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六章 始终在一起
    依稀中,张铁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潜龙岛,想到了第一次看到吕莎莎时的模样。》,

    记得第一次看到吕莎莎,她正和杜雨涵在一起哭鼻子,在说想家和想她的妈妈,而杜雨涵正在安慰着她。

    在张铁的记忆之中,吕莎莎一直是他的那些师妹之中比较害羞和敏感的一个,因为两个人之间曾经产生的一点小误会,这个害羞的小师妹,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都有些怕自己,就算和一大堆小师妹在一起,吕莎莎每次偷看自己一眼,都会跟做贼一样……

    最后一次和吕莎莎与那些师妹们见面,则是在潜龙岛的金乌堡,自己和小师妹们大醉,在大醉之中,自己为吕莎莎她们打拳舞剑,一曲《别赋》之后,就震碎了自己的双鱼剑,作为自己送给小师妹们“独一无二”的礼物……

    从那夜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用过双剑。

    那一夜,自己喝得很多,在自己的印象之中,吕莎莎,杜雨涵,瞿靓颖都喝得很多,许多师妹都哭了……

    那是最美的一夜,也是让张铁最怀念的一夜。

    那一夜,已是绝响。

    曾经的少年的青春,炽烈,还有纯洁萌动美好而又单纯的情感,那说出的,未说出的,都化作欢笑,泪水,在那一夜之后,就湮灭在了圣战的硝烟之内。随后,自己就远赴塞尔内斯战区,再也没有见过潜龙岛上的这些小师妹……

    几年前自己回到幽州,打听了一下,自己曾经的这些小师妹们。许多已经嫁为人妇,还有几个。像郭妙露等,则还在苦修。想要在武道的路上走得更远……

    嫁人的,张铁都没有去打扰,苦修的,张铁让怀远堂暗中多加照顾,张铁也没有见过她们,有些东西,只要埋在自己心里就好了。

    没想到,在隔了许多年之后,在玄天城的书店之中。张铁居然又见到了自己的一个小师妹。

    吕莎莎还是和当初一样的美丽,只是更加成熟,曾经的清纯少女,已经变成了如今的花信少妇,只是气质还如当初一样的婉约内敛,吕莎莎的手上牵着的那个小男孩的眼睛和脸型,和吕莎莎有七八分相似,这让张铁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家伙是吕莎莎的孩子。

    张铁微微恍惚了一下。内心五味杂陈……

    吕莎莎之所以诧异的瞪着张铁,是完全没有想到像张铁这么大的一个壮汉,居然也会去看只有小孩看的《黑铁英雄传》的连环画,而且张铁头上戴着的那个斗笠也有些奇怪。

    难道这个人精神有问题?

    还不等张铁先缩回手。吕莎莎已经避嫌一样的快把手收了回去,转头对她牵着的那个小男孩道,“小志。我们再到其他书店看看!”

    说着话,吕莎莎已经拉着那个孩子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点和张铁保持了一点距离。

    “不吗。妈妈,我就要看《黑铁英雄传》。其他书店我们已经转过好几个了,都断货了……”

    “听话!”

    张铁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堂堂的一个大地骑士,要是传出去和小孩在书店争连环画,不知道要让多少人掉眼镜,他拿起那套连环画,直接递给那个小孩,“来,给你,我看这个就行了,我刚刚只是好奇这书都出了连环画了……”

    张铁自己拿起了一本《黑铁英雄传》的小说……

    “小志,谢谢大伯……”

    “谢谢大伯!”那孩子那道一套连环画,一脸堆笑,奶声奶气的说道。

    “啊不客气,不客气……”

    吕莎莎的性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内敛,短短的两句话后,也没有和张铁多说什么,就拉着孩子往外走了。

    张铁心中倒有一些激动,想说点什么,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又揉了揉脸,只能看着吕莎莎离开。

    在书店的柜台里丢了一个金币,张铁拿着那本《黑铁英雄传》就走出了书店。

    书店外,吕莎莎和她的孩子刚还走上一辆黑色的高级小轿车,有司机为两个人打开车门,那个小孩看到张铁出来,还对着张铁挥手。

    黑色小轿车的牌子就是玄天城的,看样子吕莎莎就嫁在玄天城了。

    张铁心中一动,直接一片寻踪之羽就从眉间闪电般的射出,附着在了那辆黑色的小轿车上。

    小轿车冒着一股青烟走了……

    就在书店的外面,张铁快的翻动了一下《黑铁英雄传》,以他现在的精神力来说,看这种书,完全就是一目百行,一页书的内容,只要他看一眼,就像照相一眼,书页中的内容就完全印在他脑子里了。

    小说的主角就是他,故事也从黑炎城开始,里面的内容和框架,很多都是根据自己在《卑鄙者的墓志铭》那篇自白的文章中加工出来,当然,也有很多艺术性的创作加工还有改动。

    张铁才翻了二十多页,一下子就看到了里面的一个自己没有经历过的情节书中的主角张铁在杂货店打工出来要回家的时候,天已经要黑了,突然张铁看到有一个可怜的乞丐因为饥饿睡倒在黑炎城火车站附近的街边,善良的少年于心不忍,就到附近的面包店里给那个乞丐买了一个面包,没想到那个乞丐却是一个游戏人间的奇人异士,在吃了少年一个面包之后,居然给了少年一本秘籍,教会了少年一门独特的变装秘籍,让少年一下子就掌握了可以改头换面的高级技巧……

    看到这里,张铁几乎完全可以肯定,这本书中的内容,绝不是那个所谓的净庵先生自己一个人拍着脑袋想出来的,这个情节,只可能出自唐德那个家伙手笔,因为自己的变装术就是唐德那个家伙传授的,除了唐德,其他人应该不知道,自己也没有跟其他人说过。

    作为佐证之一的,则是小说中的那个杂货店的华人唐老板的形象,则太高大了,不仅英俊慷慨,而且还睿智聪明,堪称所有中年大叔的典范,活脱脱一个隐藏在市井之中享受市井生活并感悟人生哲理的高人,张铁踏上人生之途的指路明灯和启蒙恩师,奶奶的,关键是还不好色,居然还有黑炎城的女人老板娘贴钱倒追,我靠……

    再看下去,书中主角张铁在家中和家人的一些情节与内容,则也不是完全编造出来的,有些细节,似乎只有自己老哥才知道。

    张铁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自己的老哥和唐德,联手在幕后,用《黑铁英雄传》给自己洗白扬名。

    如果说这算是个人形象的危机公关的话,这样谋划布局,绝对是用心良苦的绝世之作了,这简直是把整个太夏的说书先生都变成自己的宣传员啊,只要随便出一点小钱,自己就在太夏有了无数的粉丝和崇拜者,时机一到,太夏的廷尉府若还不取消自己的通缉令,那要失去多少人心,承受多大的压力和指责。

    这一本《黑铁英雄传》和《卑鄙者的墓志铭》搭配起来,相辅相成,无论是对张家还是对怀远堂来说,其作用,堪比千军万马。

    张铁也没想到自己在成为通缉犯之后,自己的名声反而在太夏如日中天起来。

    老天爷真会开玩笑。

    这看似荒诞的一幕,却是真正的现实。

    这四年来,他虽未在家中,甚至都没有再和家人联系,可他家中的亲人和与他一路走来的那些朋友们,却一直与他在一起,在想方设法的为他洗刷冤屈,让他重新能光明正大的回到阳光之下。

    张铁就在街边,不顾路人的诧异的目光,用了十分钟不到,整本《黑铁英雄传》就看完了。

    《黑铁英雄传》的最后,则回归到了血淋淋的现实,在威夷次大6与上亿魔族大军血战到最后的张铁来到太夏,在幽州刺史之争中大放异彩和大破通天教之后,落入到魔族和通天教设置的陷阱之中,虽然靠着自己的能力从必杀的陷阱之中逃脱出来,活下一命,却已经被人陷害,不得不背负冤屈亡命天涯,成了一个令人扼腕的带着悲**彩的英雄……

    这样的结局,让人义愤填膺,但在太夏所尊崇的法律精神之下,太夏廷尉府的通缉令也不可撤销,这最后的结局,也就成了对太夏良知和法理精神博弈结果的拷问?是相信英雄依然是英雄,还是相信有疑点的证据依然是证据?

    把这一本对自己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黑铁英雄传》收入到怀中,感觉了一下刚才那辆小车现在的位置,张铁大踏步的就往着小车驶离的方向走去……

    ……

    十多分钟后,张铁来到玄天城南边一片清幽宽敞的大街上,打量了这条街上一座挂着“孙府”招牌的人家几眼,在引起站在孙府门口的几个孙府家丁的注意之前,随后也就大步离开了。

    这户人家应该是玄天城的大户,那辆小车就停在孙府的院内。

    “最近玄天城三教九流的人有些多,少夫人和小少爷刚刚从外面回来,如果有盯梢跟来的,你们多注意点……”

    “是,孙总管,听说老爷是不是想送小少爷去烛龙真人那里学艺,我看小少爷聪明伶俐,一定能成……”

    “这样的大事,哪里轮得到你来操心,管好你的嘴……”孙管家骂了一句……

    在远离孙府上百米后,身后孙府门口几个人的交谈声,还依然传到了张铁耳朵里……

    ……

    听到这样的话,张铁带着一种怪异的心情,返回到了他在玄天城落脚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