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五章 大荒门之秘
    白素仙和忠叔在说话的时候,张铁一直在听着。,

    从忠叔的口中,张铁还是第一次获得关于大荒门在南疆的一些新鲜的讯息。

    南疆的龙山十八洞是什么张铁不知道,不过忠叔口中说的破金蛊之类的蛊虫张铁却知道,在《大荒经》中,饲养蛊虫之类的技能只是《大荒经》中“增字部”和“御字部”的小门小道,因为其过程有些诡异琐碎,不合张铁的胃口,张铁从来没放在心上,对张铁这种拥有黑铁之堡可以轻易改造物种,自己吃了一大堆本源之果,本身的神魂本源强大无比,对使用身外化身几乎没有什么限制的人来说,大荒经中“化字部”的秘法才是精髓,才是王道,“增字部”和“御字部”的那些东西,只是辅技和绿叶而已。

    张铁没想到的是,那个什么南疆十八洞传承了一点大荒门中“增字部”和“御字部”中关于蛊虫之道的一点皮毛,居然就能在南疆称霸一方,最后还不得不让广南王都带兵围剿,而中了那小小的蛊虫,让一个黑铁骑士都没招,智能日渐虚弱损耗下去,慢慢等死……

    张铁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大荒经》中那些“小门小道”的威力。

    当初大荒门凭着这一本《大荒经》成为南疆之主,俨然南疆亿万大山之中的不世王朝,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自己得到《大荒经》的过程不算艰难,只是运气好,再加上自己又有众多底牌。所以长久以来,自己对《大荒经》中那些“小门小道”的重视程度不够。或许这些在自己眼中不屑修炼的“小门小道”,在别人眼中。已经是无上秘法和在一方称王称霸的资本了。

    怪不得云鹤子念念不忘回南疆,看来南疆那种地方真的是《大荒经》纵横的舞台。

    白素仙的问题,对张铁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这种进入身体的蛊虫之毒,想要解除,对张铁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按照大荒经对蛊虫等级的分类,各类蛊虫。六级以上的,从低到高分别是,“附蛊钻蛊血蛊兵蛊弓蛊破蛊战蛊化蛊变蛊幻蛊龙蛊神蛊”这十二种,破金蛊以破字开头,就是破蛊的一种,破蛊为十一级的蛊虫,想要控制这类蛊虫,对张铁来说,自己识海之中万灵塔内生出的一个十一级的御字部的大荒印契打入忠叔体内。那些蛊虫都要乖乖听话,这个过程只需要几秒钟,他就可以轻松的解除掉忠叔体内的蛊虫之毒。

    但这样太简单了,自己几秒钟解掉忠叔的毒。就是白痴也能想到自己修炼有《大荒经》了,《大荒经》中的大荒印契,是最高级和最终极的手段。张铁估摸着,估计当初在大荒门中。能真正接触《大荒经》中万灵塔和大荒印契修炼的人,都应该是大荒门中的精英和高层。一般的人,也就接触一点《大荒经》的皮毛。

    因为自己一次就获得完整的《大荒经》,所以可以将《大荒经》中的各种秘法和万灵塔的修炼之法用最直接的方法一气呵成的融会贯通,自己修炼《大荒经》的过程就化繁为简,以一抵万,变成以大荒无尽藏真言“一以贯之”就行,但实际上,在门派传承的时候,《大荒经》中“招字部息字部增字部御字部”和“化字部”的各种秘法的传承几乎可以分为上百种分门别类等级明晰的分开传授。

    哪怕是凝聚万灵塔,如果有《光明灌顶经》为辅助,二十一层的万灵塔,以大荒经上的修炼步骤来说,完全可以每次灌顶只传授你凝聚一层万灵塔的凝聚秘法,人为增加它的复杂程度,让你一层层的往上累积,而不是像自己一样一口气就把整个万灵塔凝聚出来,而后面这种修炼方法,相对于获得完整《大荒经》的人来说,就要更加的曲折,更加的事倍功半,花的功夫走的弯路也会更多。

    而采用了后面一种方式的修炼者,因为不可能接触到完整的《大荒经》,就会以为自己的修炼之法就是最好最正确的修炼之法,一个个还会感激涕零,更加用功……

    在开创了铁龙宗之后,张铁这个时候站在一派之主的角度看当初的大荒门,在把人性人心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之后,张铁才一下子想明白了大荒门当初的传承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而自己获得《大荒经》又是多么幸运,多么逆天的事情。

    只有采取后面这一种传承方法,所以,大荒门才会因为一本《大荒经》而被灭,所以在大荒门被灭之后,在南疆的亿万大山之中,大荒门的部分秘法依然还有零星的流传不至断绝,所以,云鹤子才会在遗书中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有称霸一方成王做祖之心,将来可到东方大6南疆寻找机会……

    因为白素仙的问题,因为忠叔的伤势,张铁一下子想到了许多东西,关于大荒门的许多疑问,一下子在他心中解开了……

    看到张铁只是在思索,不说话,白素仙还以为张铁在认真思考怎么解开忠叔破金蛊的问题,她没想到的是,忠叔身上的破金蛊,让张铁一下子对大荒门的历史和太夏南疆的现状认识有了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重新站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所谓智慧,就是能由小见大,就是能由表及里,观一叶而知天下秋。

    或许连张铁自己都没有觉,不知不觉,在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和经历之后,他的整个人的阅历和智慧,已经悄然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境界之中。

    张铁也的确在思索着怎么解开忠叔身上破金蛊的事情,忠叔和白素仙关系不一般,张铁也看得出忠叔对白素仙的关心和喜爱是自内心的,这样一个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只是和白素仙想的不同,张铁这个时候考虑的不是怎么能快解开忠叔的蛊毒,而是相反,他在考虑怎么把解开忠叔蛊毒的时间拉长一点,度慢一点,效果缓一点……

    用大荒印契,张铁不用一分钟就能把破金蛊给解掉,这自然不行。

    张铁想来想去,回忆着《大荒经》中的内容,现“息字部”的各种护身秘法之中,也有解除破金蛊的方法,但那个方法,虽然不用印契,但还是太快了一些。

    按照“息字部”的秘法来,配制一副秘药,三天之内,也可以把忠叔身上的蛊毒解掉,但忠叔在轩辕之丘这种地方呆了这么多年,多少人族名医多少奇人异士最后都束手无策的破金蛊毒,连在南疆的广南王府都没辙,你随便配制一副秘药,就像名医治咳嗽一样,三天就搞定,同样太引人注目了,能如此对症下药,药到病除,行家呀……

    这次来轩辕之丘,因为要有事做,张铁心中已经有一个计划,张铁不想在这种时候让太多人往自己身上有一些相关的联想,这有可能会坏了自己的大事。

    “这破金蛊之毒,或许也有解除之法,不是不能治!”斟酌思考半天,张铁故意让自己的面色凝重无比,皱着眉头缓缓开口道。

    听张铁这么一说,白素仙精神一下子一振,就连忠叔也有些诧异,他觉得小姐帮自己问一声崔离那是病急乱投医,他心里感觉暖心,但还真没有想到小姐随便带来一个人就能解掉他身上的破金蛊之毒,这个蛊毒要是这么容易解开,他又何必在轩辕之丘呆这么多年。如果是一个黄口小儿说这种话,忠叔就当耳旁风吹过就算,但说这话的可是一个大地骑士,一个在地元界和魔族厮杀过,一个刚刚在幽州开创铁龙宗的一派宗主,这样的人,想必不会随意信口开河,所以忠叔一下子也诧异了。

    “啊,真有办法?”白素仙一把抓住了张铁的手臂。

    张铁缓缓点了点头,在心里把自己组织的语言说了出去,“我以前认识几个朋友,其中一个人是西方大6守护之神教派的高手,擅长驭兽和守护之神教派的各种秘法,还有一个朋友是巫毒丹药师,我和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再加上自己平时对这个也有一些兴趣,有些钻研和心得,或许能对忠叔的蛊毒有点办法!”

    这一下,忠叔不仅是诧异,而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双眼看着张铁,多出了一丝奇异的神彩,因为张铁刚刚说的,也有一个人曾经和忠叔说过,那个人为忠叔治疗调理了将近半年的身体,在现还是没有作用之后,就对忠叔说,想要解破金蛊之毒,一般人已经没有办法,除非让施蛊者死而复生,否则,还有一条路,就是找到一个同时精通驭兽与丹毒之道的高手让其想想办法,因为蛊毒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就是一门和驭兽与丹毒之道互有交叉的秘法,能同时精通驭兽与丹毒之道的人,或许能对破金蛊毒有办法。

    当初说这话的人,是太夏的医道国手,在给自己治疗了大半年后总结出来的心得,而眼前这个人,和自己见面还不到半个小时,就一下子说出来从驭兽与丹毒之道想办法的话,这不由让忠叔一下子对张铁生出了一丝信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