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三章 怒而杀之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古人之语,今天在张铁身上又应验了一次,对这几个异族的粗鲁,张铁前面没有计较,没想到却让几个人变本加厉。

    这一刻,说实话,张铁真正动怒了。

    以张铁的感知,哪怕他完全是背对着后面,但后面生的一切,哪里又会逃得脱他的感知,他不用回头,就能知道这两个异族的杂碎到底想干什么。

    朝着白素仙顶过来的,就是那几个异族之中的那个年轻的黑铁骑士,张铁即使背对着他,都能一清二楚的感觉到那个杂碎在顶过来的时候脸上那一丝粗俗的笑意和裤裆下面那丑陋的凸起。

    或许,这个异族骑士这个时候脑袋里想的是,在人挤的时候占一下这个华族美女的便宜,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轩辕之丘,这样的家伙简直胆大包天,张铁都奇怪,不知道是谁给这个家伙这样的胆子,来到轩辕之丘这些天,华族的骑士都一个个规规矩矩,更别说这些次大6来的骑士了。

    在那个家伙碰到白素仙之前,两个人差不多还有十多二十厘米的时候,白素仙身上光华闪动,护体战气已经瞬间爆了出来,在两个人之间筑起一道坚实的阻隔,在感觉到护体战气的瞬间,那个家伙脸上的笑容陡然一滞,接着,张铁踢出的一脚就到了。

    张铁含怒踢出的一脚,直接踢在了他裤裆里。

    随后,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就在金权坊市的乾门人群之中响起,那个高大的异族,下身爆出一团血雾,整个人被张铁一脚从地面上踢到十米多高的空中。又重重的摔下来,像一堆烂泥一样的掉在地上就不动了,只是在抽搐中,大量的鲜血从他的眼耳口鼻的这些器官之中涌出来。

    这一下子,周围的人不知道生什么,一下子都连忙散开一片。不过却没有人完全跑开,毕竟看热闹的心态,哪里都有,而且能来参加万宝大会的人,也没有几个怕事的,周围的人群之中,就有不少华族和异族的高手骑士在内。

    看到这一幕。刚刚和这个异族的黑铁骑士挤过来的另外一个粗鲁的异族双眼瞪圆的怒吼起来,想都不想就拔出身上拿着的巨斧,朝着张铁的脑袋砍了过来。

    “找死!”早已经怒火万丈的白素仙一声怒叱,还不等那个大汉靠近,素手一怕。隔着两米不到的距离,一团紫色的战气化为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在了那个拿着巨斧朝着张铁砍来的异族战士的身上。

    那个异族的战士也是十四级的战魔,原本实力也算不俗。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白素仙。而白素仙却是一个骑士,一个心狠手辣含怒出手的女骑士。

    白素仙的那团战气拍到了那个举着巨斧的异族战士的身上,那个异族战士的上半身就炸成一片碎肉块飞溅开来,大半个身体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轰然倒下,只有他手上的巨斧,在那个人抡起挥下的惯性之下,仍然朝着张铁的身上砍过来……

    在那个人出手的时候,这几个异族之中另外同行的三个异族虽然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但也同时拿出随身携带的武器,哇哇怪叫双眼通红的朝着张铁冲了过来,那个年老的异族骑士面色大变的喊了一声,但却没有什么作用……

    在喊话的时候,那个年老的异族骑士也动了,不过却不是朝着张铁动手,而是整个人连忙冲到那个被张铁一脚踢得像一堆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不动的骑士冲去……

    巨斧临身,张铁笑了笑,看着那三个龇牙咧嘴大喊大叫朝着他冲过来的粗鲁异族,悠然的伸出左手,就像摘花一样,半丝烟火气都没有,只是中指微微一曲,又一弹,就像弹掉一朵鲜花花瓣上的露水一样弹在了那把巨斧的斧刃上……

    “嗡……”的一声,呼啸而来的巨斧出一声让人牙齿酸的清鸣,死气沉沉的巨斧一下子就像变成了一只欢快的小鸟,在清鸣之中,换了一个方向,以闪电一样的度在空中划出一条变幻的曲线,朝着那三个异族飞去。

    三个异族的身上都爆出了护体战气,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是战魔,一个人是战灵,都已经练出了护体战气,但三个人护体战气,在张铁用手点拨了一下的那把化为欢快小鸟的飞斧面前,却如同一张纸一样的脆弱。

    斧头旋转着,就像有灵性一样,破开一个异族的胸膛之后从那个异族的背部钻出,在那个异族身上开了一个大洞之后又没入到第二个异族的胸口,在连续贯穿了三个人之后,整把斧头滴血不沾的噌的一声没入到地下的石板之中,只露出一小段金属斧柄在外,而斧头没入地下石板的地方,就在那个被张铁踢了一脚的异族骑士的身边半步的地方。

    巨斧入地,三个想要冲来的异族的尸体才一下子颓然的摔倒在地。

    听到巨斧入地的声音,那个年老的骑士抬头看了张铁和那三个倒地的尸体一眼,脸色再次一变,不过他却来不及说什么,而是用最快的度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一直黑色的药剂,快的灌入到那个被他抱在手中的那个年轻的异族骑士口中。

    可惜这支药剂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因为刚刚还在吐着浓稠鲜血的那个家伙,现在嘴里吐出的已经不是鲜血,而是一块块一团团的脏腑碎片,灌入到他口中的药剂,还不等吸收,就连同着这些脏腑碎片一起被吐了出来,那个人的眼珠刚才已经被张铁一脚震出,也就这么眨眼的功夫,那个人的两颗眼珠都随着鲜血流出了眼眶,耷拉的挂在那个人的脸上,看起来既恐怖又恶心,曾经凶悍的脸在这个时候犹如一条被蒸汽装甲车碾过的死狗……

    还不等那支黑色的药剂完全灌完,瘫在地上的这个异族在最后吐出一块黑色的脏器碎片之后,头一歪,整个人彻底就没有了呼吸。

    张铁的那一脚,在这个异族的黑铁骑士没有护体战气保护的情况下,直接震碎了他全身的肌肉骨骼还有脏腑器官,一脚毙命。

    年老的异族骑士猛的抬起头,嘴里大叫了一声什么,双眼如火的看着张铁,张铁也冷冷的看着他。

    年老的异族骑士不敢动,因为张铁冰冷无情的眼光之中已经明确无误的透露出了一个信息,让他全身冰冷,在来到太夏之后,第一次嗅到了死亡和恐怖的气息你敢动,下一秒,死的就是你!

    那没入在异族骑士旁边地下的巨斧就是警告。

    到这个时候,张铁身上的气息,依然晦涩,但大地骑士的威严已经难以掩盖。

    哪怕那个死去的骑士刚才没有完全做好战斗准备,身上的护体战气也没有打开,但是能一脚就把一个黑铁骑士秒杀的,绝对是大地骑士,而是还是实力顶尖的大地骑士。

    金权坊乾门门前这个时候一片寂静,只能听得到周围有一片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所有人都预料到会有一场冲突,不少人还放出了自己的护体战气准备近距离的看热闹,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场冲突会结束得如此之快,从那个异族骑士向着白素仙的背后顶过来到最后六个异族眨眼之间死了五个,这个过程,还不到十息的时间,就一起都结束了。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个时候围观的人群之中的一干高手骑士,都沉浸在刚才张铁用手指弹飞临身巨斧那一招的摘花弹露的意境之中,那一招,妙到巅峰,弹飞的巨斧,在那个时候,铸造巨斧的冰冷的钢铁已经像了灵性的生命一样,眨眼之间,就让两个战魔一个战灵的生命如败叶般枯萎凋落,洒下一地鲜血,整个过程,灿烈,残酷,但又凄美无比。

    “大地骑士……”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人用敬畏的眼光看着张铁喃喃小声说了一句。

    白素仙也冷冷的看了那个年老的异族骑士一眼,重新挽着张铁的胳膊,对张铁重新平静的说了两个字,“走吧!”

    在这里杀的几个人,对她来说,就像拍死几只讨厌恶心的苍蝇和蚊子一样,只是那几只苍蝇蚊子自己找死,那就别怪她了,广南王府的大小姐甚至没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谁也不能走……”一个因为紧张而变得尖锐的声音突然在金权坊市的乾门里面响起,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穿着一身金色华服,戴着一顶高山冠,身材高瘦,长脸鼠须的家伙,气喘吁吁的就和几个人挤进了围观的人群,来到乾门面前空出来的圈子里。

    在看到地上的那几具尸体,特别是那个被张铁干掉的年轻骑士的尸体的时候,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脸色一变,犹如天塌了一样,眼睛都要凸出来,声音一下子更尖了几分,整个人的嗓子都扯了起来,“啊,是谁,是谁敢在金权坊市行凶杀人,杀死我们金权坊市请来的贵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