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十三章 铁龙之铁(二)
    张铁介绍完双驱动机的设计原理之后,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在沉默之中。

    在几个人的心中,这台动机固然堪称空前绝后,但是,几个人不明白的是,烛龙真人明出这个东西来究竟有什么用。因为很明显的事实是,这台动机就是为汽油或者接近汽油的高能燃料设计的,而这个时代,至少到目前为止,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都没有听说过太夏有什么可以完全代替大灾变之前汽油的东西。

    因为张铁兴致勃勃,这个时候,哪怕连孙启明都不会往张铁头上泼冷水,告诉他这种动机即使能生产出来,也完全派不上用场。

    “对这幅设计图,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张铁问几人。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没有了!”

    “能制造出来吗?”

    几个人都点头。

    “那好,这幅设计图就交给你了,这幅图下面有一个分动齿轮箱的设计图,那副图你们应该能看懂,我就不做介绍了 !”张铁指着孙启明,“在四个月后,我需要1oo台这样的动机样机和分动齿轮箱,同时,我还需要看到烛龙领内一座至少能年产十万台套的动机和分动齿轮箱的工厂出现在我面前,这是3oo万金币的建设资金!”

    对一座年产十万台套的动机工厂来说,3oo万金币的建设资金已经足够。

    张铁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的拿出一叠厚厚的金票,连同图纸交到了孙启明的手上,同时对另外几个人霸道的说道,“这几个月,你们都要听他的,一起协助他把这件事做好!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勉强人,谁要不愿意,现在可以退出,你们谁要退出吗?”

    谁敢在这种时候不给烛龙真人面子,另外几个人连忙在张铁面前表决心,一个个信誓旦旦,哪怕砸锅卖铁,也要帮孙启明把这件事做好,不辜负真人的期望。

    “好,既然你们答应了,那到时候,如果我交代的这件事没做好,耽误了我的事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做好了,以后绝对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是……”

    几个人连忙点头,只有孙启明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犹豫,刚刚那个严族长这个时候连连给孙启明使眼色,孙启明都好像没看见一样。

    “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吗?”张铁问孙启明。

    “真人交代的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为真人办好,只是我想提醒真人一句,这个双驱动机,因为没有合适的燃料,即使我们能生产出来,也难以派上用场,或许真人另有深意,不是我等凡俗能够揣测……”孙启明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到时我自由安排!”张铁笑了笑,“这件事,你们低调进行,不要弄得沸沸扬扬,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等明白!”

    “好的,下去吧!”

    几个人躬身后退,一直在退出花厅之后,才转过身,在刘星的带领下离开。

    张铁做在太师椅上,看着几个人的背影,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如果李涛办事利索的话,三个月后酒精生气基地就可以投入使用,随后一个月,高能酒精就能源源不绝的制造出来,每个月可以达到4万吨以上的规模,那个时候动机配套工厂建好,时间上刚好能衔接上。

    铁龙宗的铁,既是张铁的铁,更是钢铁的铁。

    铁龙宗带来的改变,将让普通人,在这次圣战的战场上也有一席之地。钢铁和蒸汽的力量,会再次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因为钢铁和蒸汽,即使是六级以下的普通人,只要经过训练,就能成为一支可以与魔族军团抗衡的重要力量,不再成为在魔族级军团面前任人屠戮的对象。

    更重要的是,螺旋桨飞机在这个时代的出现,将让人族军队除了高端骑士之外,再次拥有了与魔族翼魔军团在高空对话和较量的资格,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有一天,当圣战的战火真的燃烧到太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太夏,绝不会再次重演塞尔内斯战场上人族飞艇部队的悲剧,让无数的战士,血洒长空,却只能无奈的看着翼魔肆虐着战区的天空。

    太夏有飞舟,也有骑士,但太夏飞舟和骑士的数量,决定了这种高端武力和资源,能控制的地方,只是点,在更大的面上,圣战其实还是更多普通人的战斗。

    张铁似乎已经看到烛龙领未来刮起的那一场席卷整个太夏的金属风暴……

    ……

    不多的时间,就在张铁完善着自己在烛龙领的布局的时候,第四批人被刘星带到了花厅。

    这第四批人,其实就是一个人,一个身材像竹竿一样的人,这个人,代表着整个铁龙领内最无人缘,最让人讨厌的家族。

    一个最无人缘,最让人讨厌的家族自然也是和烛龙领内其他家族牵扯最少的家族,而这样的一个家族还没有灭亡,还能够生存,那就说明这个家族做事应该还有底线,还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最后,这样的一个家族能有代表等候在官署的外面,那说明这个家族并非不食人间烟火,至少,他们对权力和武力有足够的敬畏。

    烛龙领内也的确需要这么一个家族。

    “雪松城正心堂辜家长老辜弘毅,拜见烛龙真人!”

    那个瘦得跟竹竿一样的老头一进花厅,就对张铁大礼参拜。

    所谓的家族长老,也并非个个都是骑士,在很多普通的家族之中,担任家族长老职位的,也会是家族之中的长辈或者有能力的人。辜弘毅无疑就是属于后者,从年龄上看这个人在辜家应该辈分不低,而辜家能派他来玄天城,也说明了这个人在辜家的能力。

    “坐!”

    在谢过张铁之后,辜弘毅腰杆笔直的在张铁指着的椅子上坐好,刻板而又严肃,与前面三批人都不同。

    “你们辜家为何在烛龙领内不受人待见?”张铁直接问道。

    听到这个开门见山的问题,辜弘毅却并不显得尴尬,而是坦然的说道,“家兄辜弘盛担任太夏周天御史之职已经有三十四年,脾气耿直,这些年中,家兄每次回家探亲祭祖,都会明察暗访和收集地方豪门望族之中家族子弟或者族人逾规不法之事,随后弹劾,这烛龙领中的各家各户的豪门望族逾不少地方官员,这些年中,差不多都吃过家兄的弹劾,被家兄打过板子,有的甚至丢掉官帽,也因此,我们辜家在烛龙领内人缘很差!”

    张铁绝倒。

    它曾经就被太夏御史台的周天御史口诛笔伐过,也因此,他对周天御史很不感冒,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烛龙领内,有一个家族居然就是御史之家。

    想想看,一个周天御史每年回家都要职业病作一番,搜集地方上一干地头蛇家族大大小小的逾规不法之事,然后弹劾,这还真是令人崩溃,一个周天御史对地方的弹劾,最少都会送达督护府一级,由督宰大人亲自受理,地方上的这些地头蛇,纵使有点关系,也绝难达到督宰这一级,督宰大人的板子落下,又岂有轻的,

    “你们辜家在烛龙领既然这么让人讨厌,那你辜家子弟如果被人抓到把柄又如何?”辜弘毅说到这里,语气之中还有几分自豪。

    “所有辜家子弟,十二岁就能熟背《太夏律》,《太夏律》既是辜家的家规,也是辜家对家族子弟的最低行为要求,所以辜家子弟绝不会做任何的逾规不法之事,也绝不会被人抓住什么把柄!”

    把《太夏律》作为家规?十二岁就要熟背?想到自己看到过的那本《太夏律》那城墙砖头一样的厚度,张铁在心里直接为辜家子弟的童年默哀,这个辜家,简直是极品。

    “那你辜家在雪松城以何营生?”

    “辜家在雪松城有良田百倾,还有几个书店和一个印刷厂,辜家子弟,皆耕读持家,不少辜家子弟,还在各州各城的三司衙门做律师……”

    太夏的三司衙门的律师和其他大6与次大6的律师可是两回事,太夏的律师说直白点,有点相当于三司衙门之中各级官员的法律顾问,因为即使在三司衙门之中,各级官员也不可能熟背《太夏律》中的所有法律条文,在很多时候,这些人身边就需要一个熟悉《太夏律》的人作为顾问参谋之用。

    金乌商团也有律师,在太夏,只要对《太夏律》熟悉到了某个程度,就能担任律师,这是太夏的一个特殊职业。

    “我这次叫你进来,是想让你们辜家做一件事?”

    “不知道是什么事?”辜弘毅小心的问道。

    “烛龙领各城以后会实行乡佬之治,但乡佬之治也不能完全放任,这各城乡佬的监督职责,就由你们辜家的人负责吧!”张铁大大咧咧的说道。原本张铁只是想让这次进来的家族做自己在烛龙领的耳目,算是另外的一个信息渠道,而听到辜家这样奇葩,张铁干脆就把监督乡佬的重任交给了辜家。

    “真人这是要完全把辜家推到烛龙领各城乡佬的对面了!”

    “你们辜家现在不就是如此吗?”

    “辜家可以答应,但辜家也有一个条件!”

    张铁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在这间花厅里和自己讲条件的人,不由乐了,“辜家有什么条件?”

    “还请真人收一个辜家子弟为徒!”辜弘毅咬咬牙说道。

    “哈哈哈,你还真大胆,你们辜家可是今天第一个敢向我开口提要求的人!我很好奇,你们辜家不是耕读持家么,怎么现在也要让家族弟子修炼武技了?”

    “圣战到来,未雨绸缪,辜家子弟之中多一个能够在乱世之中更有生存能力的人,为辜家在关键时刻保留一颗火种,也是一件好事!”

    “我要是不答应呢?”

    辜弘毅梗着脖子道,“在真人面前,辜家虽然势弱,但一直遵纪守法,真人要是想要找辜家的麻烦,也不容易!反正辜家在烛龙领没有一个朋友,就算真人再讨厌辜家,辜家的处境也坏不到哪里。”

    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张铁不同意,那么大家就一拍两散。

    辜家果然有种!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张铁哈哈大笑,“你们辜家既然把这件事当生意,那我就和你做这笔生意吧,你可以回去,送一个有资质的辜家子弟来拜入我铁龙宗门下……”

    辜弘毅站起,对着张铁深深一鞠,“谢过烛龙真人!”

    ……

    辜弘毅离开之后,宁安城虞舜堂王家家主王崇德走了进来。

    张铁和颜悦色的和王崇德聊了几分钟,了解了一下王家的情况,随后就交给了王家一个任务。

    “8月18日,我要在这官署之中举办铁龙宗的开山大典,届时会有众多宾客到来,这官署之中原本有的一些仆役侍者是官方之人,不太和我胃口,我到来之时已经让他们离开了,王家仆役众多,家规崇善,门风厚重,算得上是我烛龙领善之家,你就回家调一批仆役侍者来这官署,负责18日铁龙宗开山大典八方宾客的接待任务吧!”

    这哪里是任务,分明是要让王家在铁龙宗开山大典之中大大的长脸啊,烛龙真人开山大典邀请的来宾自然也不是普通人,都是八方豪杰,一个个都是跺跺脚地面都要震三震的人物,王家的仆役侍者能被烛龙真人看中承担如此重任,毫不夸张的说,那简直是王家的祖坟冒烟才能接到手里的好事。

    张铁话音一落,宁安城虞舜堂王家家主王崇德的屁股下面就像安了弹簧一样,一下子就蹦了起来,王崇德兴奋得满脸通红,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王家……一定竭尽全力,不负真人所托……”

    ……

    前前后后几波人见过张铁,那些人离开官署之后,整个烛龙领,就像齿轮一样的动了起来……

    而张铁,在今天露了一面,安排好了烛龙领的各项事宜之后,就如神龙见不见尾一样,再次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张铁去了哪里……

    张铁的内心,其实早已经归心似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