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三十三章 荒原来人
    “古拉斯,你看到了吗,刚才的那套永生之石的炼金套装饰,居然要45o万金币,这还是里面最便宜的永生之石的炼金物品,我们野熊部落这些年稍好一点,做出的黄金沙棘酒销路不错,但整个野熊部落一年的收入也就两百多万金币,还有那些东西,居然都直接用元素水晶计价,连黄金都不用了,先知大祭司在上,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有钱,弄得我都心痒痒的,要是能干上一票……”

    老野熊达利一边说一边舔着嘴唇,一双眼睛仍然忍贼性不改的在大厅内东张西望,那粗野的眼神之中,在好奇和憧憬之下,毫不掩饰的有着一丝掠夺的渴望。但这渴望也就是在老野熊达利的心里想想而已,这是他在冰雪荒原养成的本性,在哪里都改不了,看到好东西就想凭借着拳头和力气一分钱不花的占为己有,哪怕到了轩辕之丘也一样,但老野熊达利却不敢真的有所动作,因为一个黑铁骑士,在这里,实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哪怕就在这个大厅之中,他都可以感觉到好几股大地骑士的气息,这里的每个银行柜台后面,都有一个大地骑士在坐镇,这样的场面,对从冰雪荒原来到轩辕之丘的老野熊达利来说,实在太震撼了一点。

    和古拉斯长老接受金鹏银行的邀请乘坐着飞舟来到太夏轩辕之丘参加金权道的万宝大会,这样的经历,无论对古拉斯长老和野熊部落的族长达利来说都是头一次,两人坐的飞舟在太夏第一个经停的城市就是瀛洲的州府瀛洲城,第一次看到瀛洲城这种甲级大城的繁华和人口,古拉斯长老和达利族长就被镇住了,两个人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把瀛洲城当做了轩辕之丘,在知道瀛洲城只不过是太夏的一座普通的甲级大城,仅仅是瀛洲,这样的甲级大城就有过一百座的,而瀛洲在太夏还算不上最大最富有的神州的时候。即使连神经最大条的老野熊达利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太夏一个州的富有和实力就过了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作为偏安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一隅之地的冰雪荒原,论人口和实力,在太夏。恐怕也就是相当于太夏的一郡之地而已。

    原本按照冰雪荒原的条件,甚至根本没有资格收到金鹏银行的邀请,这次金鹏银行之所以出邀请,几乎完全是看在冰雪荒原第一次以神圣冰岛王国国家的政体形式出现在金鹏银行的客户名单上,才给冰雪荒原了两张请帖。这两张请帖,在圣彼得堡内部一番商议之后,最后就落在了古拉斯长老和老野熊达利的身上。两个人一个以神圣冰岛王国政务大臣的身份,一个以神圣冰岛王国枢机长老团和野熊军团军团长的身份,坐上金鹏银行的飞舟,一起来到了太夏。两个人的这身份在神圣冰岛王国境内那自然是万众瞩目,但来到太夏,特别是来到轩辕之丘后,这点身份就真的不算什么了,完全“泯然众人矣”。

    老野熊达利的小心翼翼。一直到了轩辕之丘,看到这“宛如人间天国一样的地方”,才再次被引爆了,让老野熊心中奇怪的念头一个个的涌出来,这似乎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学的现象,当一个人被连续被刺激之后,原本压抑住的一些本性之中的东西,一些荒谬的想法,在某个时候,就会爆出来。

    老野熊达利昨天想把野熊部落里他的那些血脉都接到轩辕之丘“一起过好日子”。而到了今天,在万宝苑之中转了一圈之后,他的“胃口”又变大了不少。

    和老野熊达利比起来,冰原巨熊部落的古拉斯长老在面对着太夏与轩辕之丘的繁华。反而更能沉住气,更有一个国家军务大臣的样子。

    “你没听说吗,刚刚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个次大6大国的王子,还是骑士,就因为在街上想对一个华族的女人动手动脚。结果就被一个大地骑士一脚踢死了!”古拉斯长老面无表情的看了老野熊达利一眼,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像冰雪荒原北方无尽冰原之中刮来的寒风,“如果你死在了这里,我相信野熊部落里你那几个等着接你位置的儿子,一定会很高兴的,当然,他们事先或许会火拼一场,你去年新收到营帐之中的几个女人,也一定会有不少人抢着去照顾安慰,而我,也一定会负责的把你的骨灰带回去的!”

    老野熊达利对古拉斯怒目而视,“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

    “你要在这里干上一票,只死你一个人,没有连累到我和野熊部落,我还能活着回去,你的那一堆儿子还能有机会争夺你留下来的族长位置,这已经是最好听的话了!”古拉斯长老的毒舌依旧冰冷,直接让老野熊达利没有脾气,老野熊达利嘴里咕哝一声,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话。整个冰雪荒原,敢这么和老野熊达利说话的人,估计也只有冰原巨熊部落的几个长老,其他部落的长老和族长,没有几个不怵这头老野熊的。

    两个人来到金鹏银行的一个窗口,古拉斯长老直接把手上拿着的一块代表着金鹏银行保险柜牌号的金属秘匙递了进去,里面漂亮的华族姑娘收过牌子把牌子插到自己身前的一个金属卡槽之中,不一会的功夫,就有人提着一个高级的金属药剂箱走到柜台后面,把箱子从柜台上递给了古拉斯长老,而古拉斯长老接过那个金属箱子,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和老野熊达利转身走入到金鹏银行柜台旁边的另外一条通道之中。

    穿过那条通道,再转过一个花园和一条回廊,两个人就来到一栋外面有一片竹林的六层的华族的阁楼式的建筑面前。

    那栋阁楼占地颇大,一层的面积差不多就有上万平米,阁楼前面矗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书三个大字——丹药阁。

    还没有走进这栋叫做丹药阁的建筑,任何人,就可以嗅到丹药阁中传来的一片浓郁的丹药的味道,来到这里,就像进入了一个级的大药房一样,整个丹药阁中,有不少的隔间和柜台。就像一个高级的商场一样,到处熙熙攘攘,不少人都在这里看着丹药阁里出售的东西,和外面一样。能在这里闲逛的,都是骑士,而这里出售的东西的等级和档次,也比外面金权坊市中的能看到的绝大多数的丹药的高了许多,当然。这里的东西价钱也不便宜。丹药阁中,还有专门的鉴定师在鉴定柜台后面随时等着为上门的客人服务,当然,这同样也是收费的。

    和这里绝大多数人的装束比起来,穿着一身熊皮的达利和古拉斯长老在这里就像是来到县城卖药的老农一样,两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土气”,这样的“土气”和古拉斯长老手上提着的那个高级的药剂箱,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两个人从丹药阁的一楼来到二楼,直接走到二楼东边的一个柜台后面,古拉斯长老把箱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小心的放在了水晶柜台里面,两个人就在等着顾客上门。

    很快就有顾客上门,上门的顾客是两个华族骑士,两个人询问了一下古拉斯长老,古拉斯长老的华语不错,和两个人交流了一下,听说这个柜台里出售的是可以让骑士以下的战士拥有狂化能力的某种药剂,而且这种药剂的副作用极小,那两个华族骑士都有一些兴趣,但是一问古拉斯长老带来的那些狂化之源的价格。那两个华族骑士都摇摇头走了。

    古拉斯长老开出的狂化之源的药剂的价格,是一支药剂一根地元水晶,这样的价格,在药剂之中。也绝对算是昂贵的了。

    连续几分钟,来到这里询问的人已经有好几拨,那些询问的骑士都是在问过之后就走了,没有一个人表现想买这东西,这些狂化之源价格不菲不说,而且骑士还无法使用。所以感兴趣的人自然也不多。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天像这样,而是已经连续三天了。

    看到最后一个留着莫西干式型的黑人骑士在问了问之后离开,老野熊达利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说古拉斯,要用一根元素水晶才能换取一支狂化之源,这个价格是不是有点黑了,不要搞到最后一支狂化之源都卖不出去,那我们这次就白来了!”

    “狂化之源是我们冰原巨熊部落的特产,也是我们冰雪荒原在这种场合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这可不是普通的药剂,而是可以让一个战士化身暴熊战士的宝贝,其他的狂化药剂,要么是效果不如我们的狂化之源,要么是副作用比较大,真正能和我们的狂化之源媲美的,少之又少,能拿出狂化之源来做交换,我们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个狂化之源的价格是我们巨熊部落的几个长老和沙林大祭司商量之后定下的,一根地元水晶对我们来说或许很珍贵,但这是在太夏,如果遇到识货而且又有特殊需要的买主,愿意和我们做长期的生意和交换,可以让我们冰雪荒原获得稳定的地元水晶的供应,就算我们失败十次,也值得试一试……”古拉斯长老坚定的说道。

    “这也是沙皇陛下的意思吗?”老野熊达利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双眼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沙皇陛下离开冰雪荒原快五年了吧,除了你们巨熊部落的几个老家伙,谁都没有办法和陛下联系上,你能告诉我陛下到底去哪儿了?我总感觉你们几个老家伙好像有事瞒着我,还有前天晚上你从酒店里消失了大半夜,差不多天亮才回来,你从不抽烟,但那天晚上你回来时身上却带着一股低劣的烟草味,也不知道到底去哪里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野熊的鼻子是最灵的。”

    老野熊达利的直接的确非常的可怕。

    古拉斯长老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又舒展开来,“这是我们神圣冰岛王国的机密!”

    “连我也不能知道,要知道如果论关系的话,我可是他的岳父,他和莎柏琳娜的孩子要叫我爷爷!”老野熊瞪着眼睛有些咬牙切齿的小声说道,反正柜台这里暂时没有人,就算真有人听到,这种事在轩辕之丘这种地方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人会在意。

    “这种事,你问我没用!”古拉斯长老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

    “为什么?”老野熊步步紧逼的问道。

    “除非沙林大祭司和托尔斯长老也同时点头,否则的话,我无权告诉你关于陛下的任何消息!”

    老野熊死死盯着古拉斯长老,古拉斯长老则毫无愧色的和他对视着,在两个人对视了差不多十秒钟之后,老野熊达利突然叹了一口气,一下次垂下了自己的目光,“算了,我也是为莎柏琳娜和她的孩子有些担心,我知道陛下的身上有许多的秘密,这些秘密人知道得多了不一定是好事,你只要告诉我,陛下现在怎么样,是否还活着,让我在莎柏琳娜和她的孩子问起的时候能对她们母子有一个交代就好!”

    古拉斯长老认真的看了老野熊两眼,然后才说道,“陛下当然还活着,这个世间不会有任何人能把陛下怎么样,只是他遇到了一点麻烦,无法马上回冰雪荒原!”

    “这样就好,只要活着就好!”老野熊左右看了看,突然压低了声音,突然用传音之术直接问古拉斯,“在冰雪荒原之外,陛下身上应该有华族的血脉吧”

    一听这话,古拉斯长老的双眼一下子如利剑一样,看在了老野熊达利的身上。

    “别这么看着我,莎柏琳娜的孩子的眼珠是黑色的,斯宾塞家族的几个女人生下来的孩子的眼珠是黑色的,圣彼得堡里那个女人生下的孩子的眼珠是黑色的,这黑色的眼珠,在冰雪荒原,已经成了古神教教徒口中的古神之瞳,但其实,我一直在想,整个人族之中,拥有黑色眼珠的最明显的就是华族,如果沙皇陛下身上有华族的血脉,自然可以在他的后代身上留下这样的遗传特征,这样的遗传特征,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显现出来!”老野熊达利有时看似粗鲁,但他的心中,却比谁都精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古拉斯用眼神警告了老野熊一句,然后突然偏过头,看着上了楼梯就直接向着这里走过来的两男一女三个人,“好像有生意要来了……”

    老野熊达利也转过了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嘶……两男一女,两个大地一个黑铁……”

    朝着这里走来的人,正是张铁三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