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五章 黑铁英雄传
    张铁来到烛龙领这几日,在完成了烛龙领的领土交接和领主的权力确认之后,基本都是在一个人在转悠,把烛龙领辖下的十座城市和境内的燕归山脉看了一遍,经过这几天的转悠之后,张铁已经对烛龙领内的风土人情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今天,说来也凑巧,张铁早上才回到玄天城,看到这里有家普通的客栈,有些客栈有些热闹,他也就顺便进来吃点东西,再了解一下玄天城的情况,对张铁来说,想要了解一座地方,最简单的方法,其实就是到茶馆,酒肆,客栈这种大众聚集的公共场合之中,听着那些老少爷们吹牛打屁的聊上一会儿,很多事情就心中有谱了。

    让张铁没想到的是,他在这里,居然听到了以自己为主角的《黑铁英雄传》。

    这黑铁英雄传的故事栩栩如生,有真有假,有些事情是张铁经历过的,经过一些艺术加工,还有一些事情,则是张铁没有经历过的,但也合情合理的安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形象变得既丰满真实,又正义热血,活脱脱的成了一个传奇人物。

    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的脑子里闪过了一连串的问号。

    听到说书先生说今天晚上玄天城的凤老板点将玄天城中八大花魁,在梨芳园中上演一曲《牡丹亭》,客栈饭厅中的人就都议论起凤老板来,大家的话题,也都转到了这次玄天城遴选乡佬的事情上,而那个说书先生,则与客栈的刘掌柜说了两句话,就在客栈里一个伙计的带领下,下了楼,直接走出了客栈。

    “凤老板也算是咱们玄天城的女中豪杰啊,听说年轻时,凤老板也是风尘出身,但一直卖艺不卖身。后来因为精明能干,就自己盘下了一座酒肆,没想到生意居然还越做越大……”

    “我听说凤老板从不强迫她手下的姑娘卖身,那些姑娘只要在凤老板手下干够年数或者挣够赎身的钱。凤老板都会主动放人,要是遇上良配,凤老板还会给手下的姑娘送上一份嫁妆,记得上次玄天城主的三公子要到凤箫阁给若惜姑娘开苞,因为若惜姑娘已经心中有人。凤老板就亲自出面把玄天城主的三公子拦了下来,动静闹得很大,凤箫阁最后都被三公子给砸了一半……”

    “若不是这样,凤老板手下的一个个花魁粉头又怎么肯为凤老板死心塌地的卖命呢!”

    “只是一个风尘出身的女子遴选乡佬,多少有些,有些那个……”

    ……

    就在阁楼上这些人的议论声中,张铁站起身来,朝桌子上丢下一个金币,就跟着那个说书先生走了下去。

    “这位客官,你给的钱多了。请稍等一下,小店给你找零……”

    张铁刚才的消费,吃了点东西,喝了点茶水,撑死也就两个银币,他丢下的一个金币,实在太多了,也因此,看到张铁丢下的金币,刘掌柜连忙亲自跑了过来。

    刘掌柜的身材也不算矮。不过在张铁面前,刘掌柜的头顶也只刚刚到张铁手肘。

    “你这里的手拉面和包子不错,多了就不用找了……”张铁摆了摆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他眼里,金币,银币和铜币就没有什么差别了,他出手就丢出金币,还省得找零。

    而且张铁非常喜欢看到这些普通人因为一个金币带来的那种满足和喜悦,这会让他想起以前为了几个铜板就给别人做人肉沙包时的自己。每次大方的背后,都是在张铁自己在提醒自己要有一颗普通人的平常之心,不要因为力量和财富而迷失了自己。

    广厦再有千间,卧榻一丈足够,良田再有万倾,一日也食不过斗,家有金山如海,身上丝麻也就两斤,骑士也有倒霉悲催甚至挂掉的时候,所以,哪怕成为大地骑士,对张铁来说,也就这样而已。

    没想到这个铁塔一样的大汉居然还是一个真正的豪客,丢下一个金币眼皮都不眨一下,刘老板心中一喜,认真的看了张铁化身的崔离的面貌一样,“客官若喜欢小店的伙食,以后可常来,客官身材伟岸,万中无一,我不会记错,若以后来,我给客官免单就是!”

    张铁看了一眼刘掌柜,没想到这个小店的掌柜还挺会做生意,免单的钱虽然不多,也就几个银币,但这话听来就让人心里舒服。

    在哈哈大笑声中,张铁的大手拍了拍刘掌柜的肩膀,然后也不多说话,就噔噔噔噔的下了楼……

    站在悦安客寨的门口左右一看,那个说书先生消瘦的身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还没走出五十步,张铁快步的走了过去,拍了说书先生的肩膀一下,说书先生转过头来,张铁眼中奇异的光芒闪动了一下,“跟我来……”,然后就往着远处的一座茶楼走去。

    说书先生步伐不变,就跟在张铁的身后,亦步亦趋,和他一起走向茶楼。

    来到茶馆,张铁要了一间幽静的隔间,走了进去,说书先生也跟着走了进来。

    张铁坐下,指了指隔间的一个座椅,说书先生也才坐了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

    “小老儿叫柳遇青!”说书先生眼神清澈,对话流利,半点都不咯噔。只是这个时候,他觉得面前的这个大汉无论说什么,听在他的耳朵里,都如听仙乐,让他想都不想就会顺从这个大汉的意思,有什么也完全如实回答。

    “你说书多少年?”

    “小老儿已经说书整整二十六年!”

    “《黑铁英雄传》是你所编?”

    “不是,《黑铁英雄传》是净庵先生所著的小说……”

    净庵先生?张铁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名字还真没听说过,“净庵先生是谁?”

    “净庵先生是太夏的大家,其所写的小说,在说书先生中,最受欢迎……”

    “那你说《黑铁英雄传》有多久了?”

    “有两年了!”

    “谁让你在玄天城说《黑铁英雄传》的?”

    “小老儿也不知道是谁,只有两年前有一天,小老儿遇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客人,他给了我一本《黑铁英雄传》。他说若是我在玄天城说《黑铁英雄传》,我在金鹏银行的账户上每个月就可以多出1o个金币,那个人说完之后,就直接先给了我1o个金币。说是第一个月的预付款,你知道,我们做说书这一行,挣的都是嘴皮子间的辛苦钱,一个月。能挣三四个金币已经不错,生意清淡或者名气小点的,一个月一个金币也未必能挣到,也因此,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在玄天城中说《黑铁英雄传》,在说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前往金鹏银行我的账户上一查,还真又多出十个金币来,从那以后。我就在玄天城专说《黑铁英雄传》……”

    “天玄城的其他说书先生如何,是不是也在说《黑铁英雄传》?”

    “差不多,从两年前开始,《黑铁英雄传》就在整个东北督护府中的说书先生中流行开来,也最受客人的欢迎,你随便走到哪一座城,甚至是乡镇之中,都有说书先生在说《黑铁英雄传》……”

    “那其他说书先生说《黑铁英雄传》是不是也每个月有十个金币好拿?”

    “其他人小老儿不知道,不过当初和我一起拜师学艺的一个师弟,现在在燕州。去年师傅祭日我们去给师傅上坟的时候遇到,我们两个互相交流了一下,我那个师弟也在说《黑铁英雄传》,他的遭遇也和我一样。只要说《黑铁英雄传》,他在银行的账户上,每个月就能多出十个金币,因为我那个师弟要年轻一些,身体也好,据他说。有两个月他从城里跑到城外没有说书先生的镇上的茶馆给人说《黑铁英雄传》,那一个月,他的账户上一下子就有了十二个金币,作为说书先生,只要说《黑铁英雄传》说得越卖力,可以让越多的人听到,能得到的钱也就越多……”

    “哪里可以买到《黑铁英雄传》?”

    “城里书店应该都有,往年只是有小说,听说今年连连环画都出来了……”

    张铁知道,自己再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了,就丢了一个金币在房间的桌子上,站起来走出了房间。

    ……

    张铁离开房间后两分钟,一直安静坐着的说书先生突然身体打了一个激灵,茫然的看了看房间的环境,“啊,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要回家么,怎么来这里喝茶了?”

    ……

    离开茶楼,张铁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心中始终有一个谜团,还隐隐有些感动,所以就径直在大街上走了起来,想寻找一家书店,找一本《黑铁英雄传》看看是怎么回事?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张铁就找到了一家书店,然后就走了进去。

    “店家,你这里有黑铁英雄传么?”

    书店的店员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书架。

    张铁走了过去,果然在书架最上面最显眼的一个位置,看到了一本印刷非常精美的《黑铁英雄传》,旁边居然还有一套更加精美的《黑铁英雄传》的连环画,看到连环画上的人物,他感觉有趣,伸手去拿,没想到旁边也有人伸手过来拿,两个人一起按在了书上。

    张铁转过头,只见一双美丽的乌溜溜的大眼睛也正瞪着他……

    这是一个满头珠翠的花信少妇,旁边还牵着一个七八岁大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看到这个女人,张铁心中巨震,因为这个女人,正是他在潜龙岛上认识的一个小师妹吕莎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