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心曲
    如果这个时候在喝水,张铁一定会被白素仙的这个问题给呛到。

    自己坦诚相待,把自己的一个大秘密告诉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知道这个秘密后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在想双方的年龄差距,在担心自己是不是老了?

    张铁担心的,这个女人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这个女人担心的,却让张铁噎了一下。

    但张铁知道白素仙不是和他在开玩笑,而是真的紧张,女人就是女人,女骑士也同样是女人,在很多时候,女人的一些想法是完全和本身的实力无关的,他要是在这个问题上含糊,这个女人保不准要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会的!”张铁一脸郑重的说道。

    “真的不会?”白素仙追着问了一句。

    “真的不会,要是会,我们现在怎么还可能在一起,我的幻体神脉改变的是我的体型,可不是我的审美和眼光!”张铁拉起了白素仙的手,放在嘴巴面前亲了一下,认真的看着白素仙,“而且你一点也不显老,年纪和琳达差不多,反而很有成熟魅力。”

    “琳达是谁?”

    “我的一个妻子!”

    张铁的话一下子让白素仙红光满面,对张铁有妻子的事情,毫不介意,反而还主动在张铁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掩嘴笑了起来,整个人瞬间宛如害羞的小姑娘一样笑起来,艳光四射,倒把张铁看得呆了呆。

    对这样的结果,对白素仙居然能如此快的接受自己原来的身份,而且还感到兴奋,张铁实在无话可说,也不知道是该怪自己太小心还是说白素仙的神经与常人不同,或者白素仙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喜欢啃嫩草的,自己的本来面目反而让她觉得刺激无比。

    不过这种问题,现在也不必追究了。

    一直痴迷的看了张铁半响。把张铁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白素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现在的通缉令不是被取消了吗。怎么还不显露出自己的真身呢?”

    张铁微微皱着眉头,“我还有一些顾虑!”

    “什么顾虑?”

    “福海城惨案的幕后黑手还没有被抓到,而且这一次中州之变,也是由福海城惨案的幕后黑手引的,那只幕后黑手的能量。完全出我的想象,而且在太夏有诸多布置,张铁的身份现一旦见光,一举一动在太夏太引人注目了……”说到这里,张铁酝酿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更加惊悚的消息,“而且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能肯定,那只幕后黑手,和魔族有所勾结,就隐藏在轩辕之丘。就是太夏的九卿之一,那个人还有可能就是通天教从未露面过的那个神秘教主,以崔离的这个身份,我暗暗调查,搜寻那只幕后黑手的线索,比较不容易引起那只幕后黑手的注意,要是我显露真身,恐怕就不行了!”

    白素仙明显被张铁的这个消息惊到了,比起张铁觉醒幻体神脉,拥有神秘莫测的秘法可以模拟其他功法效果这样的消息。张铁刚刚说的,简直就像是在引爆了一个核弹。

    轩辕之丘位高权重的太夏九卿之一有可能是行踪最神秘莫测的通天教主,而且还勾结魔族,在太夏中州乃至其他各州布置血海神池。这个消息放出去,绝对会引起十级的地震。

    白素仙没问张铁怎么会如此肯定和知道这样的消息,因为她知道张铁不是鲁莽之人,哪怕在地元界两个人并肩作战的时候,张铁都没有鲁莽过,更不用说是现在了。更何况,既然张铁现在连真正的身份都没有再隐瞒她,那么,就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和她开玩笑,这样的玩笑,一说出去就是惊天之祸,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张铁,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白素仙没问张铁为什么敢如此肯定太夏九卿之一有问题,但她没问,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和张铁这样的人在一起的分寸是什么,每个人都有秘密,哪怕是她老爹广南王,也有秘密,也不会把什么都告诉她,更不用说别人了,张铁今天向她袒露的这些内容,已经让白素仙非常满足,知道张铁已经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白素仙思考了半响,脸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就一直用崔离这个身份隐藏下去吗?”

    张铁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以前觉得只要我不出面,那只幕后黑手就会放过怀远堂和我家里的人,但前段时间生在金乌城的事情告诉我,我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就算我不露面,那个人,依然派了杀手到金乌城要刺杀我的父亲,想让我家破人亡,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躲就能躲开的,一味的隐藏,根本没有用,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如果我把崔离就是张铁的身份暴露开来,把自己进阶大地骑士,觉醒神脉的这些底牌摊开,会不会让那只黑手有些忌惮,不要太针对怀远堂和张家!”

    “你后悔了?”

    “有点!”张铁直言不讳,也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他双眼带着一丝迷茫看着飞舟外面的云海,语气也低落了下来,甚至带着一丝火气,“我逃亡的这几年也经常在想这个问题,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黑铁骑士,太夏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二十万也有十八万,我他妈的怎么那么倒霉,一来到太夏就摊上这样的事情,被这样的人盯上了,想方设法要除之而后快,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刚刚担任幽州廷尉时在幽州击杀影魔和大破通天教的事情已经彻底得罪了那个人,让他感到了一丝威胁,所以他才设局要把我这个出头鸟打掉!”

    “妈的,早知道太夏的情况会这么复杂,我当初在回到太夏的时候不应该那么拼命的,有了一个吞党做敌人我认了,因为那是我老祖宗结下的恩怨,作为怀远堂的子孙,身上流着那个人的血脉,我就要把怀远堂的恩怨扛起来,再苦再累都只能扛起来。无法躲避,但惹上通天教算怎么回事?”

    “太夏要乱关我屁事,那个幕后黑手要造反关我屁事,通天教的教主想做轩辕大帝又光我屁事。生灵涂炭关我屁事,不就是死人吗,哪次圣战不死人,死人算什么,老子在威夷次大6数亿人的死亡。上百个国家的灭亡都亲眼见识过了,无数次从死人堆中爬出来,我也没掉一根毛,眼前这一点算什么,幽州再乱又能死多少人?”

    “这些事情,轩辕之丘的大佬们不急,太夏的豪门不急,吞党不急,太子不急,七大宗门不急。失踪的轩辕大帝不急,我急什么,我他妈算哪根葱,装什么大头蒜,要把自己搅进这样的漩涡之中,还要连累家人,自己还成为被太夏廷尉府通缉的通缉犯,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整日藏头露尾,差点挂了。早知道这样,老子回到太夏就平平安安的和老婆孩子过日子,跟着众人打打太平拳就够了!”

    “太夏真要灭亡了,天下倾覆。我就带着家里人跑路而已,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能力的事情,反正我们一家就是从其他次大6跑路来的,再跑路一次也没有什么,老子欠太夏一个铜板吗。要为太夏操这些心,要为了太夏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要像狗一样亡命天涯,几年时间连家人的面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现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老爹老妈多大岁数了,还要他们为我担心,还要把他们连累进来,还要让我老爸差点被人刺杀,差点连死都见不到我一面,我老妈这四年头一下子就白了一片,我操他妈的……”

    压抑在心中数年的愤懑,不爽,还有委屈,在这一刻,被张铁淋漓尽致的宣泄了出来,在说到家里人的时候,在说到自己老爸差点被人干掉的时候,在说到自己老妈的头白了很多的时候,张铁的眼睛红了,两行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这些委屈,这些难受,他不说,太夏又有几个人能了解,如果能好好的和家里人在一起,谁他妈的愿意成为通缉犯,谁愿意整日隐姓埋名,过见不得光的生活,特别是家里人的担忧和被自己牵连进来,更让张铁觉得愧疚万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看着张铁流泪,白素仙的眼泪也掉了下来,这一刻,看着自己认定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落泪,白素仙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像被点燃的香烛烫到一样,一下子就变得疼了起来,很疼,很疼,这样的感受,在白素仙的生命之中,还是第一次,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落泪而落泪……

    只有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白素仙才明白张铁心中到底扛着多少东西,在别人看到的威风和欢笑背后,心中又有多么的苦,多么的委屈,多么的内疚,在这个男人的一《有" "》轰传天下的时候,在这个男人为太夏立下功勋却被通缉的时候,这个男人心中承受的压力和痛苦,整个太夏,又有几个人能懂。

    白素仙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才真正懂了她的男人,这个男人真实而鲜活,不仅能让人敬,更让人爱,让人心疼。

    白素仙带泪而笑,用手帮张铁擦去脸上的泪水,“我知道,这些都是你的气话,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当初在幽州廷尉这个位置上做的事情,你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会去做,哪怕有危险,你还是会去做,为的就是能让太夏少死几个普通人,少死几个像你以前在黑炎城认识的那些普通人一样的普通人,那些普通人对你来说就是你在黑炎城时的街坊,邻居,和你一起长大的少年,还有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你不会看着他们在你面前死去,更不会看着有人想让他们去送死,对吗?”

    张铁沉默,白素仙的话,完全说到了他的心中,刚刚那些话,的确是他的泄,如果真能再来一次,知道通天教要在幽州作乱,知道那个江老爷子就是影魔,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些渣滓彻底的消灭,绝不给他们活蹦乱跳的机会,说是为了太夏,这个理由太空,太假,但张铁真不想看到那些普通人在乱世之中被卷进这样的乱流之中成为炮灰无辜死去。

    白素仙的话,完全说到了张铁的心中。

    这个世界,世事难料,那光明之中,或许就藏有大黑暗,而绝境之中,说不定却还能遇到惊喜。

    如果再遇到自己的儿子,张铁会告诉他那几个儿子一句话谁能说当初在地元界给你下春药的人,不会是你在太夏遇到的第一个红颜知己呢?

    张铁长叹一声,刚刚这一通的心里话和泄,让张铁心中一松,大脑空明,突然想通了一些东西,瞬间也有了一些决定。

    张铁动作温柔的用手擦去白素仙脸上的泪水,“等这次出来事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就回烛龙领过我们的日子,太夏这么大,有些事情,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在我这样的位置,有些事情想太多只是自寻烦恼,我们只要问心无愧随机应变就好了,三年后,等你守孝期过,我就亲自去广南王府求亲,把你娶回来,让你也光明正大的成为我的女人,嫁入张家,可好?”

    白素仙看着张铁,眼泪再次忍不住涌出来,整个人都在用力的点头,虽然她也梦想过这么一天,但这种事,却不是能由她开口说的,要说了,她怕面前这个男人真的看轻了她,为此,她心中还颇为忐忑,她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转眼之间,她心中的期盼,就一下成真,白素仙的心中,一下子就被甜蜜和幸福再次充满。

    飞舟外面依然云雾缭绕,风雨飘摇,不时有隐隐的雷鸣在云层之中传递着,再次看着外面的景象,张铁心中的迷茫一扫而空,有些轻松起来,看着飞舟外面的景象,他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微笑,双眼闪烁着一种深邃的光彩,似乎能够洞彻未来……

    还不到一个小时,平沙谷就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