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九章 惊雷响
    “拳起云动!”穆雨长老心中震撼,情不自禁的就叫了出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南宫盛的奔雷神拳的修行已经到了这个境界,竟然能与天地交感。

    一个骑士的战技,能达到这个地步,那绝对是这门战技大成,修炼者在这门战技修炼上达到某个巅峰的明证。

    战技天人交感是在凝聚了地之脉轮之后的大地骑士才能达到的境界,黑铁骑士对这样的境界只能仰望,而就算在大地骑士中,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也是极少,至少,在来到太夏之后,张铁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别的大地骑士施展过这样的能力。

    “我们门主修炼奔雷神拳百年,进阶大地骑士后,又苦心孤诣闭关十多年,奔雷神拳已经大成,进入天人之境,若论拳法,整个东北督护府境内,能达到天人交感境界的,也只有我们门主一个人……”神拳宗的莫奇长老得意的看了周围一眼,开口说道……

    看到这片山谷上空开始围绕着南宫盛的战气龙卷密布起来的黑云,不只是围观的各个骑士震惊变色,就连张铁的脸上,也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

    南宫盛的强,简直强得出张铁的预料。能在铁龙宗开山大典时难,南宫盛果然是有准备和把握的。

    这一刻,张铁知道,自己还是有些托大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扮演“小丑”和“坏人”角色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会是你的陪衬,很多情况下。因为这些人无情无义,有着狼一样的韧性。修炼能孤注一掷,牵绊甚少。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够狠,做事目的性极强,更能吃苦和忍受别人不能忍受的寂寞与痛苦,所以这些人往往会取得许多“正面角色”与“好人”都难以取得的成绩,拥有过人的能力。

    在修炼的道路上,一个人能走多远,与品德无关,而只与汗水和付出有关。

    心中虽然震惊。但是在震惊之后,张铁的战意,一下子就如野火一样的燃烧起来,这一刻,面对着南宫盛,一下子竟然让张铁有一种在黑炎城等级还没有过格力斯时面对着格力斯的压迫感,正是这久违的压迫感,让张铁血脉如龙,浑身的战气都要沸腾了起来。

    一个人在修炼的道路之上。能在关键时刻有这样的对手磨砺抵促,又是何其幸运之事。

    “好,好一个拳起云动,老天待我不薄啊……”张铁大笑了起来。身上的一道粗壮的战气龙卷同时也冲天而起,“南宫门主是我崔离遇到的第一个能把战技修炼到天人交感之境的大地骑士,今日我若败在这样的拳法之下。铁龙宗开山大典就此作罢,大家就只当来玄天城欢聚一场。我崔离什么时候能在拳法修炼上打过你,铁龙宗再重开山门!”

    这是张铁第一次称呼南宫盛为门主。这个称呼,是对南宫盛的尊重,是对南宫盛拳法境界的尊重。

    听到张铁这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都动容,没有人能想到在这种时候,面对如此威势的强敌,烛龙真人还能如此豪迈绝伦,言出如山,把整个铁龙宗和自己的名声都压了上去。

    烛龙真人真乃大丈夫也!

    张铁一句话,让旁观者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南宫盛眉头抖动,也被张铁的豪气所震,心中有些激荡,无论他今天以何目的来这里砸场,但张铁这样的对手,同样也能让人肃然起敬,“好,今日你若胜,从此之后,铁龙宗所到之处,我神拳宗退避三舍,绝不相争!”

    “好,痛快!”张铁哈哈大笑,在大笑之中,摆出了一个奇怪的起手势。

    张铁的起手势,双拳在胸口相抵交叉。其他人都不明白这个起手势的奥义,这个起手势的奥义,只有张铁能懂这是问心势。

    南宫盛的拳法境界已经达到天人交感之境,这是拳法境界已经形之于外,张铁的拳法还没有到这种境界,所以,他就反其道而行,求诸于内,以拳问心,要让这双拳,问问自己的心何为力之极?何为道之动?何为生?何为灭?何为胜?何为败?何为拳之精神魂魄?

    ……

    张铁摆出问心势,整个人一下子肃穆起来,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看到张铁的这个起手势,南宫盛也是双眼一亮,

    后面的两分钟,整个山谷之中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张铁没动,南宫盛也没动,整个山谷之中,只有两个人的战气龙卷如两条冲天而起的孽龙一样,在纠缠咆哮,让远处的整个玄天城都被惊动……

    山谷上空的乌云越积越厚,突然之间,一滴雨水穿过数千米的高空,落下……

    那滴雨水落在张铁头顶上方几尺高度的时候,突然凝固静止,就像被一只手捉住了一样,张铁睁开了双眼,双眼神光如电……

    同一时间,南宫盛也在这一刻动了,他一步跨来,张铁也一步跨出,两个人几十米的那点距离,就在一步之内就变得宛如咫尺,两只拳头,没有任何花巧的硬碰硬的第一次撞击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如百十个惊雷在山谷之中响起,两个人脚下那一块三四层楼高的巨石,就在这一次的碰撞之中,瞬间消失,化为千百万片大大小小的碎石四散飞射,不少巨石甚至直接化为齑粉,一道强大的冲击波横扫方圆数公里的山谷,就连几百米外在一堆乱石之中挣扎着生长起来的一颗手腕粗的小树,在冲击波扫过的时候,也像被巨斧劈过一样,一下子断裂飞散,落到了几十米之外。

    那些四散飞射的碎石的威力,更是堪比强悍的蒸汽离心炮射出的弹药一样,不少的石头碎片直接激射到5oo米外的那些围观骑士的护体战气上,出“嗤嗤嗤嗤”的响声,震得一干围观骑士的护体战气都震动起来,感受到那些溅射过来的碎石的威力,围观的骑士再次色变,也不用谁多说,除了少数几个骑士依然留在5oo米的战圈位置内,大多数的骑士都连忙再次后退了两百米……

    山谷之中风云陡密,惊雷不停……

    ……

    同一时间,一艘华丽之极的飞舟也正穿过燕州空域,正在往着玄天城的方向飞来,一身宫装美艳如仙的白素仙正站在飞舟舰,跺着脚,叉着腰,对着一个老者不依不饶的着脾气。

    “要是这次迟到了,赶不上崔郎的开山大典,那就都怨你,都怨你,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回你的广南王府……”

    老者苦笑,但还是一副低眉顺眼哄小孩女的架势,“小姐,这一路要路过雍州,墨州等地,老奴哪里知道这几个州的几座甲级大城这几天正因为中州的事情在戒严,连空域都封锁了,飞舟都要临检,就算咱们打出广南王府的招牌顺利过关,这一番也耽搁了不少时间……”

    “我不管,就怪你……”

    “好的,都是老奴的错!”老者一脸慈爱的笑着,不过转眼之间,眉间却又有了一丝冰冷的煞气,“谁要敢说小姐闲话,让小姐不高兴,老奴就让他一辈子不高兴,老奴从小看着小姐长大,决不让小姐受一点委屈……”

    刚刚说完这话,这个一直以老奴自称的老者突然心有所感,向着飞舟舰左侧的窗口之中看了过去,就在几十公里之外,同样一艘紫色的飞舟,正从后面赶上来,与这艘飞舟一个方向,两者齐头并进,朝着玄天城的方向飞去。

    “咦,天禄堂的飞舟……”

    飞舟上的有一个类似弓形的族徽,所以被老者一眼认出来。

    听到天禄堂的飞舟,白素仙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一下子咬牙切齿,“我们飞到前面,别让天禄堂的狐狸精飞在我们前面到达,天禄堂的长老一肚子鬼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

    山谷之中两个大地骑士拳法的较量让场外的一干围观者看得目眩神迷。

    张铁和南宫盛以拳对拳,快的时候两者犹如闪电,而慢的时候,两者举手投足都若甲士抱山,举手投足,都地动山摇。

    不过大地骑士度的快慢绝对是相对的,而因为两个人进入到拳法境界之中,在普通人看来,两者近身战交手时所谓的快慢,更是截然相反,在两者动如闪电之时,周围的人只感觉两个人就像在慢动作一样的推来推去的比划,而在两者真正放慢度的时候,在外人看来,两者快得又几乎完全看不清人影,如果不是那山谷之中不断传来的冲击波和惊雷之声,几乎难以让人察觉到两个人在交手……

    围观的人群之中,真正能够看清张铁和南宫盛交手情况的骑士,可能十个都不到。

    就是这真正看清两个人交手的骑士,在这种时候,一个个更是惊讶万分。

    南宫盛的拳法修为进入到天人交感之境,这本身就已经让人震惊了,而更让人震惊的,却是从来没有听说在拳法上有什么突出表现的烛龙真人,也就是张铁,在拳法的修为造诣上,居然同样已经进入到了鬼神莫测之境,两个人只是较量拳法,差不多半个小时,烛龙真人居然差不多能与南宫盛平分秋色,如果不是眼力群,骑士之心强大到一定程度的骑士,几乎难以现烛龙真人和南宫盛拳法造诣上的那一小点差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