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六章 肝胆相照
    更让韩远宏的脸色难看起来的是,随着两个人刚才的说话,越来越多的人朝着乾门这里涌来,而且很多涌来的,不是从外面跑来,而是从金权坊市内跑来的。

    实在是因为刚才张铁的声音太大了,把金权坊市内的不少人都惊动了。

    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的地盘上,韩远宏何曾遭遇过这样的难堪来,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韩远宏用冰冷的目光看了张铁一眼,暗暗咬了咬牙。

    “不管你怎么说,你今日在金权坊市乾门杀人却是事实,不容抵赖,来人,将我把崔离拿下!”韩远宏大喝一声。

    “谁敢动?”张铁双目如电,身上强大的大地骑士的战气龙卷一下子冲天而起,随着战气龙卷冲天而起的,还是一只身长近里宛如实体的烛龙法相出现,烛龙法相在长空之中扶摇而上,然后一声怒吼,声震长空,就凌空扑下,拍着翅膀悬停在乾门附近,整个乾门天地一暗,大半个空中都被张铁的烛龙法相笼罩起来,威慑群伦,引来所有人一阵惊呼。

    韩远宏今日有几个没有预料到的,他第一个没有预料到张铁对他们韩家的根底尽在把握,他想借着张铁杀人之事揉捏张铁,却不想张铁毫不妥协,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第二个让韩远宏没有想到的,则是张铁真的敢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出手,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而是轩辕之丘,在这里出手,那是要担后果的。

    遇到张铁这样的光棍,无论动口,动手,还是以势压人都不行,以前韩远宏对付那些大地骑士和黑铁骑士的招数都不管用了,看现在张铁的样子,根本毫无顾忌。一点也不在乎这里是金权坊市,真要想拿下他,除非是一场骑士大战才行。

    真要动手吗?

    韩远宏犹豫了,一看到张铁的法相。韩远宏就知道今天真正遇到了软硬不吃的硬茬,真要一场大战下来,金权坊市差不多就要被毁掉一半,在轩辕之丘骑士虽然不能飞行,但骑士的战力和破坏力却丝毫不减。

    “谁敢动!”就在韩远宏犹豫的时候。金权坊市之内,居然又传来一个和张铁刚才那声暴喝一样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传来,一个人影,踩着金权坊市内建筑的楼顶,从数十米外的地方如飞而至,像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一样,稳稳落在了张铁的旁边,这个人落脚之处,地上的石板全部炸裂一片。

    落下来的人影。个子不高,甚至有些瘦小,但就是在这个并不高大的身形上,却有着如山一样的气概。

    “老哥是你……”张铁有些惊喜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捧山真人,没想到在离开地元界之后,居然还能在轩辕之丘再看到捧山真人。

    张铁和捧山真人自从神庙一别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这个时候的捧山真人,还是和张铁第一次看到他一样,高鼻,高额。两鬓各有一缕银丝,细长的双眼精光闪动,看来这几年中,捧山真人的伤势已经完全好转了。整个人的修为,似乎还有一丝精进。

    看着张铁,捧山真人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温暖的笑意,“前些日子我才收到地元界老朋友的消息,说你大难不死,已经进阶大地骑士。而且还在铁卫山立下赫赫功勋,得到一块封地之后从地元界出来了,我还寻思着等这次来轩辕之丘事了就去找你,没想到就在刚才我就在里面就听到你的声音,心想不会这么巧,这出来一看,没想到还真这么巧!”

    捧山真人平时话不多,这次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在张铁看来,绝对是心中非常激动了。

    “老哥你且退到一旁稍待,我今日在这金权坊市说不好还有一场血战搏杀,如果事了之后我还能活下来,再与老哥叙旧!”张铁郑重的对捧山真人说道。

    捧山真人看了一眼韩远宏和他身边的两个骑士,淡淡一笑,“老弟你是看不起老哥我么,我这条命当初就是你救下的,今日刀山火海,老哥再陪你闯上一次又何妨,轩辕之丘又如何,只要老弟不嫌弃,大不了老哥这条命再还给你而已!”

    捧山真人话音一落,身上的战气龙卷直接爆,一个捧山巨人的法相在他背后慢慢升起,和张铁的烛龙一左一右,笼罩了整个金权坊市的乾门。

    说实话,这一刻,张铁是真的感动了,今天这种情况,他之所以敢在这里和姓韩的死磕,一个是他知道韩家的底细,这韩家是他的生死大仇,韩家的人不仅算计了他,还要祸及他的家人,一旦对上,张铁绝无退缩之理,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张铁身边的白素仙,今天的事情道理在自己一边,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白素仙,白素仙可不是普通的人,她是太夏广南王府的郡主,她老子可是在太夏权倾一方的广南王,张铁根本不怕这件事闹大,这件事闹得再大,就凭白素仙的身份和那几个杂碎敢当街对白素仙无礼,他都能立于不败之地,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张铁没想到的是在这里居然又能和韩家的人对上,所以他干脆就顺水推舟,要在这里狠狠的在韩家脸上抽一耳光,先出一口恶气。白素仙这个时候不说话,就是因为张铁已经悄悄传音告诉她,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等姓韩的这个家伙入戏再深一点的时候再说。

    张铁知道的这些,捧山真人却不知道,捧山真人在释放出自己的骑士龙卷和法相的时候,真的是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而与自己站在一起,自己如果在轩辕之丘和人动手,捧山真人绝对要冲在最前面。

    什么是重情义而轻生死,这就是!

    什么是肝胆相照,这就是!

    什么是豪气干云,这就是!

    张铁原本只觉得捧山真人外冷内热,没想到捧山真人那有些瘦弱的身体之内,居然如此激昂澎湃的一面,令人肃然起敬。

    张铁没有再劝捧山真人,因为这个时候,他再说的话,那就真是侮辱和看不起了。

    张铁和捧山真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两个人的眼中,都是一片赤诚和惺惺相惜的信任。

    捧山真人站在身边,张铁的胆气再壮三分,他瞪着韩远宏,眼神全是鄙视,哈哈大笑,“来啊,你不是想为那个想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华族妇人的狗屁王子出头吗,那个杂种就是我干掉的,来啊,尽管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这个金权道的龙头有什么本事,还是只会玩嘴炮,身为大地骑士,你不会这么没种吧……”

    在太夏,在轩辕之丘和金权坊市门口,韩远宏这百多年来,何曾收到过这样的刺激,他都没想到,今日从他一开口,居然处处受制于人,如果说在刚刚他还在琢磨着要不要承担一点损失真的动手把张铁拿下,那么现在,他已经放弃动手的念头了,放弃的原因很简单,就算他能快叫来帮手,但一次在这里和两个大地骑士死战,整个金权坊市,一定会化为一片废墟,不仅这里要化为废墟,甚至轩辕之丘的其他地方都要受影响。

    他是金权坊市的坊主不假,但这个坊主在轩辕之丘却并没有执法权,张铁在金权坊市的乾门这里杀人,作为这里的管理者,他可以打打擦边球,放话将还在这里的张铁拿下,但如果真的把两个太夏的大地骑士逼着在这里闹起来,他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他老子是太夏九卿之一不假,在轩辕之丘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可他老子可毕竟不是轩辕大帝,什么事都能摆平。现在这个时候,把韩家推到轩辕之丘舆论的风口浪尖与韩家的大计不符,而且他也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叫崔离的大地骑士,到底是有什么底牌,才敢在这里和他以硬碰硬,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不来台。

    韩远宏看着张铁,听着张铁的那些话,脸色铁青,眼光却一变再变……

    “谁敢在轩辕之丘非礼我华族妇人!”

    就在张铁和韩远宏对峙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从金权坊市哪里传了过来,这个声音里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和波动,随着这个声音传来,金权坊市乾门门口围观的人群之中,就不由自主的让开一条通道,让几个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连张铁心中都暗暗一震。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是一个极有气度的老者,眉如卧蚕,面如紫玉,浑身散着一股威严肃杀的气息。

    这个老者,张铁并不认得,但张铁却认得这个老者头上的那一顶獬豸冠,老者头上的獬豸冠高一尺七寸,通体资金铸就,獬豸冠是华族主掌廷尉的标志,整个太夏,头上戴廷尉冠的人很多,张铁以前做幽州廷尉的时候也有一顶,只是不常戴,獬豸冠的大小规制是区分戴冠之人身份的重要依据,张铁以前的獬豸冠也只是有九寸高而已,整个太夏,除了太夏九卿之一的太夏廷尉,再无一人敢戴这种一尺七寸高的獬豸冠,除非那个人想找死,或者想成为全太夏所有三司衙门的公敌。

    除了獬豸冠,这个老人身上无声无息泄露出来的幻影骑士的气息,也表明了他的身份。

    轩辕之丘果然是轩辕之丘,万宝大会果然是万宝大会,果然是骑士如云,豪族如雨,张铁都没想到,就在金权坊市乾门这里的一点动静,居然能把恰巧在金权坊市中的太夏廷尉这样的大人物都吸引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