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十六章 皇宫迷雾
    张铁在大司农官邸之中仔细搜查了一番之后,就坦然的离开了大司农的官邸,重新来到外面的大街上。

    算算时间,从进入黑铁之堡到现在,刚刚只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张铁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大帝皇城之中的地图,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不知道轩辕皇宫是怎么样的。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紧接着,又有一个念头随后闪电一样的跳了出来。

    对了,听白素仙说,轩辕皇宫之中还有着武藏阁,那武藏阁中收藏的秘法战技成千上万,只有皇族之中的部分人能进入武藏阁,如果自己能进去……

    张铁的心剧烈的跳了起来。

    这么想着,张铁心中又稍微有一点犹豫,毕竟那不是普通的地方,而是轩辕之丘的皇宫,张铁也不敢肯定如果自己进入皇宫的武藏阁里学习了里面的一些战技秘法会不会引起一些后遗症,他现在的敌人已经够多了,而且一个比一个牛,通天教,吞党,魔族,要是在这些敌人之中再加上一个太夏皇室,张铁都要撞墙了。

    而且除去这层原因,在每一个华族人的心中,轩辕之丘的皇宫,轩辕大帝的居所,那都神圣无比的地方,整个华族的心脏中的心脏,就算是在魂劫之境这种状态下偷偷摸摸的进去看看,张铁心中也多少有点不自在,莫名有点心虚。

    有两个声音在张铁心中此起彼伏。一个声音在鼓动他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会有人现。一个声音在劝他别去,无论如何,要对人族至尊轩辕大帝和太夏皇族保持一分敬意。

    挣扎了几秒钟,张铁咬了咬牙,“管他的,先去看看,但先不动皇宫里面的东西。如果有需要的话再说……”

    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张铁下定觉醒。整个人立刻一刻不停就朝着皇宫方向快跑去。

    在大帝皇城之中,连接着金水河上十二座大桥的十二条大道可以直通皇宫的外围,太夏的皇宫在地图上是整个轩辕之丘最核心位置的一个圆形的区域,这个圆形的区域的半径有1o公里。算起来,整个皇宫的面积就是314公里,比一座小城还要大。

    张铁在心中对太夏皇宫的收藏充满了好奇,而等到他放开脚步跑到轩辕之丘中心位置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景象,却不由大吃一惊。

    在地图上,这个位置已经是轩辕之丘的皇宫所在地。

    皇宫外面的军营,广场,还有一条5o多米宽的绕着皇宫的玉带河都在。但玉带河的后面,原本是皇宫所在地的地方,出现在张铁眼前的。却是一片浓浓的黑雾。

    没有宫墙,没有皇宫,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在莲华之眼下,黑雾之中居然是一片没有任何东西存在的虚空,那虚空之中除了黑色的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

    张铁尝试着进入那片黑雾。但黑雾的边缘,却有一股巨大的阻力。无论张铁用多大的力量,都无法靠近。

    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惊诧万分,自从拥有魂劫果以来,这样的情况,张铁还是第一次遇到。

    太夏的皇宫所在,当然不可能是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的黑雾,这片黑雾之所以存在在魂劫之境中,是因为原本是黑雾这里应该显化出来的东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无法显化出来。

    张铁用最快的度围着太夏的皇宫跑了一圈,现都是如此。

    正当张铁在魂劫之境内停下脚步,思考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的耳朵突然动了动,下一秒钟,整个魂劫之境化成一片光雨粉碎……

    ……

    房间里,正盘膝而坐的张铁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咚……咚……”房门外再次传来了三声敲门声。

    张铁站起身,走了过去,把房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是白素仙,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张铁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跑来,看到张铁,白素仙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把紧紧抱住了他,把脸埋在张铁的胸口。

    只是瞬间,张铁就感觉自己的衣服被白素仙的眼泪浸湿了一片。

    “怎么了?”张铁拍了拍白素仙的背。

    白素仙不说话,抬起头,露出泪眼模糊的双眼,“吻我!”

    张铁叹了一口气,把房间的门关上。

    虽然说白素仙深夜跑到自己的房间这种事传出去有点不好听,但是张铁相信,在这个庄园里的人,应该不会有嚼这种舌头的人。

    ……

    短短几个小时的深度睡眠,张铁已经像充满电的电池一样再次精力充沛的自动醒来。

    张铁醒来的时候,透过房间的纱窗,外面的天还未亮。

    白素仙整个人靠在张铁的胸口,睡得像一个小女孩一样,脸上还带着一丝泪痕与极度欢愉之后留下的一丝疲惫和满足。

    白素仙昨夜很疯,是张铁认识她来最疯的一次,但也是在一次次的疯狂之后,白素仙躺在张铁的身边,就像说一个故事一样,流着泪,把自己曾经的故事给张铁说了一遍,然后就像卸下了身上的一个万斤重担一样,在张铁的怀中放松的睡去。

    张铁知道,能给自己说她以前不想回的那段往事,这说明这个在白素仙已经自己把心中的那个疙瘩解开了。

    曾经生在白素仙身上的故事,其实并不新鲜,在很多女人身上都生过——一个情窦初开的美丽少女,无意之中邂逅了一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男人,随后在那个男人甜蜜温柔的攻势之中陷入情网而不能自拔,恨不得能为那个男人去死。直到有一天,那个美丽少女无意之中现那个男人接近自己是别有居心,那个男人真正爱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家族,权势,那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甜言蜜语的男人,只是一个包装的非常精致而且心机深沉的凤凰男,自己和这个男人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设计好的,而且这个精致的凤凰男还有其他的女人,自己自始至终都是被那个男人利用,成为那个男人的玩物和实现野心的阶梯,少女伤心欲绝,和那个男人断然分手,最后还自暴自弃的过了一段混乱放纵的生活……

    这就是白素仙过去的经历。

    这段经历,在认识张铁以后,一直藏在白素仙的心中,成为她心灵的负担。

    一个人越爱另外一个人的话,就越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白素仙虽然是骑士,但面对感情,也和其他女人差不多,她怕张铁知道她以前的事情会嫌弃她,会看不起她甚至远离她,所以这件事也就成了她心中难以释怀的一个雷区。

    昨晚,白素仙其实就在张铁身边把雷区滚了一遍,对张铁再无任何隐瞒。

    看了看熟睡的白素仙,张铁悄悄的起了床,尽量动作轻柔,不打扰到白素仙。

    起了床的张铁披着一件睡衣就来到了房间外面的阳台上,安静的看着庄园之中那片点缀着庭院灯的花园和远处轩辕之丘的轮廓。

    张铁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白素仙的遭遇,最后叹了一口气。

    比起自己和戴娜老师的事情,白素仙的遭遇才是最让人同情的,自己和戴娜老师不能在一起,也无法相爱,但始终,还留下了一个回忆,这是没有爱的结局,但大家至少都付出了真诚,相比起来,白素仙遇到的以爱为名的欺骗和利用才真正让人不耻和唏嘘。

    一个女人在再美好的年纪遭遇到的这样的打击,很容易一蹶不振,对整个人生都悲观失望起来。

    白素仙就差一点自己把自己毁掉了。

    这件事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白素仙过了这个坎,张铁也不想再起提这件事。

    ……

    “海勒,在吗?”张铁用意识呼唤了海勒一遍。

    “堡主大人,我随时都在等待你的召唤!”海勒温暖醇厚的声音传来,让张铁有些阴郁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得开朗了起来。

    “昨天那颗魂劫之果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轩辕之丘的大帝皇城的皇宫却无法再魂劫之果中显示出现?”张铁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就像魔族骑士无法让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凝聚任何果实一样,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并不是万能的,它有它的的能力极限,昨晚的情况也一样,简单来说,就是轩辕之丘大帝皇城的皇宫之中,笼罩着一股强大的能量,这股能量直接屏蔽了魂劫之境对皇宫所有物质世界的镜像的形成,同时,我也可以告诉堡主大人,笼罩着整个轩辕之丘,让圣阶之下的骑士都无法在轩辕之丘上空飞行的,也是来自于皇宫之中的同一股能量!”

    “那是什么能量,这么强大?”

    “我有一个猜测,仅仅是猜测,在轩辕之丘的皇宫之中,或许有着一件不亚于黑铁之堡的东西,如此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一件不亚于黑铁之堡的宝物?”张铁不由精神一震……

    “有可能!”海勒的声音顿了一下,“我大概已经猜到了堡主大人的计划,可有一点我要提醒堡主大人,你或许应该认真看看进出黑铁之堡的那道神奇的门户上究竟还能容纳得下几颗代表魂劫之境的星星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