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四十一章 韩家父子
    当张铁的双脚缓缓离开广南王庄园里房间的时候,就在大帝皇城大司农府官邸的书房内,就在那副写着“观止”二字的如屏墨宝之前,韩正方与韩远宏父子两个人正坐在书房里,悠然的品茗叙话。

    作为太夏的大司农和金权道的大龙头,执掌像太夏如此庞大一个帝国经济命脉的一把手,在许多人的想象中,大司农官邸之内,一定是金碧辉煌得很,就算是金砖铺地,明珠为灯恐怕尤嫌不够奢华,而实际上,整个大司农官邸,乍一看,除了它的位置是位于大帝皇城之内显得有些特殊以外,整个大司农官邸,和太夏各州城之中那些普通豪门的宅子,也没显出太大的差距来,甚至各州之内许多缺少底蕴的新晋的暴户家中的院宅庄园,都要弄得比这个大,比这个豪华许多。

    只看官邸的话,恐怕许多付钱之辈都想不到住在这里的人会是一个一年拿着一万三千石俸禄相当于每年拿着3ooo多万金币基本工资的太夏重臣。

    书房里的一张案几之上,一个青铜的兽嘴小烟炉幽幽的冒着一缕似有似无的青烟,书房里没有用水晶萤石灯,而是在烛台之上点着几根红色的,黄瓜粗细的蜡烛,这一点,恐怕尤其让有几个小钱的乡间富豪鄙夷不已。

    当然,会鄙夷的也是绝对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如果换了金权坊市内最大当铺百生楼的大档手在这里,那个大大档手恐怕不需要用眼睛看,只是要用鼻子闻一闻,就会激动得满脸通红,难以自已。

    不为别的,就因为书房的兽嘴烟炉里点的香是世间最珍贵的惜金香。

    惜金香不是来自地面,而是来自地元界的特殊之地,生活在水中的远古魔鲸死去后,它的脂肪骨血在水中经历亿万年的时间浸泡而侥幸得存的话,那脂肪之中。就犹如化石一样可以产生一点惜金香的原料。

    惜金香的功能是提神醒脑,这所谓的提神,也绝对不是和普通人所谓的提神是一样的,它是真正的“提神”只要嗅着惜金香的香味。就能让人的精神力在长期的濡染之中缓缓增长,而它的醒脑,也不是简单的醒脑,而是让人保持大脑活跃清醒的同时,还能化解许多可以影响大脑神经功能和正常思考的诸如催眠类精神秘法的负面影响和潜意识中的消极暗示。

    在太夏皇宫的朝堂之上。惜金香是轩辕大帝举行朝会时在紫极大殿内必燃的香品。

    而这种香之所以取名为惜金香,则是直接来源于惜金香的价格。

    一克万金一克惜金香要数万金币,这就是惜金香。

    就在这看似普通的小小书房之中燃烧的惜金香,每一分钟烧掉的惜金香的价格,都足够在太夏除轩辕之丘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买上一个和现在的大司农官邸同等大小,还配置着大把仆役丫鬟的豪宅。

    书房里燃烧着的蜡烛同样不是凡物,而是同样有着特殊作用的极品元蜡,许多人恐怕连元蜡这两个字都没听说过。

    所谓的富贵,不是要金玉满堂外露,而是要从平淡中来。所谓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才是拥有底蕴的太夏豪门望族所追求的富贵风格。而像西方大6和其他次大6那种恨不得把金砖雕花作画后帖在地上的富贵风格,在太夏,却要被真正的豪门望族所鄙视,除了少数的场合和场所,一般太夏没有几家豪门会喜欢这样的风格。

    夜风吹过书房外面的荷塘,在让屋外荷塘秋波乍起的同时,也让开着窗户的书房里的蜡烛晃动了两下,蜡烛的灯影晃动之间,把正在书房内品茗叙话的两个人的身影拉长映射在书房雪白的墙壁上。扭曲着,抖动着,莫名有些诡异的味道。

    韩远宏来到这里已经有了十多分钟,这段时间书房里的惜金香消耗掉的财富。已经可以在外州之地买十个这样的庄园了,足以让人咋舌,但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没有任何人在意这一点,仿佛书房里青铜兽嘴里燃烧的,不是惜金香。而是乡间田里晒干的稻草和秸秆一般。

    “……这么说,今天在金权坊市乾门哪里生的事情,并不是他人刻意针对我们韩家刻意挑起的喽!”

    说话的是太夏的大司农韩正方,在说话的时候,韩正方刚刚喝了一口茶,脸上的神色很是淡然,但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习惯还是谨慎使然,父子两个人在书房品茗叙话,居然都是直接用骑士的传音之术交谈,这样一来,远处的人看着父子两个人似乎是在这里敞开书房的窗户在对坐聊天,一切光明正大,但实际上,哪怕有骑士站在书房门口,也不可能听到两个人到底在交流些什么。

    “我今天已经认真问过兰斯特,他是现场的目击者,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人,据他老实交代,他们今天与崔离和广南王的郡主在乾门外相遇的确是偶然,因为乾门外面的路太堵,他看到崔离和白素仙从车上下来,步行前往乾门,最先在路上用语言挑衅的,也是斯里赛斯身边的一个侍卫,在乾门外面,同样也是斯里赛斯和他身边的一个侍卫因为看到白素仙长得漂亮,哪里人又挤,所以想故意制造一点小摩擦,故意想占白素仙的便宜!”在他老子面前,白天在乾门门口气势飞扬的韩远宏的脸上显得很老实,在说话的时候,他都是微微垂着眼帘,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就像那茶杯里能生出一朵花来一样,“是奥尔其帝国的人挑衅在先,但也他们都没想到被他们挑衅的人,居然是一个骑士,而那个骑士身边,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大地骑士,兰斯特说在崔离出手之前,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崔离身上的大地骑士的气息,白素仙身上也一样,感觉就是一个普通女子,所以斯里赛斯才大胆起来……”

    “只要不是有人设的局就好,几个粗鄙蛮夷之辈死就死了,这是他们自己找死,只要学习一些秘法,一个大地骑士隐藏自己的气息很困难么,一个太夏王府的郡主身上的饰物有两件隐匿气息的炼金装备很奇怪么,这件事,要怪就只怪几个蛮夷粗鄙和有眼无珠,对这件事,你也不要再纠缠下去,既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广南王府的郡主,以我对广南王那个人的了解,奥尔其帝国的这些人恐怕无法生离太夏了,广南王府派出来料理那几个蛮夷的杀手,此刻估计已经在路上了!”太夏大司农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笑意和不屑。

    “要把奥尔其帝国的这几个人送出去吗?”

    “不用,这几个人只是小角色,不知道重要的事情,死就死了吧,为了这么几只小鱼小虾让我们现在就和广南王府对上,很不明智,也会惹来一身的腥臊和非议,这件事廷尉府已经插手了,那么,我们就要站在太夏一边了,所以,必要时,你可以暗中协助广南王府派来的人顺利一点把这件事做完,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父子两个人几句话的功夫,奥尔其帝国刚刚被从轩辕之丘驱逐出去的那一批人,还有那个在今天侥幸活下来的骑士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昨日的金权坊市的贵宾,今日就被人当做刚刚从茅坑里爬出来的几只野狗一样的丢了出去,这中间甚至还包括了一个骑士,韩家父子两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也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问题。

    “这几个蛮夷死就死了,但广南王府那边还有可能把怒火烧到新月次大6去,我们在太夏卖了广南王一个面子,但奥尔其帝国我们却必须要保住,这算是一个交换,如果让广南王府派人到了奥尔其帝国将奥尔其帝国的王室掀翻,我们和奥尔其帝国王室以前的一些交易,有可能会被人查出来,交易中的那些大批的高等水晶,会让人联想到血海神池,太夏的廷尉府现在正在像闻到血腥气息的野狼一样在满世界的寻找与血海神池有关的一切线索,把这些野狼的目光吸引到新月次大6,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今天有点鲁莽了,太早出来救场,有可能会让人想到些什么……”韩远宏一脸愧疚的说道。

    “这也不怪你,从情报上看,那个崔离,的确不是已与之辈,白素仙的背景,也的确让人顾忌,何况还有廷尉插手……”韩正方又喝了一口水,“对那个崔离,只要他离开轩辕之丘,就动用金权道的一切手段,将其牢牢的盯住,这个人能在神庙遗迹之中短短几年内从黑铁骑士进阶大地骑士,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法,或者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藏,对他的秘法和秘藏,我都有点兴趣……”

    “父亲说崔离掌握炼狱轮回?”韩远宏目中精光一闪。

    “这个人要掌握炼狱轮回,在地元界,绝对过不了关千重这一关,这个人既然过了关千重这一关,而且还顺利获得封地,那么,就不会是炼狱轮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