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十五章 夜探皇城
    “啊,堡主大人……”宫殿树的大厅之内,爱德华刚刚经过这里,就看到张铁突然出现,爱德华一个激灵,连忙给张铁行礼。

    张铁一阵风的从爱德华面前冲过,连话都来不及说一句,就冲到小树面前,一把摘下小树上新生的魂劫果,然后把魂劫果一把塞到了自己嘴里,对着爱德华笑了一下,然后就消失在小树下,前后过程,不到三秒钟,留下一脸愕然的爱德华……

    ……

    再次从黑铁之堡内出来,张铁的嘴里还在咀嚼着那颗最新生成的魂劫果,整个人已经盘膝坐了下来。

    最近的一颗魂劫果是张铁在地元界中吃到肚子里的,不过那颗魂劫果虽然吃下去,但张铁基本没有激活过,已经很久没有吃魂劫果了,张铁差点都忘了魂劫果的滋味。

    口中魂劫果中蕴含的奇异能量在吃下去之后就犹如一缕青烟一样在张铁口中升起,然后直接直冲到张铁的的识海,与张铁的精神力汇合,然后张铁的识海之中就出现一点亮光,一道六边形的奇异的入口,从亮光之中飞驰而来,一下子就把张铁笼罩在里面,把张铁带入到奇异的魂劫之境中……

    张铁还是出现在了这个房间之中。

    张铁站着,在他面前的是那个刚刚被他干掉的魔化傀儡,双眼血红的魔化傀儡嘶吼一声,就像见到天大的仇人一样,直接向着张铁扑了过来。

    这个九级的魔化傀儡对现在的张铁来说完全就如同身边的苍蝇一样,张铁根本懒得理它。而是身上战气一震,只是一拳。就把这间屋子的一面墙壁击成粉碎,在房屋的震动和轰鸣之中。张铁身形如电,只是一步,就跨出了房间,来到了广南王庄园之中。

    庄园之中一切如旧,到处透着一股静谧的气息,除了没有人之外,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和张铁几分钟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花园的草坪上,装着那只六级黑蜘蛛的金属笼子仍然放在哪里。笼子里依然有血迹,花园的空气之中依然还有血腥味,只是笼子里,已经没有了黑蜘蛛。

    九级的魔化傀儡锲而不舍的跟着张铁从被震碎的墙壁之中跳出来,依旧张牙舞爪的向张铁冲来,张铁毫无节操的一指点出,魔化傀儡的两只小腿瞬间就被炸成碎片,魔化傀儡惨叫着,摔倒。然后继续在地上爬着,向张铁爬过来,似乎想要狠狠的咬山张铁几口一样,只不过它的度。比起刚才,已经慢了十倍不止,而且眼前的场面。看上去很滑稽。

    世界清净了。

    张铁脚一动,夸父血脉带来的强大的行动能力。让他一步就跨出百米,离开了广南王府的庄园。出现在庄园外面的大街上。

    大街上一切如旧,街灯,店铺,灯红酒绿,完全和刚才一样。

    张铁看了看,现街道上似乎也和刚才有些不同,似乎空阔了许多,也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对了,是酒精汽车,原本在大街上形式的酒精汽车,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停在街道两边的汽车还能看得见,张铁想了想,现这似乎是魂劫果的特性之一,魂劫之境中,这些由人操控的运动的物体是无法捕捉的,别人带在身上的东西也无法捕捉,任何正处于和人或者某些**的生物互动状态下的东西也无法捕捉。

    要是这些东西都能捕捉,那魂劫之果真是逆天了。

    不过即使这样,张铁也很满意了。

    虽然知道眼前的轩辕之丘和当初的野狼山谷或者潜龙岛在小树眼中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或者对小树来说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一些无意义的物质元素排列,或者就像是照相机下的景物一样,不管什么景物,不管什么帅哥美女或者丑八怪,不管什么金银铜铁,不管珍宝还是垃圾,同样咔嚓一声就能留下同样的影像,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轩辕之丘,看着眼前完全在自己面前敞开的轩辕之丘,张铁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生出一种在考场中光明正大走后门作弊的快感来……

    张铁在街道上快的奔跑起来,朝着大帝皇城的方向冲去,夸父血脉的效果,让张铁此刻即使不能飞,但在地上的度,也风驰电掣,一步跨出就是几百米之外,几乎比普通骑士的飞行度还要快上一些,跑上两分钟,张铁兴致一来,大吼一声,直接从大街之中跳到大街两旁的建筑的楼顶上,在那一座座建筑的顶部跳跃起来……

    两轮明月之下,就见张铁的身形在轩辕之丘建筑的顶部,如流星一样的飞跳,一栋栋的建筑,一条条的街道,在他身后如流水一样飞退。

    有时候张铁脚下用力,甚至会把那些建筑的顶部踩塌踩破,不过在魂劫之境中,也不会有人跳出来找他赔就是了。

    从广南王府的庄园到午马桥的直线距离也就一百四十多公里,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张铁就踩着建筑的屋顶,轰的一声落在了午马桥桥头的城楼之上。

    站在城楼之上,凉风扑面而来,金水河滔滔依旧,城楼却空空荡荡,再也看不到一个守卫和骑士,张铁认准了一下方向,身形再次跳起,一脚踏在午马桥那巨大的钢结构上,只是几步,就冲过了午马桥,进入到大帝皇城的范围之内。

    轩辕之丘的大帝皇城乍看起来和轩辕之丘的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只是街道两旁的建筑更整齐而已,而且大帝皇城之中也随处可见到那些太夏的各种中枢权力机构的驻地和招牌,这些地方,一个个都气势不凡,威严肃穆,就算是大地皇城之中的宅院,也透着一股特别的气质。

    如果说轩辕之丘算得上是轩辕大帝的脚下地面的话。那大帝皇城,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轩辕大帝的眼皮底下了。

    张铁一边奔跑。一边在脑子中回想着轩辕之丘大帝皇城之中的地图。

    大帝皇城虽然一般人进不来,但大帝皇城的地图却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在张铁看到的轩辕之丘的地图上,连大帝皇城之中皇宫的位置都有标示,其他的太夏各处的权力机关的中枢驻地,还有三公九卿之类的朝廷大臣的官邸别院,地图上都很清晰的标示了出来。

    几分钟后,张铁的身形凭空落下,站在一处颇有气势的大宅之前,抬头看着大宅门头上的几个金色大字大司农官邸。

    这个官邸的门口有铜狮镇守,白玉为阶。门上挂着四排灯笼,其出入的门户有三个,一个大的在中间,两个小的在旁边,三扇大门都紧闭着。

    张铁看了看面前的景象,摇摇头,抬步走上玉阶,来到中间的大门口,只是一脚。就把关着的大门轰成了碎片,然后就走了进去。

    大司农官邸占地数百亩,里面亭台楼阁,假山花园。水榭池塘一应俱全。

    张铁就像一个好奇的游客一样,在大司农官邸之中闲庭信步的到处打量,在莲华之眼的关注之下。这个官邸之中的一切在张铁面前都无所遁形。

    官邸之中有三个地下建筑,其中一个地下建筑是冰室。冰室之中一直到现在还存放着许多的冰块。

    还有一个地下建筑是酒窖,酒窖之中也存着不少的酒类。

    第三个密室是一个骑士的修炼室。修炼室中布置着一个高级的聚元阵,而且修炼室中还有两条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可以离开或者进入大司农官邸的密道。

    对太夏九卿之一的官邸来说,张铁觉得有这样的密道应该并不意外,而且看那密道的样子,应该是在修建官邸的时候就连着密道一起修建的了。

    在官邸之中的地下,除了这三个密室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扎眼的东西。

    而地面之上的房舍之中,住在这个官邸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官邸内的下人或者侍卫,这些人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地面上的房间之中,还有两个建筑似乎是官邸之中的私库,房间里有一些珍宝金钱之类的收藏,虽然价值不菲,不少的东西张铁以前也没有见过,但这些魂劫之境内的钱财珍宝对张铁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

    主人的住所处的几间卧室和房间之中也没有什么扎眼的东西。

    张铁在官邸之中认真的转了半天,最后来到了官邸之中荷塘边上的书房之中。

    这间书房不大,但颇为清幽,不受打扰,而且极其整洁,一进书房,张铁就看到了书房之中挂着的一副墨宝,那副墨宝上面只有两个字“观止”,墨宝的落款是“听水山人癸卯年潜龙月涂白”,落款的旁边还盖着一小枚私章,私章上有三个篆体小字“韩正方”……

    张铁站在这幅书法前默默打量,私章上的那三个字,让张铁眼神微微一缩。

    韩正方,正是如今的太夏九卿之一的大司农的名字。

    听水山人,想必是韩正方的自号和雅称,太夏的上层人物之中,很流行这一套,癸卯年是太夏自古流传的一种由天干地支搭配起来的纪年之法,如果不是张铁在这上面下过一番功夫了解,恐怕他也不知道所谓的癸卯年到底是哪一年。

    最近的一个癸卯年应该是黑铁历891年,再往上推的话,每往前推6o年,一个甲子,会有一个癸卯年,看这幅书法的新旧,张铁判断它应该正是成与黑铁历891年,而潜龙月则是十一月的另外一个说法。

    如果不知道韩正方的另外一个身份,张铁也不会对这幅书法有太多的想法,但在知道了,再看这幅书法,那就可以品出一番不同的味道来。

    黑铁历891年应该是圣战刚刚爆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在潜龙月之中,与魔族勾结,又身为通天教教主的韩正方留下这么一副书法,那就有着不同寻常的味道了。

    观止,潜龙,有意思,野心不小啊,张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这一次,我就叫你这条野心勃勃的潜龙变成死蛇。

    看了几眼面前的这幅书法,张铁走到了书房的书架之前看了看。

    书架上的书也没有太多特别的,大多是政史诗词之类的著作,那些书本之中也没有什么夹层之类的小巧心思,张铁看了看,就走向那边的书桌。

    书桌的一边,有文房四宝,而在书桌上面的一个雅致的金夹之中,却放着一堆名帖和请帖之类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韩正方的身边人整理好了放在这里让韩正方选择的。

    张铁拿起金夹之中摆放在最上面的一张请帖,打开,请帖之中,赫然是太夏九卿之一的光禄勋请韩正方相聚的帖子,帖子是三天前出的,那相聚的时间,正是今天……

    看着书桌之上的金夹,张铁眼中神光一闪,要是自己每天生成一个魂劫果来这里看看,那岂不是就可以提前掌握赵正方在大帝皇城之中的行踪了吗?

    ……(未完待续……)

    第三十九卷第十五章夜探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