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六章 圣女
    一个人在安静的酒吧包间内喝着味道奇怪的水瓜酒,张铁的内心也重新安静了下来,细细想想,张铁现自己似乎完全找不到一个在这种时候还非要见兰云曦一面的理由。∈♀

    只是看到兰云曦,他的内心就有些莫名的悸动。

    就像看到潘多拉一眼,无论如何,就算是找个茬,他都要走上前去,和她说两句话,凑近了看看,心中才会平复下来。

    让一个人决定要做什么的,很多时候,不一定是理智,还有感情和情绪,哪怕是大地骑士也不例外……

    如果主宰一个人的永远是理智,那就不会有为了美人一笑而烽火戏诸侯,更不会有无数英雄的冲冠一怒为红颜。

    水瓜酒的那股涩意和喝到肚子里的灼热,这个时候,会让张铁莫名的想起当初和兰云曦第一次在潜龙岛百草谷中看到兰云曦的样子。

    月光下,一个如月光般的女子,坐在溪边的石头上,在满是月光的小溪之中,正在用脚濯水,女子手上拿着一把玉箫,月光一样的声音就从女子手中的玉箫之中如溪水一样的流淌了出来,浸满山谷……

    那是永远留在张铁心中的最美的画面。

    当时的张铁,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

    那个时候自己对兰云曦,不也是如现在的水瓜酒一样青涩灼热么?

    想到当初自己差点把兰云曦霸王硬上弓,喝着水瓜酒的张铁笑了笑,那些荒唐事情。这个时候想起来,竟然有一股莫名温馨的感觉。

    少年不荒唐。长大后又拿什么来回忆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怀远堂从威夷次大6迁到了太夏。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懵懂少年,兰师姐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兰师姐了!

    有些东西变了!

    有些东西变了吗?

    水瓜酒的余劲让张铁的脸上烫起来,戴着高级变装面具的效果在这种时候感觉就像在脸上敷了一层散热的面膜,喝着水瓜酒的张铁的笑容多了一丝自嘲,他摸了摸脸,直接就把脸上的变装面具拿了下来。

    ……

    一个小时后,兰云曦推开包房的门走了进来,看到的,就是张铁毫无掩饰大模大样的坐在包房的沙上喝着酒。

    兰云曦看着张铁。觉得张铁也变了,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还是曾经少年时的模样,看着自己的眼神,依旧是那样的纯净火热,但这个人的身上,已经多了一种当初没有的气质——那种满不在乎的霸气!

    一个太夏的通缉犯,在这满是骑士的黑甲要塞中可以安然的坐在酒吧的包厢里喝酒,这就是霸气。

    “已经有24年没有见你了。可以看到你,真好!”张铁走了过去,张开双臂,给了兰云曦一个拥抱。

    兰云曦没有避开。张铁把头卖在兰云曦的际,满足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退开一步。微笑的看着兰云曦。

    “我894年离开的塞尔内斯战区,这么说。你一个人在时间之塔里一共呆了15年!”兰云曦轻轻叹息了一声。

    聪明的人就是这样,张铁说24年没见她。她一下子就知道了张铁多出来的那15年是怎么回事,瞬间明白了张铁话中的意思。

    张铁在赛而内斯战区执行的那次被人设计的前往铁达尼克公国的侦查任务居然是两个人在威夷次大6的最后一次见面,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已经是这个时候,时光飞逝,白云苍狗,不得不令人感叹。

    “我知道你和兰家的长老后来去找我了!”张铁对着兰云曦说道。

    兰云曦笑了笑,那笑容像云一样的遥远了起来,“我也知道你那三个儿子天资绝,比我小时候还要厉害!”

    “你介意?”

    “我们都长大了,每个人都要承担和背负起自己的那一份责任和义务!”兰云曦摇摇头,温柔的看着张铁,一只手轻轻的摸在了张铁的脸上,“对于你来说,她们是你的有情人,是你的责任与义务,更是你生命的组成部分,我无法把她们从你的生命之中剥离开,我希望,你也能明白,在我的生命里,也有一些东西是无法剥离和割舍的,我也有我的责任和义务,作为怀远堂的骑士和怀远公的子孙,你已经尽你所能守护了怀远堂,太夏太大,世道太险,现在,是轮到我守护怀远堂的时候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兰云曦的这话,张铁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什么意思?”

    “这次随着风长老完成地元界的试炼之后,我回到太乙玄门,就准备要向师门申请成为太乙玄门的瑶宫圣女!”

    “瑶宫圣女?”张铁对这个词有些陌生。

    兰云曦笑了笑,“成为太乙玄门的瑶宫圣女终身守贞不嫁,但在太乙玄门,地位却极为特殊,执掌着太乙玄门的圣物,我若成为太乙玄门的瑶宫圣女,即使将来太子登基,那个人成为太夏三公,整个怀远堂,也会在太乙玄门的庇护之下,无人能够撼动!”

    兰云曦脸上的笑容一下子让张铁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张铁的双手一下子紧紧的抓在了兰云曦的肩膀上,双眼通红,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咆哮了一声,“不行!”

    骑士酒吧的包间同样经过特殊的设计,包间的房门和隔墙,都可以隔绝房间里的声音外泄和外面骑士精神力的探查,如果不是这样,张铁刚刚的这一声咆哮,整个酒吧都会被惊动。

    “这次圣战不同以往,有些情况你可能不知道,太乙玄门内部已经在为这次圣战做了最坏的打算和准备,作为太夏七大门派之的太乙玄门,在几年前已经悄然启动了只有在整个太夏华族将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才启动的‘末日道种’,在前两次的圣战之中,太乙玄门都没有启动这个计划,这是门派机密,门派的核心弟子现在都还不知道,我也是在偶然巧合之下通过太乙玄门内部的一些蛛丝马迹才推断确定!”

    兰云曦的另一只手也放在了张铁的脸上,深情款款的看着张铁,“在这种时候,未来的太夏三公之中,若有一个人想要将怀远堂连根拔起,怀远堂内忧外患之下实在是危如累卵朝不保夕,随时都会有覆灭的可能,作为怀远堂的子孙,怀远堂从小就把我当公主一样的捧在云端,我这个时候不站出来为整个怀远堂遮风挡雨,留我此身,又有何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