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九章 胸中元自有丘壑(二)
    有些激动的鲁一山离开片刻之后,刘星又带了三个人进来。

    这三个人,都是刚才举手家中有酒精酿造工厂的。

    和鲁一山一样,这三个人进来拜见张铁的时候,都非常的拘谨。

    三个人中,一个稍微年轻一点,也有三十多岁,另外两个则是五六十岁的样子,衣着举止,都有些富态。

    张铁让他们三个人坐下,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也学着鲁一山一样,各自用小半边的屁股挨着椅子的边缘规规矩矩的坐好。

    “好了,你们自己介绍一下!”张铁挥挥手说道。

    “启禀真人,在下方桐,清河城方家的家主!”三个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看了另外两人一眼,看到另外两个人都看向他,也就主动站了起来,自我介绍道。

    “你们家有酒精酿造厂?”

    “方家在清河的确有一家酒精酿造厂!”

    “规模有多大?”

    “每年可以生产酒精2ooo多吨!”方桐恭敬的回答道,哪怕在回答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地面,不敢直视张铁。

    “嗯,不错,坐下吧!”张铁点了点头。

    方桐坐下,另外一个年级稍大穿着一身蓝色绸袍的人接着站了起来。

    “启禀真人,在下陈子辉,来自浪云城穆青堂陈家,是陈家家主陈子豪的亲弟,这几天我兄长因为远在关州,无法及时赶回拜见,在得知真人莅临玄天城的消息之后,特意让在下赶到玄天城。代表陈家来聆听真人教诲!”

    张铁看了这个陈子辉一眼,笑了笑,这个家伙倒是会说话,一张嘴就把什么都说清楚了。

    “你们家也生产酒精?”

    “陈家生产酒精已经有5o多年的历史,陈家酒精年产4ooo多吨!”

    “好的。坐下吧!”张铁点了点头。

    陈子辉坐下,那个三人之中最年富力强的那个人就连忙站了起来,也是先对张铁长揖到地,然后才开口,“在下李涛,东阳城众品商团团长。拜见真人!”

    张铁看了李涛两眼,这个李涛一脸精明强干的神色,双眼之间光彩灼灼,居然还修行到了十三级的四星战将的水准,是三个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你不是东阳城本地人吧!”

    “真人明鉴。在下的确不是东阳城本地人,在下的本宗是涿州五华郡万声堂李家,因在下是李家旁支,又是家中次子,成年后就自己外出谋生,在外开辟事业,侥幸在东阳城打下一点基业,有一个商团。也有一个年产1ooo吨酒精的小厂。”

    万声堂李家?张铁回想了一下自己知道的太夏的豪门,微微动容,这个李家可是涿州豪门。在太夏李姓之中都赫赫有名,实力比起怀远堂只强不弱。这样的豪门,家大业大,因为家族嫡脉旁支的子弟众多,不可能人人都能很好的照顾到,所以这样的家族也就非常鼓励年轻的家族子弟外出闯荡创业。想必李涛也就是如此才离开万声堂李家的。像李涛这样的人,怀远堂中也有不少。

    不过就算来源于太夏豪门。这些外出闯荡创业的家族子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闯出名堂的,豪门的招牌。在有些场合之中,也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世家子弟的出身而已,这样出身的年轻人在太夏又何止亿万,想要干点什么,还是得自己来,大浪淘沙之下,不知道有多少身体内流淌这豪门血液的年轻人在太夏闯荡多年,也是一事无成,这李涛能在东阳城闯下一点基业,已经算是有本事的了。像朱大彪那样的家伙,顶着燕州刺史孙子的帽子来幽州投资,还不是差一点被江老爷子给活炖了。

    张铁点点头,让李涛坐下。

    “我这个人喜欢刚脆,有什么事都开门见山,这次叫你们来,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不知道真人有何事需要我等效劳?”方桐微微欠身问道。

    “我要在烛龙领中建立一个酒精厂,嗯,也不应该说是酒精厂,这个,规模大了一点……”张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或许应该说是酒精生产基地才对,你们三人都经营着酒精酿造厂,熟门熟路,想必对此要熟悉一点,所以我想把这件事交给你们!”

    “那不知道真人的酒精生产……基地要准备建造多大规模的?”陈子辉开口问道,基地个词在这里稍微拗口,让陈子辉也咯噔了一下。

    “起步就年产五十万吨吧!”张铁随意的说道。

    5o万吨这个词儿一从张铁口中说出来,除了李涛还算镇定之外,陈子辉和方桐两个人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滑下去,两个人都一脸震惊,嘴巴可以塞下一个大鸭蛋一样。

    “五……五十万……吨?”要不是这话是从张铁口中说出来的,方桐还以为张铁是在开玩笑,此刻不要说幽州了,就算是整个太夏,也没有听说过有过十万吨级的酒精生产工厂,这个工厂要是建起来,大肯定是太夏最大的了,但到最后,恐怕也会弄成一个笑话……

    “怎么,不行?”张铁的脸微微沉了下去。

    “不是不行,只是……”方桐看了看另外两个人,欲言又止。

    “尽管说……”

    “那在下就斗胆直言了,真人要建造5o万吨的酒精生产基地,这酒精生产,在技术上没有问题,太夏此方面的技术已经非常的成熟,只是这5o万吨的酒精生产基地建起来,后面有可能就无法正常开工了!”方桐咬牙说道。

    “无法正常开工,为何?”

    “真人可能对商贾之事不太了解,因为在商言商,整个烛龙领和毗邻烛龙领的幽州,通州与燕州,已经没有这么大的市场,容纳不下这么多的酒精消耗,现在三个州境内的酒精生产能力和市场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各地无论供给还是需求的波动已经很小,各州的酒精生产的利润已经压得很低,以方家的酒精厂来说,刨除人工和设备的折旧损耗,这些年,方家的酒精生产厂的利润也就只有百分之四左右,如果算上酒精的运输成本,任何一个地方生产的酒精的销售只要过生产地1ooo公里,运输成本就能把生产企业的利润完全吞噬,这样的酒精,就算运输到其他地方,如果加上运费的话价格就会变得很贵,无法与其它本地生产的酒精竞争,折价卖就要赔钱,生产得越多也就赔的越多,就算以真人之威能压得了一时,但也压不了一世,市场自由规律,因此……”

    方桐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建造5o万吨的酒精生产基地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以烛龙领为圆心的半径1ooo公里的这片区域内,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多的酒精,这样的生产基地弄出来,就是赔钱的,生产得越多越赔钱,也因此,三个人刚才都没有一下子答应。

    以烛龙真人的地位,不懂商贾之事和正常,没有人敢嘲笑和多说什么,但他们懂啊,他们就是生产酒精的,也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这里面的道道他们都很清楚,把烛龙真人交代的事情办砸了,他们三家人都担当不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被烛龙真人误以为三个人在坑他,那么他们三个恐怕只有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放在烛龙真人面前才行了。

    对方桐的话,张铁只是笑了笑,从小卖米酿和在杂货铺打工长大的张铁如何不又不知道商品成本与市场容量的关系,只是他的心思,这些人又哪里知道。

    这几日张铁在烛龙领到处看了看,现在正值八月,烛龙领的野外的田野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绿油油正值夏收的玉米地,因为玉米抗旱防虫而又高产的特性,太夏的北方许多地方都是玉米种植大区,而东北督护府境内各州种植的玉米尤其多,特别是圣战以来,处于战备需要,许多地方还有意识的扩大了玉米的种植面积,整个烛龙领的玉米种植面积,几乎达到上百万公顷。

    这上百万公顷的玉米地,经过张铁的初步计算,每年夏收后剩下的玉米秸秆按照每亩地8oo公斤计算,这一年,整个烛龙领产生的玉米秸秆就达到一千二百多万吨。

    这些玉米秸秆,在以往,在烛龙领,甚至整个太夏,大多数在夏收之后就被当地的农民就地焚烧,少部分会用作农村的燃料,秸秆刚刚收割处于新鲜的状态时也有少部分可以作为饲料,但总的来说,过百分之八十的玉米秸秆,会成为无用之物,就地焚烧后用来肥田。

    如果再过两个月,在入秋之后,整个烛龙领的田间地头,估计到处都可以看到焚烧秸秆冲天而起的黑烟。

    秸秆这种东西,对别人无用,但对自己来说,却是宝贝。

    因为,没有任何人能想到的是,自己获得的最新的变异酵母菌,只需要用玉米秸秆,就可以酵出高能酒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