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四十六章 杀意沸腾
    “张铁的老婆?”温浩云和那个黑袍的大地骑士面面相觑。

    “不错,就是张铁的老婆,张铁有三个老婆,他那三个老婆,虽然不是华族,但听说也长得不错!”少主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邪邪的笑意,眼中闪动着一丝血腥之气,“我想,无论怀远堂和天机门有多少骑士,恐怕都不至于浪费到要派骑士去保护张铁的老婆,所以这件事的难度不大,你们只要到幽州找机会把张铁的三个老婆给我带来就好了,我的收藏品里,多出几个异族妇人的手臂,想必也会很有趣!”

    “如果只是要带回三个女人,这的确没有太大的难度!”黑袍大地骑士的眉头微微皱着,“可是……可是把这三个妇孺带回来又有什么用,几个女人而已,这样的女人,对张铁来说,成千上万,几乎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黑袍大地骑士的思路没有问题,因为在这个时代,对于绝大多数的骑士来说,所谓的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如果不是要挑剔人间绝色和国色天香之类的话,几乎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就怕你吃不消,普通女人的地位,在骑士的眼中,完全就和身上的衣服一样,甚至连好一点的蟒蚕袍都不如,纯粹就是低值易耗品和床上用品,抓几个女人来有什么用?

    “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这三个女人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和张铁在威夷次大6就患难相识的女人。张铁对她们不离不弃,从在威夷次大6就一直照顾着她们,最终把她们带到了太夏。他们在张铁心里和在张铁家里,地位非同一般,和普通的骑士的女人截然不同!”少主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冷声说道,“第一,这三个女人的三个儿子。都进入了天机门,天机门既然敢庇护张铁与我们作对。我们把这三个女人虏来,把天机门内三个弟子的母亲抓来,这就等于抽了天机门的耳光,对天机门和其他人是一个震慑。这个震慑,可以让所有人知道,没有人可以与我们最对不用付出代价!”

    “第二,张铁离开怀远堂几年,现在他的通缉令取消了,想必他正准备返回幽州准备与家人见面,根据我们对张铁这个人的了解,这个人非常重感情,而他与怀远堂的关系。却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深厚和亲密,双方在威夷次大6时就有一些嫌隙,怀远堂还囚禁处罚过张铁。将张铁赶出过怀远堂家族精英的训练机构,如果张铁的三个妻子在这个时候遭遇不测,那么,张铁回来,必定会和怀远堂生怨。”

    “他为怀远堂立下无数功勋,现在蒙冤逃亡。在他将要回到家中的时候,怀远堂却保护不了他的妻子。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不可能平静,也不可能对怀远堂没有想法,把张铁的三个妻子带来,这就等于在张铁和怀远堂之间埋下了一根刺和一颗仇恨的种子,这根刺和种子,最少可以消弱怀远堂,让怀远堂内部不再那么团结紧密,如果我们后面运作得好,甚至还有可能让怀远堂分裂和内乱!”

    “第三,张铁这个人现在太有名了,我们当初在福海城的布置,不仅没有杀死他,反而还成全了他,让他成为了人族最有名的黑铁骑士,让他成为了英雄,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这个‘有情人’,说真的,我都有点嫉妒他了,这不是和我们作对的人能有的待遇,更不是我们的敌人能有的待遇!”

    少主冷笑着,声音之中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嫉意和疯狂,“就这么一个出身在黑炎城的贱种,他凭什么比我有名,凭什么比我受欢迎,我要毁了他,就算暂时杀不死他,我也要他狂,要他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我就想看看,当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妻子身体的器官成为别人的收藏品,当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人的女人被人卖到那些次大6最低贱的妓院之中每天被无数男人操,每天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的时候,他是否还有心情在光明之山写什么回忆录?他这个让无数人为之感动的草根英雄和有情人还能不能继续扮演下去?”

    “啊,张铁还有别的女人?”

    “这个人不同一般,这也是父亲为什么重视这个人的原因,关于这个人的信息,有些你们还不知道,这个人在威夷次大6,还留下后路后手,也还有女人,那些女人,同样也给他生了孩子,为了不打草惊蛇,让他怀疑到我们身上,父亲一直没有动这个人在威夷次大6的留下的那些关系和人员!”

    “啊,少主英明!”温浩云再次拍起了马屁,“谁能想得到那三个女人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关隘,可以牵动这么多人的神经!”

    “不过这是以前,等到太夏大乱的时候,谁也顾不得这些,我就亲自去一趟威夷次大6,看看这个人留在那片不毛之地的女人和种是什么模样,嘿嘿嘿……”

    少主到最后,留下的是一串满怀恶意的笑声,任何人都能从这个人的笑声之中听出这个人嘴里说的“看看”,绝对不止是“看看”这么简单……

    温浩云和那个黑袍的大地骑士也跟着笑了起来。

    三个人在笑的时候都没想到,他们这个时候的笑声,就是他们这辈子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笑声。

    在三个人的笑声之中,就在他们的身边,突然之间,凭空就多了一个人……

    那个人双眼怒睁,眼睛之中血红一片,头一根根的竖起,怒冲冠,犹如刺猬的尖刺……

    那个人身上燃烧的,已经不是战气,而是滔天怒火和杀气。

    在场的三个骑士,两个大地骑士一个黑铁骑士,第一眼看到张铁的时候,脑子里在刹那之间,都是处于短路和本能的迷茫状态,因为三个人都不明白,也无法想象,为什么在飞舟之内,在他们所在的房间之中,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会有一个大活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在骑士的感知之中,哪怕有个微不足道的跳蚤在他们面前跳出来,那个跳蚤的来龙去脉他们也能感知到,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大活人,就在三个人聊天说话的时候,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所以,在极短的瞬间,三个人的大脑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

    然后,无论他们是否想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他们身边,但同样是骑士的本能,已经让他们心中在刹那之间一惊,刹那之间警觉,刹那之间身体想要做出反应,或者想释放护体战气,或者想后退……

    作为骑士,他们的反应度都很快,特别是那两个大地骑士,但不管他们反应有多快,在这种时候,从震惊,到警觉,到身体想有所反应,这个过程,就算是三个刹那,那也耗费了一点时间,正是这点微不足道的时间,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他们反应过来要三个刹那,而从张铁出现到出手,只需要一个刹那。

    三比一,他们人比张铁多,三比一,张铁比他们都快,快两个刹那,也就是两倍。

    一个没有任何防备的骑士,有时候甚至会被身边突然暴起的不是骑士的刺客杀死,这样的例子从来都不算新鲜。

    而这个时候,在他们身边暴起的是张铁。

    这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大地骑士,不仅是大地骑士,更是一个恐怖的神御主宰,神御主宰的攻击,甚至不需要一个刹那,而只需要一个念头,念头到,攻击就到,一个刹那,就分生死胜败。

    神御主宰之所以恐怖,因为这个职业如果需要,将成为最恐怕的刺客和杀手,没有任何骑士可以任何时候都紧绷着神经处在防御状态,但一个神御主宰,只要念头一动,就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对任何人动雷霆一击。

    “死!”张铁的口中出一声低叱,房间里如刮过一阵冰冷的烈风。

    这一刻,房间内的一切似乎都被那一股冰冷的烈风冻结了。

    温浩云的一丝微笑还在脸上,这个时候,他甚至连惊愕这个表情都来不及做出,张铁的铁拳已经打了过来,势不可挡。

    温浩云似乎想抬起手来抵挡,但还不等他的手抬到胸口,张铁的拳头,就已经打到了他那仍然微笑着的脸上……

    最近一个月闹得太夏到处沸沸扬扬的平沙派宗主温浩云,这个挂在太夏所有甲级城市城门口通缉榜上的红人的脑袋,在张铁的这一拳之下,就完全碎开了……

    一片血雨夹杂着脑浆如喷射绽放的彩带和礼花一样,朝着那个狗屁少主和黑袍大地骑士的脸上飞溅而去……

    黑袍的大地骑士想爆出自己的护体战气……

    那个狗屁少主也在想爆自己的护体战气,不过在爆之中,他还多了一个心眼,想要飞退,拉开和张铁的距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