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十七章 忧喜
    只是两个小时之后,张阳就得到了消息,火急火燎的赶回到了金乌城的家中……

    此刻的张家,住在金乌城最核心的内城,整个内城,占地15oo多亩,外有城堡高墙拱卫,内有山河园林依托,已经有了真正的豪门气象。

    护卫着内城的金乌卫足足有两万多人,金乌卫的营房,就紧挨着内城,随时可以调动,张平遇刺的消息一传来,护卫着内城的金乌卫一下子就像炸了刺的猛兽一样,杀气腾腾,整个开动起来,连金乌城中也一下子戒严,城内的街道之上,陡然之间就多出了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整个金乌城气氛陡然吃紧。

    张阳的飞舟直接降落在了内城的降落场上,飞舟一落地,门一打开,脸色铁青肃杀的张阳就在一名骑士高手的护卫下走了出来,早就等候在飞舟起降场外的几个人连忙迎了上去,随着张阳的脚步往内宅走去。

    “我爸爸怎么样?”张阳脚步匆匆,直接问一个管家模样的人。

    “老爷一切无碍,只是微微受惊,现在正在宅中逗几位少爷……”张阳的脚步很快,管家几乎是小跑着才跟得上。

    听到这句话,张阳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老爸现在还能在内宅之中逗几个孙子,那就说明老爸是真的没有事情。

    “城门已经封锁了吗?”张阳用眼神看着另外一个穿着金乌卫军装的人。

    “城主大人说不必把事情闹大影响金乌城的商贸往来,所以下令不必封锁城门……”那个军官回答道。

    听到这话,张阳的眉头微皱,但随即又舒展开,因为他知道,这就是老爸的心思。老爸做这个城主,感觉就像是以前在黑炎城里给家里看铺子一样,什么都考虑家里,自己的辛苦安危反而不在意。

    来到内院之中,穿庭过堂,张阳一路走来。内院之中的仆役侍女们一个个都连忙站到路旁,或躬身,或万福,一个个给张阳见礼。

    终于回到家中,跟随着张阳的金鹏银行派来的骑士留在了外面,张阳一个人走入到了家中。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全家人差不多都聚集在了主宅的大厅之内。张铁那边的几个弟妹也都过来了。

    张阳看到老爸,就见张平乐呵呵的抱着两个模样两三岁的小孩在他腿上爬来爬去,而老妈却面有忧色,眼睛红红的,正在旁边和琳达几个人说着话。

    一家人看到张阳回来。除了张阳的老爸和老妈,大厅里的人差不多都站了起来,和张阳见过。

    这些年,张铁不再家中。张阳一个人挑起张家家业,里里外外。越来越有一家之主的威严。

    “爸爸……”,一个少年也随着人站了起来,规矩的叫了张阳一声,张阳点了点头。这少年正是张承安。

    黑铁历89o年出身的张承安现在已经已经是一个看起来有十三四岁的健壮少年,眉目之间与张阳也显现出更多的相似来,作为张家第三代中的长子长孙,下面都是一群弟弟妹妹,张承安从小就性格稳重,虽然年纪不大,但看起来,身上已经有了几分沉稳的气质。

    “爸爸,你没事吧!”张阳来到张平面前坐下,在认真从头到脚打量了张平一遍之后,心中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张平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的脚伸直,就让那两个小孩把他的脚当滑梯一样的往上爬,爬上去又滑下去,乐呵呵的,琳达她们过来想把这两个孩子抱开,也被张平阻止了。

    “我以后就叫刘供奉跟在你的身边吧!”

    “别,你经常在外面做事,你身边不跟着一个骑士高手,家里家外,都不放心,在这怀远堂中,骑士都是家族长老,天机门已经安排了一个骑士坐镇在咱们家里,护住咱们一家人的周全,这已经很惹眼了,外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议论,我一个小小的金乌城城主,身边就跟着一个家族长老级的高手,怀远堂上下会怎么想!”张平转过头,很认真的对着张阳说道。

    “可是……”

    张阳在外面说一不二,威严日盛,可在这家中,他话说到一半,就被张平抬手打断,还只能乖乖的听着。

    张平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们兄弟能在太夏挣下这么一份家业,整个张家蒸蒸日上,承安,承泽他们一个比一个出息,我在能动的时候还能帮帮你们两兄弟看看家,已经很满足了,以前在黑炎城我在工厂里一个月挣个把金币的时候,哪里能想到我张平有朝一日能过上这样的生活,今天虽然出了事,但就算我今天回不来,心里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听到张平这么一说,张铁老妈在那边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和你爸说,这金乌城城主的位置,要是危险,干脆也就别做了……”

    “你这就是妇人之见了,那些人真要动手,除非我们张家的人一辈子都窝在内城之中不出去,否则的话,他们迟早能找到机会,这和我在外面做不做城主有什么关系,这么大的一个金乌城,就是家里的产业,如果我们自家人在金乌城都要缩头缩脑的,那不是笑话吗!”张平大义凛然的对张铁的老妈说道,平时张铁的老妈在话语上总能压着张平一头,但遇到这样的大事,张铁的老妈却也不做争辩,因为她知道张平说得是对的。

    张平说完,又转头看着张阳,“我能力有限,也有自知之明,上下帮衬之下,能做这个金乌城城主的位置已经是极限了,这也是我现在还能帮你们两兄弟做的,这次的事情不要弄得太大,等过了两天,我该干嘛还是干嘛,金乌城官署那边的事情也不会丢下……”

    张阳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知道了,其他事情我会安排的!”

    “吃饭吧,今天刚好承安回来,一家人难得一起吃个饭……”张平干脆就抱着两个小孩就站了起来。

    ……

    吃饭的时候,张阳也不再多说这事,还询问了一下张承安在幽州学堂的学业功课。

    幽州学堂是现在整个幽州最高等的官学。里面的师资配置,都是整个幽州一等一的,聚合了各方面顶尖的人才,不时还有幽州各家各族的骑士级的长老或者客卿前去授课,这样的阵容,哪怕怀远堂是刺史家族,也拿不出来。这也是太夏的国策之一。太夏重视教育,所以各州之中,州一级的官学,都凝聚了一州各门精英,豪门与平民都照顾到。若论学校的综合教学实力,州一级官学的实力若说是第二,敢说第一的,虽说不是没有。但也只有少数豪门的私学能与州一级的官学比一比。

    但还有一点,则是任何一个豪门的私学比起官学来都比不了的。那就是学员在学校里能结交的人脉。私学不管如何,里面的子弟绝大大多只是一家一姓,还夹杂着几个关系户或者家族旁支血脉,这本身就是局限。而官学之中,却没有这个限制了,同一所学校,各级的豪门子弟不少,平民子弟也不缺,不说豪门,就是那些平民子弟之中,将来说不定也就要出几个郡牧刺史级的人物。太夏朝廷,本来就会有意在平民之中选拔官员,用来平衡地方豪门的影响。

    能在幽州学堂里读书的人,其中将近一半,都是为幽州学堂出了力的,来自幽州各个豪族家中的子弟,这是定额,另外一半则是公开选拔录取的幽州本地的杰出少年。

    张承安进入幽州官学已经三年。

    当然,州一级官学的教育比起太夏的那些大宗门来,那又是两回事了,走双方的也是两条不同的路线。

    这一次,说来也巧,张承安参加学堂实习习课,就在今天,途经金乌城,看到金乌城气氛紧张,张承安一打听,自己爷爷遇刺,所以就连忙跑回家中探望。

    “吃完饭你就回去,在幽州学堂内不要依仗自己的身份搞特殊!”张阳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爸爸放心,在学堂里,我一直都没提过自己的身份,除了学堂的几个老师之外,大多数的学员只知道我来自阳河郡,其他的就不知道了,而且这次出来,我也和带队的先生请了六个小时的假,看到爷爷无事,我也放心,要回去了……”张承安规规矩矩的说道。

    听到这话,张平点了点头,也觉得自己儿子懂事,“这次你们到金乌城是实习课吗?”

    “是的,这次是飞艇和地理的双科综合实习课,总共一个半月,我们要坐着飞艇在幽州绕一遍,飞艇的维护驾驶操作还有沿途幽州各地的地形地貌物产资源城池布局和与军事地理交叉的部分内容都可以学到……”

    张平听着,点了点头,颇有感慨的说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们学堂这个法子倒是不错,在天上飞一圈,又到各处落地下来查看学习,劳逸结合,飞艇上的本事学了,地上的知识也没落下,这样的条件,也是在太夏才有,当年在黑炎城,记得你铁叔有你这么大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吃个红薯挎着书包就朝学校冲去了,因为学校离家远,为了省几个铜板的车费,你铁叔公交车都舍不得坐,学校里所谓的实习课,最多也就是工厂里几个简单的加工台上那点东西,偶尔还会去刨地!你现在条件这么好,要珍惜,也要认认真真学本事,长知识……”

    “爷爷说的我都记住了!”张承安点了点头。

    张平突然说到张铁,饭桌上的气氛就沉闷了下来,张铁老妈的眼睛,刚刚才止住泪水,现在又有些红了,“你上次说张铁在地元界?”

    张阳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果果现在在地元界好不好,听说那里终年不见光,到处都是险恶之地,岩浆遍地,魔物横行,犹如九幽地狱,这几个孩子,也和承雷他们一样,一个个含着金钥匙生下来,但出生到了现在,都会说话了,还没见过自己的爸爸……”张铁的老妈担忧的说道。

    琳达几个人的筷子都慢了下来,满桌的珍馐,一个个食不知味……

    “爸爸妈妈,还有几个弟妹,你们放心,用不了多久,只要金乌商团还在,张铁一定能够光明正大的回来,这几天,我已经和轩辕之丘那边的关系搭上线了,张铁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丝转机……”张阳沉声说道。

    听到张阳的这个消息,张家的人都精神一震。

    张平遭到刺杀这事虽然给张家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一家人只要听说张铁可以有了洗刷冤屈重新回来的可能,个个一下子都觉得,只要张铁回来,那么,这个家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算什么了。

    在这个家里,如果说张阳是这个家的舵手,掌着张家这艘大船穿洋过海,避过礁石险滩,保着一家人的平安,谁都不觉得这样的比喻夸张。但同样是这个家,包括张阳自己也明白,如果说自己是舵手的话,那张铁就是这个家的定海神针,只要张铁在家里,这个家里,从上到下,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谁也不会担心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

    张平这次遇刺虽然事态严重,但张家的三代,人数众多,而且还未成年管事,都是孩子,张阳张铁都还在壮年,如果有心,再生百十个儿子都不成问题,所以也不会有人把注意打到张承安他们身上。

    晚饭过后,张阳直接安排了一个护卫把张承安送出城。

    张承安刚刚离开,金乌城金鹏银行的经理唐德就来了。

    唐德先是问候了一下张平,看到张平无事,也就和张阳来到书房密谈。

    唐德一走,怀远堂的穆恩长老又亲自带着幽州廷尉府和怀远堂的大批高手到来,后面这些人一来,就立刻被撒到了金乌城,搜集各种线索……

    和穆恩长老秘谈完毕,先直接安排穆恩长老在内城暂时住下,张平身边的一个得力心腹才找到机会,来到张平身边,小声的和张平低语了几句……

    张平一听,眼中精光一闪,“那个人在哪里?”

    “已经安置在星光堡内……”

    “我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