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八章 神州烽烟(一)
    平沙谷南部8o公里之外,惠安城……

    惠安城是一座小城,一座按照太夏的城市标准只能算做事丁级三等的小城。

    这座城市城墙内的面积只有三十平方公里不到,城市外则布满了集镇还有大片大片的农庄,太夏承平已久,作为太夏九大神州之一的中州,更是数百年来都没有遭遇过任何的战火,也因此,惠安城仍旧保持着当初建立时的模样,城墙之上虽然布置着蒸汽城防设备,但是城墙的高度,也就只有十米左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惠安城已经算得上是一座古城,住在惠安城的居民说起惠安城,也颇为自豪,在中州这样的地方,虽然甲级大城遍地,但是像惠安这样依旧保持着最初风貌的小城,反而显得拥有特殊的气质,耐人寻味。

    龙溪郡为中州粮仓,惠安稻和惠安小麦则同样大名鼎鼎,因为惠安本地粮出色,又因为惠安靠近惠河,惠河的水质适宜酿酒,惠安的酒坊酿造出来的几种名酒,在龙溪郡中,同样有着不俗的口碑,其中最负盛名的双井名酒,更是远销出中州之外,连在轩辕之丘都能见到。

    惠安城以粮酒闻名,这里的粮食和酿酒远销各地,几百年下来,生活在这里的人因为祖祖辈辈勤劳和智慧的积累,生活一代好过一代,到了现在,整个惠安城及其周围富足而又安宁,就连靠近惠安城附近的农庄里面的建筑,都显露着一种太夏神州治下特有的雅致和考究,有来自不少次大6的蛮夷来到惠安城,看着惠安城外广阔的农田,花园般的农庄还有农庄中那一栋栋整齐的有着浓郁华族风格的建筑。都惊呼,这里简直是人间乐土。

    时值八月,早上,太阳刚刚出来,惠安城外的原野上,放眼看去。就是一片金黄,微风吹来,那一片金黄的小麦麦浪滚滚,令人赏心悦目……

    这几天惠安城外的小麦已经成熟了,乘着今天天气好,不少的田地里,天一亮。就有大批农户开着蒸汽机械准备收割,因为圣战的缘故,最近几年粮价还稳中有升,特别是今年,升幅比起去年来还有些大。这是一个丰收年,看着田里那沉甸甸的麦穗,惠安城外的农户们一个个都喜笑颜开,心中流淌着丰收的喜悦……

    像中州这样的地方。城市的城门是不会关闭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驻守着城门的兵卒会轮替之外,这里的城门一般不会关闭。

    就连惠安这里的本地老人,都记不得上一次惠安城的城门关闭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第二次圣战之中有过一次,那一次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惠安城的城门再次关闭起来。

    然而今天,却是例外。

    早上,惠安城北门正熙熙攘攘,突然之间,一队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就从与惠安城北门相连的正德大街传来,正在北门这边进出城门人的惊诧之中,随着那脚步声,一队足足有上千人的全副武装的惠安城的兵士已经在一个带队军官的带领下,火急火燎的朝着这里冲了过来。眼尖的人甚至还能看到,和这些兵士一起行动的,还有惠安城廷尉署的几名刑捕和官员。

    “城主有令,立刻关闭惠安城各处城门,立刻关闭惠安城各处城门,一级战备,城墙上全部蒸汽城防设备全部生火加压……”

    还没有跑到城门口,带队的军官就大吼了起来。

    这大吼声,还有这队兵士火急火燎的姿态,让惠安城北门骚动了起来,大家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特别是北门现在,还有一队长长的车队等着出城,车队的前面已经出去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在城内,听到要立刻关闭北门,车队没有离开城门,反而抓紧时间继续出城。

    “怎么回事,我让你们立刻关闭城门,听到没有!”带队的军官冲过来,看到城门中的气闸还没动,那一辆辆的卡车仍然在有序出城,不由勃然大怒,带着几个兵士和两个廷尉署的刑捕就冲了过来。

    看到这个军官一脸怒气的走了过来,驻守在城门口这里的一个小队都没有出声,只是带队的小队长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反而是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一脸笑容的迎了上去,“这位军爷,这是双井酒坊的车队,正要到城外的飞艇起降基地卸货呢,车队现在已经出去一些了,只要两分钟,车队就能全部出去,这驻守城门口的都是惠安城的乡土子弟,大家熟人熟面,刚才是我请他们再给我两分钟,好让车队出城,请军爷不要怪罪,只要两分钟就好了……”

    惠安城承平太久了,以至于这个时候关闭城门的急令传来,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驻守城门口的兵士也没有了那种紧迫感,反而看在对方熟人熟面的份上,双井酒坊又在惠安城大名鼎鼎,平时还有些人情往来,要延缓两分钟关闭城门让对方出城。

    “呛……”的一声,带队的军官一把推开那个管事,一下子拔出了自己挂着的长剑,长剑一挥,二话不说,就朝着城门口那队驻守小队的小队长的脖子上砍下去,让所有人都一下子变了脸色……

    锋利的长剑就在那个小队长的脖子上挤着皮肤停了下来,锋利的剑刃已经割开了那个小队长脖子上的皮肤,有血珠滚了下来,那个小队长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脚也有些软,刚刚这一秒,他以为自己的脑袋就要被砍下来了。

    “半分钟内城门还没关下来,我就砍下你的脑袋!”军官冷声说道。

    这边军官动了手,跟着军官来到这里的那两个刑捕早就二话不说,两个人各自跑到正在城门口要出城的两辆卡车面前,亮出腰牌,就把卡车司机从驾驶位上直接粗鲁的扯了下来,然后两辆车同时后退,重重的撞在后面的车辆上,把城门气闸落下的地方让了出来。

    这两辆车一撞,让开地方,车上用陶罐装着的不少双井名酒一下子就破碎开来,一时间,到处酒香四溢。

    “你干什么,这些酒可是要送到中州城的,中州城城牧大人的父亲一百二十岁双甲子大寿,老爷子以前就喜欢喝咱们的双井名酒,点名要双井名酒办寿宴,耽误了送货的时间,你当得起吗?你一个外来军户,有什么了不起,就是惠安城城牧大人也要给我们双井酒坊几分面子……”被军官粗鲁推开的管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声音一下子也尖锐了起来,开始狐假虎威张牙舞爪……

    中州城是中州的州城,也是甲级大城,中州城城主,官阶和龙溪郡郡守相当,不仅相当,而且与刺史等人更加接近,地位关系还要比龙溪郡郡守要强上一层,更容易获得提拔。

    “滚你妈的!”看到这个管事这个时候还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那个军官直接一脚踢在了这个管事的肚子上,将这个管事踢飞了出去,摔在城门之外,一下子几乎岔了气。

    这一脚那个军官没有用尽全力,只是教训而已,真要用尽全力,这一脚足以把一个普通人踢死,不过即使这样,这一下,也让那个管事被踢倒之后,半天没有爬起来。

    等到那个管事爬起来的时候,惠安城的北边的城门的气闸,已经落下,城门已经关起来了。

    那个管事就在城门口跳脚大骂,还没骂上几句,听到城门楼上传来的惊呼,管事一扭头,就看到惠安城外几公里处的一个集镇中有一股黑色的浓烟冲天而起。

    难道失火了!

    这个念头刚刚才从管事的脑袋里升起,城外另外一个方向的农庄之中,一下子也有黑烟升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

    看到城外两个地方起火,那些被挡在了城外的人群之中,马上就有机灵的爬上了货车,向着冒着黑烟的地方看去。

    “啊,福安镇里的人怎么逃出来来了,怎么回事……”爬上车顶的人惊呼了一声……

    惠安城城门紧急关闭,城外的农庄和集镇浓烟冲天,有人跑出来……这几个信息在那个管事的脑子里一转,他的脸就白了,一定是出大事了……

    这个管事刚刚虽然狐假虎威,但脑子却不笨,看看身后已经关闭的城门,管事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然后一下子哭天喊地的叫了起来,用力的捶打着厚实的金属城门,“啊,快开城门,放我进去……”

    城门外,已经有些骚乱……

    而城门上,所有的兵士,包括刚才那个军官和那两名跟着来的惠安城廷尉署的刑捕,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在城门这个位置,因为它的高度,还有城门上放置着的几部望远镜,所以很容易看到福安镇里生了什么。

    冲天的浓烟和大火就在福安镇的中心燃烧了起来,看到镇子里燃烧起的大火,那些正在农田里忙碌着的人许多都放下手上的活计,准备去救火,然而,还没等那些人从农田中跑回去,越来越多的住在福安镇中的居民就从这个镇子的各个地方大喊大叫的哭喊着冲了出来,跑到麦田里……

    只是两分钟后,最早跑出福安镇的人还没跑出1ooo米,几个血红色的人影,已经从镇子里冲了出来,在麦田里追上最后的那几个人,眨眼之间,就把那几个人撕碎在麦田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