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四十三章 东隅桑榆
    月色无法穿透屋顶和房间那厚厚的隔断与墙壁,也就是在同样的月色下,张铁在他的房间里化成了一缕月光……

    曾经,张铁听说过一句话,这句话在大灾变之前就存在,甚至一直到现在,在黑炎城第七男中读书的时候,他们的博物课的老师还会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接近真理,而且构建起了这个世界最坚不可摧的物理法则。

    力气再大的人,也无法自己揪着自己的头把自己提起来。

    在真正飞起来的时候,这句话在张铁的脑袋里闪过,张铁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算什么,但现实的情况却已经告诉他神御主宰主宰不仅可以让刀剑之类的东西飞起来,还可以让自己飞起来。

    用肌肉的力量让自己飞起和用精神力的力量让自己飞起,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无法被打破的最简单的物理法则,而后者,无疑是某种更高级的法则在起作用,所以,张铁也没有太过的纠缠于那句话和自己现在的关系,而是很快就接受了一切,不仅接受,而且很快就沉浸其中。

    如果有一个人看到张铁最初抓着一个金属灯台在房间里飞舞的样子,一定会觉得滑稽,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在适应的过程之中,张铁稍微有些狼狈,但是很快,张铁就适应了过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强悍的大地骑士,有着强大的骑士之心和骑士意识,一个大地骑士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如果张铁愿意,他甚至可以控制自己身体的特定的神经元的反射与激活方式。

    而除了是大地骑士之外。他还是一个神御主宰,一个神御主宰对自己用精神力控制的神御之物的控制,同样达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水准,这么说吧,如果在房间里相隔十多米的距离上有两百个针眼,一边各一百个。每个针眼的高低位置都不同,张铁控制着一根绣花针,可以在一秒钟之内,让那根绣花针在房间内轻松往来一百次,而且把每根针眼都穿过一次。

    大地骑士让张铁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而神御主宰可以让张铁控制自己的神御之物,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让张铁在经过短短的适应之后,整个人,连着他手上的那个金属灯台,就化成了房间里的一道月光。

    如果是考虑到住的话。张铁住的地方的这个房间很大,仅仅是客厅,就有三百多平米。但要是讲飞的话,那这个地方就变得小了。但也是在这个小得让麻雀飞起来都感觉有些张不开翅膀的地方,张铁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与依靠脉轮飞行迥异的,前所未有的飞行体验。

    张铁变成了月光,房间里则刮起了风。

    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张铁的度从慢到快。到了后来,每一秒钟,张铁都要改变几十次的飞行方向,要不然就会撞在墙上或者是房间内的家具和陈设上,张铁乐此不疲,而且还越来越灵活,简直就像一条在房间里闪电一样游来游去的泥鳅一样。

    这样足足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房间里的风一下子骤狂,吹得房间里的窗帘整个扬起,吹得房间里桌上花瓶里插的花东倒西歪连花瓶都差点要翻过啦,吹得桌上的一张报纸瞬间飞起……然后还不到半秒钟,房间里一下子风平浪静,风停了下来,扬起的窗帘落下,摇摆的花枝停了,想要翻倒的花瓶又回归原样,只是桌上洒落了一点水渍,飞舞的报纸也落在了地上,那月光,也从房间里消失了,变成了窗外的景色。

    张铁就像完全没有动过一样,那双脚,又稳稳站在了刚才离开房间地面的地方,一丝不差。

    张铁手上已经拿着那个金属灯台,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和可笑,而张铁的脸色,已经兴奋得通红,如果这里不是在轩辕之丘,不是在广南王府的庄园,这一刻的张铁,恐怕要兴奋得跳起脚来狂吼大叫,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张铁在房间之中感觉到了一层前些天在高空中以最快度飞行时才感觉到的那层隐藏在空气之中的屏障音障。

    在前几天,这层音障对张铁来说宛如拴住他的铁链,是阻挡在他面前的一座高山,而在此刻,同样的音障,在张铁的感觉之中,却变成了一层薄薄的,不经力的窗户纸,一戳就破。在广阔的天空之中没有突破的障碍,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却被突破了,要是说出去,恐怕不会有一个人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就在刚才,在感觉自己轻易戳破这层窗户纸会带来强烈的音爆,在庄园里弄出大动静的时候,张铁一下子停了下来。

    在巨大的兴奋和欣喜之中,张铁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笨,成为神御主宰都多少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把神御主宰的能力用在飞行上,以前就没想起来呢……”张铁自言自语的在嘴里嘀咕了一句,话虽这么说着,但张铁的心中,此刻的喜悦,却如泉水一样的喷涌而出,让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这股喜悦和兴奋带来的细微的电流之中。

    利用神御主宰的能力居然可以让自己的飞行度轻易的突破音障,这个巨大的惊喜,宛如从天而降的一块大馅饼,砸得张铁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无间鹏王经》缺乏飞行秘法,空有实力却无法挥出来的遗憾,居然由神御主宰的能力弥补了,这叫什么,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一失一得之间,张铁都在感叹了老天爷安排的巧妙。

    在激动之中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张铁才想起自己手上拿着的那个金属灯台,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有些搞笑,他看了看金属灯台,心中一动,金属灯台就从他手上飞起,落回了原位,一个金属烛台都能带着自己自由飞行,那随便换一件武器,这样的能力更不在话下了,甚至可以专门为自己弄一套有助于飞行的装备……

    不过现在却不是潜下心来研究这个的时候。

    看了看客厅里座钟的时间,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将近十二点,感觉了一下脑海之中那两片寻踪之羽的位置,变化也不大,张铁想了想,走到客厅的窗口,看了看庄园的外面,随后他打开窗户,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潜匿术的神之符文的效果。

    神之符文的效果刚一加持,张铁站在窗口面前的身躯,就渐渐模糊在房间里的黑暗与光影之中,整个人的身体,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几乎和周围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窗外的月光照进来,微风吹拂着窗帘,月光穿过张铁的身体照到房间的地板上,甚至连影子都没有留下一个,如果此刻有一个人进来到房间里的话,让那个人在房间里仔细看上一眼,他绝对不会认为窗户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房间里也没有任何人存在的气息,这就是神之符文的强大效果。

    张铁如一朵被夜风吹拂着的蒲公英一样从房间的窗口飞了出去,穿过广南王府庄园的庭院,穿过草坪,穿过几栋下人的屋舍,穿过高墙,只是瞬间,就来到了广南王府的庄园的高墙外处面,这中间,张铁遇到了在庄园内巡逻的两队侍卫,最近的一队侍卫就在他身旁三米外走过,但都没有现他。

    在没掌握利用神御主宰的能力飞行之前,张铁想的是如果能在这里飞去就好了,等掌握了这个能力,张铁反而不急于在眼前使用了。

    整个轩辕之丘现在高手云集,而且大帝皇城之中还有重宝,整个轩辕之丘还笼罩在一股强大而奇异地能量场之中,张铁也不知道大帝皇城之内是否有能现别人在轩辕之丘飞行的特殊的炼金或者符文装备,为了到几个小人物的身边探查一番就暴露自己还未完全掌握好的底牌实在有些划不来,所以张铁决定用脚赶路夸父血脉赋予张铁的能力,真正要比的话,几乎不必在天空中飞行要慢上多少。

    张铁一步上百米,身形如电,加持了潜匿术和疾行术的效果之后,张铁整个人更是如一缕在轩辕之丘吹过的无形无影的夜风,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就离开了轩辕之丘,来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边上。

    张铁踩着一片摇曳的芦苇尖,从湖边的那片芦苇上飞过,整个人,如一粒小石子一样,没入到了湖水之中……

    “谁……”芦苇之中传来一声低喝,月光下,一个衣服敞开了一半的男人眼中精光闪动,从一片芦苇之中露出脸来,四下看了看,在现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才重新缩了回去。

    “有人来了吗?”芦苇之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还有衣裙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没人,刚才我的骑士之心感觉附近有一点动静,估计只是一只鱼在水面上跳了一下,不用紧张,我们继续……”

    “讨厌,我们换个地方……”女声娇嗔。

    “在轩辕之丘幕天席地,也别有一番情趣,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男人笑着说道。

    这芦苇丛中的一对风流野鸳鸯,居然还是两个骑士,而且还是与张铁刚刚打过照面不久的两个骑士这两个人,那天张铁在方心怡身边都见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