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五十五章 一番安排
    看到来自张家和怀远堂的四个人先后走出人群对着张铁拜下,张铁的弟子之中脑筋转得快的一下子恍然大悟,终于知道当初在铁龙宗的开山大典之时怀远堂张家为何如此受“优待”整个张家获得是唯一获得两张金帖的家族,而且居然可以有四个怀远堂弟子列入铁龙宗宗主门墙,当初众人都还以为这是烛龙真人对怀远堂金乌城一脉另眼相看,哪里知道,这原本就是一家人,自然要优待一些,与众不同,而想得更远一点的话,或许师傅当初把烛龙领的领地选在幽州的时候,就存了这份心思了。

    对张铁的身份,张铁的弟子们一下子就确信无疑,那震惊的感觉还未消退,想到张铁身上的众多传奇故事,巨大的兴奋就接踵而至。

    太夏已经撤销了张铁的通缉令,福海城惨案的的真想逐渐浮出水面,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就笼罩在张铁身上的光华更加的夺目灿烂起来,有这样的一个师傅,那是邀天之幸。

    只是自己师傅的这个年纪,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只看外表的话,就算在一众弟子之中,也绝对是属于垫后的小师弟的类型的。这样的年纪,就成为大地骑士,这样的人物,不要说是人族的其他国家,哪怕是在太夏的七大宗门之内,也绝对是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跟着这样的师傅,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起来吧!”张铁态度和蔼的让自己的两个侄子和怀远堂的两个弟子起身,四个人才拘谨的站了起来,随后张铁的语气就转为严肃,“以后在铁龙宗之内,我们就只讲师徒之谊,一切如旧。你们四个,两个是我的嫡亲侄子,两个是怀远堂的家族弟子,与我同根同源,血脉相连,但我对你们和其他弟子完全一视同仁。有时要求还会更加严格,在其他同门师兄弟和师姐师妹面前,你们切莫占着与我的关系寻求什么特殊的待遇或者自骄自傲,破坏同门情谊,如果让我现,一次就要重惩,严重的。我直接逐出门墙,都知道了吗?”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四个人心中一凛,齐声答道。

    做师傅这个角色日久,张铁早已经慢慢进入这个角色之中,铁龙宗一宗之主的威严更甚。而且大地骑士自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一举一动都能震慑人心,张铁说的这话,既是对张承旭。张承泽等四个人的告诫,同时也是对刘星等人的一个明确的指示以后切莫把这四个人特殊对待。既不要明着巴结抬高,也不准暗地里嫉妒欺负,一切如旧,谁敢玩什么心眼。破坏同门情谊的罪名,就会落在谁的脑袋上。张铁的弟子之中,都没有什么笨蛋,张铁一说,大家就都懂了。

    朱大彪自然也懂了,或许他过去还认识张铁,两个人有一点情谊交情,但在铁龙宗内,却只论师徒长幼之序,如果是以前,张铁还是黑铁骑士的时候说要做他的师傅他或许还会有点别捏,但以张铁如今大地骑士的身份,做他的师傅,绝对绰绰有余,如果不是看在燕州刺史之家的份上,朱大彪就算想做张铁的徒弟都没有这个资格,一个大地骑士的弟子哪有那么好当的,太夏的师道讲究的是达者为师,又何曾要论什么年龄,要是让朱家的长老或者他父亲知道他仗着以前和张铁认识现在就敢怠慢轻忽的话,那二话不说,或许还不等张铁处罚他,朱家的长老和他老爸就要冲到铁龙宗把他的腿给打断。

    一个乞丐会嫉妒另外一个乞丐某天比自己幸运,一个九级的战士会嫉妒一个十级的战士比自己强悍,所有人都有嫉妒之心,这嫉妒之心一般都会嫉妒谋方面比自己好的人,但如果一个人远远过另外一个人的话,让另外一个人完全望尘莫及,连做梦都不敢想的话,这就会完全让一个人连嫉妒之心都无法生出,正如一个乞丐不会嫉妒一个国王过得比自己好,一个九级的战士或许会希冀有一天自己也成为骑士,但却不可能去嫉妒一个大地骑士比自己强悍威严一样。

    看着坐在金椅上那张熟悉的,年轻的,而又充满着莫测威严的面孔,朱大彪的心中完全没有半分不敬,更没有半分的嫉妒,只是觉得世事之奇,莫过于此,这个曾经在幽州城中把他从影魔地牢之中救出来的人,如今居然成了他的师傅,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张铁只是抬了抬手,张承旭,张承泽,张岳山,张雅薇四个与他关系不一般的怀远堂子弟就躬身退回到了张铁弟子的队伍之中,退回队伍之中的张承旭,张承泽悄然接过旁边两位师姐递过来的手巾,将自己的眼泪擦干,一个个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猜到,自己的父亲张阳,一定是早就知道自己的烛龙真人就是二叔,所以铁龙宗大典的时候才会把自己两个给带了过去。

    张铁的目光,从他的弟子们的脸上掠过,一下子转移到朱大彪的身上,朱大彪也刚好抬起眼睛来和张铁对视了一眼,张铁微微一笑,朱大彪却连忙低下头,不敢无礼。

    “大彪!”张铁轻轻的叫了一声。

    朱大彪浑身肥肉一抖,连忙几步走出人群,对张铁躬身一礼,规规矩矩的执弟子礼,不敢有丝毫怠慢,“弟子在!”

    “太夏大变在既,未来之事,如果没有一身本事在身,遇到危险,又如何自保,你生性跳脱活泼,修炼之途,本就是一分汗水一分收获,没有半分取巧之处,未来在铁龙宗之内,还得多收敛一下心思,静下心来,多花点功夫在修炼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多向各位师兄师姐请教,不要被落下!”张铁温和的说道。

    朱大彪受宠若惊,张铁此刻虽然是在用师傅的口吻和他说话,但在这种时候。张铁能把他当独叫出来耳提面命一番,这就说明张铁还没有忘记昔日两个人的交情,只是这份交情,在今日两个人的位置上,已经变成了师傅对徒弟的一片真诚的维护之心。

    这话张铁以前也对朱大彪说过,当时的朱大彪听了哈哈一笑。白天听张铁说了,晚上他就要约着张铁去牡丹楼之类的地方依红偎翠喝花酒,只是把张铁的话当做了朋友间的劝解,而时隔几年,在今日这种场合,再听到张铁这么说,朱大彪心中却是一片感动。眼睛都有点红了,所谓的良师益友,莫过于此,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谁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你说这些。朱大彪不是蠢人,自然分得清好歹,“弟子谨记师傅教诲,以后一定用心修炼。不给师傅丢人!”

    “我丢人不要紧,也不会掉根毛!”张铁满是感叹。“我背着天下最大的黑锅被太夏廷尉府当做十恶不赦之徒通缉这么多年,千夫所指,人人痛恨,一般的毁誉。我哪里会放在心上,只要你们以后遇到危险不要丢命就好,有时候,人活着,给家人朋友一个希望,比什么都重要!”

    “是,弟子记住了!”

    朱大彪退下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道眼光特别的“有能量”,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道眼光来自于哪里,那是他堂兄,也是当初被张铁收入门墙的朱家子孙之一,两个人虽是堂兄弟关系,但从小就玩不到一块儿。

    如果说朱大彪是朱家混吃等死的那一类人,那么他的那位堂兄,就是立志将来要做朱家顶梁柱的那一种人,两个人一个是在天上飞的,一个是在地上爬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在张铁的121位弟子之中,那位堂兄其实一直看朱大彪有些不顺眼,觉得朱大彪简拜入烛龙真人门下,完全是浪费了朱家弟子之中的一个拜入大地骑士门墙的宝贵名额。

    就算是在同门的师兄弟之中,也是有竞争关系存在的,这种场合,能被师傅点名的人,无疑是被师傅在心里记着,挂着号的人,朱大彪就算以前在张铁的弟子之中完全泯然众人,甚至有些拖后腿,但就凭着张铁现在对他的这一份特殊的关切,朱大彪也一下子在121个人之中显得特别起来。

    现在他堂兄看着他背影目光之中的那一份惊异和嫉妒,对朱大彪来说,简直就像三伏天里美美的喝了一大碗冰镇酸梅汤一样的爽利。

    “刘星!”

    “弟子在!”

    张铁一点名,作为大弟子的刘星立刻就躬身而出。

    “往后几日,你要督促各位师弟师妹们用心修炼,我不在飞舟上的时候,一切事情,都由你们白师叔做主!”

    “是!”

    “好了,带着大家下去吧!”

    张铁挥了挥手,自刘星以下,所有弟子都鱼贯退出房间,刚刚在房间里的这几分钟的时间,让所有人心中都掀起一股惊涛骇浪,一时难以平息。

    等所有弟子们走后,一直站在张铁身边的白素仙一下子就噘起了嘴,有些酸溜溜的对张铁说道,“你看到那几个女弟子看你的眼神了吗!”

    就在白素仙的一声娇呼之中,张铁一把把白素仙楼了过来,让白素仙躺在他腿上,一个半分钟的深吻就让白素仙整个人都软了下去,脸红若霞,眼若流波。

    “不要瞎想了,飞舟先去中州城,如果我一时没有回来,就在中州城等我两天!”

    “你去干什么?”白素仙搂着张铁的脖子,轻轻咬着张铁的耳朵,吐气如兰,却已经有了一些灼热。

    “去了结一些事情!”

    张铁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挂钟,挂钟上的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下午五点了,五点,就是酉时开始的时间……(未完待续 。)