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四章 中州廷尉寺
    中州,龙溪郡……

    东方的天际刚刚出现一丝模糊的白线,天空中位于东方的仙龙星正在黎明前散着璀璨的光辉,此刻,正值黎明之前,大地万籁无声。

    一艘5oo多米长的灰色飞舟,刚刚从数万米空中的平流层中无声无息的飞出,进入到对流层,整艘飞舟,如利箭一样,又像是俯冲捕食的猛兽,穿破云层朵朵,向着龙溪郡东南方向直飞而去。

    飞舟舰,一个满头银,身穿黑袍,头戴獬豸冠的老者负手而立,看着远处的大地,老者身后,中州廷尉寺一队骑士高手凝神肃立,整整十个多小时,老者不开口,舰鸦雀无声,再无一人开口,所有人只看着飞舟外面的流云飞碎,脚下大地飞驰后撤,一个个沉默不语。

    相比起太夏其他各州的廷尉寺,作为太夏九大神州之一中州廷尉寺的力量,要明显高出其他州一大截,这一点,只需要从飞舟舰的这些骑士就能看得出来。

    幽州为太夏的下州,幽州初立,张铁以黑铁骑士的身份就执掌幽州廷尉寺,整个幽州廷尉寺系统之中,以他为尊,再无第二个骑士级的高手,而在中州廷尉寺机构中,黑铁骑士级的高手直接有二十人以上,中州廷尉更是久负盛名的大地骑士。

    十! 个多小时的时间,对普通人来说也许很难熬,但对这些一次闭关入定修炼就有可能是一两个月的骑士们来说,这点时间,其实不算难熬。

    大家不开口。只是心中未免也有些疑问,因为一直到此刻。中州廷尉寺的骑士们还不知道廷尉大人突然召集众人乘飞舟一个晚上奔袭万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廷尉大人一向处事严密,胸中常常有鬼神莫测之机。所以知道廷尉大人脾气的众人也不开口询问,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廷尉大人想让你知道,他会告诉你,不想让你知道,那就自然有不想让你知道的理由。

    此刻的飞舟上,除了廷尉大人亲自坐镇之外,中州廷尉寺当值的骑士高手,几乎来了一半。除此之外,中州廷尉寺下属的最精锐的狴犴营,更是倾巢而出,全部聚于飞舟之上。

    没有人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干什么,但每个人都都知道的事,廷尉大人这是要办大案,不是大案,不会出动这么大的排场。最近十年,整个中州,廷尉大人都没有如此大动干戈过了。

    “方向九,飞舟全前进。五分钟后悬浮停车……”

    沉默了十个小时的廷尉大人一直到这个时候才开了口,这一开口,就是调整了飞舟的飞行路线。让飞舟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弯,这一调整。让原本暗暗猜测着飞舟目的地的骑士们都茫然了,不知道廷尉大人要让飞舟驶往何处。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种时候,偌大一个中州,不询问飞舟的船长或航图员,很难确定自己的准确方位,但对廷尉大人来说,整个中州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似乎都在他的胸中,他只要朝飞舟下面看一眼,就能确定飞舟的准确方位,不说别的,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佩服。

    廷尉大人开了口,那就意味着蒙着头飞了一晚上的谜底要揭开了,熟悉廷尉大人风格的骑士们,一个个都精神一震,挺直了胸膛,静待廷尉大人话。

    果然……

    “昨天下午,幽州阳河郡金乌城城主遇刺……”

    这是廷尉大人的第二句话。

    听到这句话,中州廷尉寺的骑士们许多人的眉头都微微一皱,一个下州小城的城主遇刺这种事情,在这些骑士看来,就算不属于鸡毛蒜皮之事,但也差不多了,这种事要管,也有幽州廷尉在管,怎么会要让中州廷尉出动呢。

    “金乌城城主叫张平,他有一个儿子,叫张铁……”

    似乎知道众人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廷尉大人的第三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心中再次一震。

    什么阳河郡,什么金乌城城主,这些名词对这些隶属于廷尉寺的骑士们来说,太遥远,也太无足轻重,但张铁这个名字,这四年时间里,却成为了整个太夏廷尉系统不得不面对的压在心头的一块沉甸甸的巨石,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块巨石越来越重,也带给整个太夏廷尉系统越来越大的压力。

    四年前的福海城惨案,如今已经成为太夏第一悬案,而在民间,甚至说这是太夏第一冤案,作为这起悬案或者冤案的主角,张铁这个名字,在太夏的廷尉系统之中,简直大名鼎鼎,其名声之盛,甚至还过了在轩辕之丘的位列九卿之一的太夏廷尉。在许多偏远之地的廷尉署或廷尉监中的底层人员中,许多人或许说不出太夏廷尉的名字,但对张铁,却一个个耳熟能详,曾经的福海城惨案和张铁这个名字,也成为太夏各地廷尉系统中最引人关注的两个名字。

    太夏各州廷尉系统对张铁这个名字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福海城惨案的一波三折,更因为这个人原本就是幽州廷尉,是太夏廷尉系统中的一员,曾经的幽州之虎,一出场就光芒四射,在担任幽州廷尉期间,短短时间就大破通天教,令整个太夏的廷尉系统为之侧目,这个人担任幽州廷尉期间,幽州廷尉寺,一时间几乎要成为太夏廷尉寺的榜样……

    就算在成为通缉犯后,这个人在光明之山的一篇文章,更是轰动整个人族骑士世界,那有情人,如今几乎在太夏所有的声色之地都能听到有人吟唱,而这个人在文章中所披露的福海城惨案背后的黑幕与阴谋,因为有可能牵扯到魔族和曾经覆亡的血魂寺余孽,更是震动轩辕之丘,不知道让多少大佬寝食难安。食不知味。

    因为这个名字,如今太夏的整个廷尉系统简直就像被人架在火上烤一样。不知道被多少人痛骂,说太夏的廷尉府下。全是一干酒囊饭袋,只会陷害忠良,而没有本事抓魔族。

    说句有点诛心的话,在看过那篇《卑鄙者的墓志铭》后,哪怕是廷尉系统的官员,但在这些骑士之中,许多人心中已经判定张铁是无罪,被冤枉的,但国法如铁。当初的证据摆在面前,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铁证如山,在没有推翻那些证据的证据出现之前,撤销张铁的通缉令,就是拿太夏律开玩笑。

    这个人的父亲遇刺……

    许多人在心中已经在思索着这个信息背后的关联。

    “幽州方面传来消息,已经确认刺杀张平的刺客来自中州,就在我们辖下之地,而且刺客的背后的黑手就是当初制造福海城惨案与陷害张铁的元凶……”廷尉大人的第四句话。让所有中州廷尉寺的骑士呼吸都为之一顿。

    “大人,不是属下怀疑,只是这个消息非同小可,那些刺客既然安排了在金乌城刺杀张平。必然做了全面的准备,在怀远堂的地盘上刺杀怀远堂的重要人物,无论成功与否。派出的一定是死士,轻易不会开口留下线索。幽州方面又是如何在短短时间内得知这些刺客来自我们中州,而且还和张铁的福海城惨案有牵连!”那些肃立的中州廷尉寺骑士中。一个站在最前面的骑士沉声问道。

    “幽州方面如何知道这些我们无需关心!”中州廷尉转过了身,白眉如雪,一脸肃杀威严,“如果情报有误,自有廷尉府与怀远堂理论,要一个说法,太夏的三司衙门,可不是让人随意动用的私器,如果情报属实,中州廷尉寺就要全力以赴,以狮子搏兔之力,荡平中州境内奸邪,除此太夏大患!”

    所有中州廷尉寺的骑士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个都心中一凛。

    而就在这几分钟的功夫,飞舟已经停了下来,在肉眼可见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座方圆百里的山谷,那山谷之中,还有几座城堡和庄园,看样子,这里似乎是中州龙溪郡境内的一个小地方,那几座城堡和庄园,也就是这片小地方上的势力了。

    这样的地方,在中州随处可见,简直多如牛毛,那些小地方上的土豪或者小门派,就是这种格局。

    这个时候,东方渐渐露白,一条金线,出现在东方的天空之中,山谷之中那一层薄薄的雾气,也正在逐步消散,飞舟在一片云层的背后,飞舟的颜色和云层一体,几乎难以被地面上的人现,如果是赏景的话,这个时候在飞舟上看日出,绝对是一种享受,但可惜飞舟上的人,这个时候都没有什么欣赏日出的心情。

    “下面是平沙谷,你们下去,掘地百尺,一寸地都不要漏过,平沙谷中全部人等,无论男女老幼,全部拿下拘押听审,如有反抗拒捕,格杀勿论,明白了吗?”中州廷尉杀气腾腾的命令道。

    “属下明白!”

    “那就行动吧!”中州廷尉挥了挥手,“我在飞舟上坐镇,如有强敌,不必逞强,就释放战气狼烟,我亲自来解决……”

    “是!”

    下一分钟,飞舟上的骑士们一个个直接从飞舟敞开的舱口飞出,直扑下面的那些城堡庄园,飞舟在天空中围绕着平沙谷缓缓转圈,中州廷尉寺下属狴犴营八千多刑捕高手,一个个就像播种种子一样,一串串的从飞舟上空投,跳下,临近地面几十米,才张开自己手上的旋翼降落伞,脚一落地,一队队的人就如狼似虎的朝着平沙谷冲去,将整个平沙谷包围起来……

    大地上出现了第一道光线……

    地面上,中州狴犴营战士的战气图腾和怒吼声开始出现,平沙谷开始混乱了起来……(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