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十九章 兄弟相见
    张阳停下脚步的地方,离张铁的所在的房间的距离已经只有不到二十步,看到张阳到来,守护在房间门口的两名战士更加抬头挺胸的看着前面。

    如果不是张阳一直确信自己的没有什么毛病,那一刻,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但张阳知道,这不是幻听,而是骑士级高手的传音之术,房间里的人知道自己来了,隔着房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能用传音之术直接和自己交谈和不担心被自己的护卫骑士现,这本身的实力,就要过跟随着自己的护卫骑士。

    张阳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他停下脚步,他身边的人都一下子停了下来,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心思电转之间,很多事情已经在张阳的脑袋了转了好几圈。

    “那个人就在房间里面吗?”

    “是的,一直没走,正在等团长到来!”一个跟随在张阳身边的军官说道。

    在金乌商团和金乌城内部,除了在张家家里会有管家仆役称呼张阳为大少爷之外,其余的地方,大家都称呼张阳为团长金乌商团的团长。

    “让守在房间门口的人撤走,在我进去之后,房间周围五十米内禁止任何人接近!”张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命令让张阳身边的人都吃了一惊。

    “团长,这个人身份不明,一手暗器出神入化,而且其本身的实力绝对在战将之上,你要是当独见他。恐怕……”

    身边开口的人都为张阳的安全担忧。

    “我自由安排,就不必多说了……”张阳看了说话的军官一眼。那个人再也无话可说,这些年张阳在金乌商团养成的威严。已经让整个金乌商团系统都不敢质疑他的任何命令,同样的,听到张阳这句话,那个跟随着张阳的护卫骑士则直接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张阳进入房间后他会在房间五十米内等着。

    这个护卫骑士来自金鹏银行,只要是自己职责内的事情,对张阳的任何要求,都会像履行契约一样。从来没有任何废话。

    张阳走了过去,守护在门口的那两个护卫也离开了,整个房间周围五十米内,一下子就完全清空。

    在推开房门的一刻,一个念头出现在张阳的脑海里如果房间里的人不是张铁,这又是一个杀局呢?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张阳就笑了,以房间里这个人刚刚传音时表现出来的过自己身边护卫骑士的实力,无论他是不是张铁。如果这个人想杀自己,他只要什么话都不说,只等到自己进屋的时候动手,突袭之下。哪怕自己身边有骑士护卫,这个人瞬间干掉自己的可能性也高达八成,实在没有必要玩这些花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张阳推开了房间的门,就看到一个身影正在房间的窗口处。看着外面,在听到身后动静的时候。才转过身来。

    那面目,那身形,不是张铁是谁只是,张铁穿的这身衣服似乎有点不太合身,大了些,有点松垮……

    张铁用幻体神脉恢复了自己的身形,但衣服却没有换一身,也因此看起来身上穿的就有点显大,

    当然,衣服大小什么的,在这种时候只是旁枝末节了。

    张阳也有些激动,也并没有在意衣服之类的细节,不过在太夏这些年的经历,已经让他知道,很多时候,就算亲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世间秘法手段多如牛毛,如果看到的就是真的,那么,自己的兄弟张铁也不会掉到福海城惨案的陷阱之中了。

    张铁也看着张阳,四年不见,张阳在张铁的眼中也变了很多,比起以前,这个时候的张阳,整个人更成熟,更有威势了,而且,张阳居然已经十级了。

    “老哥……”张铁叫了一声。

    “当年在黑炎城第七中学你入学第一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到你们学校是去干什么?”

    听到老哥的问题,看着老哥眼神在激动之中的那一抹警惕神色,张铁楞了楞,然后就笑了起来,假冒自己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这件事,除了自己老哥和自己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说起来,这也是年少时的糗事,那一年,自己第一次梦遗了,而且还傻乎乎的找了一个本子当自己本,自己在日记本上写了很多关于戴娜老师的事情,倾吐了许多爱慕之情,家中小阁楼里经常晾晒着的**引来了老哥的一通打击和嘲笑,而自己藏在床下的日记本也被老哥促狭的翻出,让老哥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当时老哥也是年少轻狂,那一次,老哥就借着到学校接自己的机会,去看看让自己在日记本里留下无数次名字的女人长什么样。

    当年的事情重新涌上心头,张铁心中也有一些莫名的感慨,“老哥你第一次到我们学校,是想让我明白一个惨绿少年有写日记的习惯是多么傻逼的一件事。”

    自老哥去过学校之后,私下里,因为暗恋着一个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他被老哥打击了不少次,很长一段时间在老哥面前抬不起头来,觉得不好意思,对老哥也有些恼怒,不过老哥也始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老爸老妈,还郑重的告诉张铁不要把自己的秘密写在纸上,这个习惯不好,因为自己恼怒,老哥也有些后悔,还买了不少好吃的给自己赔罪,这也就成了两兄弟年轻时的趣事和秘密之一。也是在这件事后,张铁把自己的日记烧了,再也没写过什么鸟日记。

    张铁一说完,张阳就冲了上来,两兄弟紧紧的抱了一下。

    分开的时候,张阳的眼睛红了。从头到脚的好好的打量了张铁一遍,又锤了张铁的胸膛一下。这才退后两步,脸色也重新严肃了起来。

    “太危险了。你不该回来的!”

    这个房间经过特殊的设计,有着特殊的炼金装置,那个特殊的炼金装置把这个房间弄得和单视玻璃的作用类似,因为那个装置的作用,房间里的一切声音都不会传出去,即使骑士都很难窥探,而外面的声音却依旧可以通过那个装置穿进来一些,所以张阳也不担心两个人在这里说话会泄露出去。

    金乌商团和金乌城的人自然不可能不认识张铁,张铁也不会如此大摇大摆的回来。张阳也听身边的人说过张铁刚才的面貌,这个时候再见张铁,张阳只以为那是张铁这些年逃亡之中为了隐藏身份所掌握的变装手段,居然问都不问张铁刚才的那副面貌是怎么回事。

    “我这次若是不回来,老爸今天就危险了……”张铁叹了一口气,指了指房间的椅子,自己坐下,也让张阳坐下。

    “你知道今天有人要刺杀老爸,所以特地赶回来?”

    自然而然的。张阳一下子就以为张铁回来是早就知道些什么,是为了阻止今天的刺杀。

    张铁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面色凝重。“这件事过后,我也吓得一身冷汗,当时如果不是我恰巧经过那里。听到城主到来留下来看了看,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堪设想。我原本回来只是想悄悄看看家里现在怎么样,没想到遇到这种事。老妈老爸常说善有善报,这或许就是老天看在老爸本分做人一辈子,老妈行善积德无数的份上,再次照顾了我们张家一次,让老爸逢凶化吉!”

    来的时候张阳还在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暗器高手能在那种情况下出手救下自己家里的人,这是不是一个局,而见到张铁之后,这所有的一切疑问都解开了,哪怕张铁以前没有在别人面前显示过自己在暗器方面的修为造诣,但他骑士的身份和过往的战绩,却已经让人对他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现在对张阳来说,唯一剩下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这杀手背后的黑手是谁?

    金乌城中这个时候正在紧锣密鼓的搜刮着杀手背后的线索,而张阳也在心中一个个都把这些年因为商业竞争和各种利益纠纷与张家和金乌商团有恩怨的家族豪门等过了一遍,准备着雷霆万钧的报复手段。这样的杀手死士,别人能派来,他也可以派去,而且可以派得更多,这次朝桑次大6之行,金乌商团以后有的源源不绝的死士可以用。

    张阳把自己的这些猜测一说出来,张铁就摇了摇头,“不是这些人,这次的幕后黑手,绝对不是和张家与金乌商团有商业竞争和利益纠纷的那些太夏家族,而是当初在福海城布局陷害我的那个人!”

    张铁这么一说,张阳就悚然一惊,这个可能性他刚才也想到了,只是因为这些年过去了,一直风平浪静,当初陷害张铁的那些人在太夏几乎是众矢之的,太夏朝廷,各个地方的豪门,七大宗派黑白两道都在留心这件事,那些人头都不敢露一下,生怕泄露了什么行藏,张阳原本以为那些人以后不敢再朝张家伸手,所以才没把刺杀的事往这方面想,这个时候张铁说得如此坑定,张阳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有线索?”

    “有一点,我抓到了那只黑手的一点尾巴,但那只黑手的力量现在还非常强大,和魔族也有勾结,就算我们整个张家和怀远堂压上去,也不见得能动那个人一根毫毛!”

    张阳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道杀气,坚定的看着张铁,“无论如何,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个人先是对付你,现在又是老爸,我们张家已经和他不死不休,你说你抓到了那只黑手的一点尾巴,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不是那只黑手的对手,可那只黑手在太夏也要藏头露尾,宛如过街老鼠一样,就算是幻影骑士,也要夹着尾巴过日子,而且围绕在那个人身边的势力肯定不少!”张铁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肃杀,“这次不用我们自己出手,我们只要借力打力,就能让那幕后之人一个狠狠的教训,有可能就能把那个人掀翻出来!”

    “怎么做?”

    “那两个杀手之所以能那个时候出现在城门口,他们在金乌城中还有与他们配合的内应,在接到内应的消息之后,他们才能准时赶到城门口准备,先查查在老爸遇刺前一个小时就知道老爸行程的那些人。”

    “这个金乌卫已经在做了!”张阳沉沉的开口说道,他的手下,也有这方面的高手和人才,几乎张铁老爸遇刺的消息一传来,所有人就都知道张铁老爸的行踪一定提前泄露了,城内有杀手的内应,而且那个内应对张铁老爸的行踪非常的了解,因此才能及时做出安排。

    “现在金乌城已经在排查,在你出事之后,这几年,我已经非常注意家人的安危,老爸的身边不仅有了保镖,而且老爸日常的行程,也都非常注意,有安全人员在安排,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一干什么就弄得所有人都知道,这次老爸到城外视察,是临时安排,在一个小时内,前前后后能知道老爸具体行程的人,经过梳理审问之后,还不到一百个人,如果那些杀手在城内真有内应,那么,问题绝对出在最早知道老爸行程的那些人身上……”

    “金乌城现在能不能把这不到一百人先软禁起来!”张铁问道。

    张阳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说道,“可以,这些人中,有三分之二都是金乌城城主府的各级工作人员,还有不到三分之一是金乌卫的部分人员,这些人来自太夏各地,是随着金乌商团和金乌城的逐步壮大这几年慢慢进入金乌城和金乌商团系统的,这次的事情要他们配合调查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那就先把这些人单独隔离起来……”张铁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冷意。

    张阳微微皱了皱眉头,“只是这些人太多,那个内应在这些人中的话,肯定非常注意隐藏自己,当独隔离的话,也不会问出什么东西,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全部动刑拷问,恐怕……”

    “只要当独隔离软禁就好,只要这个人藏在这些人中,我自然有办法把这个人揪出来……”张铁高深莫测的说道……(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