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地下密道
    中州廷尉寺精锐扫荡平沙谷,特别是在有廷尉寺骑士高手的配合下,前后还没有用一个小时,整个平沙谷,在太阳完全升起只时,就已经完全被中州廷尉寺控制了。

    自始至终,平沙谷虽然喊杀一片,战气图腾处处升起,但让中州廷尉孟海山在飞舟上等待着的骑士的战气狼烟,却始终不见踪影,这也预示着,谷中没有遇到过骑士级的高手。

    在初升的朝阳之中,中州廷尉寺的飞舟降落在平沙谷中最显眼的一处城堡的上空。

    几个小时前,这座城堡还一片宁静,可这个时候,这座城堡的一面城墙已经残破,城堡的地面和墙头之上,也随处可见到一滩滩的血迹,整个城堡的空气之中,还隐隐涌动着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

    孟海山走出飞艇的时候,跟随着他出征的几个廷尉寺骑士都在下面恭候,这些廷尉寺高手的脸色都不太好。

    城堡里太安静了,安静得不像是刚刚在这里血战过一样,整个城堡里,除了沉默的狴犴营战士,印象中那种家破人亡之后妇孺和俘虏们的哭喊声,几乎完全都听不到。

    孟海山的脸色有些阴沉,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地方,几乎就没有留下什么俘虏,这里的人,在知道自己这边的身份之后,还是选择了鱼死网破的挣扎。

    要知道,这里是中州,太夏九大神州之一的中州,承平数百年的太夏中州,这中州之地,何时有了这样的势力?

    “情况如何?”孟海山沉声问道。

    “整个平沙谷已经完全被我们拿下,只是……”一个骑士开口道。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们狴犴营的战士折损很大!”

    “折损了多少人?”

    “一共牺牲了457人!”开口的骑士涩声说道。

    这个数字。将近中州狴犴营的十分之一,一个案子折损这么多狴犴营的战士,完全就像两军对垒,这种事情,中州廷尉寺几百年都没有生过,这可是太夏中州。不是那些远离太夏的次大6和那些不毛之地,不说别的,只是廷尉寺的这个伤亡数字,就足以震动十方。

    孟海山的脸色一下子铁青了下来,“没有受伤的?”

    “没有,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杀手窝子,那些杀手的兵刃和暗器都有剧毒,机弩箭矢上同样也有剧毒。一见血,短短时间就能要人的命,连救治都来不及!”

    “带我去看看!”

    廷尉寺的几个骑士就把孟海山带到了这座城堡另外一边的一处空地上,就在这处空地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好几排狴犴营战士的遗体。周围肃立的狴犴营战士的脸上,都有悲戚之色。

    躺在地上的这些战士的身上的伤口都不太深,但在脸上的面罩之下,一个个的脸上已经完全黑。不少人七窍流血,看起来非常骇人。

    孟海山蹲着检查了几具遗体。就站了起来,冷声问道,“这个城堡里的人呢?”

    “都死了,这里的人都负隅顽抗。迫不得已,只能全部击杀!”

    城堡里的死者的尸体在另外一边,同样已经被狴犴营的战士拖了出来,整齐的放在一边,不过相比起狴犴营伤亡来说,城堡这边的死者尸体似乎并不多。

    “就只有这些?”看了看城堡内的那些人的尸体,孟海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还有一些尸体已经无法收集,那些人的口中都藏有剧毒,在临死反扑之后,一个个就咬碎自己口中的毒囊,整个人的尸体,都化成了一滩腥臭的血水!”

    就在这个城堡之中,这样的血水随处可见。

    “可抓到活口?”

    “城堡外的庄园农庄之中,倒抓到了一些没有反抗就被拿下的庄户和活口,不过那些庄户和活口都一问三不知,他们只知道这平沙谷是盘踞在这里的温家的产业,他们也是温家雇佣的庄户,温家是龙溪郡的一个土豪,原本籍籍无名,只在本地有一点影响力,大概二十多年前,温家一家人外出乘坐飞艇失事,就只有温家家主活下来,十年前,温家主温浩云进阶骑士,温家也就在这平沙谷中建立了平沙派,由温家家主温浩云担任平沙派宗主,招募弟子人手,慢慢壮大了起来,温家除了平沙派之外,还有两个商团,一个商团从事农产品商贸,一个商团从事物流,那些庄户和活口多余的不知道,只知道温家和平沙派中的人员和物资来往很频繁!”

    “农产品,物流?”孟海山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温家的这两个商团,几乎是最好的掩护,特别是那个搞物流的商团,可以轻易的掩盖住温家和平沙谷中所有人员和物资的来往情况,而温家当年一家人乘坐飞艇出事,恐怕也别有隐情,“马上通知中州各处廷尉机构,立刻查抄缉拿温家和平沙派下属商团及各处机构和人员,如有抵抗,格杀勿论……”

    “是……”

    “温浩云是否捉拿到!”

    “那些庄户活口平时都无法接触到温浩云,所以也不知道温浩云平时的行踪,据那些庄户活**代,在平沙谷,温浩云平时不在的时候,都是由一个姓齐的总管统揽平沙谷和温家大小事务,这个姓齐的总管平日就是住在这座城堡之中,不过在我们拿下这座城堡的时候这个齐总管也消失了,这两个人,我们现在正在搜寻……”

    “温家和平沙派有可能牵扯到通天教的那些乱贼,立刻将这里的情况通报中州车骑将军府,让车骑将军府协助搜捕巡查,做好防备!”

    这几年时间,太夏的通天教偃旗息鼓,没有再起事,透着一股诡异,但谁都知道,通天教如果真要闹事,那就绝对是大事,特别是中州这样的繁华之地,人烟稠密,如果通天教真有什么布置闹开来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也因此,中州廷尉孟海山在确认平沙谷的背景有可能牵扯到通天教之后,第一时间就要通知中州车骑将军。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平沙谷看似已经被平定,除了两三个主要人物还没找到之外,其他一切都在中州廷尉寺的掌控之中了,那两三个人就算逃跑了,区区一个黑铁骑士,在太夏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但此刻中州廷尉孟海山的心中还是涌起一股不安的惊悸。

    这种不安和惊悸,来自于大地骑士的神秘感知,更是来自他在廷尉系统几十年的经验和判断。

    这次中州廷尉寺突袭平沙谷,虽然狴犴营少见的伤亡,损失巨大,但总的来说却很顺利,没有太大的波折,连骑士级的对手都没有遇到一个,正是这份顺利,让孟海山的心中不安。

    这温家和平沙派居然敢和太夏廷尉机构死磕,就地上这点布置,未免也太不够看了,今天如果没有狴犴营参战,只要时间允许,他手下的廷尉寺的一个骑士高手也足以把平沙谷扫平,不用伤亡一个人就能把温家和平沙派拿下,是什么,让温家和平沙派有了对抗太夏廷尉机构的勇气和决心?

    就算温家和平沙派真实通天教的杂碎,那通天教在中州这样的地方布置了这么一点力量,似乎也太轻了一些,这不是通天教那些乱贼的手段。

    孟海山正在皱着眉头沉思,一个狴犴营的战士快步跑了过来。

    “报告各位大人,在城堡地下室中,我们现一条通往地下的密道……”

    “通往地下的密道?”孟海山眼神一凝,“走,我们去看看……”

    密道就在城堡的地下室中,狴犴营的高手之中,自然有精通搜寻的高手,几个高手进入到这座城堡的地下室,敲敲打打一番,立刻就现了隐藏在城堡下面的密道……

    中州廷尉寺的廷尉大人和麾下的几个骑士高手很快就来到了城堡的密道入口,看到那个入口,几个人都有些惊诧。

    因为一般来说,这样密道的入口,都会很窄,一般大概就只能一次通过两个人左右,而他们面前的这个密道,就像一张阴森的血盆大口一样张在众人的面前,整个密道非常宽阔,几乎可以让两辆小汽车并排通过。

    连接着密道的地下室是一个面积广大的训练场,这个训练场中有各种各样的训练工具,就在训练场的一个地方的桌子上,还摆放着几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用来解剖的尸体,那几具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面目狰狞痛苦,已经开始臭。

    只是看了一眼,中州廷尉寺的高手们就知道,这个地方是训练杀手刺客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显露着一种恐怖阴森的气息。

    黝黑阴森的密道,不是用来逃离平沙谷用的,而是直直通往地下深处,不知道用来干什么。

    “赵龙留下,其他人随我进去看看……”

    看到这里的情景,中州廷尉留下一个骑士在地面上策应留守,自己则率领着其他几个骑士直接冲入到密道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