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二章 领悟
    在击杀了通天教的少主,弄清楚福海城惨案的台前幕后的各种原因,同时也揭开了隐藏在太夏九卿之中对自己恶意最深的那个人的身份之后,张铁真的一下子有一种如同从噩梦中醒来的那种轻松感。

    以前是敌暗我明,自己只能被人算计,差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现在是敌明我暗,情况反转过来,张铁的心态就完全不同了。

    也是在重新回到飞舟的这几天,张铁在彻底放松下来之后,检视自己来到太夏之后这几年的经历,才会有了对白素仙的那翻感慨。

    那是张铁的心里话,也是张铁这几日自省的结果。

    华族圣人说一日三省,这一点张铁自问自己做不到,一日三省做不到,但四年一省却是能做到的。

    这四年中,太夏的一切对张铁来说都如走马观花一样,什么东西都只是与他擦肩而过,偏偏还就在这样的走马观花与擦肩而过之中,张铁自己都不知不觉的卷入到了一个大漩涡之中,不得不亡命天涯。

    张铁在深刻反思,怎么会这样?自己来到太夏之后怎么会差点弄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呢?

    在一番痛定思痛大彻大悟之后,张铁现,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一切都太“快”了。

    这个“快”,指的不是时间的快慢,而是张铁整个人在来到太夏之后的一种生命状态,一种命运的节奏,一种彻骨的感悟。

    只有被天敌追逐着的猎物才会快的奔跑。

    这个“快”,就是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

    这个“快”,是一种无法掌握命运的惶恐;

    这个“快”,更是一种蒙蔽智慧的迷失;

    自己为怀远堂争夺幽州刺史,自己为反击吞党大破通天教而后又辞去幽州廷尉之职,自己去福海城迎亲,自己被迫逃亡……

    这所有的一切,自己都在被动应对,这所有的一切。生的都很“快”,在这种“快”的状态之中,自己无暇思考,自己无暇他顾。自己逐渐丧失了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自己来到太夏四年之后还是一个太夏的陌生人,自己身边的一切,也差点全部滑向了那黑暗的深渊。

    “快”不好,要“慢”。“慢”是主动,“慢”能让自己有时间思索,“慢”能让自己看清身边的人和危险,“慢”能让自己掌握主动,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

    “慢”更是从容,从容是一种境界,掌控者才能从容。

    看看同时生活在草原上的兔子和狮子,就能对比出“快”与“慢”这两种境界的生命状态。

    细细想来,也不光是自己在太夏时才是“快”的,自从圣战爆以来。自己在威夷次大6被迫卷入到圣战之中以来,自己好像一直都处于这种“快”的状态之中,相比起来,在圣战爆之前,自己获得黑铁之堡后在黑炎城和潜龙岛的那段时间,自己反而是“慢”的,那段时间,自己也过得最充实,最快乐。

    “快”是兔子的状态,“慢”是狮子的状态。“慢”这种状态很危险,现在,是该放缓一下节奏,让自己进入到“慢”的这种状态之中了。

    正是在这样的感悟之中。张铁这两天心态越来越好,越来越阳光,越来越闲适从容,也越来越想明白了今后的很多事情,看清了自己未来要走的6。

    张铁想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进阶修行之路。

    在今后。对别的骑士来说珍贵无比的元素水晶对他在修炼上已经没有多少用了,没有用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比起炼狱轮回的效果,元素水晶所能提供的凝聚脉轮的效率依然太低。

    如果单纯从时间上来看,以自己凝聚地之脉轮为例,用在吸收元素水晶的时间和花费自己的精力占据了自己凝聚脉轮时间的九成的话,它实际上起到的效果,大概只有一层。

    而炼狱轮回秘法则反过来,自己花在炼狱轮回秘法上的时间和精力如果只算一成的话,炼狱轮回秘法在自己凝聚地之脉轮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却将近有九成。

    一个事倍功半,一个事半功倍,两相一对比,这差距就太巨大了。

    因为任何骑士的时间和精力都不是无限的,所以,在这种状态下,张铁只有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分配到最能产生效果的地方。大帝级经典所需要消耗的资源太恐怖了,只有炼狱轮回,才是《无间鹏王经》的绝配。

    连吸收元素水晶张铁都觉得度慢,那更不用说用闭关这种方式在元素界中吸收元素晶体了,那样的效果,更低,花费的时间还要更多,用大灾变之前华族流行的一句话来说,这两种修炼之法,都是“落后的生产方式”。

    弃了这两种“低效率”的修行方式,张铁现自己整个人一下子就从时时刻刻争分夺秒都忙着修炼的那种状态之中解脱了出来,拥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也变得更“闲”。

    而在“闲”下来的这个状态之中,增多的这些时间,自己则可以灵活掌握,灵活分配,无论把这些时间用来提高感悟自己的各种战技秘法的等级境界,还是单纯陪伴家人,哪怕就算是放松心情在太夏游山玩水,寻幽探胜,也绝对不是没有收获的。

    这次与神拳宗门主罡云真人南宫盛的较量让张铁深切的感受到,到了大地骑士境界,想要更进一步,很多时候,功夫在诗外,不是闭门造车就会有成就的。

    而张铁想明白的第二件事,就是崔离是自己化身这件事,也不是真的就不能公开。

    公开崔离就是自己的化身这件事,其实就等于变相的公开自己拥有幻体神脉的这个秘密和能模拟其他功法效果这个本事,有时候,低调是一种智慧,而有的时候,把利器握在手上,同样可以震慑强敌。

    既然金权道知道自己彼得汉普雷斯这个身份,那么,无论如何,就算现在金权道还不知道自己拥有幻体神脉这件事,对最想至自己死地的那个人来说,他应该能够猜得到自己掌握着一种强大的变装秘法,既然连那个人都能猜到一些了,自己的这张底牌,再捂着对其他人保密意义就不大了……

    而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猜到《无间鹏王经》的附带效果是什么,天下秘法众多,到时候,真要公开的话,自己就找个理由让别人云里雾里摸不清就行了。

    对后面这一点,张铁早就准备好了腹稿,对外的借口是自己掌握一门秘技,叫《混沌宝体》,只要练成,就能让自己全身的明点处于某种“假暗”状态,只要自己手上有完整的秘籍,就能让那些明点再次被“模拟”点燃一次,从而模拟出某种功法的效果。因为这本身就是《无间鹏王经》带来的能力,所以张铁就算让别人检查自己《混沌宝体》的状态,也根本不会泄密。

    幻体神脉和混沌宝体,这样的组合曝光,那些想要算计自己家里和怀远堂的人一定胆寒,哪怕那些人能把怀远堂连根拔起,但只要自己活着,自己能逃出去,他们就要永远生活在恐惧和紧张之中,随时防备着被自己清算报复,绝对没有人想过这样的日子。

    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才是最好的隐藏。

    在想明白这些关键的东西,对自己在来到太夏的这四年的得失做了一个深刻的自省和反思之后,张铁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进入到了那种悠然随意的状态之中,真正“慢”了下来,开始自己掌控自己的方向……

    ……

    白素仙安静的趴在张铁身边,安静听着这个张铁胸腔里温柔又有力的心跳,就在这样的心跳中,白素仙似乎听到了张铁那没有说出的曲,看到了张铁四年来的心路……

    张铁看着远处的云,白素仙看着张铁,两个人无言,却并不觉得尴尬和不适,而是有默契,这一刻,白素仙真的觉得哪怕和这个男人一辈子就这么在天上飘荡下去,她也愿意。

    在这样的静谧之中,飞舟另外一边泳池里传来的嬉闹声也就更加的清晰起来。

    “你能给我写情诗吗?”白素仙突然开口说道。

    “写情诗,我不会啊!”张铁挠了挠头。

    “骗人,那你的那《有情人》是哪里来的?”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张铁的话把白素仙都逗笑了,她伸手在张铁的脸上刮了一下,“我没现你的脸皮还真厚,不管,我就是要你为我写一。”

    “好,那就来一!”

    白素仙一下子认真起来,张铁则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感情饱满的来了一短小精干的情诗。

    “我们的心有若一座感情的矿山,

    爱是黄金,

    恨是铁。

    一个男人不懂得把妻子化做情妇,

    便是他庸俗低能的证明!”

    这句诗让白素仙楞了一下,细细品味,居然回味无穷,而这诗的韵味却和她与张铁的关系有些共鸣之处,她看着张铁,心中满是感动,眼睛里的波光都要溢出水来,柔声道,“你写的?”

    “嘿嘿嘿,我看到过的!”

    张铁刚刚说完,一大群白天鹅,有数百只,欢快的鸣叫着,结成一队,从飞舟上面飞过。

    铁龙号这个时候飞得很低,离地只有四千多米,而且度很慢,这群天鹅的飞行高度,比铁龙号还要高,看到这群天鹅,白素仙都忘了自己想要再说什么,她一下子把张铁从躺椅上拉了起来,朝着飞行甲板的前面跑去,“轩辕之丘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