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六章 震撼金蛋
    “小脑袋瓜子小嘴肚子里的蛔虫”,听到这样的话,神拳宗的莫奇长老感觉就像是张铁站在他面前,弯着腰,用一只手和蔼的摸着他的脑袋在和他说话一样。

    张铁的话是“称赞”,但这样的“称赞”,却让神拳宗莫奇长老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特别是周围人脸上那种忍俊不禁的神色,更让莫奇长老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场内的一个小丑一样……

    “烛龙真人,你……”莫奇长老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张铁,他想作,想指责什么,但却现居然没有什么作的理由和借口,差点憋出内伤,因为无论从体型还是双方骑士的位阶差异上来看,莫奇长老的“小”是明摆着的。

    “怎么,莫奇长老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张铁笑着看着莫奇长老。

    莫奇长老看了坐在他旁边的南宫盛一眼。

    “坐下吧!”南宫盛脸上皮笑肉不笑的动了两下,声音带着一股沙哑的味道,“我们远来是客,就先看看烛龙真人的这个游戏是什么样子的,在坐的各位都是各家长老门主还有各门宗主,什么场面没见过,想必烛龙真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不是在拿大家开玩笑的,烛龙真人真要有胆子拿我们东北督护府境内三州的豪杰开玩笑,到时候再计较不迟!”

    南宫盛就是想看看张铁怎么出丑,在他看来,在场的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这可是一个门派的开山大典,虽说太夏宗门的开山大典没有定式,一定要在大典上做些什么。但总归也是越庄严隆重越好,张铁却在这样的场合别出心裁弄些市井小商小贩不入流的手段,什么砸金蛋抽奖,这不是笑话么,南宫盛就想等着看到张铁出丑,让大家感觉难堪受刷之时。再乘机难,真到了那时,估计愿意为张铁说话的人也就少了。

    南宫盛的这点小心思,张铁怎么会不知道,听到南宫盛这样说,张铁笑了笑,也不看那装腔作势的南宫盛。而是故做惊奇的问莫奇长老,“莫奇长老,贵派这位穿得花团锦簇好像唱大戏的这位是……”

    周围的人一下子又差点忍俊不禁差点笑出来,大家脸色古怪,只觉得烛龙真人说话用词这个实在拿捏得太妙了。就那么憋着你,让你想作又作不起来……

    穿得花团锦簇好像唱大戏的?一听这话,南宫盛的脸色也黑了下来,只觉得一口气一下子就堵在了胸口。摸着胡须的手一下子也僵硬了下来,还不等莫奇长老开口。南宫盛就沉着脸直接回答了张铁的问题,“本人南宫盛,燕州神拳宗门主!”

    “哈,原来是神拳宗的南宫门主。失敬失敬,南宫门主既然想看看这游戏是什么样子,那我就献丑了!”说完话,张铁拍了两下手掌,早在外面准备着的王家的下人就四人一辆四人一辆的推着一排排四轮推车鱼贯入场。

    王家的下人们推得很小心,那推车上的东西,被固定在了推车上,个头很大,一个个直径有一米多到两米,外面还盖着一层红色的绸子,从那些红色绸子下面的轮廓上,还依然可以让人看到红绸下面的东西应该是一个个圆形的球体。

    看着这些东西被推进了开山大典的会场,所有坐在席位上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一个个面面相觑这烛龙真人难道还真让大家砸金蛋,在这里用这些市井手段,这个……这个……也太搞了吧……

    在坐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那些骑士长老们都在想,要是烛龙真人真搞这种小孩子的把戏,难道自己也上台跟着胡闹。

    南宫盛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冷笑的神色,甚至在肚子里暗骂了一声幼稚,听说这烛龙真人也就出身雍州的小门小户,家里没什么底蕴,勉强算是乡间的小富之家,没见过多大世面,只是走了狗屎运才获得《烛龙经》,这拿出来的东西,果然上不得什么台面……

    “穆雨长老,你看着烛龙真人唱得到地是哪一出啊?”

    席位上,朱家长老悄悄传音给穆雨长老,朱家和张家最近要联姻,燕州刺史孙子朱大彪要娶怀远堂穆雷长老的孙女,而张家金乌城一脉的代表张阳,也会迎娶朱家长老的一个晚辈,正因为有了这层关系,两家长老才会越走越近,燕州刺史也才会在中州之变后要上书为张铁洗冤平反。

    这种大家族的联姻,在太夏,实在再正常不过了,即使不为**的利益交换,但联姻这种手段,也会成为大家族之间关系的润滑剂,都是一家人了,很多时候互相说话就方便许多。这种开始只有联姻一两个的完全就是小菜和开始,在那些动辄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口的大家族之间,如果确认双方的关系会进一步深化,那么联姻这种事就不是一个两个了,有可能就是十个二十个,夸张一点66续续一两百个都有可能。联姻不仅能深化双方的关系,还有一点,也是为各家长老所看重的,就是可以通过联姻这种方法交换各家各族的先祖血脉的基因,让各家的后代都可以更加的优秀。

    “我看烛龙真人不像是莽撞之人,我们再看看,真要搞什么砸金蛋的游戏,我们这一把老骨头就不要动了,让家族的后辈弟子上去活动活动就行……”

    “呵呵,穆雨上老说的是……”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在席位上的骑士和长老们在用传音之术窃窃私语,但表面上,大家依旧没有说什么,而是很有风度的看着张铁,同时也在猜测着那些红绸之下的“金蛋”到底是什么。

    总共有十八辆推车,在全部推进来之后就在场地的最中心的位置围成了一圈圆形摆放好,把这些东西一弄好,王家的下人们就下去了,每个推车旁边就只有一个下人在着,拉着红绸上的绳子,张铁也再次站到了场地的正中。

    “各位,我老崔刚刚从地元界归来,手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只有在地元界机缘巧合之下弄到的一点土特产,拿来给大家分润一下,乐呵乐呵,因为数量有限,所以呢,也就无法每个人都照顾到,这里有十八个金蛋,拿到老崔金帖的各家各派,可以派人上来抽一次奖,金蛋上编着号,抽到那个号这金蛋就是谁家的,尽管带回去砸,就算不砸,这金蛋留在家中,也算是一个好摆设,弄个风水球啥的也可以,以后我们大家就是邻居,我老崔的为人你们也会慢慢知道,要说正人君子我老崔脸皮再厚也不敢自称,但我老崔这一辈子却绝不做损人利己伤天害理之事……”

    张铁说完这些,张铁挥了一下手,王家的下人们一下子就把覆盖在推车上那些大大小小球体上的红绸拉开,露出了红绸下金蛋的真面目,同时也让席位上的所有人的惊愕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

    十八颗“金蛋”,就是十八颗大一颜色不一的密藏之珠,这些秘藏之珠的外表,闪动着一股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绮丽光华,在早晨太阳的照射之下,灿烂无比,还有一种类似猫眼宝石的猫眼反射效果,十八颗秘藏之珠,十八个不同的颜色,只是在掀开的瞬间,那绚烂的光华就瞬间绽放出来,红橙黄绿青蓝紫,把周围方圆百米的一片地方,都渲染得五颜六色,也把席位上各人脸上或是好奇,或是轻蔑的神色定格住了……

    深藏地元界的秘藏之珠亿万年的时间都难以见到阳光,但在阳光之下,每一颗秘藏之珠都像最美丽的宝石一样璀璨夺目,能散出奇异的光彩……

    哗啦,朱家长老瞬间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惊讶万分的看着那些“金蛋”,脸上完全就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这……这是……地元界中,有可能包含着白银秘藏的……秘藏之珠……”

    “呵呵,朱长老果然见多识广,这些金蛋正是老崔从地元界带来的秘藏之珠,今天拿出几个来,给大家试试手气,也算是咱们铁龙宗开山大典的彩头,感谢各位能给老崔我面子……”张铁从容的说道。

    什么?秘藏之珠?张铁话音一落,席位上就是一片哗啦之声,那些骑士长老家主门主什么都一下子都做坐不住了,全都站了起来,想要看看那些秘藏之珠长什么样。

    哪怕是太夏的骑士,特别是黑铁骑士来说,没见过密藏之珠长什么样子的,至少也占了一半以上,剩下那一半见过秘藏之珠的,估计许多也没有见过秘藏之珠会在这种场合拿出来,而且数量这么多。

    不过秘藏之珠到底代表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楚,每一颗秘藏之珠的背后,有可能就是一件珍贵的白银秘藏……

    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秘藏之珠当彩头的土豪,对在场的人来说,别说亲眼见过,就算听都没有听说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