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十一章 女人
    在轩辕之丘这种地方碰到骑士,简直就像在城里的高档消费场所碰到一堆乡下的暴户一样正常。除了像雄狮要塞这样的地方,如果要在人族地表的城市中评选一座骑士集中度最高的城市的话,轩辕之丘绝对要排在第一位。

    骑士之间对彼此的气机都有着明锐的感应,几乎就在白素仙认出画舫上的“好闺蜜”的同时,画舫上的人也同时现了白素仙和张铁的这艘小舟。

    这个时候的张铁和白素仙站在舟头,把酒临风,衣袂飘飘,再加上两个人的气质,一个是女人之中的女人,一个是男人之中的男人,两个人在一起,简直就像仙人一样。

    那艘画舫甲板上一共有七个年轻人,四个男的,三个女的,除了最中间的那个抱着琵琶的女子不是骑士之外,其余六人,居然都是清一色的黑铁骑士,而且年纪都不大,一个个气势不凡的样子。

    就在张铁打量着那几艘画舫上的几个女人,猜测着谁是方心怡的时候,白素仙已经从小舟上飞起,整个人身上战起汹涌,如好斗的母鸡一样,脚在水面上一点,就直接踏波而行,朝着那艘画舫就扑了过去。

    除圣阶之外,一般的骑士都不能飞行,但骑士的战力却无损,能在金水河上踏破而行,已经非常牛掰了。

    这个妞太猛了,张铁都没想到白素仙会再这个时候动手。敢在金水河上,大帝皇城的边上动手。

    不过那艘画舫之上,却有人比张铁更了解白素仙的性格。就在白素仙飞起的时候,那艘画舫之上,也有一个身影,同时冉冉飞起,落在河面之上,同样踩着波涛朝着白素仙冲来,在两艘画舫中间的河面上拦住了白素仙。

    “轰……”

    两个女人跳到空中。在空中对碰了一下,就在两人下面的河面下。汹涌对碰的战气就像一下子引爆了一个炼金炸弹一样,一下子就炸起了一股三十多米高的一股水花,水花落下,一股汹涌的水浪就在金水河上扩散开来。平静的金水河面,一下子也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远处的游船和小舟之上,一下子就响起一片惊呼声。

    第一道两三米高的浪头几乎同时打到了对方的画舫和张铁这边的小舟上。

    那边几十米长的画舫一下子就在金水河中左右晃动起来,画舫上的几个青年,几乎同时脚下用力,一下子稳住了画舫,而那个抱着琵琶的女子,则被吓得花容失色。

    浪头打到张铁小舟这边的时候,老周脸色也一变。然后还不等老周做什么,张铁的脚往船头一跺,金水河上。一股白色的水浪从水底冲起,水花滚滚,直接像一朵在水上盛开的水莲花一样,把小舟托起到四米多高的空中,就像被一只由水化成的大手托举着一样,安安稳稳的避过最高的第一道波浪。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远处的小舟和各艘画舫之上,又传来一声惊呼。隐隐约约有人叫了一声,“啊,水神显灵了!”

    这样的一幕也让老周脸色有些白,但多少还算镇定,能稳稳的抚着浆叶站在船尾。

    第一道波浪冲过,因为最近的小舟离张铁他们还有三百多米,其他距离百米之内的,只有一艘游艇和一艘画舫,这两艘船都很大,所以,虽然河面上冲起的波浪让游艇和画舫上的人有些惊慌,也让他们的游艇和画舫在河面上剧烈的晃动起来,但好歹也没有翻船,而远处的那艘小舟,第一波浪头冲到面前的时候,浪头的高度和威力已经消散了不少,再加上操舟师傅的经验熟练,直接把小舟的船头一转,直接用船尾迎着涌过来的第一道波浪,那汹涌的波浪除了把那艘小舟弄湿了一些之外,还把小舟远远推出上百米之外。

    还不等白素仙和那艘画舫上飞出来的那个人影第二次动手,不远处的午马桥上,一声怒喝声已经传来,“谁敢在金水河上放肆!”

    随着怒喝声飞来的,是一个穿着全身甲胄的骑士,从午马桥上跳下,同样踩着水波,像箭一样的射了过来。

    那个骑士踩着水波来这里,就直接站在了水面之上,看了看同样落在水面上的白素仙和另外一个女人,还有远处从画舫上的几个骑士,最后目光落在了依然站在船头,但却有一股水浪拖着小舟的张铁一眼,目光微微一缩。

    “刚才是你们两个动手吗?”那个骑士问白素仙和另外一个女人。

    两个女人冷哼一声,一起偏过头,居然对骑士的问话理都不理。

    “妈的……”飞来的大地骑士暴怒,看了看白素仙和另外一个女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把怒气撒到了所有人的脑袋上,“你们所有人,这里的所有骑士,全部跟我走一趟,配合调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这个大地骑士说完,还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因为所有人中,在这个大地骑士看来,就属张铁最深不可测。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张铁用战气控制河水托住小舟的手段,其他的大地骑士或许也可以,甚至这个大地骑士也可以,但是,却绝对做不到像张铁这样轻描淡写,举重若轻,毫无烟火气。张铁这一手,除了需要本身的战气强大无比之外,还需要对水流水性有着极其恐怖的掌控能力,也只有如此,才能做到眼前的这一幕。

    张铁也没想到这次的金水河之行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不过这次的事情,也让张铁明白,再强的女人,也始终是女人,如果白素仙和那个女人此刻不是骑士。而是普通人,张铁相信,恐怕这个时候两个人还在扭打成一团。什么抓脸扯头之类的手段也都各自用上了。

    说到那个女人,张铁这个时候仔细的大量了那个女人一眼,到了这个时候,即使白素仙没有介绍,张铁也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

    平心而论,单从外貌上讲,方心怡并不是那种所谓的让男人一见就神魂颠倒的绝色。这个女人的容貌,只能说是漂亮。和白素仙在伯仲之间,但这个女人的皮肤,却非常的白,比白素仙还白。简直白得像牛奶一样,而且这个女人身上却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那种气质,娇柔之中带着一丝冷艳,张铁第一眼看去,给他的感觉,就像看到一朵娇艳的玫瑰,柔柔的躺在一片冰霜之上,让人莫名生出一股怜意。

    怪不得白素仙他老爹会中招。这样的气质,对某些口味特别的老男人来说,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连张铁的心都触动了一下。

    张铁看向方心怡的时候。方心怡也向一直站在舟头的张铁看了过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目光。

    方心怡只是看了张铁一眼,白素仙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连忙身形一动,挡住了她的视线,就怕张铁再被人抢走一样。

    方心怡再次偏过头。

    又有两个骑士从远处踩着水波过来。和那个大地骑士把众人围在中间,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一个个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画舫上的另外几个人虽然不情愿,但这种时候,也只能乖乖的让画舫掉头,朝着午马桥岸边的码头靠过去。

    “老周,今天就到这里吧,麻烦你也把我送过去,记得我给你说的话,想搏一搏的话就到幽州烛龙郡来找我!”张铁和老周交代了一句,脚下战气一松,老周的小舟在一股水花的撑托之下,安安稳稳的降落到河面之上。

    白素仙踩着水波重新回到小舟之上,还目光灼灼的看着方心怡回到画舫之上,低低的骂了一声,“贱人!”

    ……

    在午马桥桥头城楼,上了岸的张铁,白素仙,还有那艘画舫上的几个骑士,都被分别带进了不同的房间暂时被看住了。老周和画舫上的几个无关人员也被带上了岸问口供。

    在房间里,张铁看了看房间里即使是普通黑铁骑士都不容易轻易逃脱出去的布置,不由笑了笑,看样子,自己不是这些房间的第一个来客。

    “刚才忘了问了,守卫着午马桥的是什么人?”

    “这些是太夏九卿之一光禄勋麾下的地支卫,又称为生肖卫,负责守护金水河上的十二座大桥与大帝皇城的门户!”白素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张铁一眼,“你不会怪我吧,一看到那个狐狸精,我就忍不住了……”

    “没事,谁没有冲动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好了……”张铁大度的摆摆手,“你没吃亏就好!”

    白素仙的脸上直接露出一个甜笑……

    ……

    事实证明,女人,漂亮的女人,特别是既漂亮又有背景的女人,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世界,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获得一些特殊的优待。

    两个人女人在金水河上打架,一个女人是广南王府的郡主,另外一个女人是太夏七大宗门之一琼楼的骑士高徒。碰到这样的事情,在确认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之后,张铁和白素仙,只是被刻意多留了几个小时,在挨了几句警告之后,什么事都没有,就被放出来了。

    两个女人身边的骑士,包括张铁在内,也被光禄勋麾下的地支卫给“连坐”了,跟着一起被关了好几个小时。

    按照规定,如果骑士在轩辕之丘破坏治安动手斗殴,轻则监禁三个月,重则甚至可以被当场击毙。

    这样的处罚,几乎就称不上处罚。

    走出午马桥桥头城楼的时候,天色刚刚黑了下来,张铁和白素仙再次在城楼外面遇到了同时被放出来的方心怡等人。

    方心怡和白素仙再次看到对方,两个人各自冷哼一声,对对方不理不睬。

    方心怡的事情涉及到自己的父亲广南王,这种事情对白素仙来说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而对方心怡来说,不管她和广南王之间有什么恩怨细节,她似乎也不想把这种事情弄得人人皆知,所以从两个人动手一直到现在,对不知道原因的人来说,这一切,完全莫名其妙。

    跟方心怡在一起的那几个年轻骑士,就一个个一肚子不爽。在那几个年轻骑士看来,他们在金水河上正在听着蔡大家的琵琶,一个个正在美人旁指点江山,突然就有个女人疯子一样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要不是方心怡及时出手把她拦住,他们一个不察之下,画舫说不定都要被那个疯女人击沉,弄得有些狼狈。

    画舫事小,面子事大,而且作为“受害者”,居然还被守卫午马桥的轩辕之丘光禄勋属下的午马卫弄到了午马桥的骑士的拘押室内,一直到天黑才被人放出来,所有人什么兴致都没了。

    再次看到张铁和白素仙,那几个憋了一肚子火的年轻骑士中一个一脸孤吊的家伙就冷笑起来。

    “广南王府郡主好大的威风,在金水河上都敢动手,不过这里可是轩辕之丘,可不是昭州那等偏远之地,一个王府还算不得什么,广南王府真要耍威风,何不平了南疆的蛮族,在南疆再建一个督护府,又何必在这太夏的繁华之地炫耀武力!”

    听到这话,跟那几个骑士在一起的方心怡一脸冷漠,白素仙却柳眉一竖,就要作,张铁却笑了笑,摇摇头,拉着白素仙就走。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这边先动手,有些理亏,吃亏的人有些不满唠叨几句也属正常,所以这话张铁就当耳旁风了。

    看到张铁不想计较,白素仙也就不说话了,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开口的骑士,然后乖巧的随着张铁离开。

    一直不说话的方心怡看着张铁和白素仙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作为白素仙曾经的闺蜜,没有人比她更知道白素仙的脾气,从她认识白素仙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白素仙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乖巧。

    在这种时候,张铁很大度,但张铁忘了,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大度和不计较,往往会被人当做怕事和愚实。

    在轩辕之丘这种地方,对很多人来说,一个大地骑士,也不见得可以镇得住场面。

    “早就听说广南王府郡主的艳名远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身边有一个大地骑士,连太夏七大宗门都不放在眼里了……”又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正要离开的张铁突然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