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五章 主角出场
    随着那一声拖着长长尾巴的“到”字落下,在庆典会场的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因为看时间,现在还不到烛龙真人出场的时候,这个时候许多人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会场之中低声的聊着天,许多人都没有在自己的席位上,看起来有些失礼……

    不过也是到字落下,会场中的人就反应了过来,年轻一辈的快跑回了自己家族的席位面前,而自持身份的骑士和长老们,在微微愕然之后,也低声互相说了两句,然后故作从容的走到各家各派的席位面前。

    就连刚才一直在会场中吧啦吧啦的神拳宗的那些弟子,这个时候都识趣的乖乖闭上了嘴巴,无论如何,一个大地骑士面前,都没有他们这些连骑士都不是的小人物插嘴议论的份,如果烛龙真人出场他们还在嘀咕,以大地骑士听力的敏锐,那就是真正要向烛龙真人挑战和亵渎大地骑士的威严了,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狂妄。

    神拳宗的门主和两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个都不说话。

    在会场之中,神拳宗的门主南宫盛和6鼎芝是会场之中仅有的两个大地骑士,和风度翩翩犹如大叔典范的6鼎芝不同,神拳宗的门主南宫盛长着一张方形的脸,面孔微黑,眼睛细长,头花白,脑袋上戴着一个镶嵌着炼金宝石的紫金冲天冠,脸上五缕雪白长须,穿着的一席长袍上面日月星斗花鸟鱼虫都有,隆重奢华,脚下踩着一双三层的金丝虎头船履,背后还站着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女弟子,一个抱着一把剑。一个人抱着一个长瓶,偏偏那两个女弟子还作男童的装扮,粉嫩粉嫩的,又暗含妩媚,感觉就像是华族传说之中仙人身边的道童一样,就这排场。派头十足,完全就是一副得道高人和太夏七大派掌门莅临的风范。

    别人看张铁出来都是转过头,南宫盛看张铁却只是微微偏过脸,睥着眼睛,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雪白长须,矜持而又带着几分自傲的看着那边。

    在南宫盛抚摸着长须的那只手上,其中一个外表突出刺眼的戒指。让人一看,就知道戒指上镶嵌着一颗纳珠,那戒指是一件珍惜的空间装备。

    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中,张铁一个人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

    他那个身高和体型一走出来,再加上那个标志性的光头。不少来宾心中都暗暗喝彩一声好一条威猛如龙的大汉。

    和神拳宗的门主南宫盛比起来,张铁今天穿得虽然还算得体,但也简单了一些,从头到脚。他的身上,就没有多余的东西。一副干脆利落的样子。

    张铁一出场,就来到场地的主台核心位置,不开口,而是先对着所有人郑重抱拳一圈。在坐的各位骑士,长老,还有掌门也抱拳回礼,神拳门的南宫盛和两个长老也各自松垮垮的抱拳意思了一下,没有立刻难。

    抱拳之时,张铁已经把现场的所有人看在了眼里,来到这里的人,差不多三分之一,其实他已经在幽州城争夺刺史的时候见过了。没见过的,按照各家各派的席位安排的位置,他也能猜得出来。

    自然,神拳宗的那几个人的嘴脸他也看在了眼里。

    看到神拳宗门主南宫盛的那一副得道高人的打扮,张铁一下子就乐了,妈的,你这是来唱戏还是说书啊,老子在地元界见过多少大地骑士都没有你这么骚包的,幻影骑士都没你这么牛,你这幅打扮,要在地元界见到,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一个苍穹骑士呢,我靠!

    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哈哈一笑,“各位,我老崔听说大家都来了,虽然离正式的时间还差十多二十分钟,我就想,也没必要虚头巴脑的让大家在这里干等浪费时间,所以我就等不及先来了,和大家照个面,聊几句,反正这宗门的开山大典对我老崔来说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其中如有怠慢唐突之处,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烛龙真人客气了!”

    张铁一开口,在座的众人都纷纷微笑回应,气氛轻松。

    不说张铁这大地骑士的身份,只是他这一开口,大多数人心中,就感觉烛龙真人应该是豪爽敞亮之人,这样的人,也最容易赢得大家的好感。不过这也仅仅是大家对张铁第一句话的感觉,俗话说,骑士无侥幸,能进阶骑士的人,就没有简单的,何况还是一个大地骑士。

    张铁继续开口,“这次铁龙宗的开山大典,各位能来,就是给我崔离面子,我高兴得很,客气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过只讲客气的话,那就太虚了,我老崔可不喜欢虚的,反正这太夏的开山大典好像也没有个什么正式的形式,说来说去,也就大家见个面,吃顿饭,彼此了解一下而已,我就想咱们铁龙宗开山大典,也来点热闹喜庆的,就像那些商行店铺开业都要搞个活动积攒一点口碑人气,博一个头彩和开门红一样,我今天呢,也给大家安排了一个活动,让大家乐呵乐呵,也不枉辛辛苦苦来这玄天城一趟,这世间的许多事情,如果能乐呵乐呵就能解决,岂不是大好。”

    张铁这话说得让在坐的许多骑士都面面相觑,倒是穆雨长老和6鼎芝等人,看着张铁的眼光更认真了一些,在场的也有几个女骑士,看着张铁,都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特别是郭家家主郭红衣,自从张铁一出场,那龙行虎步的身形和气概,就让郭红衣心中一动。

    女人在很多地方其实和男人一样,不同的男人会喜欢各种不同类型的女人,而不同的女人,也会喜欢不同类型的男人,有的喜欢翩翩公子形的男人,有的喜欢玩世不恭的,还有的喜欢带着一点犹豫气质的,有的喜欢仙风道骨的,而郭红衣,却是喜欢那种身材昂扬高大极有大男子气概的,可惜的是,看遍整个东北督护府,能在郭红衣面前还有大男子气概的人,实在太少了和这个女人比起来,许多男人都感觉自己简直就像一个女人,哪里还能谈什么气概。

    张铁说完,还没说话,神拳宗的一个长老就笑了一声,“烛龙真人说得可真有意思,莫不是烛龙真人今天在这铁龙宗的开山大典之中,还像那些小商小贩一样,安排了大家在这里打折摸奖……”

    神拳宗长老的话语之中虽然有询问的意思,不过更多的却是讥讽。

    听到神拳宗的长老突然开口,典礼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心中都暗道,神拳宗果然来者不善啊,这开头就找茬,今天果然是要来这里砸场子踢馆的。

    在神拳宗长老开口的时候,南宫盛依旧在抚摸着他的长须,似乎就像没有听到他身边的长老开口责难一样,这让所有人都明白了,神拳宗这是早就商量好的,门主长老,早已经有了默契。

    在太夏,小到乡镇上的武馆开业,大到骑士在某个地方割地称雄开山立派,砸场子踢馆这种事,几乎都成为江湖传统了,有人看你不顺眼,想要找你的麻烦,那么,开山大典和金盆洗手这些场合就最合适了,在太夏,也不是没有骑士被踢馆和砸了场子之后开山大典弄不下去最后黯然收场的先例。只不过烛龙真人猛龙过江,第一次来到东北督护府,又有朝廷封地,和地方上的豪门望族之间几乎就没有任何的恩怨和瓜葛,所以大家开始的时候都没想到会有人敢来这种场合踢馆砸场。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烛龙真人如何应对。如果想要了解一个人的话,这种时候,其实才是最好的,所谓的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就是如此。

    不少人心中还暗暗有些兴奋。

    “这位老兄坐在神拳宗的席位上,不知道如何称呼?”张铁依旧笑哈哈的,半点看不出不爽,似乎就没有听出那语气之中的讥讽意味一样,开口问道。

    “本人神拳宗长老莫奇!”

    在说这话的时候,莫奇长老甚至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的神色还有一丝有恃无恐的笑意。

    “哈哈哈……”张铁豪迈的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神拳宗的莫奇长老,“莫奇长老你这小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转得这么快,简直就像是我老崔肠子里的蛔虫,我老崔怎么想的,你居然就一下子猜到了,这小嘴吧嗒吧嗒两下就把我老崔想要做的事情说出来了,不错,我老崔正想乘这个机会在开山大典之中搞个砸金蛋的抽奖游戏……”

    “小脑袋瓜子”,“小嘴”,这两个词在张铁指点着神拳宗的莫奇长老的时候迸出来,大多数听到这两个词的骑士的脸上肌肉抽动着,强忍住没笑出来,而现场有几个女骑士,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下子就笑出来,然后又连忙收声……

    莫奇长老的身形原本就有些瘦,和崔离比起来,确实小了,但无论怎么小,那个“小脑袋瓜子小嘴”两个词放在莫奇长老的身上,还是让人感觉怪异,忍俊不禁……

    莫奇长老不知道,要和在从小在市井杂货铺中与无数三教九流的人练出来的张铁比嘴利,他完全就是自取其辱,两者完全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