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四章 再遇韩家
    看到这个长脸鼠须的家伙威风凛凛的出现,那个刚刚被张铁震慑得不敢再动一下的异族骑士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张铁,嘴巴里大吼着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东西。

    张铁则抱着膀子用一只手陶着耳朵无聊的听着。

    那个异族骑士说的话张铁听不懂,但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却似乎听懂了,他转过头来看着张铁,眼睛眯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就指着张铁对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人说道,“这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金权坊市的门口行凶杀人,我怀疑这个人是魔族或者是通天教的内应,先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再找机会送到廷尉府!”

    听到这话,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长脸鼠须的家伙张铁一眼看去就知道其实力还不过八级,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孔武有力,但等级也就是十三级左右,一个八级的蝼蚁一般的角色,指挥着两个十三级的蝼蚁,居然想要抓一个大地骑士,这简直是笑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长脸鼠须的家伙一下子就让张铁想起了曾经在黑炎城遇到的萨米拉,这样的小人物,无论哪个大6都不缺,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长时间狐假虎威惯了,仗着他们身后的势力和人物强大,他们也觉得自己也强大了起来,时间长了,他们心里就失去了敬畏之心,看到真正的老虎也不害怕了,无论看到谁,都感觉他们身后的势力可以摆平,那些人不敢拿他们怎么样,一个个的口气,简直让苍穹骑士都感到惭愧。

    要是在以前。张铁或许还会和这样的角色说几句,而到了现在,张铁连和这样的角色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根本懒得开口。

    听到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的话,他身边的两个十三级的战将也没有多想,互相看了一眼。就要上前捉拿张铁。

    “我看你们谁敢动,姑奶奶现在就让他变成地上的零碎!”白素仙凤目含威,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两个想要上前的战士,“两个蝼蚁一样的货色,也敢在姑奶奶面前伸爪子,看在同为华族一脉的份上,我警告你们一句。你们要再上前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两个十三级的战将看了看地上的那些零碎,再看了看白素仙,脸色变了变,犹豫了一下。真不敢动了。这两个人也不是傻子,白素仙的骑士之心一锁定两个人,两个人就有感觉了,这种感觉。就如同兔子被狮子的爪子按住一样,两个人没有转身逃跑。已经算是在自己地头上有胆色了。

    那个异族骑士又指着白素仙激动的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

    “这个女的也杀了人,这个女的和男的两个人是一伙的,把这两个人一起抓起来,这里是轩辕之丘。是金权坊市,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反抗!”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又跳了起来。

    “啪……”一声,正在跳脚的长脸鼠须的家伙整个人一下子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等他转过来的时候,一边脸已经肿了起来,他茫然四顾,“谁打我,啊,刚刚谁打我,有种的站出来……”

    张铁的动作太快,快到已经出他的视力的感知,哪怕张铁当着他的面抽他一个耳光,他都看不到是谁出的手,连被谁打了也不知道,真正能看清是张铁出手的人,也就是一堆围观人群之中的几个骑士而已,但就算在那几个骑士的眼中,张铁出手的度,也快得让他们都有些把握不住。

    一步上前,一耳光抽飞,又一步退回来,因为度太快,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出了普通人视觉的感知极限,看在其他人的眼中,感觉就像张铁根本没有动过一样,还是站在原地。

    “啪……”又是一耳光。

    比起前面一个,后面的这一耳光比前一个耳光有些重了,直接抽飞了那个长脸鼠须家伙的几颗牙齿,让他整个人凌空转了好几圈,才重重的摔在地上**起来,帽子也摔得歪朝了一遍,半天没有爬起。他手下的那两个十三级的战将看到机会,连忙不再死撑,而是跑过去把他搀扶了起来。

    两个耳光下去,那个人的一张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他一站起来,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人就哄笑了起来。

    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大多数人都是华族,那些人看到这个家伙一出场,面对这种华族与异族的冲突,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和事情经过就给同为华族的张铁扣上一顶大帽子,狐假虎威,胳膊肘朝外拐,大家对他印象就不佳,这个时候再看他出丑,一堆人就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金权坊市乾门哪里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巨力分开了一样,又是三个人走了过来。

    看到这三个人之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张铁的眼神微微一缩。

    走在三个人最前面的,只是从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就让人能知道这是一个大地骑士,让张铁眼神收缩的,却不是那个人大地骑士的等级,而是他的长相。

    看到这个人的那张脸,张铁就想到了他在飞舟上干掉的那个狗屁“少主”。

    走在前面的那个大地骑士的长相,就和那个少主有五六分相似,不仅相似,两个神态之中的那一丝阴沉,也如出一辙,只是这个家伙比那个少主的年龄看起来更大一点,嘴上留着两撇八字胡,大地骑士境界所散出来的威压,也更加的深沉厚重。跟在这个人身后的,是两个面色黝黑浑身带着肃杀气息的黑铁骑士。

    看到这个人到来,刚刚被张铁抽了两个耳光的那个家伙就像见到主人的哈巴狗一样,连忙走上前,指着张铁和白素仙,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什么……

    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大地骑士眉头微微皱了皱,看也不看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直接摆了摆手,语气平淡的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听到这话,那个长脸鼠须的家伙浑身抖了一下,半句话都不敢说,连忙低着头,退出人群。

    在看到这个留着八字胡的大地骑士的时候,刚刚还在激动叫嚣的那个年纪大一些的异族骑士不仅不叫了,似乎还感觉很害怕一样,连忙闭上了嘴巴,乖乖站到了一边,吭都不吭一声。

    留着八字胡的大地骑士再看了看场地之中的尸体和那个还活着的年纪大的异族骑士一眼,再看向张铁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就多了几分阴沉。

    “你是谁?”那个人冷冷的问道。

    “你又是谁?”张铁依旧是一副平淡的模样,弹了弹挖耳朵的指甲,“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难道不先自己介绍一下吗,太夏是礼仪之邦,这可是起码的礼貌!”

    听到张铁这话,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大地骑士还没有说话,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黑铁骑士就忍不住往前踏出了一步,但是那个人轻轻抬了一下手,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黑铁骑士就停了下来。

    白素仙的面色有些凝重起来,同为骑士的她自然感觉得出那两个黑铁骑士身上的煞气,那股煞气,是在尸山血海之中磨练出来的,如果让白素仙当独对付其中的一个人,白素仙还有六七分的把握,但如果同样对付两个人,白素仙都感觉有些棘手,因为那两个人身上的煞气,隐隐有融合一体的感觉,这样的两个骑士,很大程度上可能会精通一门强大的合击之术,这种合击之术,会让两个人联手的威力倍增,甚至可能过普通骑士三位一体战阵的威力。

    张铁只是用淡然漠视的眼光看了一眼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黑铁骑士,微微露齿一笑,这淡淡的一笑,看在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黑铁骑士眼中,却如同铁锤一样,重重的砸在了两个人的心口,让两个人的面色微微变了一下。

    作为骑士,以骑士之心的敏锐感知,很多事情是不许多说的,张铁的那个笑容其实就是告诉那两个面色黝黑的黑铁骑士在我面前,你们只是插标卖的土鸡瓦狗,和我龇牙,你们联手也没有这个资格,想表忠心,还是省省吧……

    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大地骑士眼神微微眯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只是那笑意,却让人感觉不出半分的热忱,反而觉得有些冷,“在下韩远宏,金权道亮金龙头,金权坊市坊主,不知这位老弟如何称呼,来自何门何派?”

    “在下崔离,东北督护府燕归山脉铁龙宗宗主!”张铁也笑着说道。

    这一刻,张铁已经确认,这个韩远宏,正是太夏大司农韩正方的儿子,也就是被自己在飞舟上干掉的那个狗屁少主的哥哥,那个被自己干掉的少主的真名正是叫做韩远图,从名字和长相上,就能判定这两个人是两兄弟,而大司农韩正方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金权道的大龙头,老子做金权道的大龙头,执掌金权道,大儿子的当金权道的龙头,执掌轩辕之丘的金权坊市,这父子俩,还真是一脉相承,一点也不谦虚,而一门父子三人都是骑士,一个幻影两个大地,这样的家族,在太夏也算是鼎盛了。

    “在轩辕之丘,杀人偿命,骑士也不例外,没想到崔离老弟年轻气盛,刚刚成为一派宗主,年轻气盛,居然会在轩辕之丘放下这样的大错!”韩远宏叹息了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惋惜,话语之中,却已经饱含杀机,完全是杀人不见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