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十五章 金笔点龙
    刘星等人之后,其他各个家族豪门的年轻一代的后辈子弟纷纷登场,甚至连几个小门派长老门主一级的后辈弟子都上场了。

    没办法,整个东北督护府境内,若论门派传承的秘法的等级,还真没有过《烛龙经》这样的秘法,那些小门派脑,自然也想有机会的话让自家的子弟能够更进一步,那句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同为宗门,或多或少都存在一点竞争关系,但在太夏,小门派长老门主的弟子拜入大宗门的情况比比皆是。

    “xxx恭贺烛龙真人道轮永转,山门永固……”

    ……

    “xxx恭贺烛龙真人武运雄长,道统延绵……”

    上来的年轻一代的弟子们,一个个昂挺胸而又恭恭敬敬的说着差不多相似的吉利话,同时内心既紧张又期待,一个个幻想着自己被烛龙真人金笔点龙,从此鱼跃龙门,再也不同……

    张铁端坐在金椅之上,以他的感知,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上来拜见他的那一干年轻人陡然加快的心跳,面部升高的温度和一下子瞬间亢奋或紧缩的血管。

    这些年轻人的脸上都有一股朝气和锐气,各个家族门派这个时候拿出来的,肯定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一般的家族,估计入不了大地骑士法眼的,那些家族脑们想必也不会拿出来在这种场合显眼。

    各个家族门派之间。这个时候也隐隐有相争之意,在烛龙真人面前亮相,也就相当于各家年轻后辈弟子中优秀者的一次阅兵和展示。

    那些年轻弟子们有男有女。绝大多数人的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下,对普通人来说,四十岁的年纪或许不算小了,但在修炼者的世界,因为修炼者比普通人更长的寿命,四十岁左右修炼到九级左右。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以说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才算正式踏入修行的道路。

    作为骑士,除了张铁这样的怪胎之外,能在一百岁之前进阶大地骑士的人,也绝对属于天资绝顶的一类人物了。在大地骑士面前,这些四十岁左右的修炼者,真的和大学教授眼中的幼稚园小朋友差不多,双方在各反面的差距,绝对大到用天堑都难以形容。

    上四十的有,但不多,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占了五分之一,绝大多数的各家精英,年龄都集中在二十到三十之间。一个个的年龄,不比张铁小多少,这些人。是各家各门子弟的主流,还有大概五分之一的人,年龄则在十岁到二十岁之间……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紧张的上场,看着这些人眼中的光彩,有些人强作镇定和平静的与自己对视,有的人则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张铁恍惚之中,就想起了自己在黑炎城毕业最后一个学期面临人生选择的那段时光。自己那时,和这些人又何其相似,一个个就在懵懵懂懂跌跌撞撞之中,紧张而又兴奋的迎接着命运的判决,面前的这些人,地位虽然比自己那时高出千百倍,但此刻的他们的心情,估计也和自己当初一样。

    各个家族年轻弟子上场的次序,也和各个家族长老门主们的席位次序一样,非常的有讲究,基本上是按照大家的实力和影响力来,实力强和影响力强的,家族年轻弟子就早一点在张铁面前露脸,其他的,就顺延,这一点,在座的都心照不宣……

    自然,最先出场的,就是三个刺史之家的燕州刺史朱家……

    朱家的人,张铁最早认识的是朱大彪,有趣的是,或许是想让朱大彪来见识一下这样的场合,和烛龙真人结个脸缘,朱大彪居然也在朱家年轻一代的人群之中。

    不过今日的朱大彪,穿着朱家年轻一代统一的服装,整个人打扮得人模狗样一本正经,丝毫看不出当初在幽州城和阳河郡中那斗鸡遛狗狂蜂浪蝶的模样,只有熟悉他的张铁,才能现这个家伙隐藏在低眉顺眼之下的贼眉鼠眼,尽往其他家族年轻一代的漂亮女弟子身上乱瞄。

    朱家弟子出场的时候,朱大彪在朱家的弟子之中就显得非常不显眼,朱家的长老大概也知道朱大彪是什么德行,在朱家子弟站成一排给张铁道贺的时候,这个家伙安全就站在最边上,勉强凑个数,而站在朱家弟子中间的几个人,无论卖相实力,完全要比看起来肥头大耳的朱大彪强出不止一个档次。

    看到张铁随便一眼扫来,朱大彪只觉一座山峰撞来,感觉上居然比他爷爷还有威势,一下子吓得小心肝飞跳,脸色微微一白,居然看都不敢看张铁一眼。

    这个家伙!张铁心中暗笑,不过转眼之间,一个有些恶作剧的念头就出现在张铁的心中,而且一下子就占据了上风……

    张铁金笔一点,隔着数米的距离,两点龙血鎏金朱砂就从张铁的金笔之中飞出,一点龙血鎏金朱砂落在了朱家弟子之中站在中间位置一个三十不到样子英武气势沉稳的人的额头上,还有一点,则落在了站在最边上朱大彪的额头上。

    两个人只是感觉眼前金光一闪,额头一凉,站在中间的那个朱家弟子犹如做梦,只觉瞬间鲤鱼跳龙门,大喜过望之下,就在旁边同族弟子又羡又嫉的眼光之中,连忙上前几步,瞬间跪下,咚咚咚咚的给张铁磕了九个响头,而朱大彪似乎还不知道生了什么,或者是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只觉同行的一干人看自己的眼光瞬间奇怪起来……

    “混账,朱大彪,还不跪下磕头拜师,傻看什么,等我来踢你屁股吗……”耳中传来朱家长老微微有些气急的传音。朱大彪才浑身一激灵,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清醒过来。连忙跪下,一下子对着张铁磕了十多个响头,脑袋还有些晕——

    啊,怎么是我,怎么是我,难道是几日前在阅芳楼看到那个被人从金岩次大6贩运来的小姑娘年龄太小,自己良心现没有给她开苞还给她赎了身走了好运?

    烛龙真人弟子?我操……这次了。看今后在家中谁还敢说我无用……

    朱大彪心头狂喜,只觉自己真是撞了大运了。

    看到朱远星已经跪着奉完茶站起。还不等王家弟子把茶杯拿到他手上,朱大彪就连忙膝行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朱家长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哪怕是跪在烛龙真人面前磕头奉茶拜师。朱家另外一个子弟朱远星也是器宇轩昂有模有样,再看朱大彪,朱家长老就像看到一只肥胖的哈巴狗吐着舌头一下子拱到烛龙真人面前一样。

    还好,这是给烛龙真人拜师,在这种场合,朱大彪的表现再怎么难看都不算丢人,这多少让朱家长老安慰了一点,唯一让朱家长老郁闷的是,他完全不知道烛龙真人到底看上了朱大彪这个混蛋身上哪一点。难道这就是造化?

    奉茶的时候,朱大彪悄悄抬头看了张铁一眼,但没想到这一眼正被张铁抓个正着。两眼相对,朱大彪茶吓得都洒了,而就在他手一抖的时候,烛龙真人却从容快他一步接过了茶杯,把茶喝下,没有让他当众出丑。

    站起来后。朱大彪只觉得烛龙真人看他的神色似乎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只觉整个脑子还混沌一片。

    朱家之后,就到了通州刺史钱家……

    钱家的家族的整体实力虽然比怀远堂要弱上一些,但好在钱家在通州扎根更久,在通州的影响力相对也要大一些,通州又比幽州更繁华,同为刺史,就凭这一点,钱家排在第二,在怀远堂张家之前,这也算得体,大家面子上也都好看,不会有人说铁龙宗势利眼。

    钱家的子弟人数和朱家差不多,女子数量还要多一点,而且钱家女子的质量非常之高,一个个身材样貌气质都是上上之选。

    张铁金笔落下,同时在钱家的子弟之中点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是站在钱家队伍中间一个身材高挑气质明艳的钱家女子,还有一个则是站在队伍靠边倒数第二位置一个面容普通的青年。

    和前面朱家一样,这被点中的两个人都有些激动,但也顺利完成了拜师仪式。

    “钱家的女弟子看起来都是有备而来,这样子,似乎是一边拜师,一边看看又没有可能给老爷暖床啊!”

    耳边传来白素仙调侃的传音,张铁看了坐在远处的白素仙一眼,只见白素仙一脸笑意。

    “再胡说,晚上打屁股!”

    “老爷来嘛,奴家都等不及了,要不要把老爷刚刚收下的这个女弟子也叫上,师徒双修,以奴家的眼光,这个女弟子还没被人拆封哦,老爷有没有兴趣,钱家一定求之不得!”

    这个妖精!

    ……

    钱家过后,就轮到了怀远堂张家,张家拿了两张金帖,怀远堂一张,自己老哥一张,所以按照礼数,张家也就分做两波道贺。

    第一波上来的人自然是怀远堂的,张铁扫了这些张家的年轻弟子一眼,金笔一点,就同样点了两个怀远堂的后辈。

    张家第二波上老的,人数最少,就是他的两个侄儿张承旭和张承泽。

    比起前面的一上来就是几十个人一字排开,这两个人上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人数最少的,最年轻,也最引人注目。

    “怀远堂金乌城一脉恭贺烛龙真人道轮永转,山门永固!”

    张承旭和张承泽落落大方的给张铁鞠躬行礼,两个人的年岁虽然比老大张承安要小一点,但这个时候,两个人也是十一二岁,已经有点样子了,在两个人的脸上,张铁依稀可以看到自己老哥年轻时的样子。

    这两个人自然不知道烛龙真人就是他们的亲叔叔。

    张铁心中感慨,然后也不管其他人如何想,金笔一点,两点龙血鎏金朱砂飞出,稳稳落在了两个人的额头。

    看到张铁再次收了两个怀远堂出身的弟子,观礼席位上的一干人心中都暗叹,好家伙,怀远堂张家好大的面子,朱家和钱家烛龙真人也不过只是收了两个,怀远堂就收了四个,看来这烛龙真人对怀远堂还真有几分另眼相看。

    不过众人心中虽然感叹,不过也各自在心中琢磨着烛龙真人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玄天城在幽州所以烛龙真人对张家有些照顾,还是金乌城中的全效药剂和金乌商团让烛龙真人多了几分看中,更或者,是因为这两个孩子有一个名声传遍人族,而且有可能马上就要恢复自由之身的叔叔张铁?或者,兼而有之……

    大家心中的大案张铁不得而知,不过大家都各自以为自己找到了理由。

    后面上来的,是灵枫郡6家的子弟,在6家的子弟之中,张铁又点了两名弟子。

    在张铁点完6家的弟子之后,观礼的人都看出了张铁点龙的一点门道,那就是张铁并不是一味点下各个家族豪门之中站在最中间最出色的那些,那些站在队伍边上,看起来并不十分出色的人,张铁其实也会照顾到,而且除了张家之外,其他几个拥有大地骑士的家族,烛龙真人都会照顾到,都是一个优秀的搭配一个普通的,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深奥的门道。

    观礼的长老骑士们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暗自琢磨起来……

    后面的,还有通州和燕州拥有大地骑士的家族子都6续上场,这些家族子弟,张铁一视同仁,每家都点了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之中,都包含了一个不太起眼的弟子。

    没有人知道张铁这个时候是怎么想的,其实张铁这个时候想得很简单,那就是给那些看起来普通一点的人一个机会而已。

    张铁自己就是从普通人成长起来的,所以他更知道那些资质条件一般的人修炼之路的艰辛。

    拥有大地骑士的家族点完之后,其余那些拥有黑铁骑士的家族就登场了。

    而比起前面的两个人,到了后面,张铁每个家族就只点一个人。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就是烛龙真人收徒的规矩,拥有黑铁骑士的家族也只点一个弟子的时候,在黑铁骑士家族上场完毕之后,宁安城虞舜堂王家的家族子弟上场,直接所有人的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眼光之中,张铁金笔连点,金光飞闪,连点王家子弟七人,轰动整个典礼会场和玄天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