骑士干掉。那魔族早就要灭族了,我们现在还打得什么狗屁圣战?”

    这口气,这神态。还是那个崔离,白素仙心中一下子就确定了。

    白素仙微微犹豫了一下。又问了一个问题,“那当初……当初在神庙遗迹。你不是已经和魔族的大地骑士同归于尽了吗……我们……我们还以为你死了!”

    “我没死,那个魔族的大地骑士倒是死了,我老崔还有一些保命的底牌,后来在神庙内还有一些奇遇!”张铁大大咧咧的说道。

    “奇遇?”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祸之福所倚,我老崔豁出一身剐,能把大地骑士拉下马!”张铁含糊的说道。

    看到张铁不想把他在神庙遗迹内的事情说得太明白,白素仙也就不再多问,对一个骑士来说,所谓的保命底牌,所谓的奇遇的细节,都如同骑士所修炼的功法内容一样,牵扯太多,干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任何一个骑士没事都不会到处瞎嚷嚷的把什么都说出来,识趣的人,自然也懂得规矩,不会多问。普通人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何况是骑士呢。

    看到白素仙脸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说话了,张铁就把手上的一只牛角递了过去,“这是战利品,我们一人一半,这个魔族,就算我们两个人一起击杀的,我老崔还算公道吧!”

    战利品拿到雄狮要塞,就算是一半,也可以获得一半的好处,雄狮要塞的这个规定,还是很人性的,也很有利于要塞内不同骑士的配合组队。

    “这个魔族骑士是你击杀的,战利品当然也是你的,你又救了我一次,我怎么还好意思再拿你的战利品?”白素仙摇了摇头,看着张铁,眼神迷离,脸上也多了一丝红晕,不拿张铁递过来的战利品。

    看到白素仙不要,而且神色有些扭捏,张铁当然也不会为了这么一点事情蘑菇,他刚脆的就当着白素仙的面把那对牛角收到了自己的随身空间之内。

    这次在神庙遗迹之内,张铁可谓是大丰收,别的不说,就说从齐老怪身上和魔族大地骑士身上获得的两件空间装备,随后都要见光,这两件东西来得光明正大,张铁自然不用再藏着掖着,而且此刻进阶大地骑士,张铁整个人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哪怕在太夏,大地骑士也是一州刺史级的武力,自然也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谨小慎微了。

    看到两只牛角眨眼之间就在张铁手上消失,百素仙才一下子一惊,从自己的那些绮丽的思绪之中清醒了过来。

    把战利品收好,张铁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深渊战枪的枪杆,这个时候,深渊战枪的枪杆已经呈现出一个弧度,有一点弯曲,战枪在手,张铁一只手拿着枪头部位,一只手抓着深渊战抢鸭蛋粗细的枪杆,就那么从上往下用手麻溜顺滑的一撸,深渊魔铁打造的战枪的枪杆就重新变直了。

    一起变直的,还有白素仙的眼神。

    这可是深渊魔铁打造的战枪啊,怎么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就像一根面条一样,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

    白素仙想想都觉得恐怖,再想到刚才张铁几分钟内击杀魔族骑士的雄威和轻松,白素仙突然明白了过来,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张铁,“你……你已经是大地骑士了?”

    “嘿……嘿……侥幸,侥幸!”张铁谦虚了两句,同样把深渊战枪收到了随身携带的空间装备内,刚脆的对白素仙说道,“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那我也走了,大妹子你就多小心了……”

    说完这话,张铁转身就要飞走,可是他才刚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嘤咛的一声痛苦的呻吟。

    张铁再转过来,就看到刚刚还站立在空中的白素仙眨眼之间就俏脸煞白,身形在空中摇摇欲坠,两手以一个西子捧心的姿势捧着自己的胸口,眉头轻皱,一下子就变成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白素仙原本就是一个爆乳美娇娘,这个时候再来一个西子捧心,她黑色宫装下的那一对大白兔,更加鼓鼓胀胀,几乎就像要从宫装里面破衣而出,让张铁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觉得喉咙有些热。

    “咳……咳……大妹子,怎么了?”张铁问了一句是男人在这种时候都会问的话。

    “刚才……奴家已经被魔族骑士击伤!”白素仙一副柔弱的样子,“奴家”这么软糯的自称再次瞬间从她嘴里面蹦了出来,她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媚媚的看着张铁,“不知道哥哥能不能怜惜奴家一次,让奴家与你同行几日,好能够安心养伤,免得再遇到魔族骑士,遭遇什么意外……”

    看着眼前白素仙的样子,张铁摸了摸头,感觉很难拒绝,“这个……好吧!”

    两年多没有从神庙遗迹中出来,张铁也想找个熟人了解一下现在地元界和雄狮要塞之中的情况,既然遇到白素仙,那就做个顺水人情吧。

    白素仙眼波流转,“不知道哥哥要去哪里?”

    “我刚刚那里出来,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准备先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再说!”张铁指了指远处的那个洞穴入口,那个洞穴入口,也是白素仙想冲进去逃离魔族骑士追击的地方。

    “就在那个洞穴之中,我知道一个藏身之地,不如我们就去哪里暂时落脚再做商量,这里刚刚与魔族骑士战斗过,说不定又会引得什么人来!”白素仙征询张铁的意见。

    “好,大妹子你带路吧!”

    白素仙对张铁妩媚一笑,一甩宫袖,整个人就再次飞起,朝着远处的那个洞穴入口飞去。

    张铁则跟在白素仙的身后,朝着那个洞穴飞去,他刚刚才从那个洞穴之中飞出来,此刻又要再次进去。

    ……

    看得出来,白素仙对那个洞穴得地形的确很熟,只是飞入那个洞穴二十分钟后,白素仙身形一转,就一下子进入到了一条对张铁来说有些条陌生的岔道之中,在那个岔道之中东转西转了半个小时,一片高大的火红色的巨菇林就出现在了张铁眼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