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七章太夏 威严
    无论是作为幻影骑士还是作为太夏九卿之一的廷尉,这个人的气场太强大了,他出现的时候,只是一句话,就让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一个人,也盖过了在场所有人的风头,这个人走在前面,大多数人甚至都忽略了跟在这个人身后的那几个骑士级的高手。☆→,

    “拜见廷尉大人……”韩远宏看到这个老人出现,连忙上前一步,作揖相见。

    太夏九卿之一的廷尉大人只是淡淡的看了韩远宏一眼,既不亲热也不冷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扫视了地上的尸体一眼,又看了看张铁和捧山真人的法相,淡然的说道,“轩辕之丘是太夏重地,这法相出现得久了,别人还以为这里出了什么事,收起来吧!”

    张铁看了捧山真人一眼,两个人及有默契的点了点头,同时收住了自己的法相,既然太夏的廷尉都出现了,那自然打不起来了,真要在廷尉面前打起来,你让廷尉大人的脸往哪里搁,廷尉大人都被弄得没脸了,谁能好过,谁又敢让廷尉大人没脸呢。传说中,因为工作和职务的原因,作为太夏廷尉的廷尉大人要震慑一干枭雄巨臂宵小奸邪,所以廷尉大人的战力,绝对是太夏九卿之中数一数二的,一般的一两个幻影骑士联手,都绝对不是廷尉大人的对手。

    张铁也不知道廷尉大人修炼的是什么秘法,但刚刚廷尉大人看他的那一眼,却让张铁有一种整个人一下子变得透明起来的感觉,似乎一点秘密都没有。这种感觉让他心中一凛。

    “见过孙伯伯……”许久没有说话的白素仙,在廷尉大人的目光转到她身上的时候。开口了,而且向廷尉大人行了一个万福之礼。

    听到白素仙居然称呼廷尉大人为孙伯伯。站在远处的韩远宏心中就咯噔一下。

    廷尉大人的目光凝在白素仙的身上两秒钟,然后廷尉大人才笑了起来,似乎终于想起白素仙是谁,“上次见你还是在桃山万寿宫,你父亲带你去拜见太后,一晃眼就十九年没见你了,没想到你都进阶骑士了!”

    白素仙叹了一口气,“进阶骑士又如何,今天来一趟金权坊市。就在孙伯伯的眼皮底下,我都差点被几个无耻之徒给非礼了,这轩辕之丘可是越来越乱了!”

    听得白素仙这么说,廷尉大人的脸居然难得的红了一下,廷尉大人咳嗽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地上的几具尸体,“你说是他们!”

    “不是他们还是谁呢,其中一个人想非礼我,被我身边的崔郎击杀。他的同伴就开始拿出武器来攻击我们,迫不得已杀了几个人,没想到还有什么金权坊市的坊主跳出来为几个无耻之徒张目报仇,想要把我和崔郎拿下呢!”白素仙幽幽叹了一口气。

    廷尉大人的目光一下子就看到了韩远宏的身上。

    韩远宏连忙上前一步。“廷尉大人明鉴,我是听到坊中管事报告有人在乾门当众击杀金权坊市请来的异族客人,这才连忙赶来想控制事态。想把杀人之人先行控制住,这被击杀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新月次大6奥尔其帝国的斯里赛斯王子和他的护卫。奥尔其帝国盛产高品质的水晶,是重要的战略资源,除了供应少府之外,太夏上四军也多有供应,奥尔其帝国是太夏在新月次大6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这次来轩辕之丘也是应金权道的邀请来参加万宝大会,奥尔其帝国的王子在轩辕之丘被击杀,还请廷尉大人做主处理此事!”

    听韩远宏说到高品质水晶,其他人没有什么反应,张铁却听得心中一动,因为张铁一下子想到了血海神池的材料,想要铸造血海神池,自然需要大量的高品质水晶,韩家父子,一个是金权道的大龙头,一个是龙头,如果两人想刚要从奥尔其帝国弄到高品质水晶的话,那就太容易了,而且还不会引人怀疑,仅从这一点上,张铁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个狗屁的奥尔其帝国的王子一出事,韩远宏就连忙跳出来要为其撑腰报仇,这两边,绝对有猫腻,而且不是一般的猫腻。

    可惜的是,张铁知道,就算自己推断的是事实,自己现在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反而会打草惊蛇,自己这次来轩辕之丘,要的是将韩家连根拔起,而不是给他们提醒和报警,所以,哪怕心中已经通透,但张铁却沉默了下来,一声不吭。

    “无论何人,在轩辕之丘,都没有特权,杀人者自然应该偿命受惩,而如果被杀者自寻取死之道,那无论他是王子还是皇帝,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泱泱太夏,自有法度,如果因为这件事,奥尔其帝国想要有别的想法,那就派人到新月次大6上走一趟,让这个国家换个皇帝或者直接让少府直辖就可以。”廷尉大人淡淡的说道,随后看了周围围观的人一眼,直接对围观的众人说道,“这里这么多人,其中是非曲直,究竟生了什么,刚才自然有人看见,谁人看见刚才这里生了什么,可现在与我说说!”

    廷尉大人话音一落,围观的人群之中有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汉子就不卑不亢的走出一步,对廷尉大人抱拳,朗声说道,“启禀廷尉大人,在下刚才在路上的确看见这伙异族看到这位小姐之后在路上对其指指点点,言语动作多有粗鄙之处,而在刚才,这伙人走在这位小姐和壮士身后,原本他们离得很远,其中两个人却故意来到这位小姐身后互碰了一下,其中一个就想用身体从背后冲撞这位小姐,然后就被这位小姐身边的壮士一脚踢飞,他的同伙看到这种情况,就一个个拔出刀斧等武器主动攻击二人。随后俱被这位小姐和这位壮士斩杀!”

    ……

    “廷尉大人,我也看见了。情况的确如此,刚才我等还不确信这个冲撞这位小姐的人是否故意。但后来才知道这个人是骑士,一个骑士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被他的一个属下护卫碰一下就脚步不稳,所以这确是心存下流之意的非礼之举!”

    ……

    “廷尉大人,我也看见了,刚才在路上,这伙异族人看到这位小姐和公子走在他们后面,多有轻浮之举……”

    围观的人群中立刻就有不少的证人走了出来主动说明了事情经过,其中有两个人甚至同样是异族人,刚才就走在张铁他们后面不远处。同样也看到生了什么,对这几个异族来说,那个什么狗屁的奥尔其帝国和他们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死了的异族和他们也不是一个种族的,而对于张铁刚才说的话,这几个异族却很有共鸣,愿意主动出来为张铁作证。

    听着这些话,张铁心中感叹,太夏果然是太夏。要是换了其他地方,知道和自己作对的是金权道的龙头这样的人物,还真不知道还有几个人敢如此大义凛然的站出来说出事情经过,因为这样做差不多就是间接得罪了韩远宏。而在此刻,自己看到了什么,几乎是看到刚才事情经过的。都没有人退缩,一个个主动站了出来。成为了证人和目击者。这件事虽然是小事,但代表的。却是一个民族的心气和意志,在这种关头,周围的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勇敢的站出来直言,而不是明哲保身事不关己的“聪明”和“沉默”,这种在光明之处与丑恶的绝不妥协的精神和心气,或许就是太夏强大和让魔族畏惧的原因。

    张铁现,自己对太夏又有了新的认识。

    听着这些证词,连韩远宏都悄然的垂下了眼皮。

    廷尉大人同样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他看了一眼现场,直接就指着那个唯一活下来的奥尔其帝国的年纪大一点的骑士,“奥尔其帝国的王子及其护卫随从敢在轩辕之丘行无耻之事,被人击杀死有余辜,杀人者无罪,鉴于此事之恶劣,我宣布,从今日起,新月次大6奥尔其帝国所有人等,一律不准进入轩辕之丘范围之内,如有违抗,一律格杀,来人啊,将此人驱逐出轩辕之丘……”

    自从韩远宏到场之后,奥尔其帝国的年纪大一点的那个骑士就一直乖乖在一旁,就像透明人一样插不上嘴,这个时候,听到廷尉大人的判决,他惊愕又惊恐的张着嘴巴,看着韩远宏,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可惜的是韩远宏这个时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廷尉大人面前不得用蛮语喧哗,掌嘴……”廷尉大人身边的两个骑士冷着脸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架住了那个人的胳膊,毫不客气的在那个人脸上抽了几个耳光就就往外拖,廷尉大人说要把此人驱逐出轩辕之丘,那当然是立即执行,难道还给他过夜不成,同时廷尉大人刚刚的命令已经有身边的人用遥感通讯水晶传递了下去,今日之后,轩辕之丘不许任何新月次大6奥尔其帝国的人进入,已经来的,全部驱逐。

    再凶悍如虎的异族,在轩辕之丘,都要变得像小猫一样的乖顺。

    这样的场面,看得周围的一干异族骑士心惊胆战,连忙吩咐自己身边的随行要遵守太夏律法,不得逾越太夏律法的雷池半部,绝不能惹事,这里可是太夏的轩辕之丘,可不是你家乡那旮旯和不毛之地一个和太夏有重要贸易关系的次大6大国的王子,还是一个骑士,就因为想占一个女人的便宜,在轩辕之丘大街上,半分便宜没占着,一不小心就被一个大地骑士一脚踢死了,命贱得就像一条狗,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至少一条狗真在大街上走着路磨蹭了那个美丽的女人两下或许还不至于会送命,而这个骑士王子自己送了命不说,连带着,这个什么奥尔其帝国都要跟着倒霉,说不定皇室还要换人,这样的人在轩辕之丘说死就死了,那其他人又算什么,来到轩辕之丘,再牛的骑士都要在这里规规矩矩做人。

    妈的,那个杂碎恐怕绝对想不到自己随意招惹的一个女人身边都跟着一个恐怖的大地骑士,一出手就能把他秒杀,这轩辕之丘这种地方实在也太恐怖了,怎么大地骑士也会随随便便在街上闲逛吗,法克,以后真要小心点了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异族骑士心中敬畏的闪过这个念头。

    太夏的强大,绝对不是单纯讲礼貌讲礼仪讲出来的。

    三言两语处理完这事,廷尉大人直接就走了,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只留下一片恭送的目光……

    谁都没注意到,就在那个奥尔其帝国的骑士被拖走的时候,张铁释放出的两片寻踪之羽,已经悄然落在了那个人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