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二十九章 挺进平沙谷
    1o月4日,在历经将近一个月的行军之后,铁龙号和张铁的众多弟子终于到达了中州龙溪郡平沙谷。︾,

    在九月中下旬队伍进入中州之后,众人一路所见,到处都是从太夏四面八方往着中州这边飞来的飞舟,飞艇,仅仅是铁龙号每天在天空之中遇到的来自中州各处的廷尉府的骑士高手,就有三司波,其他那些看不出身份飞行在天空之中巡视着地面的骑士高手,则更多,张铁每天差不多都能遇到一二十个。

    至于战斗飞艇,张铁他们每天差不多都可以看到几百艘,如篦子一样的梳过大地,一有情况,飞艇上的精锐就直接从飞艇上空投下去,从飞艇上空投下去的都是太夏军方组织的由十级以上战士率领的的精锐小队,足以绞杀小股的血人部队。

    地面上,龙溪郡各地调来的驻军在各处要冲设卡,装甲车和临时组装起来的小型战堡处处可见,各州赶来的赏金刑捕更是成群结队的四处在野外出没,围堵猎杀被打得四散的血人余孽。

    这已经不是在打仗,而是在围猎。

    在地面上行军的刘星等人,每天都要遇到好几支赏金刑捕的组合,同时也适逢其会见识和配合过一次太夏军方精锐小队在野外对小股血人的围剿。

    看到这样的场景,张铁就知道,经过这么一个多月,在太夏各方的重手之下,中州的血人之乱差不多要平息下去了。

    这次血人之乱入突然爆起的野火,烧得快。灭得也快。

    十多万的九级血人很恐怖,放在其他的次大6上。这股力量堪比当初魔帅率领的魔族军团,完全是颠覆性的。

    但这些血人大军最致命的一点。就是没有骑士高手的带领,缺乏高端战力坐镇,这些血人一旦聚集在一起,就容易成为骑士屠戮的对象和靶子,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最容易被打散,难以形成大军所拥有的合力。

    任何部队,一旦被打散,那就只能成为乌合之众与流寇。这也就是张铁在那些血人记忆中看到他们不断分裂为小股血人的原因。这些血人出现在任何地方,虽然也能造成巨大危害,但是只要他们露头,那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四面围堵,十面来敌的境地,就是这一点,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必然是昙花一现。难以持久。

    还有一点也加了血人的覆灭,那就是这些血人面孔虽然与华族人无异,但是他们不会说话,他们眼部的面貌特征也能让人非常容易的分辨出他们的身份。这一点,简直就像是天然的敌我识别系统一样,更是让他们难以混淆隐藏。

    1o月3日晚上。张铁他们的铁龙号在距离平沙谷4oo多公里的野外扎营,当天晚上。天空就阴沉起来,下起大雨。到了早上,大雨未停,犹如瓢泼,野外的小溪河流水位暴涨一截,道路更是泥泞不堪。

    昨天晚上,因为暴雨的关系,出于安全的考虑,原本降落在河边上的飞舟已经从离地悬停一米左右的高度,拉到了距离地面十米的高空中悬停着,第二天一大早,张铁就来到飞舟顶层的指挥室,透过指挥室中的水晶防护墙,打量着外面的天气。

    暴雨哗啦啦的打在飞舟上,在飞舟里面根本听不见,但是透过水晶防护墙,却依旧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很低,昨天还算清澈无比的河流现在已经彻底的浑浊起来,而且水位暴涨了一大截,水晶防护墙已经被雨幕遮断,无数的雨点落下来,在水晶防护墙上汇聚成一道道细流,在打开雨刷之后,才能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象,飞舟头部一侧的导流槽中的水,更是像一道十多米高的瀑布一样的从导流口中飞泄而下,划出一条白线,落在下面的地面上。

    过去的一个月虽然也遇到几场雨,但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大。

    “告诉刘星他们,这一个月的行军试炼就此结束,今天不用出去了,我们直飞平沙谷……”稍微考虑了几秒钟,张铁就转头,叫人通知刘星和他的那些徒弟。

    这一个月的行军试炼,张铁想达到的目的都达到了,他的弟子们现在已经有了同门的模样,所有人都拧成了一股绳,团队气氛非常好,刘星也建立了自己作为大师兄的声望,该锻炼的都锻炼了,该熟悉的都熟悉了,该体验的也体验了,血人的脑袋都带回来134颗,就连自己的那两个侄子,在最后这十天,也能咬着牙跟着大队一起完成跋涉,张承旭有一股狠劲,后面这些天,只要他们的队伍之中砍了血人的脑袋,都是他背着带回来的,而张承泽稍微有些闷,虽然没有他哥哥那么狠,但却也能吃苦,这些天回来之后,张铁都知道这个小家伙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坚持打磨两个小时的明点才睡去。

    如果现在是和平年代,张铁当然不愿意让自己的两个侄儿这么小就接触到这些砍砍杀杀太过血腥的事情,但现在正值圣战,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就算不亲自上沙场,但该接触的还是可以接触一些了,如果张家的子弟来个见血就晕,以后如何守护金乌城和金乌商团的产业。

    张铁的命令传到的时候,刘星刚刚调整了两个小队的人员分配,让昨天轻伤的几个人集中在后队之中,所有人刚刚穿上野战反水雨披,张铁的命令就由白素仙身边的一个护卫带来了,所有人开始时微微一怔,但在确认了这不是谁开玩笑之后,所有人就同时欢呼了起来,又叫又跳……

    终于结束了。

    说实话,这一个多月来,大家都非常辛苦。但是没有人抱怨,许多人都在咬着牙撑着。这突然传来的命令,对所有人来说。就像是被困在学校里的学生突然听到了从今天开始不再上课,大家放假休息一样,简直就是天降惊喜啊。

    “啊,终于可以再次睡个懒觉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的朱大彪听到这个消息,用最快的度就脱下自己的野战反水雨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大彪,你去哪儿?”孙战叫了一声。

    “孙师兄,我先回房间里补个觉!”刚刚还精神抖擞的朱大彪说着这话已经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现在还补觉,这里到平沙谷还不用一个小时!”

    “没事。半个小时也是半个小时啊,早上一刻值千金啊,孙师兄你不知道,我这一个月都瘦了多少!”朱大彪说着,还隔着他身上穿着的那一身野战行军服捏了捏自己腰上的那一圈肉,做了一个痛苦的表情。

    几个女弟子都笑了起来。

    “你这还叫瘦,每次在野外打到猎物你一个人就吃三个人的份!”孙战嘀咕了一句。

    “以后有机会,我请孙师兄你吃个够!”

    不光是朱大彪在急急忙忙的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听到消息的几个女弟子。在欢呼一阵之后,也一起结伴要回自己的房间。

    “周师妹,难道你们几个也要回去补补觉?”孙战喊了一句。

    在张铁最早点龙的七个弟子之中,孙战最为活跃。也最幽默,因此在所有弟子之中人缘也最好,和所有人都处得来。

    “孙师兄。我们回去……回去换身衣服……”有些害羞的周师妹脸红红的说了一句。

    孙战嘿嘿笑了起来,“周师妹看上哪个师弟。告诉我,我给你做媒去!”

    “孙师兄你真坏。不和你说了……”

    被孙战打趣一句,周师妹的脸更红,也不多说,就离开了,几个泼辣大胆的女弟子,还狠狠的丢了几个白眼过来,反正大家都知道孙师兄就是嘴滑,人不坏,也不会为小事和人翻脸。

    121个人中的女弟子们几乎眨眼之间就走了个干净,孙战还正在奇怪,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孙战的肩膀上,不用转头,孙战就知道是马奎成,在马奎成的大手落在孙战肩膀上的时候,他的声音也悄悄传到了孙战的耳朵里,“难道你不知道对所有的女人来说,都是美丽第一,生命第二啊,这一个多月来,这些师妹每个人每天都穿着一身和男人一样的野战行军服,早就被憋坏了,特别是每天看到咱们的白师娘每天都像盛开的牡丹一样在师傅身边,你这个时候要是还敢不让她们打扮打扮,换身衣服,她们敢和你拼命!”

    孙战焕然大悟。

    ……

    张铁也听到了他的那些弟子们高兴的欢呼声。

    听到欢呼声,张铁突然一下子想起的是他在黑炎城第七男中读二年级时有一天突然听到学校宣布为了庆祝安达曼城邦联盟成立5o周年学校放假一周大庆的消息时他整个人想要跳起来欢呼的那种喜悦……

    自己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简单而直接的喜悦了呢?

    那个时候,他没有钱,每天身上最多只有几个铜板,那个时候,他实力低微,每天都在幻想着自己有一天点燃神宫明点,那个时候,他身边没有女人,他只是在悄悄的暗恋着第七男中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戴娜老师。

    但那个时候,他却随时能有这种简单而直接的喜悦和快乐,无论是为了学校里突然多放几天假,还是因为老哥突然从部队里给他带来一份不值钱的小礼物,一件新衣服或者一双新皮鞋,都能让他高兴好多天,整个人为之雀跃,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

    张铁突然间恍惚了一下,难道所谓的成熟和成长就是让人无法再拥有这种简单而直接的快乐……

    这个时候,飞舟已经开动,正穿过层层雨幕,越飞越高,向着平沙谷飞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和涌起一阵暗香。

    张铁转过头,看着白素仙,问了一个问题,“你说,是不是一个人越站在高处,真正的快乐就越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