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十七章 得失之间
    进出黑铁之堡的门户?

    魂劫之境的星星?

    海勒的话让张铁微微楞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海勒话中的意思。

    张铁一下子想起来了,自从吃下第一颗魂劫果开始,每吃下一颗魂劫果,隐藏在自己识海之中的那道进出黑铁之堡的拱门之上,好像就会多一颗代表生成新的魂劫之境的六角星。

    第一次看那道神奇拱门上多出的代表魂劫之境的六角星,张铁觉得很神奇,但十多年下来,随着魂劫果越吃越多,还有自己的精神力越来越强,进出黑铁之堡越来越容易,简直就像呼吸一样,张铁都渐渐忘了这件事。

    海勒的话提醒了张铁,张铁连忙仔细内视自己识海之中那道进出黑铁之堡的神奇的拱门。

    就像第一次看到它一样,那道古朴而又华丽的拱门依旧隐藏在自己识海的最深处,安静如昔似乎在随时等待迎接着张铁的到来,但和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不一样的是,这神奇拱门的正面,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地方,已经到处布满了六角星形的花纹,这些六角星形的花纹互相衬托着,和谐而又深邃,让这道神奇的拱门更显出几分神圣神秘的味道。

    张铁认真看了看,除了拱门门头的位置处还有一小片地方尚未被那些六角星形的图案填满之外,整道拱门的正面,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魂劫之境了。

    拱门的背面和侧面行吗?

    用膝盖想想都知道,当然不行,如果行的话。海勒刚刚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从内视的状态之中退出来,张铁的心情有些复杂。以往吃下那些魂劫果的经历一幕幕的重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隔了半响。才重新和海勒联系上,有些苦涩的问了一句,“海勒你是想告诉我,小树能生成的魂劫之果已经不多了吗?”。

    “是的,堡主大人,就像无漏果和铁胎果一样,小树生成的这些果实的数量都是有限制的,不是永无止境的生长下去,原本我以为堡主大人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没想到堡主大人已经忘了这件事,所以才出言提醒一下。”

    张铁苦笑了一下,“随着我的精神力越来越强,我只要用一丝精神力和那道神奇的拱门保持着联系,每次进出拱门的时候,微微一震,就像按一个开关一样就进去了,自从成为骑士以来,我使用魂劫果的时候也越来越少。所以也没注意到魂劫果差不多要没有了!”

    “这些果实,是堡主大人成长道路上的基石和台阶,随着堡主大人越来越强大,这些果实最后也终将完成自己的使命!”

    “你告诉我一个准确的数字。小树还最多能生成几颗魂劫之果?”

    “只有最后四颗了!”

    “四颗?”

    张铁愕然,黯然,最后是平静。

    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是否接受,它都不会改变。既然无法改变,那么除了接受之外。还能怎么办。

    不过张铁还有一点莫名的希冀。

    “我能否让后面这几颗魂劫果延期生成,比如说在我需要的地方和时间才生成?”

    “魂劫果的生成规则没有改变,任何时候,只要堡主大人主动击杀魔族或者魔兽,魂劫之果都将自动生成!”

    “亏了,早知道这样,我或许应该省着点的!”

    “堡主大人觉得以往生成的那些魂劫果,有哪一颗是没有必要的吗?”。

    哪一颗是没有必要的?

    张铁想了想,答案是那些魂劫果中的每一颗,到现在为止,都是在必要的时候自己生成的,生成那些魂劫果的情景,不是自己遭到了攻击,就是自己在提高实力道路上的必然选择,那些魂劫之果的生成,都是自己成长道路上的某种必然,是不由自己选择的,如果没有那些魂劫果,也不会有今天的自己。这个问题,其实就像以前听到的一个盖房子的笑话一样,不盖底层的房子,直接盖顶楼行不行,当然不行!没有前面那些魂劫果积累起来的实力,就算把整个世界摆在自己面前也没有用。

    所有的魂劫果中,只有今天生成的这颗才是自己有意为之,但这颗有意为之的魂劫果,同样给自己带来的非同凡响的巨大回报,让自己拥有了轩辕之丘的魂劫之境,而且掌握了自己大敌的关键信息。

    张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突然现自己又要失去一种果实,变得有些不舍吧!”

    “能让最后的这几颗魂劫果在轩辕之丘挥作用,或许正是一个圆满的结尾,原本我打算,如果堡主大人在离开轩辕之丘前没有想起来的话,我还会提醒堡主大人主动生成一颗轩辕之丘的魂劫果,轩辕之丘的魂劫之境拥有非凡的价值,这个魂劫之境简直是一个宝库!”

    “宝库,怎么说?”

    “堡主大人别忘了,整个轩辕之丘,除了大帝皇城的皇宫无法显示在魂劫之境中以外,整个轩辕之丘的其他地方,都是像堡主大人敞开的,作为人族文明的核心和心脏城市,轩辕之丘还有人族最大的光明图书馆,还有人族的各个工会的总部,在光明图书馆和人族各个工会总部所储藏的图书和资料,在魂劫之境中,已经彻底向堡主大人完全开放,可以让堡主大人随意进入浏览学习和查阅调取,这些东西之中或许没有什么顶级的秘籍秘法,但同样非常珍贵,许多都是机密,寻常人难得接触和碰到,可以说,它们的价值,甚至不在许多的级秘籍之下,除了这些,大帝皇城之中的太夏各个权力机关之中积累的大量国家档案和文件,也同时向堡主大人开放,可以让堡主大人予取予求。仅凭这一点,堡主大人这次的轩辕之丘一行。即使没有任何收获,就凭这一颗魂劫之果。也是满载而归了。”

    海勒的话让张铁一下子醒悟,刚刚在魂劫之境中的探索被白素仙的到来打断了,张铁脑海之中都被太夏皇宫的那团黑雾充满,一下子还没想到这一层,海勒一提醒,张铁才一下子吸了一口冷气,明白了这颗魂劫之果的价值。

    “既然这样,我如果在太乙玄门这样的地方生成一颗魂劫之境,那太乙玄门之中收藏的功法秘籍。岂不是都可以任我浏览了么?”

    “理论上是这样,但堡主大人难道以为太夏七大宗门之中存放珍贵秘籍的地方,也会如堡主大人当初在潜龙岛上一样么,把那些秘籍放在一栋楼里,真放在楼里存放的秘籍,不需要灌顶传承的秘籍,又会珍贵到哪里去,换位思考一下,堡主大人现在也是铁龙宗的一派宗主。堡主大人你觉得你会把门派之中的那些珍贵秘籍建一栋楼明火执仗的存放着吗?”。

    海勒的话让张铁换位思考了一下,张铁一下子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这样做实在太傻了,把珍贵的资料秘籍放在一栋楼里。那不是没事找事吗,这简直是在吸引别人来犯罪和打劫,也是给敌人竖了一个难以防备的靶子。对骑士级的高手来说,你再坚固的楼。又能坚固到哪里去。所以,如果有空间装备的话。这些珍贵的秘籍,最好都是放在空间装备之中,由可靠之人甚至是门派宗主亲自看管。

    太夏大门派的空间装备,自己其实有一个,就是血魂寺的玄武秘库。而在那些大宗门之中,据张铁所知,还有所谓的传功长老在保管不同的秘籍。像当初潜龙岛上那种把秘籍存放在一栋楼里的情况,一个是怀远堂张家的确没有太多的空间装备可以利用,二是以现在的眼光看,怀远堂收集的那些供潜龙堂学员学习的秘籍其实算不上有多珍贵,那些秘籍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部分,在进阶战将,战魔,战灵等级之后,就显得有些低端了。部分还算珍贵的秘籍,在进阶骑士的人看来,也就普通而已,怀远堂最珍贵的诸如《破日经》之类的秘籍,也没有放在潜龙岛。

    魂劫之境本来就是虚拟的,所以它同样无法模拟出空间装备的效果,所有的空间装备里的东西在魂劫之境中是无法被探查的。

    如果放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之中生成魂劫果,那样的魂劫果会有大用,但想要这样,那除非自己从现在开始就要做缩头乌龟和不开杀戒,否则的话,自己一触动魂劫果的生成法则,魂劫果就将自动生成,根本不由自己控制,而现在正值圣战,太夏的局势也越来越诡异凶险,暗流汹涌,自己即使想做一个不开杀戒的缩头乌龟,又能做多久呢?

    所以,那最后的几颗魂劫果很难再保留多久,与其将那几颗魂劫果浪费在一些不重要的场合与场景之中,还不如让它们在轩辕之丘挥最大的价值,将这个人族的心脏重地吧变成自己最后的魂劫之境,让那几颗魂劫果为自己干掉自己的心头大患和隐藏在太夏的毒瘤出一把力,让这最后的几颗魂劫果为它们的存在画上一个完美的,有意义的句号。

    这么想着,张铁心中慢慢释然了。

    果然没有什么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完美无缺的。

    爱情是这样,人生是这样,小树的果实也是这样。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铁苦笑一下对海勒说道,“还有什么果实是要快没有的了,海勒你先给我预告一下,免得到时候又弄得我不上不下的?”

    “堡主大人只是不愿意想,我相信堡主大人自己也应该有感觉了,有的果实可能很快也会没有了!”

    张铁沉默了一下,“审判之果吗?”。

    “是的!在金权道的飞舟上击杀了那些人之后,堡主大人的审判之果又生成了几颗,这几颗审判之果效果会将堡主大人神之符文的技能除了镜像分身术之外的其他几个全部提升到了大师级的境界,在此之后,一旦堡主大人的镜像分身术进阶大师级的境界,审判之果将不再生成!”

    在审判之果带来的神之符文的技能开始到达了大师级境界,而且出现了强大的分身术之后,张铁早已经有所感觉,觉得可能不会再有新的审判之果出现了,听到海勒亲口证实,张铁的心态就平静了许多。

    这一颗颗消失和即将消失的果实,让张铁想到了从鹰巢之中慢慢成长起来的雄鹰,总有一天,那长大的雄鹰会离开曾经为它遮风避雨的鹰巢,开始振翅搏击长空,笑傲风云。

    自己就是那只雄鹰,小树就是那笑着看着自己长大的鹰巢……

    只是魂劫果已经不多,不能浪费,要怎么对付那个大敌,还要好好谋划一番了,自己必须还要有别的准备……

    ……

    这么想着,在阳台上呆了几分钟后,张铁悄然的回到房间,默默的洗漱完毕,看了睡得正香的白素仙一眼,然后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房间……

    张铁不知道的是,只是在他刚刚离开房间,悄然的关上房门,正在熟睡的白素仙的脸上,两行眼泪就悄然流了下来……(未完待续……)

    第三十九卷第十七章得失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