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六卷 第六章 镇魔大将军
    张铁从离地面五十多米的空中如黑色的幽灵一样的飞过,在地面下那片山脊的灌木中,随着张铁的飞过,那四只隐藏在灌木丛中的蜘蛛魔瞬间就像被切开的西瓜一样,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两片,血流满地,瞬间死去……

    在张铁干掉这几只蜘蛛魔的时候,离这里十公里之外,刘星少校正小心翼翼的穿过一个山谷,根本不知道就在十公里外,几只埋伏隐藏在灌木丛中的蜘蛛魔刚刚死去……

    两日来,张铁暗中“保护”着刘星少校,穿过了铁围山的最核心的一环山脉,进入到了铁围山的核心区域内。

    在这两天,张铁一路上干掉了刘星少校所经之路周围三十公里以内的七波蜘蛛魔,总共86只,还成功的捕获了4只活着的翼魔,这一路上,可谓一举两得。

    只要击杀够36o个蜘蛛魔,那么,小树就将再生成一颗蜘蛛魔的本源之果,一颗本源之果能让张铁全身的本源再壮大十二分之一,每个明点所能激出来的能量和潜力再提高十二分之一,相当于再次点燃了82个明点,身体的耐力,体力,精力全面再次提高十二分之一,寿命延长十二分之一,也就是整个人的战力再次提高十二分之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时候一颗本源之果对张铁的作用,比张铁炼化吸收几个大地骑士还要大,几乎就像再进阶一变一样。

    这样的果实,张铁当然不会放过。

    而被张铁活捉的几只翼魔,则被张铁丢到了黑铁之堡。要是以前,这些翼魔对张铁没有用。张铁当然是第一时间就把它们干掉,而这个时候。在拥有了血祭熔炉之后,这些翼魔就是难得的血祭材料了,只要不被别人现,这些翼魔将来可以有大用。

    不止是翼魔,只要是无法再生成果实的魔族,能活捉送到黑铁之堡的,都有大用,整个铁围山的核心区域,再别人看来危险无比。而在此刻的张铁看来,则完全就像是一个魔族的宝库——炼狱轮回秘法,小树,再加上血祭熔炉,可以将每个魔族的价值榨取得一干二净。

    ……

    干掉那最后得几个蜘蛛魔,再过了几分钟,当翻过最后一道山脊之后,张铁一下子就在空中停了下来,面前的视野陡然开阔。

    在远处的天空中。张铁已经可以看到一个人族的浮空战堡据点,而在前面,已经有人族的骑士在天空之中巡逻。

    这里,已经正式进入到了铁围山的一环山脉的核心区域内。而在更远的地方,数百道五颜六色粗细不同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肆虐着整个天空,远远看去。就像天边的黑雾之中隐隐有雷霆在闪动——那些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代表的可是这片平原和天空上至少有数百的人族和魔族骑士在战斗着!

    远处是激烈的战斗,而战堡却显得相对平静。那空中和地面上冲天而起的数百道各种颜色各不相同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仿佛成了天边的点缀一样,并没有让那座浮空战堡里面的人有多紧张。至少在张铁眼里是如此——难道这样的战斗在这里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张铁朝着身后看了看,眼中莲华形的光影闪动,刘星少校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眼中。

    穿过那道山谷,刘星少校的动作也开始加快了起来,似乎知道前面不远就是人族的据点。

    刚才那几个蜘蛛魔估计已经是最靠近人族据点的几个低级魔族了,在前面的路上,进入到人族骑士的巡逻区域之内,再遇到魔族战士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就护送到这里吧,以后如何,刘星少校就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张铁舔了舔嘴唇,看了看远处,整个人身形如电,直接避过人族骑士的巡逻圈,朝着远处有着数百道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冲天而起的地方飞去……

    ……

    一个月后,铁围山人族的神策战堡内,一个身材挺拔高大,满头白如银,穿着一身炫目的金色铠甲,披着长长的血红色元帅披风的老者站在战堡最高一座高塔上,双手杵着一把大剑,安静的看着远处黑雾之中若隐若现的魔族战堡。

    神策战堡的下方,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地,那个工地上有一个巨大的通往铁围山地下矿区的入口,此刻,有数万雄狮要塞的后勤部队就在入口处忙碌着,将一箱箱从地下开采出来的地元水晶快装箱后运入到神策战堡之内。整个神策战堡,就像一头猛兽在守护着自己的巢穴一样,安静的趴在这里,磨砺着自己的爪牙,虎视眈眈的盯着远处的魔族战堡。

    魔族的战堡,则是另外一头猛兽,同样虎视眈眈的看着这里。

    在两个战堡之间不到7oo公里的直线距离之上,数百道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正在腾空而起,游走飞舞,点缀着地元界阴沉的天空。

    每天,在两个战堡的之间的这片土地上,都有骑士级的高手陨落,或是人族,或是魔族。而在两个战堡背后更广阔的空间内,更多的人族和魔族战士还在地面上不断厮杀着,有魔族的骑士渗透到人族战堡的后方,同时,也有人族的骑士渗透到魔族战堡的后方,战斗无处不在,分分秒秒都有人在流血,在死去。

    穿着金甲的老者眼如古井,波澜不动的看着远处的魔族战堡,眉头微皱,双眉之间,一根悬针纹就变得清晰起来,别人的悬针纹或有弯曲,只是细细一根,这个老者的悬针纹却笔直如剑,从双眉中间,开天辟地,直破印堂,再刺华盖,而且猩红得像被血染过的一样,只是一看。就有一种浓重得如铅云一样的煞气扑面而来,震人心魄。

    传说中。当年老者年轻时第一次到轩辕之丘,见到太夏第一相师水月苍。水月苍在认真的看了老者年轻时的面相之后,长叹一声,“你眉间的悬针如剑,悬针破印,直斩四宫,上克妻,下克子,左克父,右克母。从面相上看,你是遗腹子,你还未出世,你父已先亡,出生时就难产丧母,未来也难有长久相伴的妻子,有子也难过十八岁的关口,有这样悬针纹的人,通常来说。一辈子都孤寒终老,但你眉间印堂又广阔如海,山岳高耸,这是权柄天授之相。显示你意志卓绝,心有大千,将来必是权柄如海。威严如山,悬针如剑由山架。斩四宫,达天庭。这是悬针纹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破魔悬针,不仅克亲,更克敌,你将来掌的必是兵权,身是干城,威震九幽,你生下来就无父母,可你将来做的事情却是能让无数人生下来可以看到他们的父母,你无妻,但未来却可成全千万户人家敦伦和睦,你无子,未来却有无数人视你为父,老朽在这里,就先代太夏百姓,天下苍生,给将来以身护卫天下百姓苍生的大将军一拜……”

    这个人第一次见太夏第一相师水苍月,虽然还是白身,水苍月就主动拜了他一拜。

    见过水苍月几年之后,第二次圣战爆,这个人以八级战士的身份从军,而且主动要求进入战斗最激烈伤亡率最大的地元界。

    从进入地元界的那一天,一直到现在,两百多年过去,这个人就没有离开过地元界,成为人族在地元界的传奇。

    这漫长的时间和无数的战斗,也让这个人也从当初的一个八级战士,成为了强大的苍穹骑士,执掌雄狮要塞,太夏官拜破魔大将军,正一品,与太夏上四军大将军同列,为太夏军国柱石。

    进入地元界的骄兵悍将不知凡几,但无论是太夏上四军的骑士统领还是其他大6的贵族皇室,在这个人面前,都像羔羊一样的听话,无人敢拂逆。

    这个人说凡是进入到铁围山核心战区的人族骑士要归他统领指挥,太夏七大宗门中太乙玄门的长老带队进入铁围山,都不敢跨入铁围山核心战区一步。

    这个人,就是独孤意。

    许多骑士一辈子见过的魔族,都没有人这个人这两百多年杀过的魔族要多,这个人杀了多少魔族,已经多到连他都记不清了,或许,只有魔族还记着这个人杀了多少魔族,让多少魔族绝望,凝聚了多少魔族的仇恨。

    ——斩杀独孤意,封王!

    这就独孤意的脑袋在魔族那里的价值。

    ……

    独孤意看着远处的天空,眉头微皱,身上的煞气,凝聚成片片黑色的雪花从他的身边飘落,形成特有的苍穹骑士的异象,没有人知道这个历经了两次圣战,在地元界呆了两百多年的苍穹骑士这个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似乎有风凭空出现在高塔之上,风刮过,带来了一些水汽,一个浑身穿着天蓝色战甲的骑士的身影就在朦胧的水汽之中,像水中的倒影一样的晃动了两下,然后就从晃动的倒影之中走了出来,安静的束手站在独孤意的身后。

    “大人!”

    “事情如何?”镇魔大将军没有回头,而是平静的开口问道。

    “魔族战堡后方前几日的确生大乱,有人族骑士摧毁了魔族在后方的一个隐秘的据点,击杀了五个以上的魔族骑士,其中还包括一个大地骑士以及数目众多的十五级以下的魔族战士,令魔族方面损失惨重,引得魔族战堡震动,派出了一个幻影骑士前往追杀……”

    “是谁这么有种?”

    “不知道!”站在独孤意身后的人没有半点难为情的老实回答道,“但已经可以确定的是,那个人不是我们的人!”

    独孤意的眼神突然一凝,身旁那飘落的黑色雪花一下子就凝结在了空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