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八卷 第四十七章 铁手灭敌
    在这种时候,所有人的挣扎都是徒劳的,在张铁出手的瞬间,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还不等温浩云的血水脑浆飞溅到刚刚在笑的那两个大地骑士的身上,更快的东西就飞到了,那是一把剑和一把刀。

    在张铁进来的时候,这把剑和刀挂在房间的墙壁上,剑鞘和刀鞘上面镶嵌着各种宝石,华丽无比,在这艘飞舟上的房间内,它们似乎只是单纯作为装饰。

    但哪怕是装饰,能挂在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也没有凡品,最起码,都是削铁如泥的利器。

    张铁在黑铁骑士之时已经能与神御主宰的能力硬碰硬的干掉魔族的男爵,更何况,这个时候他已经进阶了大地骑士,而且他还是突然袭击,让对方连一点准备都没有。

    双方能力上的巨大差距,还有张铁选择的时间点和场合,就决定张铁这次出手,就如雄狮搏兔,倾尽全力之下,自然是一击必杀。

    宝剑和宝刀瞬间自动从墙壁上飞出,如出水的蛟龙,又似奔涌的闪电,张铁的念头到,它们就到了,只是一闪,黑袍大地骑士和那个狗屁少主的身上,就同时绽放出了八朵血花∧↙,四条手臂和四条大腿,几乎同时就从两个人身上分离了开来。

    一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身上的护体战气都还没来得及爆出来,他们甚至还没感觉到肢体离身的痛苦,更没来得及叫出来,只是感觉四肢一凉。张铁的两只大手,已经抓到了两个人的脑袋上……

    两个人的脸上显现出惊骇欲绝的神色。想要动作,但却现。自己的手脚似乎已经消失了一样,身体内刚刚鼓动起来的战气瞬间一泄……

    一直等到张铁的双手覆盖住他们的脑门的时候,这两个人才感觉到四肢被张铁斩断的痛苦,但还不等他们叫出声。张铁的炼狱轮回秘法动,恐怖的秘法力量如万钧巨锤一样砸在他们还未完全凝聚起来的水之脉轮之上,让他们全身巨震,气息崩散,瞬间就把他们的一切声音给堵到了喉咙里面。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张铁要干掉一个人的决心会如此坚如磐石。难以动摇,也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张铁对一个人会有如此的痛恨。

    曾经张铁以为,像炼狱轮回这样的秘法,他只能用在魔族的身上,如果用在人的人的身上,他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一些障碍。

    但这个时候,张铁却没有想那么多,刚刚在他的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那个少主干掉,必须要让他在自己面前用最痛苦的方法死去,杀掉这样的一个人,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张铁都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而只会觉得酣畅淋漓。这个人想要做的事情,已经出了张铁能容忍和想象的极限。

    少主和那个黑袍的大地骑士就像两串被人晾晒着的咸鱼一样挂在张铁的手上。

    在炼狱轮回之下。已经失去四肢的两个大地骑士连喊叫都不可能,他们肌肉扭曲。鲜血和汗浆从身上淋漓而下,在他们还未凝聚的水之脉轮奔溃之后。那抽筋磨骨般的巨大痛苦,就让两个人彻底晕了过去。

    只是短短几分钟,张铁一心二用之下,就把两个人的水之脉轮彻底炼化吸收了。

    “你……你是谁?”在水之脉轮被炼化吸收的同时,昏迷的少主睁开了眼睛,用恐惧虚弱的眼神看着张铁。

    “你不是想要动我的妻子吗?”张铁冷冷的说道,“怎么连我站在你面前你都不认识了……”

    “你是张铁?”

    被张铁抓着的这个家伙震惊了,因为张铁现在的面貌还没有恢复成本尊的样子,所以听到张铁说出自己的身份,这个人一脸难以置信,不过张铁也没工夫和他解释什么,而只是冷冷的说道,“答对了!”

    “你不能杀我,我父亲是……”感觉到了张铁身上的那一丝杀意,少主脸色潮红,用尽全身的力气叫了起来。

    “砰……”的一声,张铁上手一用力,直接一掌就把少主的整个脑袋拍到了他的胸腔里,因为承受不住张铁的手上的那股巨力,在脑袋被拍入到胸腔的时候,少主的整个身躯瞬间就像晒爆的西瓜一样炸裂开来,血水残肢洒得到处都是。

    对于这个杂碎,让他再多呼吸一秒空气张铁都觉得恶心,张铁更不想看见这个人那张丑恶的脸,所以张铁想都没想,就把这个家伙干掉了,在干掉那个少主之后,张铁心中的杀意和怒火,一下子也宣泄了出来,一丝冷静和理智又重新回到了张铁的身上。

    张铁打量了这个叫做侯月厅的房间一眼。

    短短几分钟,房间里的三个骑士两死一残,遍地残肢碎肉,一片血腥,而房间里远处的水池里,隔着几层纱幔,自始至终,那几个少女快活的戏水声和银铃般的笑声就没有停下来过,对这里的杀戮和生的一切,似乎都毫无所觉。

    几个少女的笑声和眼前的血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房间里的气氛也诡异了起来。

    飞舟上的这个房间里有特殊的布置可以隔断这里的一切声音和动静,只要一关上门,这里生了什么,站在门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这里生了什么,门外的人,只有在房间里拉动绳铃之后才会被招进来,这些布置,本来是方便那个叫少主的变态在这个房间里做些变态的事情,而现在,却成了张铁最好的掩护。

    在冷静下来之后,看看地上的那量具残尸,张铁才知道自己刚刚冲动了,这两个家伙,如果丢到黑铁之堡,那可是血祭熔炉的好材料,一个大地骑士一个黑铁骑士就这么死了,也算有些“浪费”。

    不过张铁也没什么好心疼的,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任何时候都在像差分机一样的算计着各种利弊得失。在刚才,张铁只觉得亲手干掉那个杂碎会让自己很痛快,一秒钟都不想让那个家伙再活下去,再多说一句话,这就够了。

    爽就好!

    在打量了这个房间一眼之后,张铁手一动,就把那个已经昏死过去的黑袍大地骑士丢到了黑铁之堡,交给了海勒,等有时间自己再到黑铁之堡里拾掇他,这个大地骑士可不能浪费了。

    随后,张铁精神一动,就在地上的一堆血肉之中,两件东西从血肉之中飞了出来,悬浮在张铁的面前。

    那是温浩云手上戴着的一个古铜色的戒指和少主手腕上的一个带着琥珀色光泽的斑斓的手环,如果张铁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两件空间装备,空间装备和普通装备最大的不同,那就是空间装备在莲华之眼下,空降装备的核心区域会有一片张铁无法看穿的虚无和雾气,这两件东西,都符合这个特点,而空间装备里面有什么东西,是要把空间装备拿在手上用精神力才能查看得到,用莲华之眼不可能看到。

    虽然是从血肉堆中飞出来的,但这两件东西,却滴血不沾,光洁如新,由此也能看得出它们的珍贵。

    张铁先把那个戒指拿过来看了看,现那个戒指只是普通的空间装备,戒指里的空间,也就四十多立方,里面装着一些食物,药剂,还有几件武器和金钱衣物等东西,看来是温浩云逃跑的时候为自己准备的,张铁只是打量了一眼,就把这个空间戒指丢到了黑铁之堡。

    再次拿过那个手环,只是精神力刚刚一进入到手环的内部空间,张铁就看到了一大片让人晃花眼的金光和蓝光。

    金光是地元水晶,在那个空间之中堆成了一堆小山,乍一看,那些地元水晶的数量就估计过了十万根,从成为骑士以来,张铁还真没有看到有如此多的地元水晶堆积在一起。

    蓝光则是水元水晶,空间里面的水元水晶的数量虽然没有地元水晶多,但估计也有两万多根。

    空间内的地元水晶和水元水晶的品质都非常的高,仅仅这些水晶,就是一笔天大的横财。

    除了这些水晶之外,空间里还有一些箱子和药剂等杂七杂八的东西,这种时候,张铁也没有时间一件件仔细拿出来打开查看,只是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就把这个琥珀色的手环丢到了黑铁之堡,让海勒处理。

    金权道不愧是金权道,张铁知道,这一次,自己又了,不说别的,只是这个手环,其内部空间差不多相当于半个血魂寺的玄武秘库,这样的空间装备,价值连城。

    对普通骑士来说,想要获得一个空间装备简直难如登天,而对自己来说,张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自从获得过黑铁之堡后,他就像和空间装备特别有缘一样,无论再哪里,他总能轻易的获得大把的空间装备,拥有空间装备的魔族和人族的杂碎狗腿,总是一个个的排着队的往他面前送,让他对空间装备都有些麻木了。

    房间内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不少都是奢侈的珍宝,不过张铁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动,张铁直接朝着那几个仍然在欢快戏水的少女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