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十八章 悠然
    一个多小时后,天色刚刚有点亮,张铁推着餐车回到他所在的房间的时候,还没进门,他就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一直到他打开门的时候,房间里的啜泣声才一下子停了下来。

    白素仙坐在床上,抱着枕头,一脸梨花带雨,有些愕然的转过头,看着推着餐车走到房间之中的张铁。

    张铁奇怪的打量了房间一眼,没有其他人啊,一切都还和自己离开时一样。

    “怎么了?”他诧异的问白素仙。

    “我……我以为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嫌弃我,走了……不要我了!”白素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在想什么呢!”张铁笑了起来,“我只是今天起得有些早,想到你还没有吃过我弄的东西,就亲自动手去给你做一顿早餐,我到厨房的时候,庄园里的仆人都才刚刚起床呢,这早餐一切都是我自己弄的,比起庄园里的大厨肯定是不如的……”

    张铁说着,就把餐车推到了床边,把餐车的几个舱罩打开,他为白素仙弄的早餐,就是一碗香气扑鼻的面条,煎饼,还有一杯果汁,东西不多,但每样张铁弄得都很用心。

    白素仙看着张铁,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她也没想到,就在她以为这个男人嫌弃她的过去而离开她的时候,这个男人居然是早早的起床,第一次,动手为她做了一份早餐,这份体贴,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你真好!”

    “一个男人不懂得把妻子化做情妇,便是他庸俗低能的证明!”张铁眨了眨眼睛。

    白素仙一下子破涕为笑。

    ……

    在白素仙的眼中,张铁今天为她做的早餐几乎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次,胜过了世间任何的美味,虽然张铁做的这点早餐的种类和厨艺和庄园里大厨们的早餐比起来几乎可以称得上寒酸。

    白素仙几乎以最快的度从床上跳起来,穿起睡裙,快的洗漱了一下。把头随意的挽起,就在房间的阳台上,一脸灿烂的开始享用起张铁为她准备的早餐来。

    “你也来吃!”

    “不,我吃过了。这些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

    白素仙先尝了一口那香气四溢的金黄色的饼,一下子就惊叹起来,“啊,这饼这么好吃,怎么做的?”

    “是。我妈教我的,荞面加鸡蛋加糖调好,用香油烙出来的!我妈做得比我做的好吃!”

    “我以前的事,你真的不介意吗?”白素仙有些心虚的问了张铁一句。

    “你知道我以前的事吗?”

    “在光明之山上看到过!”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其实我刚刚进黑炎城读书的时候,就开始暗恋一个人,暗恋了很久……”张铁用惆怅追忆的语气,慢慢的给白素仙讲着他暗恋戴娜老师的事情。

    白素仙就一边慢慢吃着早餐,一边听着张铁讲他和戴娜老师的故事来,听得很入神。

    张铁讲了他在学校里每天放学的时候都远远跟在戴娜老师身后……

    张铁讲当戴拿老师在车站等车的时候。他就躲着车站背后的小巷之中,,只为了多看一下戴娜老师的背影……

    张铁还讲了死胖子巴利他们是如何在教室里打飞机,而且他又是怎么惹上巴利几个人,最后大家从仇敌变成朋友的。

    这些故事,对白素仙来说,简直就像是神话一样,偏偏这样的神话还如此的真实,如此有趣。

    “等等……你是说你在中学的时候,你们班上有小男生一个人躲在教室里打……打飞机!”作为一个过来人。白素仙当然明白张铁所说的打飞机是什么意思,只是这种威夷次大6边荒之地惨绿少年的经历和生活,对太夏的一个郡主来说,实在太难想象了。

    “不是一个。是一排,你能想象吗,在窗口站成一排,一起打,也不用躲,光明正大。最后还比一比谁喷射得远,输的人有可能还会有一些惩罚!”张铁正色说道。

    张铁这话说出来,连白素仙的脸都红了。

    “那……那你打吗?”白素仙红着脸小声问张铁。

    张铁叹了一口气,“华族的教导,打飞机的少年会身体变差,运气变差,记忆力变差,而且越长越丑,整个人变得猥琐无比,诸事不顺,我那个时候已经是惨绿少年了,几乎一无所有,长得也不帅,身体也不强,运气也不好,拼了命才在一堆个子比我高大,身体比我强壮的同龄人中站住脚,我就是想打飞机,也没有资本去挥霍啊!”

    白素仙直接被张铁的这个说法给再次逗笑了。

    等到张铁说起他第一次鼓足勇气去找安娜夫人开荤,却弄得自己痛不欲生,陡然现自己有点“生理障碍”的时候,白素仙的一口面条直接忍不住喷到了张铁的身上……

    听完了张铁的故事,吃完了张铁亲手做的早餐,不知为何,白素仙心中的那一点心结和阴霾彻底消散于无形,整个人的脸上,再次有了光彩。

    张铁知道,白素仙心中的那道坎,是彻底过去了,张铁做给白素仙的早餐,也被一向在饭桌上很注重女人形象的白素仙吃得一点不剩除了喷在张铁身上的那口除外。

    张铁一直说到在怀远郡戴娜老师用一个轻轻的吻终结了他少年时所有的幻想,他亲眼看着戴娜老师找到自己的归宿……

    “我和你说这些,就是想让你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每个人都不是完人,能遇到你,我很高兴,也很珍惜,那过去的事情,如果不能成为美好的回忆,那就当接受了一次教训,你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差点得了狂犬病,你如果太在意,那就是默许那个曾经伤害过你的人对你进行第二次的伤害!”张铁语重心长的做了一次总结。

    白素仙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已经看不到半点的沮丧和虚弱,“我知道了!”

    “今天我们就换个地方转转吧,听说金权坊的万宝大会很热闹,大会已经开始两天了,我们就去金权坊那里看看!”张铁轻松的对白素仙说道。

    “好啊,好啊,我这就去换一身衣服,然后我们就去金权坊市……”恢复了活力的白素仙一下子雀跃起来,在看了张铁身上的衣服一眼之后,有点不好意思,“你的衣服……”

    “没关系,你去准备的时候我也准备一下,再换一套衣服就好了……”

    “对我的过去,你真不介意吗?”白素仙突然又认真的问了一句。

    张铁知道,女人就是这样,你不说话的时候,她担心你介意,你开口说要释怀了,她反而又担心起你真的不介意了,女人的那点小心思有时候真的是麻烦无比,在女人的思维之中,如果男人对这种事真的一点都不介意,那就说明这个男人有可能不是真爱这个女人。

    如果是一般的愣头青,这种时候肯定要掉到坑里,但张铁是什么人,那可是早已经千锤百炼了,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还功亏一篑。

    张铁佯怒,狠狠瞪了白素仙一眼,然后一把抓起白素仙,在白素仙的惊呼声中,伸出大寿,在她穿着睡裙的翘臀上啪啪的打了两巴掌,“快去准备,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这件事,再让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找间屋子用铁链子把你锁起来!”

    几巴掌下去,白素仙一下子乖了,彻底乖了,整个人不仅不生气,反而一脸柔媚笑意,小声的说了一句,“知道了,老爷……”

    “知道了还不快去!”

    “啪”,屁股上又是一巴掌。

    在一连串银铃一样的笑声之中,白素仙直接从阳台上飘起,直接落在阳台外面花园的草坪上,赤着脚,欢快无比的朝着自己的住所跑去。

    对于这个庄园里的所有人来说,今天天亮的时候看到自家小姐从崔公子房间跑出来这种事,根本不用忠叔吩咐,所有人都只能假装没看见了。

    白素仙离开,张铁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弄脏的衣服,直接在房间里重新换了一件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以张铁对白素仙的了解,在今日这种心情和场合之下,白素仙所谓的准备,那一套洗澡沐浴弄头选衣服化妆之类的事情做下来,哪怕旁边有人伺候,但白素仙没有两个小时是出不了门的。

    有这个时间,已经可以做一点事情了。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出来,庄园的花园里,到处都是一片欢快的鸟叫声,张铁到厨房里走了一趟,自己动手拿了一小盆小麦,就施施然来到花园的草坪上,悠闲的喂起鸟来。

    轩辕之丘就是鸟多,无论城内城外都如此,城里还有很多专门喂鸟的地方,喂鸟,在轩辕之丘,是一种老少咸宜的休闲方式。

    张铁把小麦撒下去,正在庄园树梢上欢叫跳跃的一群麻雀很快就扑着翅膀飞了下来,一点都不怕生,欢快的在草丛之间啄起小麦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不仅是这个庄园里的麻雀,就连远处的麻雀都飞来了不少,差不多有数百只,在张铁身前身后叽叽喳喳的追逐着张铁撒下的小麦……

    不仅是麻雀,只是几分钟的功夫,连鸽子都飞来了几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