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十六章 惊天秘密
    血祭熔炉的功效,除了恢复人的伤势之外,还能让人快的突破自己秘法与战技的修炼瓶颈,特别是后面这一点,对任何人来说都有大用。

    到目前为止,张铁修炼的最高深的战技,就是烛龙经中几种秘法,那几个被他打晕活捉的魔族骑士,也就成了张铁突破自己修炼秘法瓶颈的珍贵资源。

    看到这些血祭的祭品被推出来了,张铁也不耽搁时间,更没有和几个注定要变成肥料的魔族骑士交流的,而是直接来到祭台面前,驾轻就熟的启动了血祭熔炉,准备开始血祭,让自己修炼的烛龙经中的几种战技再上一层楼。

    随着张铁的启动,血祭熔炉的火门打开,恐怖的黑色的火焰就在血祭熔炉之中燃烧起来。

    这个时候,就算原本不知道张铁想要把他们带出来干什么的几个魔族骑士,这个时候看到打开的血祭熔炉,也知道不妙了。

    不过他们根本无法反抗,挣扎也不起作用,甚至连大叫都不能,因为他们的嘴上还带着一个嘴套。

    一个个魔族骑士只能“呜呜呜”的扭动着,

    第一个魔族的黑铁骑士被爱德华推着手推车,就像倒垃圾一样的倒入到了血祭熔炉里面。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张铁也注意到了这几个魔族骑士中有个家伙好像特别的激动,在阿甘和阿齐兹两个人把他抬到爱德华的手推车上的时候,那个家伙挣扎了起来,脖子上的血管一根根的暴起,他扭着脖子,眼睛瞪到了最大,看着张铁,眼睛一眨不眨,口中呜呜呜呜的,似乎想和张铁说些什么……

    前面的那几个魔族骑士被投入血祭熔炉的时候都会垂死挣扎。但不会这样从始至终死死的盯着张铁,就算被放到推车上也随着推车的前进脑袋还像炮塔一样的在转动着,就是瞄着张铁,似乎有千言万语一样……

    张铁看着这个魔族骑士一直盯着自己。似乎万分的不甘,好像想说什么一样。

    在爱德华把推车推到血祭熔炉的面前的时候,张铁心中一动,抬了一下手。

    爱德华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张铁。

    “把这个魔族骑士的嘴套打开。看看他想说什么?”张铁吩咐道。

    爱德华看了那个魔族骑士一眼,一伸手,就把扣在那个魔族骑士嘴上的嘴套打开了。

    那个嘴套看起来是一件有点邪恶的东西,那个东西,就像是一个带着底座的金属玉米棒一样,底座封住了魔族骑士的嘴巴,而那根金属玉米棒,则直接插入到了魔族骑士的口中,把魔族骑士牙齿的撕咬能力给瓦解了。

    嘴套一打开,那个魔族骑士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口水横流……

    “我……我是……奥古拉斯家族的人……你……你不能杀我……”魔族骑士还来不及擦口水,就连忙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似乎想把张铁“唬住”……

    张铁冷笑,什么狗屁的魔族奥古拉斯家族,这个家族和自己有什么毛相干。用这个来吓自己,这个家伙也太幼稚了。

    他看了那个魔族骑士一眼,摆了摆手,不再废话,“推进去……”

    爱德华又推着那个家伙往血祭熔炉的火门走去……

    “等一下……”关键时刻,那个魔族骑士被吓得大叫起来。脸色彻底的扭曲了,“我活着对你有用,奥古拉斯家族会为我和你做交易……”

    什么狗屁交易,张铁不理会。爱德华自然也不理会,推车抵在血祭熔炉的火门前,已经竖起了推车,要把那个家伙丢进血祭熔炉。

    “我知道太夏华族的一品官员之中谁和我们勾结……”

    在血祭熔炉黑色的火光面前,在下一秒他的生命就要变成虚无之前,那个魔族骑士一脸恐惧。大叫了一声……

    就是这一句话,让张铁一下子抬起了手,也让爱德华一下子停了下来。

    张铁眼中精光一闪,“你说什么?”

    “我说,我知道太夏华族的一品官员之中,谁和我们勾结……”那个魔族骑士就像生怕说完了他就永远开不了口一样,一下子又连忙强调了一句。

    怕死的魔族,张铁还没见过,不过趋利避害让自己活下去是所有智慧生命的本能,这一点,连魔族也不例外,张铁以前没见过怕死的魔族,可不代表魔族之中没有这样的人,特别是魔族之中那些从小就享受惯了权势和醇酒美人的魔族,更加的怕死,更加的珍稀自己的生命,这一点魔族和人族估计也是共通的。

    在危难之际,最有气节的都是小人物,反而是那些大人物,在生死关头,一个个都只知道保命。这样的事情以前在华族的历史上生过无数次,现在则正在自己面前生着,上演者变成了魔族,未来也不会断绝……

    张铁的眼神动了动,然后笑了起来,“你这个笑话也编得太低级了,就算太夏朝廷的一品大员之中有人和魔族勾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黑铁骑士,你凭什么知道这样的机密,如果你以为靠说谎能让你在我这里多活一阵,那你就打错算盘了,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让你证明一下你活着比死了对我有用……”说完这句话,张铁直接面无表情的吩咐爱德华,“如果一分钟后我不叫你停下,你就继续把这个家伙丢到血祭熔炉里!”

    “是的,堡主大人!”

    张铁只给了他一分钟的时间争取活命的机会,那个魔族骑士狂吞了两口口水,直接一鼓作气的说出一大堆话来。

    “奥古拉斯家族是魔族之中有着古老传承的亲王家族,我是奥古拉斯家族的嫡系血脉,现任奥古拉斯家族的族长,也就是魔界的奥古拉斯奇亲王就是我的爷爷,我爷爷可以参与整个魔族的大事,在圣战开始之前,我已经进阶了黑铁骑士,有一次我凑巧听到我爷爷和魔神神殿的一位神使在书房聊天,那个魔神神殿的神使告诉我爷爷在太夏华族的九卿之中,已经有人和我们合作。而且那个人还从我们的手上获得了原来太夏华族血魂寺的镇寺之宝太上血魂经四分之一的残片,对了,那个人对太上血魂经残片上的血魔灌顶好像很感兴趣……”

    魔族骑士气都不喘把这些话说了出来,听着这些话。张铁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心中却一下子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血魔灌顶——在魔族骑士说出这六个字的时候,这六个字,就像一道闪电一样的击中了张铁。

    当初陷害张铁,想要张铁的小命。最后把张铁弄得不得不亡命天涯的人,其所掌握的关键秘法,就是血魔灌顶。

    张铁狠狠的盯着这个魔族骑士,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把血魔灌顶这几个字说出来引诱自己的,但随后,张铁就醒悟了过来,自己现在的身体和面貌还是哥拉斯的,这几天在黑铁之堡中他也懒得恢复过来,这个家伙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就是张铁,那么。这个家伙说出血魔灌顶就不是刻意的……

    太夏的九卿之中有人背叛太夏投靠魔族?这个人想干什么?在九卿那种位高权重的位置上,如果一个人投靠魔族,那么那个人只要随便做一点什么,其带来的影响,就将涉及到无数人,后果都是灾难性的。

    而且,既然那个人掌握了血魔灌顶,那么,在背后暗算自己的那个人,也就极有可能就是他。

    太夏朝廷的九卿之一是魔族的走狗。暗算自己的也是位高权重的太夏九卿之一?如果是真的……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张铁的脑袋里,在感到不寒而栗的同时,一股兴奋战栗的电流也瞬间流过了张铁的全身,让他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炸起……

    张铁在沉思着。几乎忘记了时间,爱德华看着时间一到,就要把那个家伙推到血祭熔炉之中,那个家伙大声惨嚎了起来。

    “停下吧!”反应过来的张铁开了口,在最后关头,让那个家伙活了下来。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张铁淡然的开口问道。

    “不知道。当时魔神神殿的神使对此没有说得太详细,我也是偶然听到才知道……”那个家伙练满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阿基诺!”

    张铁思考片刻,眼中光芒闪动,最后再看了看那个魔族骑士一眼,吩咐爱德华,“把这个人带下去,他对我还有用,继续关押,但可以稍微给他一点优待!”

    “是!”

    爱德华答应了一声,直接就把那个魔族骑士带了下去。

    这件事太重大了,张铁不等血祭完毕,就直接皱着眉头很认真的问站在远处的海勒,“你看他说的是真的吗?”

    海勒一本正经,或者说是面无表情,“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也无法判断,但这个人身上能搜出一件不亚于魔帅身上携带的空间装备,空间装备之中还有不少的高级货色,可以证明这个人绝对来自魔族之中非同一般的权势家族,出身不一般,一般的魔族在黑铁骑士阶段身上不可能携带有空间装备,特别还是在战场上,所以他的出身来历应该是真的,在刚才这个人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虽然无法判断他话语的真假,但他当时的心跳心率血压体温和身体内几种腺体的分泌指标,以人族在大灾变之前明的测谎仪的测谎原理来看,可以过关,但测谎仪也不是万能的,对一些说谎成性和有着特殊心理素质的人,有时也会失灵……”

    这就是海勒的回答,完全在张铁的预料之内,海勒的回答似乎没有说什么,但也给了张铁答案。

    没有人能知道这个魔族骑士会被自己俘虏,而这个骑士也不知道自己就是张铁,所以,那些话很难事先就准备好,而在生死关头,如果那个叫阿基诺的家伙还能想得出用这样得谎话来活命,那也算得上是人才中的人才了。

    测谎仪?自己都不知道大灾变之前人族明的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那个魔族估计就更不知道了,而且怎么看那个家伙,那个家伙的心理素质好像也强大不到哪里去。

    所以,那个家伙刚刚所说的那些,起码有七成的可能性是真的。

    可惜了,摄魂禁断大术之中的读魂对魔族骑士无效,不然的话,自己倒可以马上就知道那个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

    张铁本能觉得,让那个家伙活着,以后说不定对自己有用,反正在黑铁之堡中,张铁也不相信他可以跳出自己的手掌心。

    “太夏九卿之一,幻影骑士……”张铁的眼中爆出一团精光,心中有些莫名的激动……

    这条线索,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如果能证明那个魔族骑士说的是真的,那么,张铁就能被平反,福海城惨案的真相也会浮出水面,在亡命天涯三年之后,这是张铁得到的最有价值的一条信息。

    但想要证实这条信息,同样非常的困难,因为太夏九卿一级的人物,几乎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其本身的实力,身后庞大的家族力量,还有他们手上掌握的巨大权柄,都像一座座大山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

    “堡主大人,这里还有一个,还要继续么?”远处的阿齐兹看着张铁没有指示要不要继续,不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继续!”

    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让阿齐兹他们继续。

    这最后一个黑铁骑士,刚才还愤怒之极的盯着阿基诺,虽然嘴里不能说话,但眼光已经把阿基诺杀死了无数次,但这个时候,在要把他推到血祭熔炉之中的时候,他也挣扎起来……

    挣扎是无用的。

    黑色的火焰很快将这个魔族骑士的身体化为了虚无,神像的眼睛亮起,把张铁整个人笼罩在红色的光芒之中……

    就在那红色的光芒带来的奇异温暖之中,张铁的大脑前所未有的空灵起来,烛龙经中几种战技和秘法自动在张铁的脑袋之中演化起来,越来越流畅,越来越流畅……

    几个战技通往更高阶的疲累瓶颈瞬间消融破碎……

    ……

    p:在这里给一个书友的微店打一下广告,亨瑞名奢工作室,加2234387511可以看到里面的商品,各种表,各种包,亮瞎眼,喜欢的话说是黑铁和雪洗的书友,让老板给个优惠价啊,哈哈哈……未完待续。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