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五卷 第十七章 美人下药谁能挡
    只是帮白素仙把药膏涂完,白素仙的整个人就完全软在了床上,整个人娇喘嘘嘘,张铁也一头大汗,比刚才干掉那个魔族骑士还累。¢£

    白大妹子似乎想生点什么,而张铁,却还是岿然不动。

    涂抹完药膏,张铁帮白素仙把衣服拉了起来,盖住白素仙的背部和从后面看上去那若隐若现的一对雪白饱满的大白兔的侧面,自己则后退了两步,用有些冒烟的嗓子干哑的说了一句,“大妹子,好了……”

    白素仙起身,拉好了自己的衣服,一脸通红,头散乱,她看了张铁一眼,眼中那幽怨的目光,如诉如泣,把张铁的骨头都看得软了一下。

    这个妖精,张铁再次暗骂了一句,再次从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一个水壶里,痛饮了几口清澈甘冽的山泉。

    “大妹子你的外伤已经无碍,还有一点内伤,在这里休养两日就好了,我看这里清幽,也不会有人来打扰,老崔我……”张铁已经想撤退,在这里每多呆一天,张铁觉得擦枪走火的几率就会高很多。孤男孤女**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哥哥想走就走吧,奴家蒲柳之姿,也的确不入哥哥法眼!”白素仙突然幽怨了起来,自己坐在床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奴家听说魔族手段众多,其中还有众多诡异莫测的追踪之法,刚刚与那个魔族骑士交手,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在我身上留下过什么标记和手脚,要是哥哥走了。有魔族高手追踪而至,乘奴家有伤在身要了奴家的性命。奴家也就自认红颜薄命,绝不会埋怨谁的!”

    张铁张了张嘴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白素仙这么一说,他还真不好意就这么走了,自己从她嘴巴里了解完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就把她甩了,感觉有些过河拆桥,而且,白素仙说的也是真的,魔族骑士的确有这么一些手段,最直接的。要是有人使用追魂灵蝶追过来的话,自己走了,留下白素仙在这里,那反而是自己坑了她了。

    “这个……妹子长得就像仙女似得,你要是蒲柳之姿,那天底下,哪里还有能看的女人,既然妹子这么说,那我老崔就再多留两日吧。只是这里也算是妹子的闺房,孤男寡女在一起多有不便,我在附近也找颗巨菇掏空一下暂时能容身就好了!”

    听张铁称赞她,白素仙的脸颊一下子就绽放出了桃花一样的鲜艳光彩。她摸着自己的脸,媚媚的看着张铁,“哥哥说我长得好看!”

    “好看。绝对非常好看……”

    “那刚才……”白素仙有些欲言又止,神色扭捏起来。

    张铁哈哈一笑。再次显露出崔离粗豪直爽的作风,“说实话。刚才我老崔都有点忍不住想直接把你按在床上给办了,只是这种事情,我老崔从来不乘人之危,看你身子柔弱,估计也经不起折腾,这才压下自己的火气……”

    已经多次体验过崔离的“豪爽”,这个时候的白素仙对张铁倒也有了一些免疫力,听到张铁说得这么直白,白素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虽然还有些不适应,但也不觉得难堪了,反而觉得张铁坦荡真诚,算是一个奇男子。

    和白素仙说了两句,张铁就要离开,可是他刚想要走,外面的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惊雷,巨菇的树干和伞盖上,沙沙的声音从小到大,从疏到密,几秒钟的功夫,就变大了起来……

    外面居然还下雨了!我靠!

    白素仙的眼珠转了转,“奴家这里也不是龙潭虎穴,哥哥不如等雨停了再到外面寻一颗巨菇落脚也不迟!”

    “这个……”

    “莫非哥哥刚才说的都是假的,你救了我两次,连在这里多呆一会儿都不行,莫不是嫌弃奴家,觉得奴家是不要脸的女人……”白素仙说着就走了过来,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脸上就像变脸一样,那水汪汪的眼睛一下子就像要哭起来……

    说实话,这一招对张铁杀伤力还真是大,张铁就见不得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看到白素仙这个模样,他直接举手投降,“那好吧!我在这里打坐休息一下,妹子你也只管自己用药疗伤,不用管我了!”

    听到张铁这么说,白素仙才一下子破涕为笑,“下面那间屋子,是我为自己准备的练功房,哥哥要打坐休息的话,可以到房间里就好!”

    听到白素仙这么说,张铁也就不再多说,径自来到树屋的另外一间房中。

    那个房间看样子的确是白素仙的练功房,因为张铁进去,就看到了布置在房间内的一个聚元阵,那个聚元法阵比张铁有的那个还要大一些,要高出一等。

    在一个自己落脚的临时场所,都布置着一个珍贵的聚元阵,这简直就是奢侈,张铁越肯定,白素仙的背景不简单。

    既然这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张铁也就不再客气,盘膝坐在聚元阵旁边,就真的修炼起来。

    无间鹏王经水之脉轮的凝聚,要比地之脉轮的凝聚需要更多的水之元素,张铁进阶幻影骑士的道路也更加的艰难,这需要更多的努力和付出,只能积跬步以至千里,一步一个脚印的来。

    炼狱轮回虽然强悍,但到了大地骑士这一阶,想要炼化魔族的大地骑士,同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如果不是这一次在神庙金子塔中因缘巧合,张铁也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进阶大地骑士,同样的机遇,已经不可能有第二次了。

    所以,张铁对进阶幻影骑士的修炼道路,已经做好了水滴石穿绳锯木断打持久战的装备。

    元素界中,张铁精神力幻化出来的捕捉水之元素晶体的大手已经变成了二十一只,那些精神力之手在元素界中快的飞舞着。将一颗颗水蓝色的水之元素的多面晶体捕捉到,然后不断的用脉轮碾碎。熔炼,浇筑在自己水之脉轮的一个个更加复杂的图案上。一点点的让脉轮凝聚起来。

    白素仙布置的这个聚元阵,的确要比他的那个强上不少。

    齐老怪的精神力加上这两年多的修炼,让张铁的分心术的技能再次突破。

    现在的张铁,脑子里已经可以同时观想和控制二十一个算盘,找遍人族,估计也再难找出一个类似的家伙来了。

    张铁虽然在修炼和吸收着元素界中的水之元素,但大地骑士强悍的骑士之心和感知依然让他对周围的一切保持着强大的感知能力。

    张铁才开始修炼没多久,隔壁就传来戏水的声音。

    白素仙那个娘们,居然从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了一个大浴盆。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洗起澡来。

    张铁忍不住好奇隔着房间的一堵墙往白素仙所在的那间房间里看了一眼……

    只是精神力一动,两个人隔着的那堵巨菇树干的墙瞬间在张铁眼中就像一面玻璃一样的变得透明起来,白素仙躺在一个金色的浴盆之中,一双修长丰腴的美腿正从浴盆之中高高翘起,白素仙正在顾影自怜,脸上的神色带着一点痴意,似笑非笑……

    只是看了一眼,张铁就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同时一颗心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尼玛啊。这个娘们来到第一深渊还自带澡盆,张铁终于见识到了。

    ……

    三个小时后,外面的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张铁感觉白素仙进到了修炼室之内。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蹲下,把双唇都凑到了他的耳边。轻轻的摩擦了一下他的耳垂,他的耳中就听到了白素仙软软的声音。带着一股甜甜的热气,“奴家准备了一点酒菜。哥哥来吃一点东西吧……”

    说完后,白素仙还朝着张铁的耳中吹了几口热气……

    这种情况下,张铁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修炼下去。

    张铁睁开眼睛,一转头,就看到了洗完澡后身上带着一股水仙花花精香味的白素仙。

    这个娘们儿这个时候又换了一身衣服,黑色的无袖襦裙,更薄,更透,完全只是一层轻纱,襦裙内,只有一件抹胸,一对肉球在抹胸内若隐若现,襦裙的下面,就是一双雪白的大腿……

    ……

    在外面的房间,白素仙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一桌的酒菜,那些酒菜在地表或许不算丰盛,但在地元界中,却已经是大餐了。

    桌子上,除了酒之外,还有一些肉干,水果,和干果,白素仙整整的摆出了八个碟子。

    在坐下后,张铁一看到桌子上的那瓶酒,就微微一愣,因为那瓶酒的酒瓶,和他在岩浆之海旁边看到的那个废弃的酒瓶完全是一样的。

    难道在那里祭奠自己的人是白素仙?

    再看看桌上的那些肉干果干,和岩浆之海旁边残留的那些东西一对比,那个人,不是白素仙又是谁呢?

    没想到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有这样的情义。自己死了,都还念念不忘……

    看到张铁注视着那瓶酒,白素仙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这是我收藏的百花醉,莫不是哥哥还担心奴家在酒里面给你下了药不成?”

    白素仙说着,自己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随后她又给张铁倒了一杯。

    张铁看着白素仙,心情微微有点复杂,正要拿起杯子,白素仙却按住了张铁的手,撒着娇,“哥哥既然怀疑奴家,这杯酒,要奴家亲自敬给哥哥才行!”

    张铁笑了笑,“好!”

    白素仙笑着,把倒给张铁的酒也一口喝下,然后站起身,整个人凑过来,弯下腰,直接吻在了张铁的嘴上。

    白素仙灵巧的舌头滑到张铁的口中,那带着百花香味的液体也随着款款暗渡而来,暗香涌动……

    这杯酒,喝得香艳之极。

    百花醉已尽,那白素仙的舌头犹自在张铁口中转了两圈,和张铁的舌头纠缠了一下,最后舔了一下张铁的嘴唇,白素仙才一脸通红的离开,坐回自己的位子。

    “奴家这杯酒如何?”

    “不错,要是妹子再来两下,我老崔可要受不了!”张铁嘿嘿一笑,洒脱豪迈。

    “受不了才好!”白素仙抿嘴而笑……

    张铁亲自给白素仙和自己再倒了两杯酒,郑重的端起酒,对着白素仙说道,“这杯酒我敬你,没想到妹子表面放荡不羁,心中却也是有情有义的人,倒叫我老崔差点看走眼了,捧山真人能为老崔立碑纪念,妹子能想得起在老崔的祭日到岩浆之海给老崔祭奠一番,世间难得者,唯有有情人,妹子的情义,我老崔记在心里了!”

    两人一饮而尽……

    ……

    张铁没想到,白素仙居然会给自己下药。

    和白素仙的这一顿酒喝了一个多小时,对骑士来说,这点百花醉,又不是像龙髓酒那样天下无双的烈酒,当然不可能喝醉,实际上百花醉更像女人喝的低烈的女士香槟,要喝醉,则更难。

    白素仙没醉,张铁也没醉。

    只是喝完酒,回到修炼室准备再修炼的张铁,不到一个小时,就感觉自己的浑身的气血燥热了起来,小腹下就像着了火一样,连思绪也跟着躁动,脑子里晃来晃去的,都是白素仙洗澡时的那双雪白的大腿和她抹胸下面的那道深深的沟壑。

    春药,而且是无色无味连骑士都难以抵御的霸道春药。

    因为这春药不是伤害身体,而是在短时间内激壮大人的气血精髓,让人不知不觉体内腺体的分泌量就开始飙升,以至于张铁在喝酒的时候都没有现自己居然着了道。

    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曾听说城内的有些混混和渣男喜欢在酒吧里给女人下药,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都进阶成大地骑士了,居然反而被别人下了药,被一个漂亮的女人给下了药。

    你妈啊!张铁真想给白素仙的屁股上痛拍几十巴掌,让这个女人清楚一下她究竟在干什么。

    正当张铁在抵御着药性,想问问海勒黑铁之堡里面有没有什么招的时候,外面又是一声雷响。

    随着这声雷响,白素仙一下子冲了进来,钻到张铁的怀中,搂着张铁的脖子。

    “啊,外面又打雷了,奴家不知为何,一听雷声就心跳得好快,哥哥你摸摸看……”白素仙浑身滚烫,娇喘吁吁,一边说着,一边抓着张铁的一只手,就按在了自己起伏的胸口。

    张铁一下子就被点炸了……

    ……

    ps:为了回馈支持本书的读者和各位书友,在编辑大大的支持下,《黑体之堡》本月26日至29日开启限时免费阅读模式,4天时间,大家可以尽情免费看个痛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